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心上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好,交往吧

  郑冉不屑地哼了一声,往江虞那凑了凑,讨好的问道:“江同学,我和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哪个帅啊?”

  江虞轻掠过他一眼,抿了抿唇,选了个不得罪人的说法:“各有各的好看。”

  “哈哈哈哈哈,”严锐毫不留情的嘲笑他:“人家是帅到爆炸,你是傻的像狗,都不是一个类型的,就不要问出这么为难人的问题了。”

  修熠提出抗议:“不要把非生物和狗狗相提并论,狗狗多可爱啊。”

  郑冉的内心收到一万个打击,还成倍的爆增。

  他泪眼汪汪的看向江虞,江虞抱歉的冲他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道:“我们来商量一下吧,怎么做好这个告白的戏份。

  几个人讨论了半天也没想出怎么办,纷纷都是一张苦瓜脸,顾雁洄半途凑过来递给几人奶茶,随手拿起江虞放在桌子上的笔记看了看,说:“我有一个注意。”

  众人忙做洗耳恭听:“请说。”

  “你,你。”顾雁洄抬手指了指郑冉和修熠,简洁道:“你们以前有向别的女孩子表白过的经验吗?”

  郑冉立马哈了一声,表情拽上天:“从来都是别人表白我的。”

  修熠抬手往他脑门上拍了一记:“收起你那副自视高傲的样子,认真听人家问话。”

  郑冉捂着脑袋半扬嗓子地应了一声。

  “我没有。”修熠说。

  顾雁洄觑着面前的修家长子,忽然笑了笑,再说话时任然把修熠当成了自己兄弟:“早就听说修家的孩子懂礼节明事理,今天一看传言果然是真的。”

  修熠淡淡弯唇。

  “那这样吧,”顾雁洄站起身,给众人让了一个位置,做示范道:“我们来一场假的表白,修熠来试一下说‘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总的意思是拒绝。”

  “反正都是群众演员你也可以找人和你搭一下前面人的戏份。”

  修熠条件反射地觑了眼江虞,刚好对上江虞往这边递过来的视线,两人的目光交汇在空中,一时间都愣了愣。

  顾雁洄见此,直率地说道:“江虞,要不来试试?”

  江虞温吞吞地站起身,面色淡然:“我需要说什么吗?”

  “你说,”顾雁洄沉吟了一会,冲江虞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你说,修熠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冒昧的想问一下,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江虞:“……?”

  “搭他前面的话,”顾雁洄往后退了几步,将剩余的位置留给两人以便有更好的发展空间:“然后,他说完了他的话,你就要站在原地愣一下,苦笑懂吗?”

  江虞点头:“皮笑肉不笑?”

  顾雁洄:“……也不是,就是有点伤心,但你很快就要说,被拒绝了没关系,今天的主角不是我,接下来——”

  江虞的眸色认真,特别专注。

  “接下来就到我出场了。”顾雁洄朝着江虞竖起一个大拇指,嘴角挑笑:“然后灯光就会暗下来,你和修熠准备退场,同时咖啡厅中央的大屏幕会亮起,过几秒我就会出现在台子上面,手捧鲜花。”

  “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顾雁洄得意地看着江虞。

  江虞选择性地忽略了前面那个问题,若有所思道:“总得来讲就是,表白换人?”

  “嗯。”

  “那先试试吧,”江虞抬眼看向修熠,那双乌黑干净的眸子里满是真挚,就连说话的语调都不由得郑重了几分:“修熠……”

  “我唤醒大海~唤醒山脉~我唤醒沙漠~处处充满色彩美丽的地方~”

  “开心往前飞~”

  蓦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江虞的说话声,乍一听到如此欢快的音乐,众人纷纷难以置信的看向修熠。

  开心超人的主题曲。

  “不好意思啊江同学,我先接个电话。”修熠面色坦坦荡荡,像是很自然地用神情表达,拎着手机走到离众人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顾雁洄倒是回神,大大咧咧地道:“那郑冉你来试试吧,我看看你们演的哪个效果好一点。”

  “行。”郑冉很配合的起身,倒是没什么所谓,而严锐打开了手机录像,提前说了一句:“记录一下郑冉能被导演喊咔几次。”

  郑冉:“……”

  江虞复而垂了一下眼,再抬眸时,瞳底一片平静,原先的翻涌都被很好的掩藏在了里面,她清了清嗓子,说道:“郑冉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冒昧的想问一下,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好,交往吧。”让谁都无法想到,郑冉莫名其妙地冒出了这一句,还擅自握起了江虞的手,双眸含情脉脉。

  江虞:“……”

  顾雁洄:“……”

  严锐:“……”

  刚打完电话回来就听到这么一句的修熠:“……”

  “你找死?”修熠抬脚往郑冉腿上踢了一下。

  “抱歉抱歉,”郑冉挠了挠头,解释道:“本来想着按照剧本走的,但和江同学视线一对上,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了。”

  江虞有的哭笑不得:“我的错?”

  “不不不,我的错,”郑冉转移炮火,对着修熠就是一顿猛开:“我说修熠啊,你怎么手机铃声那么幼稚?”

  修熠掀起眼皮闲闲地觑他一眼,语气里含着显而易见的威胁:“你对我的开心超人有什么意见?”

  郑冉能屈能伸:“没意见,我也不敢有意见,你的就是最好的。”

  修熠接着话语攻击:“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这个群众演员首先也是个演员,怎么连最基本的职业操守都没有了?”

  郑冉:“啊?”

  “当演员首先最基本的就是记住台词,连台词都记不来,更别提表演了,”修熠嫌弃地上下看他一眼,滔滔不绝地说道:“你这一点都不像你优秀的修熠爸爸,你懂吗。”

  “演员,虽然只是个群众,但这个名词后面跟的也是动词,我们就是需要把它立体化,更准确化,带给观众最好的体验,才称得上是一位合格演员的标准。”

  修熠的话说的一套一套,把郑冉唬得一愣一愣。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什么场合该做什么!如果是我,我肯定发挥的很出色!”

  他的嗓音铿锵有力,就连顾雁洄都不得不钦佩地投向赞赏的眸光。

  其余众人更是纷纷点头,修熠说的确实有道理。

  “那你来。”郑冉当机立断让出位置,双手一伸:“你和江同学演一场。”

  “什么叫我来,本来就是我的场好不好。”修熠扬高下巴,像一只开屏的花孔雀,他的眸色深而沉,像是要将人吸引进去。

  全场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修熠的身上,还带着期盼。

  江虞调整了心绪,她抬眸与修熠的眸光交汇,嗓音压低了些,似倏然吹过草坪的春风,轻柔而明媚:“修熠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冒昧的想问一下,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众人纷纷往前坐了一些,有的人连手机都不玩了,专心致志的注意着方才口若悬河的修熠会怎么出色的完成这项任务。

  就连一直在打扫卫生的阿姨眼睛都悄悄往这边瞟,想看看这年轻小伙子会怎么闹腾。

  修熠的眸眼深情款款,里面柔情四溢,随后,他轻勾起握住江虞的手十指相扣,在众人屏息敛声的眼色郑重的说道:“好,交往吧。”

  江虞:“……”

  顾雁洄:“……”

  严锐:“……”

  众人扶额:“……”

  郑冉呆愣几秒,一脸恕不可遏,跳起来大叫:“喂!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吧!”

  顾雁洄无奈地摇了摇头。

  修熠一本正经,开始胡说八道:“我的感性压制住了我的理性,我也没办法。”

  郑冉心累:“都是屁话。”

  顾雁洄拍了拍手,想着今天早点过这一趴,神色不由得绷紧:“好了,不闹了,我们赶紧把这一项掀过去,待会还要布置场地。”

  “抱歉,”修熠勾唇:“再来一次,我绝对会配合好的。”

  于是江虞又说了一遍。

  这次修熠倒是按照流程走了,但嘴里说出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信服力。

  郑冉一针见血的评价道:“不情不愿的,搞得好像你非常想答应,但又碍于形势不得不拒绝。”

  修熠昂了一声,从善如流附和道:“确实是这样的。”

  “这样个大头鬼啊!赶紧排完我想看接下来的流程!”郑冉嚷嚷道。

  而剩下的众人觑向他们一来一往的互动,觉得特别有趣。

  再重新来了两次,修熠和江虞才顺利的入了戏,四个人之后就被顾雁洄拉去布置场地。

  顾雁洄用起人来好不手软,指挥着严锐贴气球,又喊着江虞去挂花,手里扬起的毛巾一只递给郑冉另外一只又递给修熠,叮嘱道:“要擦的特别特别干净,连一丝灰尘也不能有。”

  “但按理来说,一丝灰尘都没有的话是不可能的吧。”郑冉说。

  “确实,但是要擦的很干净,人生就这么一次表白,当然要很慎重。”顾雁洄也没否认,煞有介事地说道。

  江虞觑了他一眼,难道开口打趣道:“思想觉悟上来了啊?”

  “一直都有。”顾雁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眼见着都布置的差不多了,几位演员的戏也都过的大差不差,顾雁洄从沙发上站起来,嗓音懒洋洋,像是餍足的猫:“我请大家去江南轩吃宵夜吧,那里的菜都不错。”

  “多谢顾哥!”一行人齐刷刷的喊道。

  江虞则在众人兴奋的讨论声中拉过顾雁洄,悄悄地说道:“我就不去了,待会还有事。”

  顾雁洄上下扫她一眼:“你能有什么事?”

  “云锦,我待会要看文献,还要做几个初步的方案。”江虞随意地扯了个谎,顾雁洄的公司与非遗不沾边,是在国外搞金融,他自己是个旅行家,但从小到大的交情还是让他多看了几眼江虞:“真的?”

  江虞面不红心不跳:“嗯。”

  顾雁洄:“行。”

  修熠倒是没听清他们说什么。

  咖啡厅临时关门,现下也快十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咖啡厅,江虞慢走几步让修熠他们在前面,她是想着一个人回去,毕竟他们三个也帮了挺多忙,去吃趟宵夜也没什么关系。

  等到了岔路口之后,江虞扯了扯顾雁洄的袖子,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我先走了。”

  顾雁洄回:“你一个人回去不要紧吧,我听说你们那小区的灯坏掉了?”

  灯坏了有几天了,每次江虞走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尽管如此,她还是摇了摇头说:“没事的,之前我也走过,用手电筒就好了。”

  见她态度坚持,顾雁洄也不好说什么。

  只道了一句到家给发消息。

  修熠的眼尾余光一直在关注着江虞,见她和顾雁洄说了什么,最后又慢慢的落下脚步,他干脆的拍拍郑冉的肩:“我先回去了,你们吃尽兴点。”

  郑冉不解:“你不去吃宵夜?”

  “不了。”修熠嘴角勾起一个意气风发的笑:“送人。”

  江虞转身时走了几步,也没管后面有没有人,一心一意的刷着手机,百度词条自动给她推送了一条独居女大学生晚上走夜路遭遇不测的新闻。

  江虞:“……”

  她伸手将那条消息划掉,然后点开抖音。

  没想到点进去第一条是女大学生走夜路失踪,十年后被找回已经成了傻子。

  江虞:“……”

  右眼皮莫名的跳动一瞬,江虞的步子加快了一些,这里的路离她居住的小区不远,眼见着到了小区口,保安亭里站岗的人不在。

  眼眸瞥过去的街道乌压压的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暗如狂风暴雨一般肆虐着涌了上来,江虞的脚步顿住。

  倒不是说十分害怕,只有点心惊胆战。

  无论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条望不到头,乌漆麻黑的小路都会吓一跳的吧,江虞在原地踌躇了一会,随即认命般的叹了口气,准备打开手机摄像头。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线从身后响起:“江同学,我陪你走吧。”

  江虞难以置信的回头,修熠站在她身后,勾着唇对她笑。

  那双眸子里一如既往的蛊人,丹凤眼的眼尾上挑,形成的褶子完美具有冷感,他什么也没做,就单单的站在那,夜晚起来风,吹过时,带着独有的柠檬香经过江虞的身畔。

  江虞惊觉地想起一个词,安定。

理理三酱 · 作家说

修熠:一个大型的显眼包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