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蜘蛛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虚拟蜘蛛丝

  E1:

  她恍惚地睁开眼。

  咖啡厅的玻璃吧台映出她穿棕色围裙的身影,一张菜单按照她的习惯,紧挨着吧台的小黑板放着。阳光顺着窗户斜射进来,将一切染上金黄,此时已是黄昏。

  她低头,看了一眼表。

  快到换班的时间了,她对自己说。

  挂在门上的铃铛清脆的一响。她抬起头,看见一位青年拧开门把手走进,停在了吧台前。

  他没看菜单,也没看小黑板,仿佛笃定这家店一定有他要的东西一样。

  “一份迷迭香蛋糕,加一杯美式黑咖啡。谢谢你——”

  他顿了一下。

  “——梁小姐。”

  这个称呼让她觉得有点新奇:“谢谢,很少有人这么称呼我们。”

  他不太自然的推了一下眼镜:“如果叫你店员小姐的话,呃——总有一种把你当做按下按钮就会推出草莓苏打水的机器——太没人情味儿了。”

  她笑起来:“您的观点很独特。”

  青年付了钱后离开了吧台,她弯下腰去盛咖啡豆时,看见他挑了一张临窗的椅子坐下。

  支起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偶尔在上面敲敲打打。

  也许他是个作家吧,她猜测着。

  T(1):

  他恍惚地睁开眼睛。

  对面那扇铁门上方手术中的红灯刻在他的视网膜上,像是噩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他是一名AI训练员,负责在虚拟世界“第三空间”中,训练各个用来扮演NPC的AI。尽管AI时代已经来临,可是这活儿总不能交给AI干。

  那天,他正在建构一个逻辑模型时,突然接到了一个噩耗。

  她出车祸了。

  这在他读书时代还是很常见的事情放在这个半数机器交给AI掌握的时代,简直是一点儿也不好笑的笑话。

  他扔下工作赶到医院时,事故原因也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是驾驶AI的学习素材有误,后面紧跟着一家AI公司长篇大论的道歉信。

  然而他现在对这种废话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手机被他撒气一样的扔在一边,医院椅子异常冰冷的温度深入他的骨髓,走廊里死一样的寂静。

  他记不得自己坐了多久,只记得似乎在某一瞬间,那盏红灯就熄灭了。

  与灯一起熄灭的,还有她的生命。

  E(2):

  她把咖啡和蛋糕端到了他的桌上,趁此机会偷瞄了一眼他的屏幕,并非她以为的文档窗口,而是一个黑底的界面,最上面一行是白色的int main,后面跟着一个花括号,除此以外空空荡荡。

  “您是程序员?”她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拿杯子的手停在半空:“准确的说,是AI训练员。”

  “那是什么?”她又追问了一句。

  他抿了一口黑咖啡:“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不过可以你理解成给AI写教材的人。”

  “AI也要学习吗?”她问。

  “AI也要学习的,”他向杯子里扔了一块方糖,“根据不同的需求,每个AI学的都不一样——你知道‘第三空间’吗?”

  她点头:“是那个最近上了热搜的VR游戏吗?”

  他正准备回答,却听见她小声的惊呼:“啊!抱歉抱歉,工作时间不能和客人闲聊的,打扰您啦,一会儿见。”

  她向他鞠了一躬,抱着托盘溜进了后厨。

  T(2):

  领到死亡证明的时间意外的短。

  他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家,又是怎么一头栽在床上的。他们本来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新房早就装修完毕。墙纸是她亲手挑的,淡黄色。她说这样有家的感觉。

  可是......

  他一头扎进了柔软的被褥里。

  E(3):

  他听见咖啡厅的玻璃橱窗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是她,像个小孩子一样,把脸紧紧的贴在橱窗上,玻璃将她的脸挤压成一个可笑的模样,可她浑然不觉,还用力向他挥了挥手。

  他感觉有点儿好笑,于是插起最后一块蛋糕塞进嘴里,走出了咖啡厅。

  她果然跑了过来:“那个先生打扰一下,我还是很好奇关于‘第三空间’的事,不知道您方便吗?”

  他点头:“——刚才,我们聊到哪儿了?”

  “您正要讲‘第三空间’”。她回答,语气像课堂上求知的孩子。

  “——简而言之,”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第三空间’是最近才提出的一个大型VR游戏项目,它首次在开放世界的地图中,加入了大量由AI即时扮演的各类NPC,在交互性和真实性上比其他的游戏要好上不少——对了,你有玩过‘龙乡’吗?”

  她点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他被盯的有点不太自然的转过了视线:“”最早使用AI扮演NPC的rpg游戏就是‘龙乡’,虽然只有一个角色。”

  “是艾克吗?”她很快的反应过来。

  “是,当时制作组喂了不少素材给它,结果还是很让人满意的。”他点头:“不过首次将开放世界和ai扮演技术融合的话,还是‘第三空间’。”

  “怪不得我总觉得艾克更真实一点,”她点着下巴“——那真实的人可以被AI完全模仿吗?”

  “可以相似,”他沉默了一下之后生硬的补充了一句“但是很难模仿那个人的记忆,也仅仅只是在性格上相似而已。”

  T(3):

  他还是参加了她的葬礼。

  那天下着小雨,他站在灵棚里,看着她的棺桲放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感觉自己的手似乎一点一点失去了温度。

  几个亲戚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

  “......真倒霉......”

  “......快结婚了吧,请柬......就等着......可惜......”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

  E(4):

  他们的聊天很愉快,宛如多年前相识的朋友。

  聊天接近尾声时,她执意要请他喝一次咖啡,他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换过联系方式之后,他们就彼此分开了。

  T(4):

  他又一次瘫在了床上。

  天花板是惨白色,吊灯是灰白色,窗外的天空是灰黑色,城市的剪影则是一种黑色,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黑白色的默片。

  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了两下,他迷迷糊糊的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他的同事,极其委婉的询问他的工作进度。

  哦,对,工作。他才想起来,还有一个月“第三世界”就要一测了。

  他打开了电脑,最后一个NPC的数据还需要调整,他却鬼使神差的新建了一个项目。

  E(5):

  又是一个普通的星期天,他收到了她的消息。

  梁:[位置]

  梁:一小时!

  梁:[猫猫赶路.jpg]

  他点开位置,看见是一家猫咖,叹了一口气,轻笑了一下。

  终生:收到

  T(5):

  如何让AI扮演她呢,他想。

  她是个外向的人,坚强又活泼,为了补贴家用,她曾经在他们出去的咖啡厅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但是她又很脆弱,胆子小,还爱哭,每次见到狗都小心翼翼的绕着走,但是又意外的不怕恐怖片,她最喜欢的恐怖片系列被她看了七遍,而他第一遍看的时候就被吓坏了,借着工作的由头躲进了房间。

  “那些都是假的。”她一本正经的在他的回忆里说:“现实生活里不会有人把你锁在一个密室里,让你玩可能会死的密室逃脱,还是狗更可怕一点。”

  这些回忆在他的心中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但是在他环顾四周时,仍然能看到她生活的痕迹,那么鲜明。

  他颤抖的手慢慢的摁下了保存。

  E(6):

  他和她一前一后的走进猫咖,她选了一张靠窗的圆桌坐下,拿起菜单递给了他。

  “您喝什么?”她问。

  “黑咖啡就可以。”他答。

  “欸——?”她的音调一下子拉长:“就这样?”

  “这样就可以。”他合上菜单递给她,看见一只布偶猫轻巧的跳上她的膝盖,她熟稔的挠起它的下巴,对上他的目光,她解释了一句:“这孩子是佩佩,我和它关系很好来着。”她扭头又对着店员说:“两份猫爪舒芙蕾,再加一杯......拿铁吧谢谢您。”

  站在一旁的女店员揶揄的看了她一眼:“小夏这次终于带男朋友来玩儿了啊,欢迎欢迎。”

  她的脸刷一下变得通红:“诶?不是这样——钟先生之前帮了我的忙,为了感谢他,所以......”

  女店员坏笑了起来:“我懂我懂,哼哼......我要告诉店长!”

  “不!别啊——钟先生您倒是辩护一下啊!”她急的额头沁出了汗珠,一下子站了起来。

  他假装忽然对一只猫产生了兴趣:“你怎么称呼?”

  “喵嗷——!”猫大声的回答他。

  “哦哦,苗敖是吧。”

  T(6):

  进度条慢慢的从0%走到了100%。

  按理来讲,这段时间他往往会睡一觉,或者喝杯咖啡,或者和她在一起待一会儿,但是到现在干什么的念头也没有,消磨时间对于他而言,忽然就成了一种奢侈。

  显示屏上的光亮逐渐与阳光融合在一起,他伸手揉了揉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按下了ok键。

  E(7):

  他们一起在猫咖消磨了一段时间。

  走出猫咖,她看了看表:“时候还早诶,要去超级商场吗?”

  天知道他为什么没法拒绝她,他被她拉进毛绒玩具区时头依然晕乎乎的,就听见她小声的惊呼:“哇——!”

  他抬头,看见她指着一只黄狗外形的玩偶:“这个有点像您诶!”

  他有点儿迷惑:“额......我没看出来。”

  她的双手在空中比划着,似乎正勾勒出什么的轮廓:“哎呀——就是气质,气质嘛!”

  他看着她从货架上取下玩偶,抱着它站在收银台前,于是抢先帮她付了账。

  “诶!您!”她抱着玩偶站在原地,看上去一脸的不知所措。

  他若无其事的耸肩,将手插进了外衣口袋里:“算我送你的好了。”

  她愤怒的把自己的脸吹成了一个包子:“这样我不就又欠您人情了吗!”

  T(7):

  他打开调试窗口,找到了对话框。

  “说起来你还记得那只黄狗布偶吗?”他输入。

  左侧状态栏里的待机一下子跳成loading,几行字飞快的闪过后又跳回待机,输入窗口里多了一行字。

  “唔......我没什么印象了,不过我记得商场里有一只来着,是您说的那只嘛?”

  他的表情一下子凝固。

  他忘了,它没有她的记忆。

  E(8):

  夜色降临,他和她并肩走在街上。

  她怀里还抱着那只玩偶,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嗯......嗯......很高兴您能陪我一天,本来只说请您喝咖啡的......”

  “没关系”他摊手:“我更希望你不会觉得冒犯,毕竟——”

  他咽了一口口水,补上了后面的话:“我没有追女孩子的经验。”

  她的脸一下变得通红:“您......呃......是我想的意思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

  T(8):

  他坐在电脑前,书桌上散落着各种文献。

  让AI拥有记忆——这大约算是一个前人从未踏足过的领域,尽管由AI扮演的NPC具有详细的日志数据库,连欢家某年某月某日的一句话中的一个标点符号都能调出来,但是想要完全的复现,一个人在记忆中所感受到的一切还是难如登天,更别提输出合适的数据了。

  他向后一倒,随手抓过一袋营养液倒进了嘴里。

  他有点思念她做的迷迭香蛋糕了。

  E(9):

  他们结婚了,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他们的家是一间两室一厅的小屋,不大,但是很温馨。墙纸是她亲手挑的淡黄色,她说这样有家的味道,暖灰色的布艺沙发上坐着那只黄狗布偶,苗敖时常去咬他的脚,又在女主人在家时若无其事的跳进她的怀里——它从猫咖退休后依然很有精神,每天都在偷偷摸摸的搞破坏,也许它仍然有充沛的精力四处发泄吧。

  无论如何,他已经拥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T(9):

  他尝试着写入了一段他们的记忆。

  数据加载完成,他穿上设备,扣上营养面罩,看见熟悉的红漆木门闪闪发亮,他拧开门把手,习惯性的走向靠窗的圆桌,打开笔记本电脑放在了桌上。

  不过他并没有看它,而是看着视野左上角的控制台。

  检测到日志文件......开始生成......

  [AI]:分析信息完成......移动中......

  他收回视线,看着她举着托盘从后厨走出。

  控制台上几行文字飞快的闪过,他听见她的声音:“嗯,您的迷迭香蛋糕和咖啡。”

  他抬头向她笑了一下:“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你觉得那只黄狗会像我。”

  [AI]:已接受数据......正在分析...正在合成...正在输出......

  她的模型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随后卡在了半空中。

  [ERROR]:输出失败!错误原因:不明。

  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穿过被暂停的整个世界,然后退出。

  再来一次吧。

  E(10):

  他出差了。

  她靠在沙发上,懒懒的挠着猫的下巴,莫名其妙的回忆起了一些事。

  似乎从他们第一天认识,他就对她很熟悉。

  喜欢的颜色,想去的地方,惯常的口味......这一切他似乎早就熟记于心,好像他们已经在很多个日夜前便相识,默契到了似乎完全不需要互相磨合的地步。

  她望向了窗外。城市的剪影分外地熟悉,建筑高高低低从无变化,是她每日看惯的风景。

  ——不,不对。

  她一下子站起来,连膝盖上的猫也没顾,就奔向了卧室,停在了卧室的窗边。

  没有错,这一扇窗外的城市剪影与客厅窗外的剪影一模一样,毫无区别。

  她愣住了,随后趿拉着拖鞋奔下了楼。

  半小时内,小区花园的地砖被她检查了四遍,最后她不得不承认了一个事实。

  ——她似乎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

  再庞大的计算机也无法模拟真实的世界,因为真实世界的每一棵草的摇动方式都不同。

  她依在花坛上闭上了眼睛。

  每隔24行就会重复的地砖,窗外城市不断重复的剪影。

  她忽然感觉有些迷茫。

  如果事实如此,那她到底是.......

  T(10):

  他又一次在圆桌旁坐下,看着她送来蛋糕和咖啡时半是抱怨半是玩笑的说了一句:“我还是不懂为什么那只狗像我。”

  数据已接收,正在分析......

  [ERROR]:分析失败,无法调用情感参数。

  整个世界再一次停止,他叹了一口气。

  ......再来一次吧。

  ......

  “我还是不懂那只狗哪里像我了。”

  数据接收......正在分析......正在调用......

  [ERROR]:调用失败,缺少数据!

  再来。

  ......

  “那只狗哪里像我了,我还是没明白。”

  数据已接收......正在分析......

  [ERROR]:分析失败,该参数不可参考。

  ......再来一次。

  ......

  [ERROR]!

  ......再来。

  ......

  E(11):

  她站在天台边上犹豫了一会儿。

  在游戏世界中,为了防止NPC卡进什么地方而造成游戏流程缺失时,当系统识别到NPC做出常规范围之外的举动,就会自动将他们刷新到某个坐标去。

  这是他说过的话,她不知道为什么记得还十分清晰。

  风刮在她脸上的触感无比的真实,她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

  想象中地面坚实的触感并没有到来,她睁开眼睛,看见他们初遇的那家咖啡厅里柔和的灯光。

  ......原来如此。

  T(11):

  当他推开家门时,她正在沙发上坐着,按照惯例,他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她并没有扑上来抱住他,而是平静的望着窗外。

  “真正的星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过了很久,她终于问。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瞬间停跳了半拍儿,但还是勉强应合着:“就是你看到的样子啊......这两年光污染好很多了,如果你想观星的话,明天我们去天文台怎么样?”

  她将目光收回:“不必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沉默。

  死一样的寂静里,他的脸色变得惨白:“你......知道了啊。”

  她——或者是,它,轻轻的点了点头:“都知道了。”

  又是沉默。

  过了一会,它开口了:“毕竟我是NPC,只要速度超过设定值,就会自动刷新到出生点。”

  他没说话。

  “你应该还记得......我——她很喜欢的那一部小说。”

  “‘沉浸于虚妄的幻想,而忘记现实的生活,这是毫无益处的’”,他平静的背出这句话,但随后又苦笑了一下:“但是——没有她的世界,我......我不敢想象。”

  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它。

  它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外貌,但终究不是她。

  “你的眼神很复杂。”它平静的说:“我无法分析。”

  “我看到了控制台的提醒。”他的语气很轻,仿佛担心惊扰到谁。

  “至少,你不能再沉浸于虚拟的空间,人类有人类的现实。”

  他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R:

  她把咖啡端到了他的书桌上,好奇的看了看他的电脑。

  “你的情感模型怎么样啦。”她问。

  “很成功,”他伸了个懒腰:“通过一些小手段可以让AI意识不到自己是AI,在这个前提下,情感模型的运行极其接近人类。”

  她追问:“最后男主人公怎么样了——我是说那个AI的你。”

  “跳楼了。”他语气平静的说出这三个字。“这很符合我个人的逻辑。”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是AI,就这么死去了,这真的好吗?......我总感觉有点违背道德和伦理。”

  “那只是个AI,别想太多。”

Kth. · 作家说

被拒稿了.....

难受,这边也发发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