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六章

  卡布斯一挥手,拜黑拉便上前拉走了索菲亚,巴德尔双手用力撑到地面欲起身。

  “……”卡布斯看着他艰难站了起来,“你已经输了!”

  巴德尔大口喘着气,“我,不认输,就不,输……”

  卡布斯懂了他的心思,竟想拖延时间,死耗着,“拜黑拉,联系转机,延迟起飞。”

  “是!”

  “那我就继续打!”卡布斯说罢又一个飞腿过去,见他倒下又拉他起身,再是一脚!“要么回去结婚,要么继续被我打——到死为止!”卡布斯揪着他胸口。

  “……”巴德尔任由他打,像一只垂死的骆驼。

  “不要!”索菲亚挣脱拜黑拉的阻拦来到他身旁,“巴德尔,你宁愿,死,也不愿意,跟我结婚吗?”她抱着他啜泣起来,随即看向卡布斯,“现在女性已经可以参加工作了,求苏丹同意我去佐法尔山区参与建设工作。”

  法拉杰也过来挡在索菲亚面前,卡布斯只站着一动不动。没一会索菲亚哭着跑开了,法拉杰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一会便去追她。

  卡布斯上前扶巴德尔起身,“确定不去追她回来?”

  “她——”巴德尔吐出这个字后就没了下文。

  “你认为我是在刻意为难你吗?”卡布斯不由得抬头望向星空,“这也是叶希望看到的!”

  “可是……”巴德尔泪水止不住流淌,“叶,死的,时候,我……”他说罢直接睡倒在草坪上张开四肢,所有的情绪全宣泄了出来……

  卡布斯神情凝重,下巴仿佛又增了一缕银丝,他的容颜远比实际年龄苍老,“可叶死的时候,我连痛哭的时间…都没有…”

  “呜呜呜……”巴德尔低声啜泣起来,叶,还有艾妮萨,爸爸,还有伊斯玛,往事一幕幕重现,他还能重新开始吗?

  “世上只有要结婚和不要结婚,我言尽于此,剩下的你自己决定。”卡布斯走上苏丹的专机。巴德尔蓦地站起身,往索菲亚法拉杰消失的方向跑去……

  伦敦的夜晚,到处灯火辉煌,高楼大厦林立。宽阔的马路上,无数车辆穿梭来往,阵阵的喧闹声,满是繁华欣荣之景象。

  卡布斯换上便服独自驾车至平民住宅区,确认好地址他这才轻轻敲门。

  “你好!”一金发碧眼的女士打开了门,“请问这是蒂姆.兰登的家吗?”

  她赶紧打开了门,“对啊,我是他的妹妹凯瑟琳。”

  卡布斯礼节性朝她点头,“他现在在家吗?”

  “我哥晚点才会回来。”凯瑟琳上下打量眼前这个特别的客人。

  “那我等一等他好了。”卡布斯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三名中年妇女,她们围着铺上黑布的桌面做占卜,他只能走到一角落里对着墙上的油画发呆。

  几个女士你一句我一句,没一会半个小时便过去了,凯瑟琳发现那个男人竟还只是一动不动盯着画。“先生,你也坐吧。”她移出一座椅。

  “先生!”

  过了一会卡布斯才反应过来侧过身去,“不了,你们玩就行了。”

  旁边的女士凑到凯瑟琳耳旁,轻轻说了句话私话。随后凯瑟琳又意味深长地盯向眼前的人,“你站那么久不累吗?”

  “对啊,坐吧,坐吧。”另一位女士道,她应该是个中国人。

  卡布斯脊梁骨隐隐传来痛意,脚也有些发麻了,只好坐到几人对面。

  “你想要测什么?”凯瑟琳在黑布桌面缓缓摊开塔罗牌,“我准备正式上岗了,你来做我第一个顾客吧。”

  卡布斯面无表情的脸渐渐阴冷下来,“我免费给你测!”凯瑟琳连忙解释道。

  “我就不测了!”卡布斯迟迟不肯拿牌,教义不允许他们占卜。

  “你都坐到我对面了,帮个忙嘛!”眼前的人怎么那么不解风情呢,凯瑟琳略气恼起来。

  “又不收你钱,测一下嘛!”“就是哦,你不测坐过来干嘛!”“……”身旁的女人纷纷起哄道。

  卡布斯站起来,身体却又掉了下去,后背脊梁骨再次一痛。“你就让我测嘛,看准不准。我打电话给我哥,他就赶回来了,不然他也不给你帮忙。”凯瑟琳略得意道。

  他拗不过只好伸手一下子抽出了三张牌,“确定要这三张?”凯瑟琳神情庄严而肃穆,卡布斯却只想尽快结束这个游戏。

  她掏出黑棒,隆重地将牌一一掀过来,国王,太阳,审判官。“我之前就拿过一模一样的牌,都是很好的啊!”卡布斯道,那年跟叶过生日,一幕幕美好的记忆重新浮现在眼前。

  “什么,你之前就拿过一样的!”凯瑟琳恐惧的目光,望着对面桌的人,心里像被冷水浇灌全身。“你这三张牌全是逆位,谁告诉你都是好的!?”

  卡布斯仔细观察,确实跟当初在咖啡店拿的一样。“而且这牌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唯一,也代表了孤独。三张牌代表亲情友情爱情,你全部都没有!你拿到的表面是好牌其实最差!”凯瑟琳沉重地说道。

  卡布斯听到这话顿感迷茫,叶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塔罗牌我也懂,你这三张牌都是很好的哦,说明你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你在拿牌的时候想问什么?”凯瑟琳继续发问。

  “什么都没想。”卡布斯随口便说。

  “那就更惨了!”凯瑟琳一拍大腿,“你什么都没想,那便代表你整个人生,现在过去将来。婚姻不顺,情路堪忧,亲情寡淡,爱情更没有。”

  “呵呵!”卡布斯不由得轻笑出声,叶,你竟然这样欺骗我!

  “你还笑,你恐怕命中注定要孤独一生啦!”凯瑟琳为他捏了把汗,“我从业二十年,从没见过谁拿到那么差的牌!”

  “呵呵呵……”卡布斯不由得望向天花板唇角上扬,一副笑珂珂的表情,她不是刚说她第一次给人卜卦吗?!

  “都这样了,你还笑!怎么,你不相信吗!”凯瑟琳不禁尴尬起来。

  “呵呵呵……”卡布斯仍笑着,他自己都不懂是无所谓的笑还是凄苦的笑。

  旁边的女人见状不由得用汉语感叹:“用我们那的说法就是——克父克子克妻克兄弟姐妹,天煞孤星的命格啊!”

  凯瑟琳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这么说就不怕他——”她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有什么要紧!”女人的八卦症犯了,“他又听不懂中文!呵呵呵……”两人又说起悄悄话来。

  卡布斯蓦地厉目隐隐散发出寒意,凯瑟琳这才住口。门框蓦地被打开,蒂姆.兰登走了进来看见桌上的牌他忙质问,“凯瑟琳,你又乱玩什么?”卡布斯立刻恢复平时的表情。

  “你们都出去,我们有事要谈。”蒂姆.兰登满是严肃道,女士们只好悻悻离去。他左手扶右胸,身体稍微前躬同时点头,“陛下。”

  “跟以前一样,叫我赛义德就行了。”卡布斯说着拿出赠予他的腕表。

  “我尊重你是应该的。”蒂姆.兰登接过手表,满是疑惑,“你以前都是送人钢笔的啊?”

  卡布斯朝他挑眉,“我改变了,以后都送私人订制的手表。”

  “你来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送表,说吧,你也知道我喜欢开门见山。”跟他已是多年的挚友了。

  “这个东西,能检测出里面的成分吗?”卡布斯又从口袋掏出一小黑布袋。

  蒂姆·兰登接过嗅出不寻常的气息,“这个是……我得拿到军情六处检测才行。”

  “无论什么方法,一定要帮我检测出来。”卡布斯沉着脸道。

  “对你很重要?”蒂姆.兰登疑惑。

  “非常重要!”

茉禾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