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人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喜爱人间!

  天空下着茫茫大雨,时不时有惊雷一闪而过,雨下一个男人正在跑着,是的,男人!他已经成长了,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

  这个家需要他撑起来,尽管这个家现在面临着崩溃,但他不能停下他的步伐,尽管他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跑向“绝望”。

  大雨下已经下了计程车的吴喜人不顾一切的跑着,医院的大门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猛的跑进去,前台的多名护士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突如其来地伤者让这个本就不发达城市的医院医护资源变得如此紧缺。

  吴喜人大喊着“在哪?!在哪!!!”

  一名年轻护士满头大汗跑到吴喜人的身旁“你是哪位伤者的家属!”

  “徐芸!徐芸!徐志进栢路!!!!”

  吴喜人几经疯狂的大叫着,跟着护士来到了一个手术室前,一个医生手上带着鲜血拿着夹板上面有张纸向吴喜人走来

  他告诉吴喜人徐芸的母亲,徐芸的父亲因为隧道坍塌的巨石直接落在了车的前驾驶上,两人抢救不过来,来到医院时就当场死亡,他表示遗憾,拿着夹板让吴喜人签字

  吴喜人接过夹板,双目无神,直愣愣地看着那名医生,医生被吴喜人看着心里发毛,吴喜人只是嘴巴里嘟喃着“死了....死了....”父亲母亲多年的好友死了...对自己宠爱有加如同亲色儿子一般的长辈死了...自己最爱的妻子的亲生父母死了...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外公外婆死了...

  吴喜人突然跪下祈求着那名医生“我的妻子孩子还在里面对不对?对不对!!!求求你,求求你医生,救救她们救救她们!!!”

  吴喜人哀求着,痛苦着,流泪着,徐志进与栢路的死让他崩溃,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徐芸与他的孩子还在抢救室里。

  医生一脸叹息“这位家属,你别这样,快起来,我的同事们正在里面积极抢救,请你先在这上面签字吧”

  医生面对着苦苦哀求着自己的吴喜人有些不忍,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是个医生,不是神,不能让已逝去的人死而复生

  吴喜人接过夹板,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医生躬了一身“请节哀”后,医生转头就走了,吴喜人双手合起,颤抖着,他在祈祷,祈祷天神一定要救救他的妻儿

  吴喜人的爷爷,那位老人穿着雨衣,身上的雨水沿着他跑的路“滴答”“滴答”地落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老人看着孙子坐在地上,孙子浑身颤抖,双手合十,嘴里嘟喃着,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手术室的红着的灯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去....过去....

  手术室的灯牌终于关闭,吴喜人猛地起身,他狠狠地摔了一绞,但很快狼狈得猛的爬起

  “医生!医生!怎么样了!怎么样!”

  医生默不作声,似乎是难以启齿,艰难地从口中说出几个字

  “请节哀”

  吴喜人猛摇头,他不相信!他不相信!

  他抓着医生的肩膀“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你说话!什么叫请节哀?啊!”

  吴喜人怒吼着,愤怒着,可医生就任由他这么摇着,发泄着“母子都...已经离世了...”

  吴喜人愣着了,随后疯狂大笑着,他觉得这是他刚刚祈祷的“天神”在跟他开玩笑呢,这不是个好笑话,他就这么笑着,整个医院走廊就回荡着他那疯狂般的笑声

  一旁的老人早已爬在墙上大哭起来,他不相信,那个笑容甜美的芸囡囡与她肚中还没有见过人世的祖孙就这么逝去,一生悲痛的他这时已经崩溃了

  他头一转,哪里还有吴喜人的身影,他强忍着眼泪,急促地寻找着吴喜人,自己的孙孙不能再出事了,不然他就.....

  在医院狂奔的吴喜人还在狂笑着,嘴巴里不停嘟喃着“我马上去陪你们!芸芸!我马上去陪你!你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吴喜人在一间医护室里找到了一把手术刀,拿起便要往自己的脖子抹过去,老人这时急忙得跑过来,用手死死捏着吴喜人的手,周围的路人与医院的工作人员纷纷帮忙

  可吴喜人死意已绝,就算众人拦着他还是坚决地用出毕生最大的力气往脖子上一抹,只见他的脖子处喷出了血浆,他的脑子昏死了过去

  周围的医护人员已经围了上来“抢救!抢救!”

  “救救他!!救救我孙孙!!!”

  老人崩溃地大喊着,医护人员将他拉到一旁“家属交给我们!交给我们!你先冷静!”

  老人看着被医护人员抬走了的孙子,瘫着地上哭了起来,不是悲痛的哭,不是充满苦难的哭,而是那种如同孩童一般的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人就这么哭着,哭着,哭着

  哭与苦是念起来是多么相近,老人的一生都带着哭与苦,血与泪,此时此刻的老人化作了一个悲字,凄凄惨惨

  ......

  ......

  吴喜人躺在病床上,脖子上缠绕着纱布,他已经昏迷了半个月,一旁的老人非常疲惫,但他不敢睡,他怕孙子突然醒来,没让为他倒水

  这几天他已经处理好了四人的“尸体”他本来想等着吴喜人醒来再处理,只不过人家告诉他,再不处理就.....为了让四人体面得走,老人还是处理了,只不过都化成了灰

  就在这时,吴喜人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神情虚弱,老人看到了吴喜人的眼睛动了,赶忙上前去查看“孙孙!孙孙!怎么样了!有哪里难受吗?!你等一下!我去叫医生!”

  老人很快带来了医生,医生打开手电筒照了照吴喜人的眼睛,简单说了几句吴喜人现在神情衰弱要注意休息的话后便走了,医生走回老人一直看着吴喜人,沉默着。

  吴喜人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声音很虚弱但情绪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

  老人听到吴喜人的话语泣不成声“不能死呀,不能死呀孙孙,你要是死了!爷爷怎么办啊!!!”

  吴喜人双眼失神,精神麻木,一直就这么看着天花板,不知过了多久多久,缓缓地对老人说道“我要回家”

  老人听到后连忙答应他“好好好,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不是回老家,我要回我跟芸芸的家”

  ......

  ......

  过了好几天,因为医生的阻拦,两人的“归家路”拖了好几天,医生最终确认吴喜人“身体”无碍后才放两人离开,一路颠簸,回来时已是夜晚

  吴喜人回到了这个他曾经与徐芸一起放学归来,一起上班下班归来的老楼,一束昏黄的灯光照在了吴喜人的身上,这灯光上一次照耀他的时候还是他跟徐芸确定关系的那一天

  他走上了楼,老人默默陪着他,吴喜人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如行尸走肉一般,一步一步走向天台

  如今的天台已经不像曾经那般可以眺望远方,时代变迁,附近纷纷建起了高楼大厦

  世间万物,早已是物是人非,黄粱一梦!

  就在这时,一颗“流星”划过,吴喜人浑身颤抖,连忙闭上眼许愿,可过了几秒他对着流星破口大骂“你不是有用吗?!你不是能实现愿望吗?你把芸芸还给我!你把芸芸还给我....”

  吴喜人爬在地上哭泣着,曾经那个女孩告诉他,流星许愿是有用的,可如今他试着许愿,流星根本不回答他,原来...流星也不能使人复生

  .......

  .......

  吴喜人与老人回到他与徐芸曾经的家,床上的枕头上还留有徐芸那细细长发,吴喜人猛得抱起枕头“贪婪”地闻着,上面带有徐芸的“气味”,可不知不觉泪水打湿了枕头,吴喜人似乎是哭累了,他发出沙哑的声音“爷爷,我饿了,你能去买点吃的吗?”

  老人道了声好,转头出去,把家里所以锋利或钝器收了起来,把窗户的拉闸弄到坏死确认无误后才走出门去

  老人走着走着,他知道不应该让孙子来这“伤心地”,但他有什么办法呢,如今孙子一心求死,他只顺着,可走到一半,老人觉得不对,猛地跑回去

  老人跑回房,哪里还有吴喜人的身影,他在家里四处寻找着,终于在浴室里找到了吴喜人,他不知在哪找了一根绳子,挂在了绳子上,老人赶忙把他拉下来“孙孙啊!!!孙孙!不要啊,不要!”

  吴喜人面部狰狞“让我死!!!让我死啊!!!”

  老人脸上流着两行泪,死死拉着吴喜人,任由吴喜人挣扎着,但老人就是不放手,吴喜人闹了好久好久,老人把吴喜人拉回客厅,吴喜人就这么瘫坐在那,老人此时此刻是不敢离开吴喜人半步,但两人的吃食怎么办?,老人这时想起来孙子与自己孙媳的好友

  ......

  不知过了多久多久,房门被敲开,门口处站着正是机哥与莉莉,两人都是满脸泪水,莉莉还抱着个小女孩,机哥拿着大包小包的方便面与各种零食,机哥与莉莉走了进来

  “喜人,喜人....你要振作起来呀!”机哥看着吴喜人瘫在地上的模样,不知说什么,只能说着这些对吴喜人来说空洞的鼓励话语。

  一旁的莉莉只能崩溃地坐在一旁哭着,怀里的小女孩并不知道父母亲为何而哭,只是咿呀咿呀地摸着莉莉的脸,似乎是说着妈妈别哭的意思。

  吴喜人看到了小女孩,如果....如果自己的孩子出生...也是这般模样吧....

  吴喜人走到小女孩身边,双目无神看着她,女孩的眼神是那么干净透亮,吴喜人的身影印在了小女孩的眼中,吴喜人抬起手,想要摸摸小女孩的脸蛋

  可小女孩却先抓住了吴喜人的手指,眼睛眨了眨,吴喜人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非常惨烈...

  吴喜人坐回了沙发处“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机哥跟莉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只听吴喜人爆喝一声“滚!!!”

  机哥看到吴喜人这样,只是叹了口气,带着莉莉与孩子离去

  三人走后,吴喜人对着爷爷说“爷爷,你也走吧,让我一个人待着”

  可老人怕吴喜人还要轻生,张开嘴要说话时,吴喜人突然说道“我不会再去死了,我以芸芸发誓...”

  老人听到吴喜人的话语只好作罢,离开了房间

  ......

  ......

  老人每一个季节都会来吴喜人这里帮吴喜人收拾房间里满地的垃圾,然后做顿好饭给吴喜人,可吴喜人每次都是默不作声,就静静吃着饭

  就在某一年的一个冬天,已经满身肥肉胡子拉碴的吴喜人坐在电脑前吃着泡面,看着综艺节目哈哈笑着,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吴喜人拿起来听来一阵,然后哦了一句,挂掉了电话,继续看着综艺节目笑着。

  原来是在老家的老人去世了,老人去世前还挂念着孙子,这个一生悲壮老人带着对孙子的挂念离开了人间,他一生经历了多少的生离死别,经历了多少恶难,身边的亲人纷纷去世,老人的身影还是那么屹立不倒,他真的不难过吗?不!他崩溃,他崩坏!他曾几何时也想过轻生的念头

  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喜爱着...喜爱人间!

  .....

  .....

  似乎是同情又或是敬佩,刚刚的电话便是曾经那个干果店老板打过来的,老家的镇民与屠宰场的老员工们为老人举办了葬礼

  曾经屠宰场站在吴喜人旁边两个老妇女讨论着儿子高考的话题,甚至还说出了一堆令人发笑的话,此时此刻的她们还再如“长舌妇”般的说着吴喜人命格硬,克死了身边人的话。

  人啊,总是在自己那无知的认知与三观里高高在上地讨论着别人,但是她们“恶”吗?

  不!她们不过是人间里最普普通通的人罢了,甚至是那个曾经与老人恶语相向地干果店老板的婆娘也在老人的葬礼上哭得泣不成声

  很喜欢游戏里一个英雄的台词,这个世界不是黑也不是白!而是一道精致的灰!

  普通人便是这样,他们时恶时善,但他们其实并没有错,因为啊....

  他们喜爱着人间!

1L冰红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