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了,好想谈恋爱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4章 连恋爱都谈不好,还能做好什么事?

  仅仅过了一夜,便提升了如此海量的身体素质,若换算成战力,直接让她飞跃了一个大台阶!

  “秋冶君,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悍?”

  凛音雪乃神情满是凝重。

  她见证了那只左臂进化的各个阶段。

  从最初孱弱的腐化之手,一步跃升至如今细腻光滑的模样,不仅仅是外表,其中蕴含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

  “你想知道?”秋冶挠头。

  “再来一场,用出全力,让我见识那只左臂的力量!”

  这一刻,凛音雪乃战意凛然,心中涌现出了奇怪的胜负欲,她要战胜那只经常让她失去理智的咸猪手!

  “啊……”

  秋冶为难了。

  他有力量是不假。

  可他不是左撇子啊,怎么和五感超绝的太太比试羽毛球?

  不想拒绝跃跃欲试的太太,他硬着头皮左手握上球拍,随意抡动适应一二,抡起呼呼风声。

  好在他经常敲丧尸,又做了很多次又快又准的胸透手术,虽然反应会再度慢上半拍……但力量补足了,胜率也不算很低吧?

  本来,他是这么想的。

  嘭——!

  杀球落地,只剩尾部的羽毛球四分五裂。

  0:18!

  事实证明,左右手运用起来,应付普通的日常还行,但真想打巅峰赛,只会输到怀疑人生。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人的重心、平衡、左右脑思维模式、神经反应速度,一切的习惯和本能,都是根据‘最优利手’缓缓形成的。

  显然,秋冶是右利手。

  当使用左手时需要一分余力调节重心,一分余力调节脚步和四肢平衡……

  这些负面因素累加起来,那就是不得了的劣势。

  “秋冶君,你这样不行噢?要多练!”

  凛音雪乃琼鼻微微皱着,认真劝道:“接下来,我们用正常人的力气,慢慢训练左手意识吧?”

  如此,在小雪乃的特训下,秋冶打坏了一筒的羽毛球。

  进步成果是斐然的。

  他就像没训练过的野生天赋型选手,在小雪乃制定的专项训练中,逐步掌握了一个个诀窍。

  虽然,从下午到傍晚,他一个球也没赢下来就是了。

  突飞猛进!

  ‘果然,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然存在一个成功的女人,我的太太真是太优秀了。’

  连爱情都可以放弃的男人,干不了大事。

  连恋爱都失败的男人,还期望他能做成什么事呢?

  夕阳西下,日暮渐晚。

  两道黏在一起的影子被拉得老长。

  虽然经过了一番剧烈运动,两人身上都是黏糊糊的汗渍残余,身上也没有什么超越常理的香气。

  但没有人在乎,彼此的气息就是最令人安心的味道。

  他们有说有笑,挽手并肩而行。

  仿佛这里不是什么末世,他们也没有汗浸淋漓的狼狈。

  而是身穿着干净整洁的礼服,打扮的光鲜亮丽,四周充满了诗意的柔和之分,走在了鸟语花香的康庄大道。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般美好。

  大手拉小手,即使有丧尸袭来也不影响他们携手漫步。

  很快,扫清沿途的丧尸回到了便利店前。

  只不过那用U型锁的玻璃门正敞开着。

  依稀间,能看到一道身影在货架内穿梭。

  入室盗窃?

  好一个凶恶歹徒!

  这是在是藐视律法吗?

  秋冶脸色沉了下来,心中刚涌上情绪,就被右手握着的小手掐灭了。

  “秋冶君,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这些可怜人可以稍微包容一下吧?”

  “太太,这可是你要守护的便利店,你不生气?”

  “当然生气,也不是说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只是觉得可以多一丝体谅,大家都不容易呢……”

  凛音雪乃微微摇头,目光看向‘谢绝会客’的木牌,正稳稳当当靠着,没有随意倒在地上。

  这么有礼貌的人,总归不是尹佐志平那样的坏人吧?

  “既然你不生气……那我也不会生气。”

  秋冶叹气,太太就是太善良了,露出这种破绽,很容易被末世里的恶人加以利用的。

  老实人是会被拿枪指的啊!

  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救,也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体谅啊!

  否则刑法里为什么有个死罪的等级?

  有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绝对也过于果断,但也能覆盖相当一部分人。

  踱踱踱。

  松开手,快步走近便利店内,却见到了一对年轻夫妇在搜刮物资。

  而男方背上背着一名婴儿,女方手中牵着一个六岁大的小男孩。

  咚——!

  撬棍敲了敲门把手,发出清脆而沉闷的声音。

  货架内正露出喜色的年轻夫妇慌忙探出头,见到模样清秀的秋后又松了口气。

  但下一刻,一颗心再度提了起来。

  “这里,是我的地盘……谁允许你们非法撬锁闯入?”

  我的地盘?

  难道……

  年轻夫妇张大了嘴巴,脑瓜子嗡嗡响。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便利店之主,末世杀人狂,全球通缉犯,每天都要炫一口丧尸心脏的究极狂魔?

  大家都在传,却从来没有人见过真人,因为见过的都死了。

  所以他们也要死掉了吗?

  做过周密背景介绍的小夫妇,很快就完成了脑补。

  “大、大人!是柜台小姑娘说的,最好在下午一点左右交换物资,我们在店外等了三个多小时,眼看就到晚上了,才不得不撬锁进来的啊!”

  青年奶爸连忙解释,一手托着背后的婴儿,连连鞠躬道歉。

  “卡!我们有一个亿的存款,求求您,请一定要原谅我们的冒犯!”女子颤巍巍从包里递出银联卡。

  秋冶偏过头,望向一旁的小雪乃求证,得到明确的肯定后,语气略微平缓,道:

  “疑罪从有,你们侵犯店铺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物资留下,人都回去吧。”

  无论如何,撬锁入室盗窃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目光在婴儿与小男孩脸上略微停顿,知道他们很艰难,但依然没有改口。

  而且地上散落的包装袋和饮料瓶,已经从侧面证明了,他们饱餐了一顿。

  大人与小孩的命在他眼里是等价的,就如同八十岁快死的老人与壮年男子也等价一般,无需优待,也不会苛待。

  至于老人的社会价值低而小孩的潜力价值更高,这种符合实际的社会论说法,对他完全不起作用。

  什么尊老爱幼的美德,他也完全不具备,谁要是想道德绑架他,那就真的是蒲扇抚脸,不痛不痒。

  人人平等,太太高人一等,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也是他的偏爱。

  “大人!孩子已经缺奶很久了……我、我也没有母乳了……您就开开恩吧,给我们一些奶粉,我们会付款的,您要什么都行!”

  牵着小男孩的女子啜泣着,深深鞠躬恳求。

  “叔叔,求求您了。”小男孩不太懂这些,但也有样学样鞠躬请求。

  “不行,叫爷爷也没用。”

  秋冶冷漠的一口回绝,平静道:

  “天色很晚了,再拖延下去就危险了,奉劝你们一句,最好马上离开。”

圣咸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