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笑逍遥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 药王谷宣讲药理

  小屋之中,沉重的气氛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岐伯此时正闭目苦思如何才能治愈林墨丹田之中那一毒素,好让林墨可以修习内功。平日里显得仙风道骨从容不迫的岐伯,此时脸上写满了无力与无奈,显然,对丁林墨的情况,医术强如他也是束手无策。

  丞相之子被人下毒而自己无力医治,这对于以医术冠绝天下的他来说乃是奇耻大辱。

  而旁边的周培元更是心痛至极若极,歧伯只是为了报答丞相的知遇之恩,那他周培元之于林墨亦或是丞相一家的心意便更为复杂了。

  “原本墨儿得无字天书相助,已经得到最契合的内力轨迹,若非此事,墨儿必定可以一飞冲天,超过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周接元轻声叹道,眼中闪烁着无穷的不甘。

  魏王陷害林府满门,可林府之子林墨无法修武复仇,实在是让人痛若至极。

  林府二百余人,尽死于屠刀之下。

  周培元深吸一口气道:“死竹竿,墨儿的寿命当真只有三年了不成?”

  歧伯叹了一口气道:“当今世上,能压制住融入丹田之毒的宝物不过一掌之数,就算有,反凭我等也是万万寻不到的。”

  “我们如今早已经不是在秦国的丞相府了,如今的我们只是一个厨子和一个医者,就连讨口饭吃也得看人家的脸色。”

  周培元默默的闭上了双眼,无论武功多高,没有投靠的人,还是要饿死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如今最主要的,还是尽力压制住林墨三年之后可能爆发的毒素!

  林墨低着头,声音沙哑的问道:“师父,那我现在可以修习外家横练功夫吗?”

  林府满门抄斩,二百余口殒命,父母惨死在魏王的屠刀之下,还背负了骂名和冤屈,身为人子,他决不能坐视不理!若是还像以前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个书画门的小书童倒也罢了。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么魏王欠下的累累血债,自己一定要加倍的讨回来!

  他身不在庙堂,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绝顶权利,那么,想要杀了称雄天下的魏王,就只能学习武功,争取达到顶尖高手的程度,才能有报仇的希望。

  林墨的问题终是让周培元了解了他的决心,但是周培元还是不死心的问道:“墨儿,你当真还要修习横练功夫吗?”

  岐伯一见周培元心生犹豫,马上戳了戳周培元,生怕他刚刚激起林墨的雄心被周培元给浇灭。

  周培元是林墨的师父,二人相依为命,周培元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弟子做这等困难之事,要知道外家横练功夫最是痛苦难修!相较之下,岐伯最注重的,乃是向魏王复仇!

  林墨郑重的点了点头,如今的他比任何人都更渴望能够习武,哪怕是不能修习内功!

  自从他知晓了这一段刻骨铭心的仇恨,他就知道,他和魏王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练武是完成复仇最好的路。

  若是让魏王知晓了他们具体的所在,那么,迎接他们的将会是魏王最精锐的魏武卒和整个大周王朝的精锐军队,那时候,别说他们,就是整个书画门也会在顷刻之间被夷为平地。

  唯有武功超凡脱俗,才有刺杀终结魏王的可能。

  岐伯看得出林墨已经下定了决心,说实话,看到丞相的儿子如此坚强,作为一个把复仇作为自己毕生使命的人来说,是最值得欣慰的事情了,无论如何说,复仇的担子,终归还是要林墨去挑起来,而无论是他岐伯还是周培元,终归只是辅助他的。岐伯激动地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林墨的肩膀,欣慰的道:“好小子,不愧是丞相的后代!从今日起,我便开始教导你外家横练武功。”

  “岐伯,您不是大夫吗?怎么也会外家横练之术?”听到岐伯要教自己外家功夫,林墨不由得微微一愣,没办法,在他的印象里,岐伯一直是一个文弱懂得养生之道的纯粹医者,甚至是连自己师傅都打不赢的文人,乍一听到岐伯要教自己武功,自然有些不可置信。

  岐伯听到林墨的话,微微笑道:“大道三千,实则不过是殊途同归罢了。医道和习武,不过都是开发自身潜力的方法,虽说形式不同,却有相通之处。”

  “那么我们该从哪里练起呢?”林墨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现在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你且休息七日,七日之后,我带你到书画门的招鹤回鸣之处修习医道。”

  岐伯神秘一笑,并没有和林墨多说什么,随即他话锋一转道:“墨儿,送你回来的苏雪已经和她的师门长辈返回峨眉派了。”

  “为什么?”林墨一愣,紧接着脸上浮现了一丝痛苦之色。

  岐伯苦笑道:“峨眉派金顶传承即将开始,苏雪作为嫡系传人是一定要赶回去的,虽说她一再坚持要等你醒来,可是她的师门长辈把她打晕带走了。墨儿,眼下你莫要多想这些事情,还是应当尽快修习武功,只要你武功大成,纵使是峨眉派,也决不能干涉你去找苏雪。”

  这天地之间,无论庙堂还是江湖,都是实力说话。

  尊贵如秦王,手握雄兵数十万,却碍于魏武卒强大,纵使是丞相被害也无计可施,这便是实力差距!

  林墨如今无法修习内功,只能先修习医道,待到找到解决内力毒素之时,才能正式开始修习武功。

  林墨暗下决心,一定要修成武功,到时候去峨眉山去见苏雪。

  谁也不能阻挡他!

  似是察觉到了林墨眼神之中的那一抹坚定,岐伯欣慰的笑了笑道:“这七日,你且先和药王谷的弟子再重温一番我曾经传授给你的医道知识,七日之后,我带你前往书画门的招鹤回鸣之地。”

  “是,岐伯。”林墨虽说心里疑惑招鹤回鸣之地乃是书画门有名的宝地,只有极少数核心之人才能够被允许使用,自己师傅和岐伯不过是厨子和大夫,如何能获得如此珍贵的名额?但是林墨识趣的未曾多问。

  岐伯笑着点了点头,为林墨轻轻盖上被子,而后拉着周培元缓缓地走出了小屋。

  林墨默默的闭着双眼,眼角有一行清泪滑落,他心中涌出了一股极为浓烈的仇恨,和深深的无力感。

  他的仇人,是魏王,十万魏武卒共主的魏王!

  林墨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声音嘶哑的呢喃道:“魏王,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整个魏国,为你陪葬!”

  【第二日】

  稍微恢复了一下,在黑洞轨迹不断涌出的吸来的内力修补之中,林墨的伤势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了过来,到如今已经是能够下地了,只是他不知道,这其中,有不少功劳应该归给师父周培元的那一枚珍贵的蜡烛。

  刚刚下地,林墨便走出了小屋,来到了小屋前的院子之中,迎面看到的,便是一众穿着一袭白衣的众多药王谷的弟子。

  药王谷,乃是江湖上唯一一个修习医术的门派,药王谷以医术闻名天下,擅长以医辅武,在江湖上享有崇高的声誉,乃是东海地区有名的名门大派。相传已经传承了五百多年,谷中有不少甘愿为药王谷效力以求药王谷的汤药辅助练功治愈疾病的高手,乃是公认的最不能得罪的门派。

  近几年来,随着药神消失,药王谷逐渐开始没落,药王谷掌门为了重振药王谷雄风,宣布正式开谷,谷内众弟子开始游历大周王朝各个门派宝地,以求能够增强门内弟子的武功和见识,如今正是药王谷外门执事莫义伦带着众多药王谷弟子前来求取书画门招鹤回鸣之地的使用资格。

  小院之中早已经是人声鼎沸,岐伯乃是药王谷的客卿,和莫义伦共同带队来到了书画门,因此,岐伯为了方便林墨,便将讲课地点放在了小院之中。

  小院之中,已经放置了十几个小木椅,方便众人听课,此时的小院之中都已经坐满了人,只有一个最靠边靠后的位置没有人坐,显然那是他的位置。

  来到了这个最偏僻的角落,林墨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小木椅之上,在小木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和一本装订好了的图册。

  桌子上的毛笔已经因为使用了多次而开始吡毛,而图册的纸张也泛着浓浓的黄色,稍微仔细地看上两眼便是不难发现,纸张上的纹路清晰可见且极不规整,显然是极为劣质的纸张所制作而成的。

  林墨心里十分清楚,这是要考他们的药材知识了。

  林墨从小便是拜周培元为师,而岐伯也作为周培元最好的朋友出现在林墨面前,也传授给了林墨许多医理知识,日积月累之下,林墨的医理知识早已经远超常人。

  医者,救死扶伤,对药物的性质的掌握程度和对疾病类型、弱点的了解显然是重中之重,若是对基本的医理不曾了解,那么纵是技艺再高,也终究是镜花水月,很难在医道上有所建树。

  林墨凝神提气,双目之中闪烁出了坚定的光芒,他轻轻地用砚台研磨,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标准文雅,让正开始准备讲述医理的药王谷药师感到极为诧异,毕竟,学习医道的年轻人之中,很少有这种富有书卷气的年轻人。

  “善医者,不视人之瘠肥,察其脉之病否而已矣”

  “夫人之常数,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少血多气,阳明常多气多血,少阴常少血多气,厥阴常多血少气,太阴常多气少血,此天之常数。”

  “你等要记住,学医之道,通晓药理,望闻问切乃为正道坦途,切不可急于求成,沽名钓誉,最终一事无成。”

  药师讲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是讲完了今日所要讲的所有的药材,准备让听课之人都好好练习一番。

  “接下来,你等将老夫所讲的药材的形状、外貌、性质、搭配都照着册子上的图画在空白的纸上默写下来,稍后老夫下去逐一评判。”药师在讲完之后,对着众人说道。

  听到药师的话,众弟子慌忙翻开手上那一本劣质的书本,顿时一个个愁眉不展,这里面的很多药材是十分相似的,其中只有一个是老师讲过的,要想从这些药材之中分辨出来,实在是有些困难,更不要说写出它们的药理来了,这对于他们这一群少年来说,实在是要求的过于苛刻了。

  “你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到了时间没有让老夫满意,老夫可就要报告莫执事了,到时候回到谷里,你们的评分便会极低,而且,你们也没有资格去享受书画门招鹤回鸣宝地的资格了。”看出众弟子不想费力的去分辨钻研,老药师顿时严厉的斥责道。

  众人来到书画门这等小地方,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书画门的招鹤回鸣而来,若非如此,像云城县这等小地方,他们天下闻名的药王谷是绝对不会来的。因此老药师一说事关招鹤回鸣的名额,众弟子也是马上低头,细细的钻研了起来。

  林墨淡淡的笑了笑,他细细的翻看了一遍整个书册,早已经是成竹在胸。这六年多的时间里他无法修习内功,有大量的时间都在跟着周培元学习相关的武学知识以及跟随岐伯学习药理知识,正所谓厚积薄发,此时的他根本不会被这一本小册子难住。

  下笔如有神,说的大抵就是此刻的林墨吧。林墨笔尖轻轻划过粗糙的宣纸,一笔一划简简单单的几笔,组成了一个个工整清晰的字迹,这些规范工整的字迹透漏着一股大气磅礴的气势,但是在每个字之中若是细细品味,还是能够嗅见一丝稚嫩的味道。

  显然,书画门重视的书法,小林墨也没有落下。

  林墨此时正在做的,就是分辨草药的确切种类,在很多相似的草药之中找到药师所规定的那个药材,这需要极为强大的观察能力,对于林墨这些十岁的少年来说,确实是十分困难的。

  然而林墨的表现却是令得药师刮目相看。只见林墨只是细细端详了一会,便行云流水的辨别出了要找的草药,并且很流畅的写下了草药的药理。

  在他六年的时间里,由于无法修习内功,他有大半的时间都用在了积累知识之上,在岐伯的悉心教导下,林墨的医道底蕴甚至超过了药王谷的弟子。毕竟,药王谷的弟子也要修习武功,花费在医道上的时间就狠狠地打了折扣。

  尤其是在学习医道的过程中,林墨经常会有许多的奇思妙想,也时常会引得岐伯啧啧赞叹,显然林墨的医道天赋也是极强的。

  若非如此,高傲如岐伯,纵使是林墨乃是丞相之子,也绝不会教他医道。

  时间总算是到了,林墨写完最后一个字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将毛笔轻轻地放到了桌子上,静静地合上了书本,而后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少年。

  众多药王谷的少年还在埋头答题,没有一个人写完。

  “好啊,你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少年,尚且不是我们药王谷的人,竟然能够认识如此知道的药材,并且对于药材的药理也是掌握的十分准确,难得难得。”就在林墨打量周遭青年的时候,讲课的药师已经不知不觉的转到了他的身后,看到了林墨的作答之后忍不住的赞叹了起来。

  听到了药师的表扬,还在埋头答题的众少年面露不忿之色,一向以医道魁首的药王谷竟然让一个书画门的少年抢了风头,这群药王谷的少年岂能甘愿?

  药师看着那些一筹莫展的药王谷弟子,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对看众人道:“想我药王谷乃当世医道第一,药神前辈在武林以医道称神,如今后辈在医道竟不如一个书画门弟子,不亦悲乎?”

  众多药王谷少年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大家都是少年,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气?只听得一个古怪的声音在众弟子中传来:“药师大人所言差矣。天下万道,文武为尊。医道辅武、以武称神。我药王谷弟子修习内功,武医双修冠绝武林,哪像此人一般,已是十岁之龄,尚未修习内力?”

  此人之言,正说在林墨的伤心之处,林墨不由地抬头向说话之人看去。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在人群之中,似是毫不在意,极为随意的瞥了林墨一眼。

  嘴角闪过一抹嘲讽的弧度。

长友如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