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心上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男朋友啊!

  江虞微蹙眉心:“谁?”

  修熠看了她一眼,忽然像想起什么,往后退了几步,和江虞保持在一个异性该有的安全距离,话语里虽然有点欲言又止但还是启唇道。

  “就是……朋友。”

  “什么朋友?”江虞主动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她稍偏了下脑袋,那双被卧蚕衬得弧形饱满的眼瞳妩媚明亮,江虞的嗓音清脆,像是夏日里的冰块碰撞:“你说话别打漂,我刚刚没听清。”

  修熠抬手想碰她似乎又不敢碰,只虚虚地撑在两人的距离中央:“就是那个啊!你的……朋友!和你能走在安全异性范围之内的朋友!”

  他说话实在太官腔,江虞仍是一头雾水:“不是……修熠,你到底想说什么了?”

  江虞眸底的不解不像是装出来的。

  “男朋友啊!男朋友!”修熠忽然绷不住了提起声线大喊道,完了立刻捂住脸,嗓音闷闷的:“就是你的男朋友啊……那个顾雁洄是吧……他怎么不去接你下课……你被带到这里来完全就是他的失错吧……”

  修熠撇着嘴,那双澄澈的眼眸黯淡无光,像是大型犬科动物失去了最爱的东西,闷垂着脑袋呜咽出声。

  江虞起先愣了一下,又很快哭笑不得:“谁和你说,顾雁洄是我男朋友的?”

  她的嗓音里好似还带着几许的荒谬:“真是的,你们是怎么想的啊,他就是我一个朋友。”

  “唉……唉?”修熠抬起湿漉漉的眼睛,丹凤眼弯着,眼角抑制不住的上扬,他本来就生得眉眼蛊惑,轻轻挑起的尾骨更是多了几分肆意,语调里的悲伤一扫而光,只是欢快了几秒又低低道:“可是郑冉说……他向你告白,你答应了……”

  修熠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像是一只无精打采的金毛,那双眼睛里全然是小鹿受惊的神色。

  真是的……怎么都听一句漏一句啊。

  江虞盯着修熠看了几秒,唇动了动,似无可奈何:“人家是打算做一个惊喜表白计划,然后找我帮忙,我答应了。”

  “我们在说话的时候刚好进来一群人,声音很响,郑冉可能把话听茬了。”

  江虞揉了揉太阳穴,转瞬又抬眼道:“这就是你这几天躲我的原因吗?”

  “嗯……怎么说呢……”修熠倒是很快的承认了,但很快唇角又上扬,怎么压也压不下来,索性就任由扬着,时不时的看了眼江虞,眼里的欢喜无处安放,江虞甚至都生出一种错觉能看见他身后粗大的尾巴一下又一下地重重地拍打着地面。

  尾巴力道很大,能砸出窟窿,但也证明了修熠现在真的很开心。

  修熠往江虞身边凑了凑,嘴角的笑容无懈可击:“那么江同学,是想让我帮什么忙?”

  “当群众演员,”江虞说,她用着商量的语气:“可能还缺几个人,我想着拜托一下郑冉,但是这几天他们都不在。”

  “噢,对,这几天那两个人家里都有事,”修熠挡过江虞侧边的太阳,略比江虞快了半个步子,他问:“有时间和地点吗?”

  “三天后,不过晚上要去彩排,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到时候我带路就好了。”江虞收到严锐发的消息,她和郑冉都同意了,那就没问题了。

  修熠拖长语调应了一声,忽然没由来的感叹了一声:“真好。”

  “嗯?”江虞偏眸看他。

  “我说真好。”修熠笑嘻嘻的,那双丹凤眼半撩不撩,弧型完美。

  江虞抿着唇,低头看着顾雁洄拉的群,里面有菱歌,有傅泽昼,还有别的几个,都是听过名字,而没接触过的……

  但她也说不上惊叹和欣赏。

  并不是看不起,她由于从小和爷爷奶奶长大,对于官商子弟并不是很感冒,尤其那些一支独大越攀越高的公司,她都是尽量的做到不闻不问,也不去主动与人交好,总保持在一个适度的分寸里面。

  她知道修熠是天之骄子,那想必家里的背景也断然不会差,肯定优渥殷实,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程度。

  她不想与官府子弟打交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江虞拉低了眸,隐约有着晦意。

  “想什么呢江同学,过马路了。”修熠挡过焦躁的阳光,大半个身影遮住,他的眼睛澄澈的像见底的溪流。

  “哦。”江虞回神地应了一声。

  ***

  江虞额外创建了个微信小组,她拉了严锐和修熠,严锐再拉了郑冉。

  江虞想着要不先在小群里把彩排的注意事项说一下,但大群里顾雁洄一时间没回消息,她也就没主动提。

  反倒是几个人在小群里聊得热火朝天。

  “严锐邀请郑冉进入了群聊。”

  郑冉:大家好,我是帅哥郑冉,接下去的几天,请多多关照。

  江虞:欢迎。

  严锐:小虞你不用对他这么客气,向他这种开屏的孔雀,哦不对……

  严锐……说孔雀太抬举他了,狗吧……他就是路边撒欢的狗,别理就行。

  江虞:……嗯?

  郑冉:严锐你一天不怼我心里就难受是吧?

  严锐:咦,狗居然会打字了。

  江虞明智的选择不看聊天,回到房间自觉地查阅起资料。

  郑冉:我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你若爱就来!不爱莫张扬!

  修熠:死亡微笑jpg.

  郑冉:怎么了?一进来就整这出。

  修熠:你小子老是给爷整那上不了台面的死动静,爷真的想揍你。

  郑冉:哈哈哈哈别了,话说,哥你今天在水吧英雄救美啊?还特别狂妄的放言说要掀飞人家坟头?

  修熠:怎么着了吧。

  郑冉:我肃然起立,为爱冲锋的勇士,你赢了吗?

  修熠:能不能死?

  郑冉的哈哈哈哈溢出屏幕。

  江虞看着手机聊天框里一来一回的三人,不自觉的弯了唇唇角。

  顾雁洄在大群里艾特她,她才点进去看。

  顾雁洄:晚上八点,来同轨咖啡。

  江虞回了个收到。

  顾雁洄:?

  江虞:啊不好意思,刚刚在钉钉打卡。

  顾雁洄:我还以为你要往老年化的方向发展了。

  江虞特别利落的回:我还没奔二,还有发展的空间。

  顾雁洄:……

  有不认识的人发了一大串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虞看着屏幕那明明和郑冉是一样的字,发出来就感觉到烦躁。

  顾雁洄:不扯皮了,你带群众演员?

  江虞:三个。

  顾雁洄:男生几个女生几个?

  江虞:算上我女生两个,男生两个。

  顾雁洄:刚好,那既然如此,你们就来一场假的告白吧!

  江虞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顾雁洄:具体的晚上再说,你和你的朋友说一声吧,提前有个准备,事成之后我请你们吃饭。

  江虞顺手将截图发到了小群里。

  原先还人声鼎沸的小群里在看到这张截图后顿时鸦雀无声了。

  严锐率先反应过来:什么意思?要我们演戏演表白?

  江虞:麻烦你们了。

  严锐:不麻烦不麻烦,我要和虞虞告白!!

  郑冉:咳咳咳,人家是好孩子,就不要祸害人家了吧。

  修熠:加一。

  严锐:你们两个都滚开好吗,我就喜欢香香软软的虞虞,两个大老爷们要是可以的话也能表白哦。

  修熠:……

  郑冉:……

  江虞:那个……为难的话我去和顾雁洄说一声好了。

  修熠:怎么可能为难,答应你了就得做到,但!我要和江同学演戏表白!

  郑冉:太狡猾了!那我要和严锐表白,看我不隔应死你。

  还黑心的艾特了严锐。

  严锐简单的回:滚。

  郑冉发了个抱着玩偶满地打滚的表情包。

  修熠:你怎么可以恶劣模仿我!难道没听说过学我者生死,似我者死这句话吗!

  郑冉:哥,你好幼稚啊。

  修熠:我看你是想练习散打了,给我几秒钟,我现在就到你的床铺。

  郑冉:哥,我错了!你好博学啊!

  江虞:……

  江虞按着手机回:那我们待会在校门口集合吧,我带你们去。

  严锐:好的宝宝。

  江虞:嗯?

  郑冉:咦……严锐你好那啥。

  修熠:……

  江虞拿了件薄款外套就打算出门。

  现下的天淡盖着一层薄紫色的纱,偶尔有几只飞鸟掠过边际,羽翼擦过一道悠长的弧线。

  她才走到校门口就见那三人就在那等候着,将虞几乎是小跑着过去,开口道:“抱歉,我来迟了。”

  “没事没事,我们也才刚到。”修熠轻扬眉骨,说。

  郑冉默默地看了眼手表,三个人当中,只有严锐和江虞是刚刚到的,而他则是在修熠的强势碾压下被不情不愿的拉过来。

  嗯,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严锐,”郑冉拍了拍严锐的肩。

  “你又想干什么?”严锐防备的看着他。

  “下次我也会等很久接你,然后不给你有心理负担的说一句,我刚到。”他憋了半天,说出来这么一句,言辞恳切。

  严锐嘴张的大大的,清丽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好才蹦出来一句:“你脑子秀逗了吧?”

  江虞在听完郑冉说的话抬眼,正好的对上修熠耷拉下来的眸子,他的瞳底很淡,眼皮单冷色。她都能看清楚映在里面的自己。

  她愣了几秒后,轻咳了一声转移视线:“那我们就先走吧。”

  同轨咖啡离这边不远,五六分钟的距离,外店装潢得格外大气,里面的格调悠然闲适。

  江虞一进去一行人就在里面候着了,颜值都普通偏高,一群俊男靓女,分外养眼。

  各有各的美感。

  郑冉不争气的眨巴着眼睛。

  修熠的目光只落在江虞身上。

  严锐对帅哥不感兴趣,只是扬了扬下巴说道:“虞虞,可以坐吗?”

  顾雁洄率先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你们好。”

  他的视线在对上修熠的眸光后有些没反应过来,但也只面露了两秒惊讶后就恢复了平常,唇畔扬起道:“小虞平时承蒙你们照顾了。”

  江虞:“……”

  她偏头看他:“你……”

  顾雁洄回:“怎么了?”

  “你这样说话好像我没见过几次面的爸爸,顾雁洄,你怎么越活越老了?”江虞的嗓音保持在一个让人听着很舒服的度。

  顾雁洄本想反驳,但听到江虞罕见的提起她的爸爸愣了一下。

  “你好,”眼见着场面要陷入冷场,郑冉立马接过话茬说道:“我叫郑冉。”

  严锐轻扬下颚:“严锐。”

  “修熠。”修熠也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声。

  “咳,接下来就麻烦你们帮忙了”顾雁洄也是个爽快人,很多人喜欢和爽快人打交道,因为事情不多,也不扭捏,大大方方也就说出来了,没那么多时间在那感伤秋月。

  “接下来主要也就几个人负责出场当群众演员,菱姐和傅哥是借我场子的,他们是这的老板,如果你们有需要和他们说一声就好。”

  “剩下几个人帮忙布置场地的,你们叫哥也可以,叫名字也可以,怎么舒服怎么来。”

  江虞觑着顾雁洄低声嘱咐着注意事项,又将视线移到了他口中说的菱姐和傅哥。

  菱歌和傅泽昼。

  江虞轻皱了一下眉,好像有一点点似曾相识。

  她轻掀起眼帘,却对上了坐在沙发上的人的眸子。

  那人穿着短款体恤,露出一截白晃晃的腰肢,烫着明媚红的头发,轻盈地搭在肩头,妩媚动人的气质扑面而来。

  她旁边坐着一位男人,腿大咧咧的分开,姿态懒散却带着不容忽视的攻击性,似笑非笑的眼眸里也只盛满了一个人。

  她没猜错的话,这两个人应该就是菱歌和傅泽昼了。

  她转开目光,专注的听着顾雁洄说话。

  等到顾雁洄说你们可以先讨论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奇的想法也可以提出来,江虞才绕过那坐在沙发上的两人和修熠他们围坐在一块。

  “漂亮。”郑冉沉吟了一会,开始胡说八道:“你说,我要是去向坐在沙发上的那个漂亮美女要微信,我会有几成的成功率?”

  修熠瞥了一眼道:“零成。”

  “唉?!为什么!”郑冉不满地大叫道:“怎么可能这么低,我长的也不差好不好!”

  他的嗓音够大,引来几缕往这么看的视线。

  “因为人家男朋友就坐在旁边。”严锐幽幽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郑冉问。

  “因为你是个笨蛋,谁都知道,自古以来,帅哥都是和美女凑一块的好不好。”严锐翻了个白眼,干脆的说道:“你身上没有一点和帅字搭边,就放弃这个想法吧啊。”

  郑冉:“……”

理理三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