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我也不想造反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恩情两消

  看着依然神情自若的叶明,皇帝赵枢心中生恨,曾几何时他叶明也只是捡来的一只宠物。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这只宠物开始展现出多智近妖的聪慧,赵枢害怕看到他这张表情淡漠的脸,因为你永远掌控不了他所想的。

  赵枢自认为是个合格的皇帝,至少帝王心术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权衡,利用,掌控。而叶明就是他掌控不了的东西,这样的东西自然要毁掉。

  现在他已经稳坐金銮,不再需要一个强势的飞鱼密帅,用叶明的命换世家的听话和自己的安心,太赚。

  “好,好,好。”叶明眼中似有解脱,也似有释然,连说三声好字。

  “既然如此,陛下,你我二人恩情两消,就此别过。”叶明神色稍有悲凉之意。

  话音未落,一队黑衣人从殿上方破瓦而出,勾爪速降,如神兵天降一般带走了叶明。

  群臣大惊,围困叶明本就是突然发作,怎么会有一队人马提前埋伏在殿顶。

  “你果然早有谋逆之心!”赵枢龙颜大怒,下令封锁皇城,抓捕叶明。

  却没想到这十个黑衣人武艺高强,飞鱼卫、数百金甲士兵仅仅留下来两名黑衣人,竟然真就让他们在皇宫之中救走了叶明。

  赵枢气得发抖,不仅是因为皇家威严被冒犯,更是因为惧怕叶明。

  叶明久居首位,为将时就有功高震主之嫌,好不容易削去他的兵权,他还能够将飞鱼卫发展成如此庞然大物。杀伐果断,手下鲜血淋漓。

  这样一个人若是死了还好,如果活着与大襄作对,恐怕就难有安宁了。

  皇城外

  剩下的八位黑衣人拜在叶明身前,毕恭毕敬地喊道:

  “拜见密帅。”

  叶明走到为首的一人身前,缓缓开口:“叶一,你们在我麾下已经够久了,多年前我不允许你们娶妻生子,不知你们可曾怪我?”

  叶一急忙回答:“叶一不敢,我们十人本就无名无姓,密帅收留我们已是大恩,更是赐我们叶姓,教给我们本事,恩情难以回报。”

  “别这么说,我收留你们有恩,但此次救我也已还恩,若我还强留你们,与赵枢又有何异?”

  叶明接着说:“你们十人本在朝野之中都各有身份,想回去的可以回去,不想回去的也准你们隐退。”

  原来,这十人是早年叶明收留的十个无名无姓的孩子,长大后叶明让他们改换姓名,散于朝野。

  剩下八人之中顿时有几人流露出犹豫之色,他们挣扎片刻,有两人起身离去。

  叶一着急看向叶明,却被叶明用眼神制止。

  又过了一会,又有三人再拜叶明,拱手离去。

  如此只剩下最开始追随叶明的叶一,叶二,叶三还留在原地。

  一二三本就是兄弟妹,三人同进退,至此也再无人离开。

  老三是弟弟,性情暴躁,看到十人之中走了五人,他勃然大怒,痛骂其余几人无情无义,羞于与他们曾称兄弟。

  老二是妹妹,生性冷清,只是皱眉。

  叶一最是沉稳,毕恭毕敬:“密帅,他们几人知晓密帅行踪,是否要击杀?”

  叶明摇摇头,示意他们启程。三人默默跟上,朝一处隐秘据点赶去。

  叶三最耐不住性子,他开口问道:“密帅明明早知赵枢要构陷您,为何刚刚在殿上迟迟不下命令,还给我们留下解散的信号?”

  叶明看向远处,他本不想多说,但心中愤懑难抒,也不由得开口。

  “我累了,从建立飞鱼卫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机构将来都是这样的结局。皇帝不会允许我退下,手握秘密的人是不能活着的。”

  也许询问谥号和接任者,就是叶明最后的试探。叶明真的累了,就算他足智多谋,也不过是一个思乡之人。

  如果赵枢给了叶明足够的情谊,也许他就会欣然赴死,去追寻那一丝回家的希望。

  四人迈进皇城边村庄的一座小院中,这里是他们为叶明秘密准备的据点。

  但刚踏进门,叶明站定:“你们叛了我。”

  叶一不知所措,所有人里数他对叶明最是忠心,不然也不会说出要灭掉离开同伴的话。他也不理解为什么叶明会说出这样的话。

  叶三缓缓跪下,对着叶明三叩首,不吐一字。

  小屋里一位书生羽扇纶巾,翩翩走出。“大徽内阁大学士陆东鸣,见过大帅。大帅果然多智近妖,一眼就看出我们藏在此处。”

  “大徽也想要叶某的脑袋吗?据我所知,大徽内阁无半点实权吧。”叶明冷冷说。

  大徽的内阁可不是前世明朝的内阁,大徽的朝堂上依旧有权倾朝野的宰相,而且不像大襄分立左右丞相,大徽的大宰相独断专权,甚至能影响太子的选立。

  陆东鸣轻摇羽扇,“正是如此,所以我奉女帝之命,在此等候大帅多时了。还希望大帅能助我帝,清理朝野。”

  陆东鸣这话说的露骨,就差把弄死大宰相说出来了。

  但大徽皇室香火衰落,只剩一介女流,如今的大徽女帝可以说是被迫继位,被大宰相架空成为傀儡。这在各国之间早有流传。

  “一个傀儡皇帝,派出一位没有实权的抄写书童,也能拉拢我吗?”叶明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向跪在地上的叶三。

  “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我还不是无处可去的家犬,不需要上赶着被圈养。你自废一指,以作惩戒。”

  叶三浑身颤抖,“谢密帅不杀之恩。”

  尽管用抄写书童的称呼蔑视陆东鸣,他也没有丝毫不悦,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叶明训斥叶三。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看似训诫叶三,其实也是在警示大徽,若是有人觉得他飞鱼密帅已经落魄,对他伸出手指,不妨试试会不会有断指之痛。

  “叶大帅息怒,还请大帅进屋详谈,有人想要见你。”陆东鸣发出邀请。

  “密帅不可,恐有埋伏!”叶一连忙出声喊道,叶二叶三拔出刀直指陆东鸣。

  “我可以作为人质,让大帅押着我进去,不知如此可否让大帅信我。”陆东鸣似乎早有预料,竟提出以身犯险,让叶明也有些好奇究竟是谁人邀请。

口牙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