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人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给流星的愿望

  恩~嗯?

  吴喜人从梦中醒来,他的鼻子被什么东西夹住了,脸上还被什么磨蹭着

  他睁开眼睛一看,徐芸的玉足在她脸上摩擦着,其中一只还用脚拇趾跟二趾夹着他的鼻子,看到吴喜人起来,温柔地一笑,轻轻地说“起床啦,爸爸在外面等我们呢,你说我是小懒虫,我看你才是,太阳都晒屁股啦”

  吴喜人看到徐芸的笑容内心坏笑起来,他突然抓住徐芸的左脚,闻了闻,装作嫌弃的模样

  “酸”

  看到吴喜人捂着鼻子,徐芸脸“刷”的一下红了,猛地把双脚抽了回去,大喊了一句“坏蛋!”跑了出去

  吴喜人看到徐芸落荒而逃,哈哈大笑,“跟我斗,还早呢”

  吴喜人走出房门,只见徐芸在客厅坐着,像一个抠脚大汉似,抬着脚放在鼻子面前闻了闻,喃喃自语道“这也没味道呀,昨天洗过了呀”

  吴喜人看到徐芸这个样子,喜笑颜开“行了,我逗你玩呢”

  ......

  ......

  “到了,你们两个上去吧,我昨天去过了,我在这里等你们”

  徐志进把车开到了墓园门口,他觉得两个孩子肯定有很多话要对他的好友们说

  ......

  吴喜人牵着徐芸的手来到了父母的墓碑旁,墓碑上的字鲜红,墓前放着新鲜的贡品,周围也没有杂草,与一旁杂草丛生的“邻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吴喜人知道,这是因为爷爷的悉心照顾,老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继续爱着父母,尽管已经天人两隔了

  徐芸眼睛微红,喉中有些干涩“吴爸,林妈,芸芸来看你们了”

  吴喜人温柔地摸着墓碑“是啊,爸妈,我带你们的“准儿媳”来看你们了”

  如果是平时,徐芸听到吴喜人这种话,一定会娇嗔责怪说他乱说话,但此刻的徐芸只是眼中饱含泪水微笑着

  “林妈,你知道吗?南岛可好玩了,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有一种叫清补凉的特别好吃,我最爱吃的就是那个,那是椰子汁里放上各种红枣红豆,冰冰凉凉的,我每次都要吃上两大碗呢,吴爸肯定喜欢,他如果吃到,就会像以前一样,我记得以前呀......”

  吴喜人在静静坐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徐芸,她在吴喜人父母墓前孜孜不倦地向他们分享着校园趣事,生活琐事,就像吴先云林艺婷此时此刻就坐在两人面前似的,可是!哪里会是真的呢,他们已经阴阳两隔了

  就在吴喜人这样想时,两只生物飞到了墓碑上,吴喜人一看,有些熟悉,是他第一次来这里时,目送他的那两只蝴蝶

  或许,他们从未离开过呢?

  ......

  ......

  时光如梭,岁月已过,时间这种东西就在人们的身边,可却慢慢远走

  吴喜人与徐芸,迎来了毕业季!

  两人穿着学士服,高戴着礼帽,牵着手,留下来了他们“学生时代”地最后一张照片

  校园里的同届生兴高采烈地彼此庆祝着毕业快乐,可谁知,他们即将跨过人生中最后可以肆无忌惮的时期,去到“社会”这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大染缸”里

  吴喜人徐芸坐在操场的观众台上,看着南岛那没有被工业污染的湛蓝天空,徐芸手指着天空,描述着两人的未来

  “喜人,你说以后我们当老师好不好?”

  吴喜人笑道“当老师吗?那是很辛苦的呢,你想想以前班里那几个调皮的男生,把班主任气的出不下饭呢”

  徐芸握紧她的小拳头“我才不怕呢,再说不是有你吗?如果有人欺负我,你就....”

  吴喜人听着徐芸那天真的话语,继续描绘未来的模样

  他突然开口道“芸芸,我们结婚吧!”

  徐芸被吴喜人突然的话语吓得一愣“啊?”

  “我们结婚吧!”

  徐芸猛得站起身摆了摆手“等一下,你这是求婚嘛?等一下等一下!你这有点太草率了吧!”

  吴喜人抓着徐芸的手“所以芸芸,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只见徐芸脸色通红,微微低下了头,娇羞地“嗯”了一下,此时此刻在吴喜人的眼中,徐芸那娇羞的模样,真如一句好话

  “女子低头不见脚尖,便已是人间一色”

  少女双颊微红色,害羞的低下了头,眼光落在脚尖上,可心思却不在脚尖上,而少女不知,这一幕在少年眼里便已是人间绝色

  ......

  ......

  一年后

  一个宴会厅里,一个老人正在指手画角着

  “哎哎哎,那个得放这里,老东头的孙子刚刚出生,得坐宝宝椅”

  老人正是吴喜人的爷爷,因为时代的变迁,老人的屠宰场跟不上时代步伐,现在都是要求“机械化”“程序化”的工厂,自然而然就关闭了

  在家里闲出屁的老人,听到吴喜人徐芸准备结婚的消息先是一愣,悄悄问吴喜人是不是他干坏事了,徐芸“有了”?,听到孙子否认后,哈哈大笑,高兴的都要拿起锣鼓去左邻右舍公布喜讯了

  而吴喜人与徐芸,一整年都在考“教资”,吴喜人已经考过了,并当上他与徐芸曾经一起上的那所高中的“实习老师”,徐芸面前正在努力着

  所以两人的婚礼由徐芸的父母跟老人操办

  老人来到休息的房间,只看到徐志进跟栢路在争吵着什么

  “哎呦,老公,小莉是芸芸这边的啦,不是喜仔的那边的”

  “是吗?我记得是喜仔那边的啊,以前孩子们初中时我去接喜仔还看到这个叫小莉的姑娘还跟喜仔打招呼呢”

  “哎呀,喜仔跟芸芸是一个班的,小莉是他们的初中同学,当然认识了,但归根结底算芸芸的朋友啦”

  两夫妻在争吵着婚礼请柬的事情,老人弄了弄胸口的领带,有些难受

  “进仔呀,这西装也太难受了,一定要我领芸芸的手牵给孙孙吗?我毕竟不是亲.....”

  “哎呦,吴叔你说的哪里话,我父母走得早,你在我眼里就是我们家里“最年长的人”了,再说了,两孩子结婚后,你不就是亲爷爷吗?”

  在他们老家,姑娘出嫁的习俗是由姑娘家最大的长辈牵起新娘的手送给新郎,按理说是由徐志进来的,但在徐志进的眼里,吴喜人的爷爷,便是他们“这个家”最年长的人,自从好友离世,他便把好友的父亲当作一家人,要给老人养老送终

  “好吧好吧,还有啊,这彩礼呀,我想了想,还是得给,不多,十八万八,讨个彩头”说完老人套出一张银行卡要递给徐志进

  徐志进连忙往后退了退,连忙摆手“别别别,吴叔,说了不要了”

  一旁的栢路也说道“是呀,吴叔,本来就是个过场的事,到时候也得还回去”

  谁知老头特有的老人地固执脾气上来了,胡子都气歪了,啪地一下把卡拍在桌子上

  “不行!今天必须要拿!我们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但哪有姑娘出嫁不要彩礼的!就算不为喜人,芸囡囡也算我的孙女,这是规矩,也是习俗!而且不能还回来!”

  徐志进看到老人发火了,无奈笑了笑,心想着就算不能还,小两口也要工作了,出行也要代步工具呀,到时候嫁妆就买辆车吧,于是对着老人说“吴叔你别生气呀,年纪都这么大了,我拿着我拿着好吧”

  老人听到徐志进的话,顿时喜笑颜开,变脸之快呀“哎,这就对了嘛,俗话说得好呀.....”老人拿着卡放在徐志进的手里,握着他的手继续说着话

  ......

  ......

  而一边的两位“新人”在那个曾经一起看星星的天台的家里与各自的伴郎伴郎待在一起,徐芸的伴娘基本是多年的好友,女孩们在徐志进的家里聊着天

  “哎呦,芸芸,明天就要比我们早这么多步入新的人生阶段了哈,是不是过几天就要再步入下一个阶段,“当妈妈了呀!”

  “哎呀,讨厌啦”徐芸害羞地轻轻拍打着闺蜜

  “哟哟哟,都要当妈妈了还害羞”

  “你还说!”

  徐芸的模样逗得女孩们哈哈大笑,笑得花枝招展的

  而另一边......

  “四个二!”

  “哼哼!王炸!,来来来,输了啊,愿赌服输,输的人去超市跑腿!”

  吴喜人穿着一身白衬衫,撸起袖子,毫无形象,打出了最后两张牌

  “wc,吴老师,打得....咦?”

  一旁一个飞机头发型的男生发现了不对劲,他正是吴喜人高中时期的“好基友”,那个曾经与吴喜人一起走出校园,与吴喜人互相“叫父”逗得徐芸哈哈大笑的那个飞机头少年

  “不对啊,不对啊,吴老师?这牌堆里这么有三张“鬼”?日的!你都为人师表了,你还出老千!”说完飞机用手臂围在吴喜人的脖子上,“教训”着这个出老千的“老师”

  “咳...咳...我错了我错了,我去买好吧”

  吴喜人拍了拍飞机头的胳膊,示意认输,飞机头这才松手

  ......

  吴喜人走出了门,看到同样在门外的徐芸,徐芸被闺蜜们挑逗着有些受不了,所以出来透口气

  吴喜人看着自己未来的妻子站在门外笑了笑“怎么了,是不是小莉又作弄你了”

  吴喜人认识徐芸的那些好姐妹,也知道那些女孩的性格,所以看到徐芸站在门外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个叫小莉的女孩正是初中时代,徐芸苦恼吴喜人听不懂暗示时,给她出主意的那位女孩子

  后来徐芸还问了吴喜人,男孩子喜欢的女生类型是不是都跟自己的母亲有些相似,当时吴喜人还想了想,说他是很喜欢林艺婷那种温柔知性的女性,但他更喜欢俏皮可爱的徐芸,惹得徐芸娇羞了好长一段时间

  徐芸听到吴喜人这样说,嗔怪着看着他“你也这样,哼,不理你了...”说完徐芸走回房间去

  吴喜人也不在意,哈哈笑得走下楼去

  “怎么可能不理他,她可以他的老婆呢,额,很快就是了!”

  ......

  ......

  第二天一早,长长的婚礼车队停在楼底下,引得不少路人目光驻足,而楼上正在进行“婚闹”

  伴娘们只是小小的为难了一下伴郎团们,便把他们放了进来,床边,吴喜人单膝跪着,深情的看着徐芸,徐芸也是满脸春光

  今天她格外的美,比以往都美,以往的青春俏皮在今天消失一空,只留下了美艳动人的气质,似乎预示着她即将变成“女人”的公告

  吴喜人没有那些煽情,腻人的话语,只是对徐芸轻轻说了一句

  “今天往后,你是我的了”

  说完吴喜人猛得抱起徐芸,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了出去,而徐芸只是在吴喜人怀里嫣然含笑

  在女孩眼里这个“男人”是全天底下最英俊潇洒的

  在男孩眼里这个“女人”是世界上唯一的绝代佳人

  .......

  .......

  婚礼上,有着许多亲朋好友,他们由衷地祝福着这对新人,甚至众人里还有高中时期两人的那个戴眼镜的中年妇女班主任,毕竟她是两人的老师,也是吴喜人的“新同事”

  小镇上的人也请了过来,有丧葬用品店的那位老板,还有那位干果店的老板,这个好日子,他可不想带他那个嘴没把门的婆娘

  那天夜晚过后,第二天要去墓园时,吴喜人便把那盒干果从垃圾桶里拿了回来,当时的他不过是把心底那股因父母亡故产生的苦难与怨恨迁怒于干果店老板罢了

  世界赋予我沉痛,我赋世界予温柔

  ......

  ......

  婚礼开始了,在司仪的主持下,老人一脸正色,满头大汗牵起徐芸的手从大门处向吴喜人走了过去,虽然这身西装让这个一辈子邋里邋遢的老人难受不堪,但为了他的宝贝孙孙与他疼爱的芸囡囡,这点小难受不算什么

  徐芸似乎感到了老人的紧张又或者是老人手上的汗,她小声地,轻声细语地对老人说道“爷爷,没事的,别紧张哦,芸芸在这里呢”

  徐芸很甜美笑着,老人看到徐芸的笑容,想到了那个除夕夜徐芸“爷爷吃糖”的笑容,又想到了吴喜人跟她不告而别后她那饱含苦意的笑

  原来,不仅仅是“苦难”使人“成长”,“幸福”也是呢!

  老人听到徐芸安慰的话语,全身放轻松下来,音乐响起,老人牵着徐芸的手缓缓走向台阶,一步,两步,就这么慢慢地,慢慢地

  “好好对芸囡囡,就算你是我的孙孙,对她不好,我照样打断你的腿”老人一脸不同往日地严肃对吴喜人说道

  吴喜人目不转睛深情看着徐芸“我会的,爷爷”

  说完吴喜人牵起了徐芸的手,场馆内爆发出了巨大的鼓掌声与尖叫声,伴娘伴郎团里的小莉正在疯狂流着泪,似乎在说“看呀,这两人是我看着“长大””的,说完头往一旁那位飞机头的伴郎靠了过去

  飞机头的懵了,wc,我的西装!租的!算了,这姑娘哭的这么伤心,不会跟两人之间有事吧!不行,我的西装干洗费好贵,算了!事后找老喜报销

  飞机头表情变化不断,他可不是主角,主角可是台上的“新人”

  ......

  婚礼很快到了新郎新娘各桌敬酒的环境,吴喜人满脸通红,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徐芸捂着嘴偷偷笑着,装!硬装!你那小酒量本姑娘还不知道嘛!我看你硬撑到什么时候

  吴喜人面带笑容喝着,他今天很开心,比努力复读考上大学时还开心,因为他今天娶到了那努力的动力“来源”

  敬酒到了徐志进栢路时,徐志进一脸惆怅得想着“云哥儿啊,婷妹儿啊,你们在天上看见了吗?我们的喜仔,我们的芸芸,成家了!”徐志进这样想完,又恢复到了满脸笑容

  “喜仔啊,从今以后,我们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了!”

  一旁的栢路眼含热泪“是呀,是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了”

  吴喜人看着两夫妻,这两个从小到大对他疼爱有加的夫妻开口道“是的,徐爸栢妈,不!爸妈!我们是了”

  说完众人哈哈大笑,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一旁的老爷子,终于脱下了那让他痛苦不堪的西装,上半身半裸着,跑起一个大大的酒桶站在桌子上仰头长饮,与那些他的老朋友们比拼的酒力

  婚礼现场的人对老人站在桌子上喝酒的样子觉得非常有趣,同时又感叹老爷子这样一位老人的“海量”

  婚礼结束,已至夜深,老爷子嘴巴里嘟喃着“我还有喝!我还能喝!”被徐志进拖走了

  这对“新人”回到父母给吴喜人留下的房子里,这个他与父母一起生活过的房子,是他与徐芸的婚房,也是“新家”

  吴喜人靠在徐芸的身上,徐芸把吴喜人放在床上,吴喜人气喘吁吁的,呼哧呼哧吐着粗气

  徐芸在吴喜人耳边轻轻说道“让你不要逞强吧”

  吴喜人则是满脸笑容“我高兴,因为我娶到了全天下最可爱的女人”

  徐芸也是含情脉脉地

  “我就说,对流星许愿是有用的吧”

  吴喜人突然疑惑,“流星?”然后他想起了什么,那是父母出事之前,徐然那天晚上叫他去天台看流星,当时徐芸对流星许愿,他还问徐芸许的是什么,徐芸则是一脸神秘的模样,不告诉他

  想到这里,吴喜人欣然一笑,起身把徐芸压在身下

  “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当时许的什么愿吗?”

  徐芸把手搭在吴喜人的脖子上脉脉含情地,深情款款地说

  “那便是...嫁给你!”

  说完两人相拥,热烈吻着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

  流星哪里有那般“神奇”,不过是两颗真心相互奔赴,仅此而已

  ......

1L冰红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