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八章

  再过一周就是11月18日,卡布斯的生日也是阿曼国庆日,阿依德的女儿艾玛丽也准备嫁人了。玛佐恩王太后做主让她在王宫出嫁,卡布斯这才发觉时光的流逝,曾经只到他一半身高的孩子,如今就要为人妻为人母。

  侍卫禀告阿拔斯求见,他拿着一木匣子走了进来,上面镶嵌几颗宝石,还印刻着五颜六色的图腾。“送你的生日礼物,提前祝你生日快乐!”阿拔斯递出木匣子,他准备赴佐法尔省工作。

  “那谢谢你!”卡布斯一个手势,吉海穆上前替他接过了礼物。阿拔斯凝望他许久才开口,“那年在英格兰,我就该送给你了。”

  这段时间卡布斯总爱回忆过去,当初要不是他将安眠药给叶秋雨吃,她便不会被她带到阿曼,现在她或许会好好在香港生活着。

  “还有这个。”阿拔斯将蒂姆.兰登寄来的包裹交给吉海穆,“蒂姆.兰登说或许你不该打开,看或者不看由你决定。”

  卡布斯面容愈加凝重,阿拔斯最后看了他一眼,依依不舍离开。“陛下。”吉海穆将木匣放到他桌面。

  “不必打开!”卡布斯盯着木匣道,“把它锁进保险柜里。”吉海穆不解却只能照做,将两样东西都拿了下去。

  “包裹留下!”卡布斯突然叫住刚迈出几步的吉海穆,只犹豫了一会他便打开包裹,仔细阅读里面的文字,他的手不由得攥紧,“立即传唤纳贾哈。”吉海穆领命退下。

  阿依德正在马场里度假,现在纳贾哈不再担任官职,他们一家人时常聚会游玩,每日惬意而温馨。

  “纳贾哈,苏丹传唤你立刻过去。”吉海穆去了公主府不见他又来了这里,纳贾哈脸色瞬间煞白起来。

  “哥哥是有什么事?”阿依德满是疑惑,他竟派遣吉海穆过来传唤。“你马上跟我过去吧。”吉海穆伸手邀请他上王室专车。

  阿依德看向丈夫,“我也去吧!”

  “可苏丹只传召了纳贾哈。”吉海穆赶紧说。

  孩子们还在那玩游戏,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三个儿子。阿依德看着纳贾哈上了车,心里隐约有股不安。

  纳贾哈第一次被带进苏丹的私人办公室,卡布斯直视眼前的人,帝王威严笼罩下他只能不发一言。

  “知道我为什么传召你过来吗?”卡布斯不辨喜怒发问。

  纳贾哈右手控制不住微微颤抖,他尽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不知道。”

  卡布斯转动小指上的戒指叙述,“世上有种植物叫巴巴多斯百合,它全身上下蕴含剧毒,但在医药上有很大的作用,只产于欧洲。经过加工的巴巴多斯百合,人服用一开始不会有反应,但三天后必定死亡。”

  纳贾哈惊恐万状,身子控制不住颤抖起来,多年前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

  ————(纳贾哈回忆)————

  “如果不实行新政,阿勒赛义德家族的统治必定会被推翻,阿依德又是卡布斯的亲妹妹,等他登基肯定不会亏待你们。”叶秋雨道,她总能一下戳中要害。

  那时候叶秋雨来找自己,他早就猜中她的意图,所以刻意支开了阿依德。卡布斯秘密联络支持新政的大臣,他也已经收到了风声。

  “可我需要的不单只是这个!”他连忙摆手。

  “那你还想要什么?”叶秋雨站在窗下沉沉道,悬挂在半空的月色沉静到寒凉。

  “王后之位,还有以后王位继承人也要出自我的家族!”

  ————(纳贾哈回忆)————

  纳贾哈回过神来,只见吉海穆捧着碗液体端到了他面前。“喝了它,我命人送你回家。”卡布斯在王座上正襟危坐,仔细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

  纳贾哈瞳孔蓦地睁大,“我,我…要是死了…”他上下两行牙齿不停碰撞,“阿依德…还有孩子们……”

  卡布斯历目勾唇,抡起旁边桌面上的腰刀,刀刃瞬间被拔出,腾腾的杀气逼迫而来。

  纳贾哈不再抱任何侥幸,双足瘫软下来,身躯差点站不住。卡布斯对他更加鄙夷憎恶,转而心脏又一痛,当初叶喝下毒药的时候,她该是怎样的表情和心境呢!

  “喝下它!其他的,我不再追究。”卡布斯厉声宣判,他已经手下留情,“否则我将以叛国罪论处你,届时你的家族会因你而蒙羞,你所有的荣耀和尊严也会被踩在地上。”

  纳贾哈战战兢兢伸出手,五指竟抓不起眼前的东西来,卡布斯拧紧双目怒视这一切,过了许久他终于把碗拿了起来。

  “阿阿依…德…艾…艾…”纳贾哈胡言乱语起来,脑海里闪现无数次跟妻子儿女一起的画面。“我…你…好好待她们……”他认命闭上了眼,张开嘴。

  “不要!”一个声音嗬住了纳贾哈,他赶紧放下了碗。阿依德奔跑进来大喊,后面还跟着要阻拦的侍卫,“哥哥你要给他喝什么?纳贾哈,不要!”

  吉海穆挥手示意侍卫退下,“这是他该吃的!”卡布斯站起身冷冷道。

  阿依德看着这场景一切已经了然于心。艾玛丽随后也走了进来,“爸爸,妈妈。”少女明亮的双眸满是疑惑,抬眼望向王座上的舅舅,满脸的戾气让她不敢直视。

  “当初叶小姐是你……”阿依德早就有些怀疑了,她们都厌恶叶秋雨,可纳贾哈却单独跟她谈话,还支持哥哥政变来反叛父王。

  “如果我知道你……那我肯定会阻止你!”阿依德不由得泛起泪花,她知道哥哥已经永远没办法放下叶小姐了。

  “是男人就自己解决!”卡布斯像块千年寒冰散发刺骨的冰冷。“他已经多活了那么多年了!”他忍不住咬牙道。

  “哥哥!”阿依德落下眼泪呼喊,“就算叶秋雨没吃下毒药也被——”

  “那又怎样!她死了,他就不能活。”卡布斯勃然大怒,声音响彻整个宫殿。“而且!要不是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根本就不会去冒这个险。”他满脸狰狞怒嗬,直指向纳贾哈,“你必须十倍百倍咽下。”

  “吉海穆!”阿依德望向卡布斯随后道,“你再拿多一碗来,我跟纳贾哈一起喝。”夫妻本一体,他的错她也该承担。

  “不要,阿依德!”纳贾哈不可置信望着自己的妻子,他们婚姻本是家族安排,可那么多年的陪伴,彼此已扎根在对方的生命中。

茉禾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