武侠:穿成乱臣贼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8章 追捕

  “唳!”

  一声嘹亮鹰啼,巨大墨雕振翅盘旋于高空之上。

  从上向下看,能看到巡海道水师的船队浩浩荡荡攻向飞鱼岛,两艘福船坐镇后方,数十上百只鹰船、苍山船、火龙船、车轮舸充当前排,速度飞快;

  飞鱼岛方向也有巨大楼船向海岸驶来,船大如楼,共分三层,空间巨大,内部载兵上百人,乘风破浪,威势十足。

  就在这两方中间,五艘鸟船混在打渔船只之中,悄无声息靠近楼船。

  “怎么这么多渔船!”

  墨雕背上,空空儿向下望去,一阵头大。

  这得找到什么时候,船上还有渔民,总不能都杀了吧。

  东方策目光扫过下方:“找速度最快的!咱们反应不慢,柳生文月就算是飞,她也飞不远!情况紧急,她只有有用最快速度跟楼船汇合才能脱身,没法浑水摸鱼了,一旦被包围,逐一排查,她必死无疑!”

  “有道理。”

  空空儿连连点头,雕侠不愧是雕侠,当然,他的眼力也不差,很快就从船只中找到了速度最快的那五艘鸟船:“在那!直接出杀招吓吓他们,敢反抗的就是贼寇!”

  “万一全是呢?”

  东方策道:“你收拾一条船的功夫,其他几个已经走了,萧公子至关重要,不容有失,直接毁船!渔民都有水性,死不了!萧公子帮我们找回沙金,这次所有损失就由我海鲨帮出!一定要把人留下!”

  话落,口中发出命令:“下!”

  墨雕振翅,宛如黑色羽箭俯冲而下!

  东方策摸出三把飞刀,运起十成功力,只待靠近船只,便以飞刀破开船身,引海水入船舱,如此可以减缓他们的行进速度,也可以趁此时间观察船上异状,在沉船之前找到萧景行。

  空空儿服了,怪不得人家能当福建分堂堂主,有魄力!

  嗖!

  墨雕在第一艘船上俯掠而过,东方策甩手扔出飞刀,只见白光闪烁,灌注真气的三道刀光在空中划线,砰的一声炸响,飞刀打炸了鸟船吃水线下的船身,凿出三个孔洞,海水哗哗灌进船舱,船上众人大喊大叫,手忙脚乱。

  墨雕在空中打了个旋,东方策看准时机,第二次三刀出手,再毁一艘!

  轰轰轰!

  两条船的速度都慢了下来,海水倒灌进船身,眼看就有倾覆之险。

  东方策专注毁船,空空儿则紧盯着船上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动作。

  这帮人那么想要带走萧景行,柳生晨严更是因此而死,柳生文月绝不会坐视萧景行淹死,肯定会想法带走他。

  只有她有动作,他就能发现。

  但这两艘船都是在救船,可以排除。

  东方策瞄准了第三艘,空空儿也看向第三艘。

  船上的富员外和柳生文月都吃了一惊:“来的好快!”而且手法狠辣,直指要害。

  这样下去船都保不住了,还怎么走?

  可如果出手攻击,更会引人注意,只怕雕上的人会直接冲进来。

  就在这时,忽然天空之上,传来一声粗粝沙哑的鸣叫,一头翼展超过八米的巨大秃鹫伸出双爪,攻向墨雕,在那秃鹫的背上站着一個手拄拐杖的老人,身上披着东瀛阴阳道阴阳师袍,真气聚于双腿,身形极稳。

  是鬼冢爷爷!

  柳生文月大喜,来者是柳生家客卿鬼冢帮夫,精通阴阳术的高手,尤其擅长《摄魂傀儡术》,在御兽一道极有造诣,内功高深,只是腿脚不便,此前一直负责家族防护,担负守卫楼船的重任,兄长派他前来接应,十拿九稳,柳生文月紧绷的神经稍稍放下,她开始环顾四周。

  鬼冢帮夫有两大宠兽,一者是天上【灵鹫】,一者是海中【蛟鲨】,二者都是他的得力臂助,此前替楼船挡下了许多心怀不轨的刺杀者,灵鹫既然来了,蛟鲨应该也在附近。

  柳生文月目光扫过海面,果然发现了水面上露出的尖尖的黑鳍,它正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柳生文月心头大定,趁天上两只大鸟争斗的间隙,她飞快回底舱拿起铁箱,背上包袱,朝天大喊:

  “鬼冢爷爷,我在这里!”

  鬼冢帮夫正驾驭灵鹫与墨雕相斗,听到声音,匆匆一瞥,定位到大小姐的位置,当即搓音成哨,发出两声短而急促的叫声。

  原本漫无目的的蛟鲨巨尾一摆,冲向鸟船,柳生文月提着箱子纵身一跳,稳稳跳到蛟鲨背部,闭气运功,蛟鲨又一甩尾,沉下水面,以极快速度奔向楼船。

  “找到了!”

  空空儿掏出号箭朝蛟鲨逃窜的方向发射。

  只听一声巨响,烟花绽放于昏暗的天空中。

  大海之上的双方人马都看到了那朵绚烂的烟花。

  战船上的萧克己、唐天仪、上官洪、唐天容、斩逆堂等一窝蜂涌了过去!

  沈道秀、柳如意和张晚箐也在船上,看到这一幕,沈道秀对张晚箐行了一礼:“张姑娘,拜托了!”

  “沈姐姐不必客气,萧公子救我娘亲,这点忙不算什么。”

  张晚箐赤脚站在甲板上,脱掉黑袍,露出一身妖异而又美丽的半鱼身躯。

  她纵身一跳,深入水中,两手手指和光着的双脚脚指间瞬间长出了半透明的蹼!

  两侧肩膀上的鳃一张一合,代替了人类的肺,背鳍张开,双腿软化,柔弱无骨,好似化成了一条黄金龙!

  她一落水,三条细长的黄金龙便围了上来,似要和她游玩嬉戏——仓促之间也找不到更多的,但有这三条料想也够捣乱了。

  气息相近,血脉相近,张晚箐天生就懂得如何与黄金龙沟通,一纵身,真气爆发,四道金色身影仿佛四道闪电,笔直朝着蛟鲨方向冲去!

  蛟鲨速度已经够快,但黄金龙是以速度称雄的异兽,比它更快!

  不等柳生文月逃出多远,四道流光已经赶到,张晚箐看到了那头巨大的蛟鲨和鲨鱼背上的柳生文月以及那个大铁箱。

  “那箱子里应该就是萧公子了……”

  在岸上我可能打不过你。

  但在水里,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杀!”

  张晚箐一声令下,那三条黄金龙率先冲上,凭着快绝的速度在外围撕咬蛟鲨,激起它的怒火,她自己则手握匕首,瞄上了柳生文月的咽喉。

游鱼在洲 · 作家说

批评都看了,笔力不足,弄巧成拙。

康王的剧情,就是想说虎毒不食子,哪怕儿子做了天大错事,他真要死的时候,父亲总是不舍的,毕竟血浓于水,能救则救。

柳生文月挡刀,本来是想表现萧的仁慈正义,人命关天的大事赌不起,在没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万一是无辜者,那就是因自己而死,就算不是女人,换个别的孩子,老人,他还是会救,结果成降智、见女人走不动道了,我的问题,以后注意。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