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章

  卡布斯察觉到她的小心思,抬手弹了记她的脑门,“你在想着什么呢?”

  少女虚心地撅起嘴,“谢谢你哦爷爷,再见了!”她挥手跟他道别。

  “我们阿曼人可不是这样道别的。”卡布斯饶有兴趣道。

  “那是怎样?”少女盯着他满是胡须的脸问道。

  卡布斯托起她的下巴,随后贴上她的右脸。少女安安静静任由他的动作,他下巴的胡须扎到她的脸庞。没多久又贴了她另一边脸,最后额头轻轻撞了下她的脑袋。

  “学会了没有?”卡布斯满是温情的目光看着她。

  “哦,我得回去了。”少女只觉得麻烦。卡布斯随即取下插在金边皮腰带上的腰刀,“这个送给你。”

  少女看着他递到面前,形若弓似匕首又不是匕首的东西,不由得挠了挠头发,“哪有人送刀的啊?拿它来割东西的吗?”她接过把玩起来,不过这东西应该蛮贵重的。

  “阿曼人的腰刀,除非自卫或寻仇,否则从不拔出!”卡布斯双目放射出许久未有的光彩,“怎么,不要吗?这刀从我十六岁就跟着我了。”他伸手想要拿回去。

  少女又赶紧往回收,“哪有送人了,还能再要回去的啊!”她拿着腰刀摇摆双手走远,卡布斯只能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

  “陛下,纳贾哈突遇车祸去世了。”吉海穆上前道。

  卡布斯却像没听到般,盯着少女消失的方向,许久没有下一步动作。“那我代表您前去慰问就行了。”吉海穆说罢转过身。

  “我亲自去。”卡布斯突然又开口。一到那里,他忍不住去房里看望阿依德,她早已哭得不省人事。“哥哥来看你了。”阿海德对瘫睡在床上的人道,阿曼强大后她便离婚回来了。

  “会好起来的。”卡布斯上前安慰,小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妹妹一哭他总会第一时间哄她。

  “昨天。”阿依德突然睁开眼,“我就不该让他出门。”

  “那样的意外谁都没办法提前预知啊!”阿海德道,或许别人都羡慕她们身在王室,可又有几个人知道她们的无奈呢!

  阿依德欲起身,阿海德上前搀扶,她才勉强站了起来,“哥哥,是你做的吗?”

  “真的是意外!”卡布斯目光毫无闪烁,很难让人怀疑,“车祸不是我能控制的啊!会过去的!”他看着自己的妹妹满是关怀。

  阿依德勉强立起身躯,直面向卡布斯,“对陛下来说叶小姐已经过去了吗?有的人或许可以遗忘,有的人却不可以,我恐怕跟陛下是一路人!”她看他的眼神,有坚定有悲伤甚至有——怨恨!

  阿海德向前拥抱她,“阿依德要是你不愿再嫁,我天天过来陪你,好吗?”两姐妹相拥,阿依德又忍不住啜泣起来。

  卡布斯起身离开,阿里娅刚好走了进来。“卡布斯,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她挡住他的去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王室利益啊。”

  “不是我做的!”卡布斯波澜不惊偏过她,一言一行皆是王者风范。临出门口,他转过头望向室内所有人,说道;“我来,是真心吊唁纳贾哈的!”

  出了内室迎面一个女人正往阿依德的房间走来,即使她只露出双目,他还是轻易认出了她。“陛下!”卡米拉向他行礼,她又怀孕了,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嗯。”卡布斯继续走着。两人相遇又分开三米后,卡米拉蓦地转过身一字一字问道,“是你做的,对吗!”

  卡布斯也跟着转身正对上她的目光,“是真主!”他略晃了下脑袋,“安排!”卡米拉凝视进他的双眸中,沉静之外竟捕捉到了些许的寒凉!

  到达男宾区,姐夫叶齐德见到他便凑上前,卡布斯满脸嫌弃,“你也要来问我那个问题吗!”

  “对于我不想知道的答案,我从来不问。”叶齐德淡淡道。

  卡布斯僵着的脸柔和下来,吊唁结束他直接上了王室专车回宫。“陛下还要去走走吗?”拜黑拉上前道。

  “不了,回宫让乐队来给我演奏。”卡布斯的御用乐队已经增至一百多人,每一位都是专业乐手,听完他还觉得不够,什么时候能在沙漠里建一座像模像样的歌剧院就好了。

  演奏结束,吉海穆上前禀告,“陛下,公主们都已经返回塞拉莱居住了。”卡布斯像没听到般,返回办公室。

  日近黄昏休息时间,他忍不住走到马斯喀特最高处。眼前的沙漠呈现一片金色,无数道沙石涌起的皱褶如凝固的浪涛,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地平线。

  无边无际的景致更容易让人察觉自己的渺小,渐渐地他高大的身躯萎缩得矮小又佝偻,皮肤像枯槁的树皮,下巴再也找不到一道青丝。

  蒙上阴翳的瞳孔中,依然能看到:漫天狂沙中一个女子,穿着暮色罩袍,缓慢的,沉重的,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轻微晃动。日光下,她用面纱遮盖住了面孔,即使如此,那双眸他只一眼便认出。

  无数的日出和日落后,她只留下一个个渐渐远去的黑色轮廓,和地下投出的狭长的阴影。女子与黄沙私通,生命渐渐和沙漠融为一体。宛若海市蜃楼,又像真实的存在。(阿拉伯指的是沙漠的意思)

  卡布斯将下任苏丹的名字写下,身心顿感轻松,他躺到床榻上终于可以沉沉睡一觉了。往事一幕幕重现,那是他的一生……

  手掌突然被执起,撑开眼皮竟看到叶的脸庞,那么地真真切切。“卡布斯!”叶的声音呼唤着他。

  “真的是你?”卡布斯不敢相信,揉了揉凹陷的眼睛,叶的双手握住他的手掌,感受到了她温热的暖意,他这才相信眼前人是真实的。

  她仍是记忆中的容颜,每一道轮廓都那么熟悉。“我,我…现在……”卡布斯用力挪动身躯想将自己藏进毯子里,他只想留给她自己最好的一面。

  叶赶紧捧起他的脸庞,他的胡须,一根根梳理得精致干练,没有一丝凌乱。“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最爱的容颜。”她说罢忍不住吻上他的额际。

  “是…真的…吗…”卡布斯说罢咧开嘴笑了笑,露出摇摇欲坠的黄牙。

  随后叶的指腹轻轻抚过他的皱纹,每一条都代表着她们分离的岁月,遗憾竟又错过了他那么多的时光。“以后都换我来抱你,好吗?”她将他揽在怀里,那么地温暖。

  “可是——”卡布斯动了动干瘪的喉咙,“你不是不相信后世的吗!?”(木思林六大基本信仰:信真主,信使者,信经典,信天使,信后世,信前定)

  她凑到他的耳畔轻声道,“对你,我相信有来世。”

  彩虹般绚丽的笑容再次在卡布斯的脸上绽放,随后他抬起的手彻底掉了下来……

   2020年1月10日,阿曼苏丹卡布斯·本·赛义德去世,享年79岁。

  ——————(全剧终)——————

茉禾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