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心上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不止朋友

  那晚修熠送江虞回家,不知道被郑冉传了多少个版本,更有甚者跑到江虞面前光明正大的问:“修熠真的是在追你啊?”

  此人是咖啡厅的小黑。

  因为长的比较黑,人的性格又十分的爽朗,郑冉的性格和谁都能打成一片,于是便和他称兄道弟了起来。

  两个人都是差不多的年纪,也都能谈得来。

  江虞正在弯腰收拾破损的气球准备换新的,听言愣了一下,说道:“你听谁说的?”

  “郑冉啊。”小黑的语调理所当然。

  追这个词很微妙,如果单单为嘴上说的追,那是骚扰,如果付诸行动了的话,那才是追。

  带着目的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江虞遇到过很多,但慢热的她以及冷冷清清的性格帮她抵挡住了大部分的烂桃花。

  她也见识过,和他表白失败的男生,第二天就发了朋友圈官宣,这年头,人来来往往,前任更是如橱窗里随处可见的衣服,丢不完,也穿不尽。

  江虞敛了下眸子,轻飘飘的将这页掀了过去:“没,我们只是朋友。”

  她的本意明显是不愿意和不熟的人多谈,但却被刚好进来的修熠听了个正着。

  两人的目光撞上后,江虞瞥开眼,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小黑见气氛一时间有些不对,忙找了个借口遁了。

  “我们是朋友?”好半天,江虞才听到修熠的嗓音,他压得有些低,却有着几分不清不楚的意味。

  “你自己之前不是说,想和我做朋友吗?怎么,你想反悔啊?”江虞平静的看他一眼,不知为何心下有些发虚。

  修熠唇张了张,却发不出任何的声响,江虞冲他笑了笑,收拾起气球打算往外走,谁知经过修熠旁边时被他一把拉住了胳膊,他的声线似蒙着风尘,却透露着坚定:“不止朋友。”

  “我想和你成为的,”修熠紧紧地盯着江虞的眼睛,他的眸色真挚热烈。语气也愈发有力:“不止朋友。”

  江虞的心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了几分,她睫羽轻颤了颤,别开眼,轻轻挣脱了修熠的手。

  “我说,你们是在带公费谈恋爱吗?”调笑的声线响起,江虞像是被惊到了快速回头,顾雁洄斜靠着门框,挑起眉骨。

  “别瞎说。”江虞无奈道。

  “我又没和你在说话,”顾雁洄隔空对修熠竖起大拇指,特别赞赏:“我还是头一次见江虞对异性不排斥,我们这些玩久了的不算,加油小伙子,万里长城你已经爬到一半了,我看好你哦。”

  江虞愣神,随即将坏掉的气球全数丢在顾雁洄的身上。

  “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吧。”江虞明显不上勾。

  修熠淡笑不语,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眸色中有着志在必得,像是丛林野兽盯紧了一只动物,争取到只是时间问题。

  江虞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肩,她出去的时候正好撞上走进来的菱歌,江虞顿在原地说了声不好意思。

  而菱歌则是打量了几眼江虞,江虞不明所以的回视。

  “没事,只是觉得你很可爱。”菱歌的眸子弯起,像极了狐狸。

  她面相本就生得妩媚,加上烫得大红的头发,如海藻一般地披在肩膀上,两眼飞扬的气质扑面而来。

  江虞简短的回了句谢谢。

  她想着尽快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菱歌松松懒懒的,她坐在椅子上看着修熠收拾东西,忽然出声道:“你的性格和我猜想的很不一样。”

  修熠听言觑了菱歌一眼,中规中矩的回答:“好多人都这么说。”

  “哈哈哈哈哈,”菱歌笑了几声,也没再试探,手懒洋洋地支撑着下巴,只说道:“阳光开朗没什么不好,现在的少年人就是需要这种性格,而不是……”

  她说着说着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傅泽昼的脸,无言了片刻直到修熠都再次抬头看她,她才接上自己的话茬:“而不是搔首弄姿和屹立不倒的冰山。”

  “哦对还有,一言不合就喜欢瞎吃醋的人也不行,太让人窒息了,哄又哄不好,脾气还犟,明明年纪都二十多了,还和个小孩一样。”

  她话里意有所指。

  修熠没听出来她在说谁。

  “没事,你不用知道的那么详细。”菱歌嘴角轻上扬,又似是感叹道:“啊……年轻真好啊,炽热又像艳阳,果然最青春的还是要属少年人了。”

  修熠手里的动作没停,语调淡淡的说:“姐,你看着年龄也不大啊。”

  菱歌摸了摸脸,露出个笑容,循循善诱道:“你猜我今年多大?”

  “20那个样子吧。”修熠睁眼说瞎话。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孩子真有意思,我就喜欢听实话。”菱歌抑制不住的大笑,自动忽略了被当成背景板的顾雁洄。

  “不过我今年已经25了,俗话说25岁就是人生的分水岭,该结婚生小孩了。”菱歌又装作一副惆怅的样子,见修熠心无旁骛,她出于好玩出声,同时嗓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到的审视:“你们这些男孩子,有想过结婚吗?”

  修熠手里的东西啪地掉到了地上。

  他觉得必须谨慎地回答这个问题。

  “要说我以后结婚的话,我肯定首先做的就是尊重女方的意见,”他想了几秒,慢慢开口说道:“要把女方放在第一位置,才是结婚的前提,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那婚姻无异于是爱情的坟墓。”

  “说的不错。”菱歌鼓了鼓掌,她问得犀利,又像是来了兴趣:“那你现在有遇到喜欢的人吗?”

  修熠刚要说话,却见菱歌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随后脸上露出了个神秘莫测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有喜欢的人。”

  修熠:“……”

  他篡了下手心,已经微微发汗,第一次不确定的出声道:“很明显吗?”

  “要说明显,也没有那么明显吧,但是下意识的关心和放在心里的惦记,”菱歌煞有介事地冲他点点头:“我们也都是能看到的。”

  修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将头低了下去,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不好意思。

  菱歌:“你不好意思什么?”

  “我怕我做的太明显让你们不自在,也让她尴尬。”

  修熠这番回答倒是让菱歌没想到,她不由得重新正视起面前这个男孩子,他不仅仅性格很有特色,就连关注的点也很有特色啊。

  这放在当今男德里,修熠仍然可以成为稀有保护动物了。

理理三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