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笑逍遥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岐门有女唤小柔

  迎着林墨的目光,二人四目相对。

  周遭的药王谷弟子大多是心性耿直的医者,向来是对能力高过他们的人格外尊敬,现在听到有人侮辱林墨也是感到十分的厌恶。但是当他们回头看向了说话之人,却是都不约而同的把到口反驳的话咽了回去,不再言语。

  显然,这个说话之人要么是武功高强在弟子之中威望极高,要么便是身份高贵,是众弟子得罪不起的。

  此人名叫谷天东,父亲乃是药王谷的外门执事,和此次带队的莫义伦乃是同级,身为执事之子,自然是要凌驾在众弟子之上了。

  更何况,据说此人和大长老一脉有很深的关系。药王谷大长老,那可是传闻之中最有可能重新登顶药神封号的绝顶强者!

  林墨轻瞥了一眼谷天东,他知道这个谷天东并不是冲着他来的。他林墨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书画门小书童,谷天东作为江湖一流大派药王谷执事之子,根本不会有闲心于难他。之所以如此,应该是把他当作歧伯的人了!

  药王谷之内,以药神歧氏一脉为尊。一代奇才歧黄以医入武,冠绝武林,受尊号药神歧氏为药王谷正统。后歧氏衰落,药神失踪,药王谷大长老一脉受魏王支持,一直试图接掌药王谷,故而对于歧氏谷主一脉,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打压。

  林墨并未还嘴,这种斗嘴的把戏也只有谷天东这等急于表现之人才会如此积极,看来谷天东当真是不遗余力地向大长老一脉靠拢啊!

  “谷天东如此靠拢大长老一脉,定是想向魏王靠拢了。”

  林墨心头再次泛起那一段刻骨的仇恨。魏天如今风头太盛,他林墨在魏王面前如蝼蚁一般,如今只有蛰伏待机了。

  但是药王谷乃是武林大派,且药师众多,绝不可令魏王得手,平添魏王实力!

  日后与大长老一脉只怕冲突不会少啊!

  谷天东见林墨默不作声,心下更是嚣张至极:“一个不能练武之人,又怎配修习我药王谷之术?”

  就在谷天东话音刚落,他便感受到了数道凌厉的眼神紧盯着他,此时久不作声的林墨突然道:“按兄台的意思,不修内力,便于武道无成吗?”

  谷天东一见林墨回嘴,早已顾不得自己感受到的凌厉目光,而是应道:“正是如此,没有内力,就如无根之木,无水之萍,又如何修武?”

  林墨见谷天东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确实是没想到自己挖个坑谷天东竟然真的往下跳,便说道:“我早听闻魏王殿下不修内力,专精外家横练功夫,如谷兄所说,魏王曲岂不是不配修武?”

  林墨此言一出,整个场地立时鸦鹊无声,反应迟钝的谷天东,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后背泛起了一片汗珠。

  不修内力,此乃魏王逆鳞。

  谷天东就是再迟钝,也反映了过来,自己在这么公开的场合触碰了新主子的逆鳞,以后还怎么受到新主子的重视?只怕是大长老一脉也不会太待见自己了。

  这个该死的书画门书童!

  谷天东强忍着怒气,接着林墨的话茬道:“哼,魏王殿下乃是当世奇才,是天下最强的宗师人物,又岂是你这种废物可比?”

  林墨笑了笑不再多言,谷天东也因为自己说错了话而安静下来,此时药王谷众弟子因为触及到了魏王大多也是缄口不言,小院之中呈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安静,讲课的药师一见这个情况,便又走上了讲台,开始讲解药理。

  一个时辰的时间悄悄溜走。

  医师讲完了所有的课程,收拾好桌子上的书籍便是起身准备离去。这堂课牵扯到了大长老和魏王殿下,实在是太过敏感,老医师规规矩矩了一辈子,实在是不想沾染上半分,所以此时收拾书籍拿出了和他年龄不相匹配的速度。

  老医师离去之后,众弟子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而久未发声的谷天东突然站起身来,走向了林墨所在的角落,他身后跟着几个健壮的少年,显然是来找林墨的麻烦的。

  林墨早已经注意到了谷天东,心知此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林墨。”就在林墨准备好了应对谷天东的时候,一声柔弱仿佛鸟语呢喃的女子的声音缓缓响起,空灵澄澈令得林墨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林墨抬头一看,站在自己小桌侧边的,正是岐伯的嫡传弟子,小柔师姐。

  小柔师姐一身素白长袍,乃是和医者行医之时所穿的衣袍一样,极为宽松。可是内里却是一身劲装,勾勒出了小柔师姐极为诱人的线条曲线。尤其是腰间扎起来的束带,将小柔师姐那不及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和那夸张的腿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药王谷的弟子大多如此穿着,这极为符合药王谷药武双修的特点。

  她肌肤嫩白赛雪,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异常,小巧的琼鼻搭配上樱桃小口再搭配上小柔师姐阳光般醉人的笑意,使得小柔师姐在男弟子扎堆的药王谷拥有极高的人气。

  小柔师姐平时向来不爱打扮,从小跟随岐伯一起学医和生活使得她崇尚节俭,平日里就是一身素白衣服,如同黑瀑一般的秀发随意的低垂在身后,充满了一股温婉的味道。

  她刚一到这里,除了林墨,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小柔师姐的身上。

  林墨看了看周围极其想看却又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看,最后只能不时偷瞄几眼的众弟子,心里也是挺无奈。十岁的他显然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些弟子的心思和状态。

  看着亭亭玉立的小柔师姐,林墨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笑容道:“师姐你来啦?讲师刚刚讲完,我正准备去找岐伯呢。”

  小柔师姐听着林墨的话小嘴一撇道:“我看你是又想去练武了吧?我师傅说啦,你现在只可以学习医术和文学兵法,不许你修习内功。”

  林墨破天荒的没有和小柔师姐争论内功的问题,因为他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从前自己师傅和岐伯都不允许自己修习内功,自己不明白原因因此总想修习内功,可如今了解了自己的情况,虽说不甘,可也只能如此了。

  “我帮你吧。”小柔师姐想起了林墨如今的状况,没来由的一阵心疼,主动下手为林墨整理书桌上医师让众弟子复习的书籍。

  这显然让正在不时偷瞄女神的众弟子咬牙切齿,嫉妒不已。

  “师姐,我自己来就可以啦。”林墨见师姐为自己收拾起书籍来,感受到周遭这一堆杀人的目光,林墨赶紧自己弯下腰来整理起来,边整理边对小柔师姐说道:“等你给我收拾完了,我的小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听了林墨的话,小柔师姐嘴角泛起了一股笑意,这个小师弟总是能时刻保持着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并且影响她的心情。

  毕竟林墨是岐伯极为看重的人,还是和自己从小相识,对于小柔来说,林墨早已经和亲人无异。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安心等待着仙鹤回鸣的开启吧。这次还是我给你收拾吧。”小柔师姐说着便又开始为林墨收拾了起来。

  她始终记得她在三岁时在心里暗暗对岐伯许下的承诺,终此一生,护得林墨一世周全。

  此番若非因为自己要和岐伯去赵国锻炼自己的武功,绝不会让林墨发生这等意外。正是因为小柔师姐天赋异禀,所以岐伯时常带她在药王谷或者外出交流学习,使得林墨经常没有人倾诉,躲在后山哭鼻子。

  正收拾着,在小柔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了当时的情景。

  这段情景,刻骨铭心。

  那一日正是一九寒冬,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滴水成冰,正是一年之中最为寒冷的时候。

  寒冬之日,天冷,人心更冷。

  这一日,左都御史东方铨在家中的书房之中焚香梳洗之后,提笔写下了令天下为之震动的《戊午上襄宗封事》,怒斥金回、孙近等人勾结魏王投降匈奴的无耻行径,一再申明废诸王、强集权、御外族的主张,东方铨在文中直抒胸臆、毫不避讳他将调查所知的魏王明里抵御匈奴,实则与匈奴暗中勾结的情况如实陈述,并写下了“此祸一开,国运难伸;国势夷陵,不可复振,可为痛哭流涕长太息矣。”的语句,他早做好了被皇帝所斩的准备。

  只是,心中尚放不下自己的女儿·….…

  就在此时。

  纵是不会武功的东分铨也察觉到了门外的异动。

  死一般的寂静中,有丝丝诡异的响动。

  “魏王,你到底还是来杀我了。”

  东方铨仿佛早已料到,他早就将此书秘密寄给林翰一份,因此此书终有呈现天下那一日。

  只是他东方铨,或许见不到了。

  东方铨正襟危坐在书桌前,纵是知道自己死期将近,脸上却还是一脸的淡然。

  轰!

  陪伴了东方铨几十年的老仆被人从门外一脚踹飞进来,封闭的书房顿时门户大开,只见一个消瘦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手上还拎着一个正在哭着挣扎的小女孩,小女孩刚刚目睹了黑衣人屠杀东方府的人的恐怖场景,吓的哇哇直哭,魂不附体,可以想象,这一幕必然会在她的心中留下刻骨铭心的影响。

  东方铨一见到小女孩,顿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神情也终于是显现了一丝焦急,他双目紧紧的盯着黑衣人,咬牙切齿的道:“想不到魏王还是改不了伤人家人的下作行径,如此作为,怎配做大周之主?”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魏王雄才大略,东方大人只是未曾了解罢了,若东方大人愿做魏王的朋友,那么东方小姐自然也是魏王殿下的家人,那么伤害一说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我不了解魏王?”东方铨冷笑一声道:“我太了解魏王了!我大周以武立国,魏王无法伤习内力,曾为诸皇子之末,纵是后来外功有成,心中那份自卑却永远无法抹除。他所有的霸道与狂妄,不过是为了掩饰他心中的自卑罢了。”

  黑衣人见东方铨如此态度,知晓仅靠言语怕是难以说服他了,便将东方柔提高起来,道:“某再给东方大人一个机会,可愿做魏王的朋友?”

  东方铨双目含泪看着不断哭喊的东方柔,神情肃穆地道:“巍巍大周,不避死战。”

  黑衣人心中了然,东方铨的话早已说明了一切。

  而东方柔也知晓了父条放弃了自己,她竟停止了哭闹,而是从幼小的心底泛起一股绝望。这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品尝实在是太过于残忍。就在她绝望到无能为力之时,一道几乎肉眼不可见的银针向着黑衣人暴射而来,那凌厉的破空之力强盛至极。

  “大哥小心!”另一个黑衣人猛地看到这一幕,马上一个纵身扑在那被称为大哥的黑衣人身前,为他挡下了这一针。

  与此同时,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从门口冲了进来,一掌攻向黑衣人,黑衣人一见此掌的威力,便知自己若被击中必是十死无生,因此果断地将小女孩抛向空中,而后一掌攻向东方铨。

  “岐兄,快救柔儿!”

  彼时的东方铨一见东方柔有了生的希望,连忙请求赶来的岐伯救下自己苦命的孩子。他就是在暗示岐伯,放弃他,救孩子。

  岐伯心领神会,他纵身一跃接住东方柔,而黑衣人也一掌印在东方铨的胸口,东方铨顿时一口鲜血喷出便倒在地上。

  接住柔儿的伯早已飞针电出,一枚飞针轻地洞穿了黑衣人的咽喉。

  而救下了她的性命,又为柔儿报了杀父之仇的岐伯在东方柔的心中和东方铨融为了一体。

  从那之后,东方柔便一直跟着岐伯,后来,她也知晓了岐伯的身份。

  秦王府詹事,药王谷谷主,武林绝顶高手,封号“药神”的歧黄。

  从此,东方府一日灭门,东方大小姐不知所踪,而江湖上药神绝迹,只是多了一个老医师和一个叫小柔的药童。

  “小柔师姐,咱们走吧?”

  林墨的声音将小柔从回忆之中拉了回来,小柔这才猛然发现,林墨自己已经收拾完毕,反倒是自己只是沉浸在回忆之中了。

  小柔小脸一红道:啊!对不起啊师弟,咱,咱们走吧!”

长友如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