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心上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告白了

  修熠弯腰拍了拍自己裤腿沾上的杂草,然后利落地起身,他轻掀起眼皮,下结论的说道:“你们想跟上去看看吗?”

  严锐一口回绝:“我要吃饭。”

  郑冉态度笃定:“我不想被别人当成跟踪狂。”

  修熠满意地扬起下颚,眉梢尽显一派的悦色:“很好,不愧是我的朋友,那我们就一起跟上去看看吧。”

  严锐:“……”

  郑冉:“……所以你根本没有听取我们的意见吧!”

  “怎么能这么说,”修熠微微睁大眼,他的眼皮宽白,折翻时拉出一道漂亮的褶线,顺着眉尾隐入发梢,如鸦羽的长睫轻颤,唇畔勾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我们可是好朋友,朋友有难,应当万里相助的不是嘛。”

  郑冉勉强穿好方才掉落的鞋子,听言不屑了一声:“这个只适合用于真正的有困难吧,话说修熠,你不会真把人家当情敌了吧。”

  “怎,怎么可能,”修熠别扭的丢下一句,面色装得老神在在,他眼神到处乱瞟,话里明显人都能听出来底气不足:“人家江虞说是朋友,那就是朋友呗。”

  郑冉犀利地指点道:“那你慌什么?”

  严锐应口附和:“就是就是,你之前多恣意的一个人,现在慌什么?”

  “哈?我慌?”修熠用手指着自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丹凤眼里满是惊讶,他一边说一边重重的用手拍着郑冉,企图用以抵消内心掩饰不住的慌意:“你哪只眼看出来的,他有我身上骨肉匀称吗,他有我底子好吗,一个……一个身形高大也说明不了人家江虞喜欢这款吧。”

  郑冉幽幽道:“那你觉得你是江虞喜欢的类型吗?”

  修熠明显卡了一下,手刚故技重施却又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唇边扬起的弧度此刻也不开心的下垂,像小狗失去了活力一般,嘟囔着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郑冉笑得特别大声。

  “你想死吗?”修熠扣着骨节咔咔作响,他笑得特别假:“如果你想练习散打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教你。”

  “算了算了,”深知修熠下手的力道,郑冉连连摆手,明智的说道:“我们还是跟上去看看吧啊。”

  严锐有气无力:“我想吃饭……”

  郑冉直接上手拉着她走,劝哄似的说道:“我带你去吃饭,和江虞他们同一家餐厅。”

  三个人晃荡晃荡跟在前面一起走的两人后面,江虞有时不经意的回头,后面三个忙躲在柱子后面。

  但三个人排在一块还是非常的引人注目,修熠就提建议说兵分三路。

  左边的商店,右边的电线柱,以及中间的行人道,还有必要的时候用手机联络。

  严锐余光扫了眼全神贯注的修熠,心想这人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而且他们已经尽量放缓脚步努力做个不被发现的路人了,所以路过的大妈能不能不要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啊。

  郑冉无奈地扶额,他眼尖着觑见两人进了一家餐馆,忙抬手按着手机发送语音,喊着修熠和严锐道:“跟上跟上,目标已进入餐馆。”

  “收到,over。”修熠简洁的回答,也没去管路边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他转眼觑了眼室内明亮的橱窗镜。

  头发没乱,身上不脏,还好。

  姑且算是还过得去。

  可以装作好巧,不经意的和江虞打个招呼。

  餐馆就在不远处,他领着郑冉和严锐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窗边弯着眼笑着的江虞。

  那是卸下防备的笑,是不曾对他展露过的笑。

  被饱满的卧蚕轻轻托起的眼眸璀璨炫亮,像是春日和煦里翩然起舞的蝴蝶。

  纤长的睫毛簌簌颤动,轻柔地扫过垂下时薄而精致的眼帘。

  素白的手腕托着下巴,唇边的笑意焕然明显,像是微风惊扰了一潭碧波,瞳底漾开不止的涟漪,期间两人像是说到什么开心的事,江虞眼尾弯起的弧度都带着几分浅浅的雀跃。

  如银铃般清脆的响音也在此刻响起,缓缓地叩击着修熠的胸膛,一时间,他的心跳如擂鼓轰鸣。

  修熠站在原地愣了几秒,忽然低下头,他转过身,凌厉的发梢轻遮过晦涩的眸色。

  “走了。”

  “唉?不去打招呼吗?”郑冉偏眼看了下正在说话的两人,不解道:“都到这了不去露个面吗?”

  “你们在这吃饭吧,陪我折腾也挺久了,”修熠答非所问,垂着的眼帘挡住从眼底涌出的一丝颓意:“我先回去了。”

  “唉???”郑冉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可……”

  话还没说完就被严锐打断,后者看着修熠有些萧索的背影,摸着下巴肯定道:“他被打击了啊。”

  “唉……我想也是。”郑冉长叹短吁:“毕竟,说到底还是认识的时间没那么长啊。”

  江虞恍然间好像看到了修熠,等她再定睛一看,又似是个错觉,但心脏却是想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她抑制不住的起身,视线环顾了一周。

  “怎么了?”顾雁洄吃着饭问她:“看见你朋友了?”

  “嗯……”江虞下意识道:“应该是错觉吧……”

  后知后觉顾雁洄提起朋友两个字,她诧异地看向他:“你怎么觉得是我的朋友?”

  顾雁洄打了碗汤,淡淡地给江虞解惑道:“我看你今天的状态和平时都不一样,想着可能是交新朋友了吧。”

  “这样啊……”江虞应着,心里泛起别样的感觉,她将视线落到外面的车水马龙,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顾雁洄吃饱了饭嘴里咬根牙签,活像个收保护费的,江虞掠了他几眼,将心里的好奇问了出来:“你上一个旅行的国家是哪里啊?”

  “夏威夷。”

  也难了怪了……江虞内心腹诽着:“那你现在的风格确实和以前的差太多了。”

  “不挺好的嘛,换个风格换个心情。”顾雁洄将牙签捻在餐巾纸里,掀起眼皮道:“我在这待几天,订了个酒店。”

  江虞嗯了一声。

  “你就这个反应?”顾雁洄似是不满,拧着眉:“你不应该再接着诧异一下吗?”

  “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江虞抬起手机想要扫二维码结账,却被顾雁洄伸过的大手按住,她抽了一下没抽动,将自己的话说完:“而且你应该是想在云海逛逛吧。”

  “我来。”顾雁洄直接打了个响指,将卡递给走上来的服务员说道:“刷卡吧。”

  “你说对了一半,”顾雁洄掀眼说道:“我来这是想干件大事。”

  江虞喝了一口水问:“什么大事?”

  “告白。”顾雁洄开门见山的道。

  “咳咳咳!”江虞直接被水呛到,她拍了拍自己的喉间部,让自己的声音发出难以置信:“告白?!”

  一直充当着背景板坐在顾雁洄和江虞后面的两人悄无声息地竖起了耳朵。

  郑冉更是颤巍巍的拿出手机给修熠发消息:哥……

  修熠那边秒回:你一叫我哥就没好事。

  郑冉按着手机的指尖火急火燎:哥,出大事了!!

  修熠:能出什么大事?

  郑冉焦急地往顾雁洄那投去一眼,手指飞快地按动:那个汉子向江虞告白了!!

  修熠回:等等??!

  修熠:谁??!

  修熠:你说清楚!!

  蓦然间走进来一群青年,身上穿着队服,像是踢足球的,他们的声音嚷嚷,在这不大的餐馆显得异常喧闹。

  像是寂静的森林里突然飞进来一群叽叽喳喳的鸟。

  三言两语的交谈声席地而起,伴随着推搡着的笑意和点单时扬高的声线,嗓音大得让郑冉听不清楚顾雁洄和江虞的说话声。

  他侧了一下身子,尽量忽视着周围的嘈杂,拱着腰将耳朵贴在摆在旁侧的绿植边。

  “说起来有点难办……”

  “……但是,我肯定会答应的啊。”

  “我肯定答应的啊。”江虞清丽的音色似是从天边透过来一样,模模糊糊的,不真切,但又明明白白的飘过,郑冉扬直了脖子也只在众声交汇处肺里地捕捉到了这么一句。

  恍然间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打得郑冉措手不及。

  我肯定答应啊。

  肯定。

  答应啊。

  他将视线移到和修熠的聊天记录上,手指蜷缩着,像宣判死刑一样地按下了几个字。

  顾雁洄向江虞告白,江虞答应了。

  修熠收到消息时正在帮舍友抬东西,他眸光上下攒动了一瞬,还没作出什么反应,手便像失去知觉一样,抬着的东西咣当一下地砸到他的腿上。

  “……骗人的吧。”修熠喉结艰难地一滚,喃喃自语地道:“应该是骗人的吧……”

  他都还没追呢,怎么,怎么就结束了。

  不可能的吧。

  应该是郑冉听错了吧。

  “修哥,你腿流血了!”舍友着急的嗓音把修熠从虚无的幻想中拉了出来。

  修熠怔神地低眼,摔下去的箱子里露出一个锋利的小角,擦过了他裸露在外面的脚踝,面积挺大的,划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痕,皮肉外翻着,流出的血看着触目惊心。

  “怎么不出声了?哥?”

  修熠眨了几下眼,忙低头收拾起东西:“抱歉,我刚刚出神了。”

  “道什么歉啊,赶紧去清理一下伤口啊。”

  ***

  江虞怎么也没想到顾雁洄换种风格是因为周漾,听到对方说要在这几天向周漾表白更是震惊到了极致。

  巴掌大的小脸满是惊讶,当然也少不了打趣:“不是吧,你想了这么久,终于打算行动了?”

  “嗯,”顾雁洄承认的很爽快,声线里压抑着一丝急不可耐:“现在的我有能力也有时间去保护她了,不想在等了。”

  “你确定会答应帮我的,对吧。”顾雁洄又问了一遍。

  “肯定啊。”江虞回答的很快,她翻着手机说着策略:“之前她给我发消息约我过几天出去玩,告白的话可以选在出去玩后回来的一天。”

  “你说带她去个好地方,算是回报她的,地点是一家咖啡厅,那里我有熟人,大差不差已经安排好了,但是……。”顾雁洄安排好了接下来的策划,他轻扯嘴角,问:“到时候可能还要几个群众演员加场戏,你的朋友能来几个吗?”

  江虞啊了一声,垂下眼道:“我问问吧,看他们有没有空。”

  “行,那就拜托你了。”顾雁洄将一些细枝末节和江虞说完之后就起身打算回酒店。

  江虞又坐了一回,打算下午上课时找找修熠他们。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这次三个人都不在,都是让别人帮忙喊的答到。

  眼觑着到了夕阳渐垂,暮色涌过,江虞抿着唇给修熠发了条消息。

  江虞:在吗?

  发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一时半会也没有回复。

  可能在忙吧,江虞这样想着,也没有放在心上,出了校门后就直接回了家。

  搁在桌边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修熠淡淡地扫了眼,没有理会,而是又下注灌了一杯酒。

  郑冉觑着修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悄悄凑到宋宛的耳边:“你猜猜他能撑到几分钟不回消息。”

  宋宛由于已经步入社会,完全不了解现在修熠刚上大学时的生活,也就疑惑着回:“十分钟?”

  “不不不,”郑冉笑得像只骚包的狐狸,竖起指尖摇了摇:“要不来打个赌?”

  “赌什么?”宋宛问。

  “打个赌看修熠能撑到几分钟不回那条消息,我赌五分钟,如果我赌赢了,这场局你请,我大几千的酒随便点,你不准有异议。”

  宋宛觉得莫名其妙:“不就是条消息吗,能有多重要,他回我消息都特别慢,我加一下,赌一个小时。”

  严锐简直没眼看:“……两个傻逼”

  郑冉乐得自在的拿出手机开始计时。

  一分钟过去了,修熠低头喝着酒,眼尾稍敛起。

  宋宛没放在心上,开了一瓶酒,

  两分钟了,修熠依旧保持着出神的样子。

  宋宛更是自顾自的摇着骰子。

  三分钟过去了,修熠眸光拉低了一下,唇线绷直似乎在想些什么。

  宋宛更是嗤之以鼻的看着郑冉,明晃晃的眼神里像是在诉说着你输定了。

  四分钟过去了,修熠的指尖倏然动了一下,他抬起手,轻轻带了下桌边的手机。

  也说不定不是回消息,宋宛没什么危机感,又开方盒摇骰。

  五分钟过去了,修熠抓起手机,利索地解屏开始回消息。

  宋宛:“……”

  他都还没来得反应及过来。

  修熠靠在沙发背上,双腿交叠,松松垮垮的姿态却透露着一丝颓败,他耷拉着眸,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行云流水一般的按着键。

  宋宛张着唇,呆若木鸡:“骗人的吧,他回我消息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郑冉一副过来人的姿态俯身拍了拍宋宛的肩膀,笑得猖狂:“那要看和他发消息的人是谁了。”

  接着,郑冉抬手。

  “服务员,来一瓶25年的山崎威士忌。”

  “喂!这个过万了吧!!”

理理三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