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十九章

  阿依德双目不由得涌出泪水,“这些年,我不是个好妻子,可你总是容忍我。”她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她的公主身份,他才这样对她的,所以她总想做得过份些,试探他的真心。

  “不,我对你是真心的。”纳贾哈赶紧道,他出身阿曼古老贵族,既要为家族谋利也害怕王室的忌惮。“你好好照顾孩子们。”他说罢举起碗就要喝。

  阿依德却立刻便要夺过来,“我来喝,你来照顾孩子。”孩子们或许更需要纳贾哈。

  纳贾哈挥手要甩开阿依德,却被她死死抓住,“这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喝就行了。”

  “我来喝,我替你去死!”阿依德苦苦哀求,说什么都不肯撒手,卡布斯观察着这一切冷漠到极致。

  “舅舅!”艾玛丽满是哭腔跑上前,突然,台阶将她狠狠绊倒!她又立即一步步爬到卡布斯脚下,“舅舅,让我替爸爸喝,让我替爸爸喝!”少女趴在地上苦苦哀求,她卑微得像个贱奴。

  卡布斯紧握的拳头蓦地松开,他艰难喘着气,锋利的神情变得凝重。

  “艾妮萨。”阿依德望向女儿只剩心疼,一边是她的哥哥,一边是她的丈夫和孩子。

  “舅舅,舅舅让我替爸爸喝,弟弟妹妹不能没有爸爸妈妈,让我喝……”艾玛丽一边流泪一边抓着卡布斯的脚摇晃。

  大人的错却由孩子承担,纳贾哈愧对女儿,心中无限懊悔,王座上人仍是冰冷的杀意直逼过来。

  艾玛丽的祈求,阿依德的哭喊,纳贾哈的沮丧,无数声音交织在一起……

  “行了!”卡布斯大嗬一声,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艾玛丽。”他的声音变得柔和了,扶起地上的泪人儿,“舅舅跟你爸爸开玩笑的。”

  “真的?”艾玛丽仍控制不住啜泣,明亮的双眸早就泛出血红色,“那,那——”

  卡布斯为她擦泪,“舅舅最疼艾玛丽了,你忘记了吗?怎么舍得你伤心呢!”

  “嗯!”少女听罢赶紧停下眼泪。

  “再过不久就要嫁人咯,当人家妻子后可不能再随便哭鼻子了。”卡布斯满是宠溺拥抱着她。

  “嗯。”艾玛丽重重点头,情绪渐渐平缓下来,纳贾哈方才松了口气。

  卡布斯转头望向前面两人,“你们都回去吧,给艾玛丽的结婚礼物,我晚些再派人送过去。”

  纳贾哈仍僵着身躯不敢再动,“你带艾玛丽先回去。”阿依德对他说,两人退下,办公室里只剩卡布斯和阿依德。“哥哥!”她艰难喊出这个称呼,“对,不起——”

  “你也回去。”卡布斯低着头双手置于桌面,她看不清他的眼眸是否含着泪光,只能感受到他眉目紧绷,从今往后恐怕再难舒展。

  阿依德的泪珠再次掉落,“哥哥,我——”当初她以为卡米拉能感动哥哥,要是早知道他对叶秋雨的感情那么深,她肯定不会阻止他们在一起。

  卡布斯向前挥动四只根手指示意她退下,阿依德依旧不肯走,只想陪着他为他分担。

  蓦地,卡布斯站起身踉踉跄跄走了回去,只留给阿依德一个异常落寞的背影。

  叶,我该怎么做?卡布斯机械般走回旁边的寝室,奢华的大床上永远只躺着他一个人,世上最豪华的马厩也建好了,却只有他一个人享受。

  杀了纳贾哈,你也不会再回来了,我永远失去了你……

  “陛下。”吉海穆叫住了失神许久的苏丹,“这碗东西该怎么处理?”他仍端着这碗要赐给纳贾哈的饮品。

  “送给你喝。”卡布斯说罢躺回床上,用毯子将身体全部盖住。

  阿曼最高学府卡布斯大学顺利建成,校门外黄土飞扬,门内却种着一排排修剪整齐的绿树,校车穿梭于学校的各个角落,男女从不同通道进入教室。

  如今的阿曼已步入富裕国家行列,政府实行免费住房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卡布斯走在大学的校道上,像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可是他自己知道,头巾下的短发已经白了一半,脸上布满岁月的积淀。

  清风徐徐吹来,卡布斯有些疲惫了便坐到石凳上闭目养神,没一会他便入睡了。下巴突然传来痛意,再睁开眼,竟有些恍惚。

  朦胧间出现一张洁白如玉的脸庞,她双眸清澈明亮若星辰,鼻梁高挺。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黑头巾,犹若暮夜中的圆月,乌黑的秀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

  卡布斯恍若隔世,这张脸多么熟悉依恋,他集中所有目光凝望,只害怕这是幻象。

  少女撅起嘴角道,“看见你一动不动坐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她说着标准的阿拉伯语。

  “哈哈!”卡布斯听到这话不由得大笑起来,不远处的随从要走过来,他赶紧挥手让他们远离。“你是新来的学生?”

  “嘘——”少女一只手指贴在唇边,“我才上高中翘课了偷跑进来的,以后我也会来这里读大学。”她笑道,面容如阳光般灿烂。

  “哈哈——”卡布斯又一笑,“翘课会被学校开除的。”

  少女不以为然,“有什么要紧,我就一次而已,成绩没落下过,没有翘过课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那是原则问题!”卡布斯突然又变得严肃了,“你应该不是阿曼人吧?”

  少女坐到他旁边的石凳上,“我是中国人,走了好多地方,最后决定来这里生活。”

  卡布斯宛若会议般聆听着她的话,“这里很吸引人吗?”

  “我来这里,是为了看阿曼的光明世界,话说阿曼真的有光明世界吗?”少女的声音婉转而动人。

  “当然有!就在马斯喀特,《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里。”卡布斯耐心介绍,仿佛婉转诉说着古老的故事。

  “那我以后一定要考进这所大学!”少女信誓旦旦道。

  卡布斯有些质疑,“你怎么确定能进这所大学,这里——”

  “我爸爸在这里可是当大官的!”少女拍胸脯自豪道。

  “有多大?”卡布斯朝她挑眉。

  “反正很大很大,说出来吓死你!”少女略抬头瞥了他一眼。

  “哈哈哈……”卡布斯只能笑呵呵。

  “我说的是真的!你笑什么?”他越笑越大声,她愈加捉急起来,“你还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能不相信呢!”

  不远处两个身穿门卫制服的人追了过来,少女顾不得理他,立马攀爬到旁边的树上。

  卡布斯见她没多久便爬到最高处,只能惊叹她的运动细胞了!两个门卫来到卡布斯面前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不戴面纱不披头巾的女孩走过来?”

  端坐着的卡布斯一只手指指向前方,他们立刻跑了过去。

  “下来吧!”他抬头望向上面的少女,她又很快往下爬,可在距离地面三四米处却下不来了。

  “跳下来,我接住你。”卡布斯伸出双臂道。少女一闭眼,犹豫了一会还是跳了下去——

  他用尽全力,稳稳接住了她。“再过两三年我就抱不动了!”卡布斯叹息,现在的他早已不负当年的年富力强。

  少女从他怀里下来,“谢谢你哦,爷爷。”

  “爷爷?!”这个称呼惊住了卡布斯,“我哪有那么老啊!”

  “可是你——”少女看着他白发。

  “也是,跟我同年纪的人大多数都当爷爷了。”卡布斯自言自语起来。

  “爷爷,那你孙子多大了?”

  “我一直没结婚,没有子女更没有孙子。”

  “那你干嘛一把年纪,都不结婚啊!?”少女充满是疑惑,问题一个接一个。

  “因为……”卡布斯思考了一会才开口,“没人肯嫁给我,所以我就一直没结婚。”

  “啊——”少女震惊不已,随即又把脑袋歪过右边紧盯着眼前的人,看他这身装束肯定非富即贵。“呵呵!”她咪咪一笑又把脑袋歪过左边,心想他肯定整天以未婚的身份去招摇撞骗啦,少女一副我信你个鬼的模样!

茉禾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