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心上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修熠爸爸到此一游

  修熠低着神色,身后散乱的灯光模糊地映出他此时的面容,垂着的眼皮薄而锋利,上翘的眼尾似扬非扬,那双丹凤眼里溢着虚空让人看不清晰,他微扬下巴,线条轮廓凌厉的似出銷的刀,又像标准的立体风,让人移不开眼。

  “他有情况了?”宋宛瞥了一眼问。

  “大差不差吧。”郑冉将刚点的酒倒入杯子里,猩红的酒舌舔过杯壁,沉浸在修熠半掀不掀的眼瞳里。

  郑冉过去搭上修熠的肩膀,笑得焉坏偏生语气里带着莫大于心的调调:“哥,人要向前看。”

  “滚蛋,”修熠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随后毫不客气地拍掉郑冉的爪子,干脆地站起身丢下一句话:“走了。”

  言辞里尽是急切。

  “你有事?”郑冉问。

  “嗯。”修熠应了一声。

  江虞看着手机里修熠发过来的有事+一个问号,忽然有些抵触再接着发下去了。

  直觉告诉她,修熠可能在忙。

  她握着手机站在自己家楼下,单薄的背倚靠在门边,看着再度亮起来的屏幕一时有点愣神。

  修熠:怎么没回?

  修熠:我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干燥的风吹在面上有些涩意,江虞揉了揉面庞,耷拉着脑袋打字,刚输入进去,便听到一阵不慌不忙的脚步声。

  她条件反射的抬眼,修熠姿态肆意,他本就生得高,身后的影子在脚下被拉得很长,橘色的灯光落在他直挺的肩膀处,糊上了一层暖意,他的眉目干净,眼尾上挑。

  只是唇线绷得很直,似是一条拉紧的弦。

  “找我吗江同学?”修熠的嗓音偏低,像是冰冷的金属相互碰撞发出的声响让人神经一耸。

  他来到江虞的面前,距离的拉近带给江虞强烈的压迫感,江虞不自觉后退了一步:“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

  江虞说。

  修熠没搭话,眉色似是有点受伤的神情,微不可闻地启唇道:“你答应了,是吗?”

  江虞觉得奇怪:“答应什么?”

  “就是……”修熠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但张了几次还是没勇气主动提,眼神艰难地看向别处:“就是……就是……告……告……”

  他告了半天还是没将话说完整,明明唇都抖的特别厉害,而江虞更是一头雾水,问:“告什么?”

  白字就在嘴边但始终没有办法说出来,修熠凄哀地看向江虞,眼里氤氲着淡淡的月色:“告……!”

  “告诉我你给我发消息想要说的事情!!”修熠话语突然一个大转折,为防江虞看出端倪,他还睁大眼睛重重地颔了下首:“对!就是,你想说的事情。”

  逻辑没转过来的江虞眸光里满是不解,她错愕的说:“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嗯,当然了……”修熠压着眸色,心里弥漫开去一阵悲凉,似是零下的潭水,他此刻的神情像极了大狗狗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一动不动的趴在角落里呜咽出声。

  但即使如此,他面色依旧装的开朗,只是说出的话有些不着调:“嗯,我都知道了,怎么说呢……祝你们……”

  祝福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啊。

  他声音都变调了,极力在掩藏着什么,江虞越听越不对劲:“你在说什么啊?”

  她听见修熠吸了吸鼻子,嗓音里染上浓稠的难过……?

  修熠难过了?

  她皱着眉梢,拉近距离想看的清楚一点,谁料修熠向后退了一大步,嘴里念道。

  “啊,我身上有酒味,还是站远一点好。”

  明明总是弯起的丹凤眼在此刻却像是失去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变得不再那么夺目,长睫掩下时恰好的遮过悄然有点泛红的眼眶。

  “你刚刚……”轻柔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修熠截过。

  “啊……我想起郑冉找我还有事,先走了,江同学早点上楼,大晚上女孩子在外面黑灯瞎火的不安全。”修熠忙又退了几步,扬高声线急速地说完,随即便步履匆匆的转身。

  江虞只来得及发出一个等等的音色,修熠就已经消失在了小区拐角。

  怎么回事?

  江虞站在原地想不明白,她握着黑屏的手机,漂亮的眸子里满是疑惑不解,她说错什么话了吗?

  修熠躲在暗角看着江虞上楼了悬着的心才缓缓的摔落下来。

  他背靠在散发着微弱光线的路灯,眼底里晦暗不明:“真是,逊透了啊……”

  ***

  一连几天,江虞连修熠的影子都没见着,就连郑冉和严锐上课都以家里有事请了假,发出的消息也没有回,眼见着离顾雁洄要告白的日子越来越近,江虞下课后还在教学楼多转了几圈,还是没碰见修熠。

  江虞没想着放弃,蹲在教学楼的一处树荫底下摁着手机回应着周漾,又想着碰碰运气,说不定再等一会就能见到那三个人。

  “江虞?”一道惊讶的嗓音响起。

  猝不及防听到熟悉的声响,江虞眼皮跳了下,平静的回头:“有事?”

  来者是舒莹。

  “好久不见了啊!”舒莹热情的上来挽江虞的胳膊,江虞眉心轻蹙了一下,倒是也没有避开。

  “我还想着联系你呢,但是怕你不回我消息。”舒莹笑嘻嘻的,更加搂紧了江虞的胳膊:“怎么样,交到新朋友了吗?”

  江虞没应话,只是不着痕迹地将手抽了出来:“我得走了,待会还有事。”

  “别急嘛,你看云海这么大,我们好不容易才见一次,一起喝个下午茶怎么样?”她靠的近,贴上来的时候带着一股热潮,江虞本就怕热,她默不作声的退后一步,虽然知道舒莹从高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但还是有些招架不了。

  “不了,我真的有事。”江虞面色不起波澜,说:“下次吧。”

  “唉……”舒莹嘟着唇,忽然眉弯扬起,晃着江虞的手,还顺势握住了,江虞听她刻意软了几分的嗓音:“那你送送我怎么样,就最近的一家水吧,我们路上还能说说话。”

  江虞实在没辙,答应了下来。

  去水吧的路不远,走五分钟就到,单这五分钟的路程,舒莹就抛了不下十个话题,江虞有一茬没一茬的应着,待看到具有标识性的水吧两个字,她才停住了脚步。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江虞适时的接过话题,面色平淡无波。

  “唉,江虞你看,都到这了,一起喝点饮料吧,这天这么热,等凉快一点再走也不迟嘛,”舒莹没等江虞反应就拉过她的手腕,她的力道篡得紧,江虞只得被她拉着走。

  “拜托拜托,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一杯饮料的功夫,还是可以喝的吧。”舒莹双手合十,朝江虞亮起眼睛,话里一贯的自来熟:“走嘛走嘛。”

  江虞无奈极了,但由于在外面她只能硬生生忍下,她以为就舒莹和她两个人,但实在没想到舒莹将她拉入了一个卡座,围坐在一块少说也有七八个人。

  且大部分都是高中同学。

  江虞一直以来和高中同学处的无功无过,没有玩得特别好的朋友,她身边一起长大的都是提前出了国外留学,之后再回国发展。

  “瞧瞧,我把谁带来了。”舒莹邀功一般的坐进卡座,顺带拉着江虞坐下,一时间,原先吵闹的声音也顿时停住了话匣子,惊诧的目光纷纷投到江虞的身上。

  江虞篡了下指尖,和修熠他们三个人待在一起的感觉不同,现下太难受压抑了,她赶忙拉低了视线,却不其然对上一双调笑的眼神。

  她偏转开眸光。

  “哇塞,不愧是舒姐啊,校花都能给你约到。”

  “话说起来,我和江虞一整个高中都没说过几次话唉,实不相瞒,我的梦想就是和校花说上几句话,舒姐你这次是不是专程来帮我圆梦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小子,人还在这呢,你现在就可以上去搭话啊。”

  “哪门子的上啊?你说哪个上字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滚蛋,和你说话感觉空气都要被污染了。”

  突如其来的颜色让一群人捧腹大笑,江虞眉心微拧,强硬地抽出舒莹压着她的手,语气冷凝了下:“不好意思。我来这是送舒莹的,现在人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她的眸色清冷,似是覆盖着一层薄冰。

  “别走啊校花姐姐,我们可以多聊一会啊,高中都没和你搭话过几次,怎么性格这么冷淡啊。”

  “校花不一直都是这样,但说不定在别的地方话就多了。”

  “哈哈哈哈哈你又来了。”

  “还有啊……”

  一群人都没个正形,给点颜色就开染房。

  “你们在说什么呢,带我一个?”恍惚间飞进来一道慢条斯理的嗓音。

  音色低醇,又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江虞倏然抬了眼皮,几步之外的,是几日不见的修熠。

  他弯着的丹凤眼扬起漂亮的弧度,但里面的墨色浓稠,像一潭渗入不透的青苔,他带给人的压迫感极强,明明是笑着的,就连丹凤眼都是人畜无害,可偏生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子生气了。

  “不是,你是谁啊,我们说话关你什么事?”率先有人叫唤出来。

  有眼尖的几乎立马就认出了修熠是谁,忙扯着那人的衣角示意他别说了。

  “对呀,你也说了,关你什么事。”修熠唇角尽然是假笑,眸中的攻击性却愈发得强,他的嗓音淡薄冰凉:“人家性格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嘴巴那么脏的话,还是提前给自己配个垃圾桶吧,记得要用心一点配,毕竟,像你嘴这么脏的垃圾桶,真不好找,”修熠阴阳怪气的语调听起来格外顺耳,眸中也尽然是一派的狠戾。

  “不是,你这人脑子有毛病吧,你他妈的谁啊,我不就开了几句玩笑,至于吗你,英雄救美吗?”那人显然不爽了起来,撸起袖子就打算往修熠着走,放狠话道:“不想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话就给我道歉。”

  修熠没把他当回事,轻扯过江虞的手腕将她拉到一边的过道上,低声叮嘱道:“往旁边站点,小心被误伤。”

  江虞觑到身后挥起的拳头,忙出声道:“修——”

  她话还没说完,修熠就像预料到一般,他晃了一下身,出手狠戾地径直扯过身后人的手腕,他拽紧那人的手骨,接着,毫不客气地扯过衣角。

  动作快而利索,又带着狠。

  怦然一声闷响,是快速如风的过肩摔。

  整个过程不过五秒。

  那人就已经手被锁起背在身后。

  坐着的人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我靠了一声。

  “都说了,别惹他,他是修熠啊……”

  “修熠?那个那个?!商业新贵?!”

  “忘记说了,我叫修熠。”修熠狠狠地扯住那人的手骨,听到咔嚓一声才松松然地拍了一下手,他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扬着下颚,眸中寒意明显。

  “好了,接下来,谁想试试?”

  众人忙低头装鸵鸟。

  那人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修熠蹲下单手压制着,他不服输地喊着:“小白脸一个,不就是修熠吗,修熠算什么!等我起来比试一下看谁打架厉害!”

  “谁要和你比啊,”修熠嗤之以鼻:“单细胞一样的生物,别说当面和我打了,要不是这里有女孩子,我连你坟头都给你掀飞你信不信?”

  “你!你!你!”那人急得脸红脖子粗,却偏生挣扎不过力道,涨得胸闷气短。

  “你什么?没听清我刚才说的话吗?”修熠笑盈盈的,同时扬高声线,他一字一顿的,却特别倨傲嚣张:“我说,你要是再对女孩子出言不逊,我不介意掀飞你的坟头——

  “然后,再在上面刻一行,修熠爸爸到此一游。”

  “噗嗤。”江虞弯了下唇角。

  修熠状似好意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好了,我也没有那么闲的时间和你耗在这里。”

  “毕竟——”

  “你单凭一己之力就能拉低一行人的素质。”修熠意有所指的朝卡座投去一瞥。

  他这句话说的异常微妙,坐在卡座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了。

  就是该骂。

  “好了,走吧。”他拉过江虞,潇洒地朝后挥了挥手,语调上扬,但却藏着犀利的音色:“下次再让我碰见的话,可就不是一个过肩摔这么简单了。”

  修熠扯着江虞的力道有些急,直到走出了水吧,他才松开手,嗓音才绷不住的低沉:“那个人呢?”

理理三酱 · 作家说

修熠前期就是一只特别活泼的大狗狗缺乏安全感占有欲有的懂得分寸也是有的当然也是会吃醋撒娇,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耀眼明媚的少年人,但是后期就不太好说了哈哈哈哈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