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我也不想造反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事变

  六人稍事休息便启程,趁夜色向之前提过的藏有碟士的山沟进发。

  女帝二人备有车马,叶一做车夫驾驶马车,女帝端坐其中,其他人则步行前进。

  叶明边走边与陆东鸣交流,了解到不少大徽朝堂上的秘辛。

  原来大徽这内阁与宰相并存的局面起自大徽先皇与文官集团的较量。皇权被文官集团所限,即使圣旨下发也能阴奉阳违,大宰相一脉可谓盛极一时。

  大徽先皇于是另起炉灶,组建内阁,亲自提拔大学士入阁。名为修书著典,其实是皇帝麾下的智囊。

  只可惜内阁始终没有找到机会真正参与朝政,先皇还未斗败宰相便驾崩而去。

  老宰相年事已高,文官集团则趁皇位继承未定的空当完成了大权交接。老宰相的学生陈文安接任宰相,文官集团的权力在他的手中达到顶峰。

  先皇膝下太子早夭,又没有其他皇子,一番操作下陈文安将公主李琴潇推上帝位。

  理论上这是不合礼法的,先皇即使没有子嗣,也应该有侄子之类的宗族后辈,完全可以如前世明朝嘉靖帝一般,遵照“兄终弟及”继承皇位。

  但陈文安又怎会放任皇权落入不可掌控之人手中,他身为百官之首,一力推行,才有了如今大徽女帝继位的景象。

  “最近这陈文安更是胆大妄为,竟提出要入女帝后宫,协理天下。真是无耻之徒!”

  陆东鸣说到这里忿忿不平,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如今的他就已经是群臣之首,他还想要做夫皇帝。说的好听,其实分明就是要窃国!”

  叶明听后,悄悄看向马车,看到女帝李琴潇正偷偷打开帘子向外张望,似乎对什么都很好奇。

  精致的小脸上焕发光彩,稍显稚嫩。叶明这才想起李琴潇似乎年不过十八,刚过碧玉之年。

  这样年纪的小姑娘却要被困在宫中,受百官挟制,实在让人不忍。又回想起刚刚三问时的坚决与大气,叶明摇摇头,感慨权力无情,帝王家的孩子亦有其难处。

  也许锦衣玉食光鲜亮丽,但被人当做玩偶,人身自由和人生选择都无法自己决定,仿佛被圈养的精致宠物。

  “叶云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见你吗?”李琴潇脆生生开口,声音如百灵鸟般婉转。

  “不知。”叶明很疑惑她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难道还能是别的原因不成?

  “啊,也没什么。只是你的名字,叶云离,一直让我很在意。具体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叶明不知道应该接什么,陆东鸣则在旁边小声提醒。

  “陛下,您怎么又说‘我’了。这可不行啊……”陆东鸣开始喋喋不休地嘟囔。

  “好叭好叭,朕知道了。你真啰嗦。”李琴潇皱了皱鼻子。委委屈屈,一点都没有此前的女帝风范了。

  叶明笑了笑,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被接下来的变故盖了过去。

  藏兵山谷中

  空气中飘散着刺鼻的铁锈味道,叶明一踏入谷地就明白这是血腥味。

  原本约定的藏匿地点如今只剩下一地尸体,前来接应叶明等人的密碟全都曝尸荒野。

  “这是被飞鱼卫找到杀害的吗?”陆东鸣看向叶明,担忧问道。

  叶明吩咐三个手下蹲下来仔细观察尸体,站起来说。“不会,你看他们身上除了致命伤以外损伤很小,应该是有可以信任的人对他们下了手。

  看起来你们的行踪已经被人知晓了,有人不希望我能回去。他们只需要让大襄抓住我们,陛下想必会被赎回去,你我可就必死了。”

  陆东鸣面色苍白,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们已经连陛下的安全都不考虑了吗?这是明着谋反啊。”

  “没有证据,怎么算谋反呢?”李琴潇走下马车,看着据点中的尸体脸色变白。

  “陛下不怕是我在暗中让人杀掉他们吗?”叶明笑呵呵地看着李琴潇,无视掉陆东鸣震惊的目光。

  李琴潇摇了摇头,看着叶明没有说话。

  六人即刻启程,丝毫不敢耽搁。

  次日,大襄皇都

  大襄皇帝赵枢在朝堂上大发雷霆。

  “废物,朕要你们有何用!从昨天开始,叶明就像蒸发了一样,飞鱼卫什么时候这般无用了?”

  群臣瑟瑟发抖,不少人都瞥向还没来得及升职的飞鱼副帅吕崇民。

  吕崇民面色难看,只好硬着头皮禀奏:

  “回陛下,叶明那厮叛逃走后,飞鱼卫中有半数以上人都行踪不明,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底层飞鱼卫,我们这些人都无人可用了。”

  吕崇民越说越惶恐,说到后面便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赵枢勃然大怒,龙椅坐不住,走下台阶就要一脚踹上去。

  “好一招釜底抽薪,叶明你真是好手段啊。”

  左丞相韦辙连忙拦住皇帝,对赵枢说:

  “陛下息怒,臣有一言。陛下可向边境驻守的卫国大将军修书一封,让他们封锁边境,严查进出人员。只要叶明走不出大襄,我们可以委托血鸦堂进行暗杀。”

  赵枢听后沉默,群臣却开始兴奋起来。

  江湖上一向流传着血鸦堂杀手的光辉战绩,他们甚至一度刺杀过礼部侍郎这样级别的官员。血鸦堂每次动手之前都会留下血色乌鸦的标志,但即使是提前知晓,也很难有人能逃出血鸦堂的暗杀。

  那段时间皇城人人自危,生怕与人结仇遭到血鸦堂暗杀。也正因此他们被叶明率领飞鱼卫围剿数次,想必对叶明的敌视不会亚于朝堂上的这些人。

  “血鸦堂专职杀人,存在时间极为久远,比曾经鼎盛的飞鱼卫可能只在情报上输上一筹。”

  “而叶阳即使有一部分飞鱼卫追随,也防不住源源不断的江湖暗杀。”

  想到这里,赵枢与群臣桀桀发笑,然后又泄愤式地踹向吕崇民:“让你的飞鱼卫配合血鸦堂,再给朕闹什么幺蛾子,你提头来见。”

  吕崇民低头称是,眼中发狠。

  大殿之中又传来君臣桀桀桀的笑声。

口牙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