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穿成乱臣贼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0章 力王池,先天七层

  ——

  【名字:萧景行】

  【年龄:20】

  【身份:镇远镖局少镖头,鬼医嫡传。】

  【武功:《三分归元气》最高境界、《三劫指》(融会贯通)、《排云掌》大圆满、《风神腿》大圆满、《天霜拳》大圆满、《枯木禅》最高境界、《大悲掌》大圆满、《坐忘经》第七重……】

  【杂学: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天文地理、机关暗器、聚兽调禽、炼蛊施毒……】

  【修为:先天七层】

  【容貌:50】

  【悟性:50】

  【身法:50】

  【膂力:50】

  【根骨:10→14】

  【福源:25】

  ——

  随着最后一滴灵质涌入身体,力王池灵性消失,变作一滩浊水,萧景行神盈气足,恢复如初,武功大进。

  漩涡已经形成,但他站在涡流中心,受海水撕扯,仍稳如泰山。

  张晚箐身无损伤,进步更大,一举提升至先天巅峰。

  那一身鳞片越发光亮美丽,给人感觉更像美人鱼了。

  萧景行运功闭气,看向张晚箐,用手语比划,神色郑重:“大恩不言谢。”

  不只是救命之恩,还有【力王池】。

  别说以萧景行自己的福源能不能碰到,若是没有张晚箐不遗余力相助,就以他之前的状态,即便碰到也没办法享用,当时的他无法运功,还有涡流为患,只怕也只能上浮,与这宝池擦肩而过……

  张晚箐对手语不太了解,但只看他的神色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嫣然一笑,摇了摇头,示意不用挂在心上。

  她也分了一半,得到了自己该得的。

  更何况,若是没有萧景行相助,娘亲只怕已遭不测,也只有在平安客栈,她才被当成一个人来对待。

  算来算去太麻烦了,友谊这种东西,过去她不奢望,但现在很想维系住,无论是跟萧景行,还是跟沈道秀。

  张晚箐指了指头顶。

  萧景行点头,耽误不少时间,也该上去了。

  在这之前,他游向柳生文月尸体,取下她背上的包袱,包中有他的【游丝剑】、【迅蜂剑】,还有之前那柄【玉柄龙】——郭子仪将军的佩剑,还好没流入倭国。

  萧景行收好东西,提着柳生文月人头,向上看。

  那头傻乎乎的蛟鲨还在涡流之外红着眼睛一门心思地追赶那条最皮的黄金龙。

  张晚箐飞快游上去,功力提升,她的速度更快了,瞬间提剑以迅如雷霆的速度在蛟鲨身上连划数剑,每一剑的剑痕都深可见骨,疼的蛟鲨痛苦翻滚。

  最后一剑刺进头颅,真气贯注,绞碎大脑。

  干脆利落!

  张晚箐握着短剑,看着蛟鲨尸体,既觉意外,又感欣喜,她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两人破水而出。

  萧景行呼吸了口新鲜空气,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全是因为救人搞出来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固然会心怀愧疚,但直接挡风险太大了,下次再遇到此类事件直接一掌拍飞,拍不死就是救人,事后再给伤药,啥事都没了!

  海面上大战正在进行。

  从张晚箐追击、到厮杀、到除掉柳生文月、再到浸泡力王池,整个过程也没到一刻钟,但海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唐天仪带着斩逆堂众人以火药轰炸楼船,暗杀船上高手,伺机破坏船身;

  萧克己连屠了三个通幽初境高手,正跟柳生宗矩以及另一位使用猿飞阴流剑术的熊泽真传弟子大战,刀光剑气炸的海水翻飞!

  高盛、巡海道副使指挥着水师战船发射炮弹,上百颗弹药、火箭一股脑地往楼船上招呼,楼船就是再坚固也禁不住如此狂轰滥炸,何况还有海鲨帮、官军的围剿厮杀,部分船体燃起熊熊大火,火光冲天,照亮了昏暗的天空。

  正经交战还不到一刻钟,柳生家族已损失惨重,逐渐支撑不住,有了撤退之意。

  再这么打下去,别说等不回柳生文月,只怕全船的人都得死在这里!

  萧景行和张晚箐悄无声息跳上一艘渔船。

  萧景行扫过船身,随手抛出人头,单脚一震船体,一把无主长刀弹到半空。

  萧景行脚踢刀柄,刀身嗡嗡急颤,发出震耳鸣音,长刀划过天空,刺穿人头,钉进了楼船之上那杆象征柳生家族的“柳生笠”旗杆!

  “是大小姐!”

  “不好了!”

  “大小姐死了!”

  ……

  看到人头,人群先是一静,接着爆发出更大的喧嚷。

  楼船上柳生家族的人大声叫喊着,一个个神色惶恐。

  柳生宗矩、熊泽亲传井上十四郎、以及天空中与东方策斗得难解难分的鬼冢帮夫等人,全都看到了那颗人头,无不心神大震,怎么会这样?!

  趁几人分神的间隙,他们的对手开始了猛攻。

  萧克己一指击出,瞬杀井上十四郎,反手再出一指,震退柳生宗矩数十丈!

  东方策一把飞刀插进灵鹫左眼,灵鹫吃痛乱飞,鬼冢帮夫甩下鸟背。

  不等他落到船上,一道白虹起于大地!

  ——不远处的萧景行骈起三指,一脚重踏,借渔船反震之力跃上天空,运起十成功力,出指点在鬼冢帮夫胸前!

  刹那间。

  虚云劲、天霜劲、神风劲三劲爆发,刚猛凌厉,摧枯拉朽!

  鬼冢帮夫双眼激凸,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他的胸骨全部碎裂,五脏六腑跟着粉碎,霸道指劲穿透他的身体,带着血花,一往无前地射向头顶虚空。

  “噗!”

  鬼冢帮夫大口吐血,立时横死!尸身砸落在渔船甲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萧景行飘然落地。

  “萧兄!”

  东方策和空空儿看清助战者的脸,都松了口气,空空儿在墨雕背上兴奋大叫,一边叫一边挥手:“你总算回来了!”

  这一声喊,也让原本担心他的众人全都投来了目光。

  萧克己看他神采奕奕,不但没了气虚体弱,还功力大涨,猜到可能另有奇遇,着实松了一口气。

  楼船上厮杀的唐天仪、唐天容露出笑容。

  上官洪、高盛默默点头。

  柳如意表情缓和,暗骂了一句臭小子。

  另有一道倩影乳燕投林般扑进他的怀抱。沈道秀死死抱着他,无声哭泣。

  “我错了。”

  萧景行在她耳边道歉,然后轻声道:“我回来了。”

游鱼在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