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七章

  跟蒂姆.兰登又聊了许久,卡布斯方告辞。刚出门口,便看见凯瑟琳站在那里,卡布斯绅士般朝她点头便离开。

  “塔罗牌的寓意是我乱说的,希望你别介意。”凯瑟琳笑道,她就是个二流占卜师。

  “只是游戏而已!”卡布斯道,他犹豫着举起右手伸出小指,而后又伸出食指和大拇指,“这样是什么意思?”叶秋雨朝他做的手势,他至今不懂其中的含义。

  凯瑟琳转动眼珠陷入思考,“应该是——我爱你吧。”

  他的面容瞬间僵住,机械般走回车里,驾驶汽车扬长而去。叶,你对我的最后一句话竟是这个,可自己当时竟然不懂!

  卡布斯的外交手段下,英国同意撤军,阿曼自此结束英的保护国地位,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

  回国后卡布斯又赶紧开启了亲民之旅,从首都马斯喀特出发,到赛拉莱结束。他和当地居民进行互动交流,让老百姓提出意见,以便更好地治理国家。

  演讲完毕,卡布斯跟民众一一握手。轮到女性,她们纷纷伸手两个手指头。苏丹鼓励妇女在社会各个领域发挥作用,现在的阿曼女士跟男士一样接受教育,而且也拥有选举投票权。

  人群里一女士头巾随风拂动,偶尔露出乌黑柔顺的及腰长发,像黑色锦缎般光滑柔软,又犹如瀑布悬垂于半空。卡布斯只觉得熟悉,轮到跟她握手,她朝他莞尔一笑。

  刚放开手,她双唇蓦地勾紧,一把匕首突然往卡布斯的胸口刺去,他迅速躲开,握住她的手肘将匕首踢掉。

  旁边的护卫立即上前将女刺客擒住,民众也被吓得慌了神。“陛下!”吉海穆将卡布斯护在身后,保镖也将他团团围住。

  没一会她便被反手铐住带到卡布斯面前,他这才镇定下来观察眼前的人,她用刀手法很生疏,肯定不是专业的杀手。

  “陛下,弑君当立即枪毙,以儆效尤。”吉海穆上前道。

  若不是多看了她一眼,这一刀便刺进卡布斯的体内了。“你为什么要刺杀我?”

  “为那些无辜枉死的人讨一个公道!”法莱克抬起头理直气壮道,她知道今日必死无疑。“他们所做的一切,只为了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民主的国家。”

  卡布斯明白了什么,她是没有接受特赦的佐阵叛军家属。“放了她!”他下令。

  旁边的侍卫皆一动不动,难道是他们的耳朵听错了吗?“听不懂我的话了吗?!”卡布斯又是一嗬。侍卫连忙上前解开法莱克的手铐,她呆立在原地满是不可置信。

  “你听好了!”卡布斯抬起手指对着眼前的女士,眼里放射出从容不迫的光芒,“我之所以下令彻底消灭那些不接受特赦佐阵,并非他们穷凶极恶非死不可,而是因为立场不同。一切无关对错,皆为政治,是政治夺走无辜人士的性命!”

  卡布斯挽起右手上前一步直面她,“你对枉死人的冤屈悲愤之情我已然了解,臣民或许还有很多像你这样不服从我的。所以我从未打算避此仇恨终老一生,如果杀我能告慰那些冤魂,那你便杀吧!”他将刀潇洒一扔至法莱克身旁,她立即捡了起来。

  卡布斯转过身看向周围的人群,“在此我向人民保证,我执政期间,阿曼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不会再有战争!政府将全力发展经济,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一个人立刻振臂高呼,“苏丹,苏丹……”“苏丹,苏丹……”所有人都举起手高喊,声音如海浪般汹涌澎湃,让人心潮澎湃。

  法莱克手中的刀骤然滑落,它像千斤重物再也举不起来,人们跟随着苏丹陛下离开。广袤的空地上空无一物,只剩她一个人在原地一动不动。旁边的天很快暗下来,时间的车轮仿佛撇下了她。

  “伊斯玛,伊斯玛……”法莱克止不住抽噎,泪水一滴滴从她眼中滑落,渐渐地她消失在黑暗中。

  “妹妹!”熟悉的呼唤响起,法莱克转过身,呆滞的双目这才有了光彩。哲巴尔瞧着面前面容枯槁的人儿心痛不已,法莱克这才反应过来扑了上去,他将她搂在怀里。

  “跟哥哥回家好吗?”哲巴尔眼含热泪。法莱克点点头,“你永远有个家,要是不想再嫁就呆在自己家里。”法莱克再次点头,两人相互陪伴回了鲁斯塔。

  内阁会议结束,卡布斯又拿起叶秋雨的画一张张翻阅,他一看起这个便忘记了时间。拜黑拉将一杯红茶递给他,“陛下,之前跟巴德尔一起过来的姑娘很像叶小姐哦。”

  他惊愕抬头,“你也觉得像叶?”

  “六七分像吧。”拜黑拉顺势唤来侍者为他按摩,“性格也有些像。”

  “三四分像。”他依旧看着画。

  “陛下的意思是——我让人叫她来陪陪你。”拜黑拉赶紧说。

  “再像的人也永远都不是那个人!”端坐在王位上的卡布斯坚定道,“我从来,只欺骗别人,不欺骗自己!”

  “可是——”拜黑拉不由得叹了口气,那么多年他们的苏丹都是形单影只。

  “而且,我已经不想再跟他做情敌了。”卡布斯紧靠在椅背上闭目享受按摩的轻松。

  他?拜黑拉这才想到这个他指的是谁。“如果陛下愿意,可以跟巴德尔成为终身挚友。”

  卡布斯面露不屑,“我可以跟任何人做朋友,就是不想跟他做朋友!”

  拜黑拉不解,陛下一向公私分明,“为什么?他确实有才华。”

  “没有什么原因,我就是看不惯他那样。”卡布斯讽刺道。

  拜黑拉不懂还能说什么,王太后的叮嘱还在耳边回响,“要不然叫位女士来陪陪你吧,太后一直……”

  “我现在时间刚好够用。”塔里克王叔身体不好已经不再从政,卡布斯现在自任首相兼国防大臣、财政大臣和外交大臣。“明天我再去陪母后。”

茉禾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