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笑逍遥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救林墨苏雪仗剑,寒光现貂蝉拜月

  吴老向着野狼点了点头,慢吞吞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较之从前更加精致的木盒,嘴角勾起了一阵得意的笑容,不用想,这一定又是一种极为奇特的虫子,吴老身上奇异虫子众多在众多弟子之中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作为帮主的野狼见状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这老头子手段真多啊!

  野狼的儿子宋山魁看到了这个奇异的木盒,心中十分好奇,马上就伸过手去想要打开一看究竟,吴老连忙用手拍下了宋山魁的手,道:“少爷小心,老夫的神虫皆有灵性,若非是老夫触摸他们,必会招致攻击。”

  宋山魁撇了撇嘴道:“吴老难道还控制不住他们不成?”

  吴老笑了笑道:“的确如此,老夫学艺不精,纵是和他们朝夕相处,也只能是简单的驱使他们,要想彻底控制他们,却是万万不能的。”

  吴老所言的确是如此,他学习的乃是门派秘术《驭虫言》,传说此等功法练到极致可以驱使控制天下蛊虫,乃是一门绝顶的武学,只不过吴老能修炼的,只能是其中的皮毛,因而只能驱使一些简单的虫子,饶是如此,在众人的眼中,这些奇奇怪怪的虫子已经是极为可怕了。

  野狼不想浪费时间,因而直接了当的道:“还请吴老快些施展手段吧,追寻到吴刚,将此事彻底了结。”

  吴老显然了解野狼的心思,因此吴老也不多说废话,只见他轻轻提一口气,闭上双目,口里念着一些奇怪的语言,而后轻轻打开小木盒,一只较之前的虫子更加深红一些的昆虫便暴露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这是一只通体较为深红的全身凸起的甲虫,大约有十分长,甲壳之上附有红黑色突起,整个身体呈半球状,细看起来比一个黄豆还要渺小。两翼如同钢刃一般,泛着金属光泽。身体后背耸起,腹部大约有三条分割带。从野狼的角度看过去,甲虫的背板和鞘翅基部常紧密相连,通体宽度不变。虫头缩到甲壳之中,颇有点缩头乌龟的习性,上部被坚硬的前胸背板完全遮盖,足部有细小的短毛,下颚须端节如同一把善于切割的利斧,看上去极为森然可怖。

  吴老抬头看看了如今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分,只能听到几声乌鸦的噪声,不由得轻笑一声:“正是此虫寻踪的好时候。”吴老身旁的野狼看着吴老手中的甲虫,眉宇之间却是双目含煞。吴老轻轻点了一下小甲虫,单手极为庄严的捧着小木盒,左手在小木盒上撒上了一层白色粉末,只见小甲虫顿时飞舞起来,向着某一个方向快速行进。

  “帮主,随着此虫,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吴刚的位置。”

  【山洞】

  此时的苏雪已经完全的苏醒了过来,软禁散的药力也已经消失殆尽。苏雪活动了一下四肢,缓解了一下占据全身的麻意,回想起林墨说过的话,心里五味杂陈,她心里十分清楚,林墨刚刚修习内功,根本不可能是吴刚这等经验丰富的人的对手,她必须马上找到林墨,否则林墨凶多吉少。

  苏雪出了山洞,马上就从茂密的杂草丛中看到了一条足迹极为清晰的小路。苏雪知道,那是林墨为了引走吴刚而特意走出来的一条极为明显的道路,那么,她顺着这个道路,也一定可以找到林墨!苏雪马上顺着这条小路朝着林墨的方向狂奔而去。

  【紫林山】

  一片血迹喷洒在深紫色的树叶之上,显得格外萧瑟凄凉。树林正中,一个少年正仰面躺在了地上,他的身旁,是吴刚的尸体正安静的躺着。

  由于刚刚一场激战,林墨用近乎同归于尽的方式和吴刚以伤换伤,都是用的不要命的打法。最后凭借着吴刚并不知晓林墨的点墨劫指这才杀了吴刚,而林墨也因为伤势过重,只能是躺在了地上。

  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不断靠近,仅仅是几息的功夫,苏雪已经来到了林墨的跟前,看着眼前这凄惨的景象,苏雪俏脸煞白,一双如同秋水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涌出了一行行热泪,苏雪根本顾不得血污,一下子便扑到了林墨身上,声嘶力竭的喊道:“黑土,你醒醒,苏苏来啦,苏苏来了,呜呜呜呜。。。。“

  而在地上的林墨此时因为重伤早已经陷入了昏迷,只是胸前那一片碎肉显得触目惊心。

  而苏雪颤抖着双手将手指放到了林墨的鼻子之上,试探他的鼻息,许久之后,总算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鼻息,苏雪激动不已,连忙搀扶起林墨,想要快速回到书画门为林墨疗伤。

  就在苏雪准备背起林墨准备动身的时候,苏雪听到了远处嘈杂的声音,她立刻意识到,有大队的人马向着他们的方向来了,苏雪毕竟习武多年,得到了门派全力培养,一身武功在同辈之中也说得上是极为高深,此次书画门行程一结束,苏雪便会回到师门接受特训,届时武功必然会突飞猛进。

  苏小二低头看了看林墨那略显单薄的身体,此刻林墨双目紧闭,那本是一张阳光灿烂的脸庞此时却是苍白如纸,如同一个死人一般。

  林墨已经气若游丝,苏雪只得将林墨带到了隐秘的树丛之中,隐伏起身形,暗中观察一下到底是谁。

  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不多时,苏雪就看到了一群山匪一般打扮的众人来到了这里,苏雪一见,便以为是言永旭请来的救兵,心中不由地暗叫了一声糟糕,福威武馆人多势众,且与附近山匪有关联,仅凭她和重伤昏迷的林墨只怕是力有未速,眼下只有看看是否可以瞒天过海,等到他们离去了。

  众人很快来到了这里,眼前景象早已映入眼中,一个瘦小喽啰跑到吴刚身边,仔细检查了一番对着野狼道:“帮主,是吴刚,被人杀死了。”

  野狼身旁的吴老微微打量了一下吴刚的尸体和伤痕,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对着野狼道:“帮主,杀死吴刚的,像是书画门的路数啊。”

  野狼问道:“是何武功?”

  吴老答道:“点墨劫指。”

  书画门作为三大门派之一,门派绝学自然是大名鼎鼎。点墨劫指乃是极为玄妙的指法,号称三指必杀,乃是点墨派极具代表性的武学。

  吴老道:“只是有些许奇怪,这点墨劫指乃是书画门极为高深的武学,轻易不会传授给其他人,但凡修习点墨劫指之人,必定有资格修习《书画写意卷》,但是老夫观此人的内力质量,却是极为普通,应当只是《吐息功》的内力,实在是令人费解。”

  野狼道:“确实是有些奇怪。”

  说话之间,吴老望向了苏雪所在方向,饶有兴致的说道:“老夫看虫儿的反应,此处还有该走未走之人。”

  众人听到吴老的话,都顺着吴老的目光向着紫林深处看了过去,躲在林中的苏雪暗叹一声,将林墨小心的放到了地上,轻声呢喃道:“臭黑土,我先去处理了这些坏蛋,再带你返回书画门。”说完,苏雪手提长剑,提气纵身,便来到了野狼众人的面前。

  宋山魁看着英姿飒爽的苏雪,心中泛起了丝丝异样的涟漪,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如此清冷脱俗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往野狼帮所能接触到的女子,大多都是乡村之中辛苦劳作的农家女子,大多被复杂的农活折磨得粗糙憔悴,和苏雪一比实在是毫无可比性。

  野狼看到苏雪心中也是不由得暗赞一声:“好一个冰清玉洁的俏女子!”男人都是一样,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野狼在美女面前也收敛了几分粗狂的山匪做派,对着苏雪道:“小姑娘姓甚名谁,为何在此处?”

  被野狼帮众人围在中间的妖冶女子此时却是冷哼一声,她明显感觉到因为苏雪的出现使得本应聚焦在她身上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苏雪的身上,不由得对这些朝三暮四的恶心男人嗤之以鼻,尤其是见到苏雪那清冷纯洁的气质,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但是美女之间向来是不会输了气势,妖冶女子道:“依幽琴之间,怕是在这紫竹林私会情郎吧?这紫竹林平常人迹罕至,最适合干柴烈火了。”

  妖冶女子幽琴的话让苏雪心中大怒,她压根不搭理野狼的询问,而是长剑拔出剑鞘,提气运转内力,便是一剑朝着野狼帮众人围绕的幽琴刺来。在苏雪心中,女子清誉远比性命更重,这妖冶女子竟然口出污言秽语,她自然是想先杀了幽琴。

  一见苏雪拔剑杀向了幽琴,野狼和宋山魁最先有了动作。只见野狼双臂一震,两支精钢锻造如同狼爪一般的利爪手套顺势落下,紧紧地套在野狼的双手之上,如同一头扑食的饿狼一般迎向了苏雪刺向幽琴的长剑。

  宋山魁和野狼不同,他压根不在意幽琴是否会受到攻击,他双脚腾挪一番,冲向了苏雪的腰间,一看这架势便是不想伤害苏雪,他想将苏雪擒住。

  随着二人的动作,微风渐起,满地的紫叶随风飘扬,在空中沙沙作响,因为紫叶阻挡了视线,野狼帮众人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眼看着长剑即将碰到了野狼的利爪,苏雪长剑微抬,大喝一声道:“貂蝉拜月!”只见苏雪身形变换,在空中竟是也能变招,长剑挑过了野狼的利爪,如同一个绝美的女子迎着皎洁的月光礼拜,苏雪的内力如浩浩长河一般注入长剑之中,她却猛地看到朝她狂奔而来的宋山魁,因为不想和宋山魁有接触,不得已微微转身,长剑无法刺向幽琴,却是将前面的一个小喽啰一剑挑死。

  “柳影花阴月半空,兽炉香袅散清风。心间多少伤情事,尽在深深两拜中。”吴老一见苏雪的剑招,不由得在脑海之中浮现了这一句诗,突然大惊失色道:“帮主小心,此剑法乃是峨眉派绝学貂蝉拜月,一套剑招却是有两拜的杀招,她第二拜的目标是您!”

  察觉到了苏雪的真正目标,吴老当即提醒野狼,正被苏雪避开一招扑空的野狼听到了吴老的声音,连忙向后飞退,苏雪刚刚杀了一个野狼帮的帮众,此时想要追击野狼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得是抽身而退。

  野狼退到了最后面和吴老站在了一起,而后野狼挥了挥手,示意野狼帮帮众一起围攻苏雪,众人开始围攻,苏雪在众人之中左右横移,不时出手便能带走一条性命。

  远处观战的野狼对于手下的身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在不停地观察苏雪的招式套路,希望能寻找到苏雪的破绽,他眼睛余光也在不时扫扫身旁的吴老,刚刚吴老能够准确的察觉到苏雪的杀招,也是让野狼对吴老感到极为敬佩,但是一想到吴老并非是自己的人,心中又有了不少异样的情绪。吴老捉摸了一会苏雪的招式,对着野狼道:“帮主,此女应当是峨眉派的弟子,而且最少是长老级别的高手的亲传弟子,否则她不会被传授貂蝉拜月这等精妙的剑招,而且,此女能在这么小的年龄便能使出两拜的杀招,可以说必是家中长辈倾心培养的结果。好在此女年级尚小,未曾经过人生的大悲大苦,心间伤情之事也是少得可怜,这才使得她的两拜未有太大的威力,若是她的长辈施展,纵是内力相当,只怕帮主也早已饮恨当场了。”

长友如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