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生进行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OP3 大学之道

  礼记云: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拿白话解释一下是:人的思想感情发生变动,由此乐音便产生了。

  于哥来说读后感,那就是:

  老祖宗说的真是太对了!

  “咚咚咚咚咚……”

  “铛铛,铛铛……”

  “咣,咣,嚓咧咣……”

  舍长,就是陆年当面开锣(不知他带着这些东西做啥子);我呢,拿脸盆作鼓拍,假装自己带的节奏打;小天儿把饭盆灌水再扣盖,一手一个端着碰撞,希望墙面,天花板和地板砖够坚固,周围楼上楼下的亲们勿怪。

  “Bro们,咱们虽说刚认识不久,但我相信,未来一定是亲密无间的。今晚就豁出去热闹些,不尽兴不休息啊!”陆年说。

  “同意Y(^_^)Y!”我说。

  “同意!”周天说,接着砸盆:“噢噢噢……”

  大学第一晚,就在此刻完美演绎,精彩纷呈了!

  “呦呵~~看来我赶上好时候了。”

  赶在这热情似火的时刻门开了。

  一个穿着平平无奇,偏偏瞧着气度不凡的哥们夹着笔记本电脑进来,像迪厅里扫黄打非的警察同志般打量着我们仨。

  “咋了兄弟?要投诉还是举报?”周天放下俩缸子问着。

  “都不想。”他平静地回答。

  “那你想加入吗?我们还觉得人少呢。”陆年用很欢迎访问者的语气说道。

  “还是待定吧,对刚来到新场所的人就如此热情高涨未见得是好事。”说完他敞开大门走进来,我们才看到他旁边还有行李箱。

  “哎呦我去!敢情是新加入的舍友。”因为我靠门近,赶紧把拖鞋穿好起身,“来快请进。”

  “你坐吧,不用管我了。”那哥们摆手示意我原地待着,可惜抵不住我们的热情——

  “我来。”

  “我也来。”

  剩下两个都不闲着,起身帮新来的整理铺面。简单一番收拾,也算是干净利落了。

  “麻烦你们了。”他看似高兴道。

  “别客气,以后就是一个屋的,老说谢就生分了。”陆年说,“Bro,你怎么称呼?”

  “郝时。”

  “嗬!来了个诗人啊!”周天高呼。

  “诗人?你从哪看出来的?”我不解道。

  “高适嘛!跟李白杜甫玩在一起的,那还不是诗人?”

  “呵呵~~”郝时摇头笑了笑,“你听岔了,我叫郝时。郝处俊的郝,更待何时的时。”

  “我的老天!那你真是来对地方了!”我说,“这屋子‘年月日’都有,就差个‘时’来排全八字了。”

  “是吗?这个话题可以展开讲讲。”郝时像是有了兴致,跟着说下去:“别犹豫了,我都自我介绍完了,你们也说说吧:哪位是凶兽(年)?哪位是兔子窝(月)?哪位又是被射下来的(日)?”

  好家伙!敢情这也是个整活的狠人!

  能生活在这指定是不寂寞嘞!

  “我就是被射下来的那个,周天。含义不言而喻,就是星期天,专业点当星期日讲。”周天举手发言,大大咧咧的解释着。

  “不会这么省事吧?我倒觉得是纪念你出生的日子。”郝时说道。

  “这么说也行,反正哪年过母亲节都是在星期日。”

  “那你妈妈这日子选的挺有意义。能够在为母亲庆祝的节日里正式做了母亲!真好o(^▽^)o!”陆年说,随后介绍起自己:

  “我是陆年,大陆漂移的陆,似水流年的年。但我跟年兽没什么关系,和反法同盟倒是有点交集。”

  “这话怎么说?”郝时问。

  “抗战胜利是在哪一天?”

  “8月15号啊。”

  “那是纪念小日子投降,纪念抗战胜利是在9月3号。单放在我身上,就是纪念生命诚可贵。”陆年回答。

  “哦。那真是祝贺你了!我还想说小桌子上摆的蛋糕是给谁的呢!”郝时瞧了眼在我床下面的~~“残羹剩饭”。

  “可惜你来晚了,不然我们还可能剩一分。”我说。

  “没事,以后有机会再参与。就剩你一个了,说说吧兄弟。”郝时说。

  “我是伍玥,伍天锡的伍,至于玥,是有德圣皇得神珠的玥。”

  “听着像是出自《广韵》。”我这话刚落下,有个略显熟悉的声音说道,“寓意吉祥又不失内涵,对吧?”

  “谁在说话?”众人不解道。

  “朝门口关注下就明白了。”

  闻声一观,跟我们八目相对的是:那位让我“肝颤”的老师。

  “老师好~~”大家异口同声。

  “郝同学,找到宿舍了?”

  “是的老师。新舍友们都挺热情的。”郝时摆手请老师进屋。

  “是很热情,刚刚宿管大爷搁楼道里就跟我反应了。”老师微微一笑,貌似很平静。但是凭我的经验看,这定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预告。

  “对不起老师,我们太放肆了。”我率先道歉,Bros跟着一起,“主谋”陆年上前解释:

  “主要是我想借今天过生日的机会和舍友们热络一下,今后一定注意,您多包涵。”

  “今天吗~~”老师也仔细瞧了下我们胡闹的现场。

  “难怪呢!其实人的精神高度早就决定了他可享受的乐趣。倘若越过自身能力去注重外在表现的‘质量’,那他要面对的便不是高等水平,而是巨额债务。懂了吗?”

  “懂了,明白了。”我们附和道。突然我想起来一件事:

  “我都忘了,还没问怎么称呼你呢老师?”

  “我是和睦。很好记的,就是和睦相处的意思。”

  那这名字还真好记。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你们自然而然体会吧。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好好休息,明天记得得早起啊。”和老师说。

  “那就这样,不见不了个散呦!”

众人无妄唯吾临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