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们倒追而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60、养得一肚子肥水

  看到进入审讯室的青年人,陶青面露惊喜之色,方才脸上的慌乱一扫而空,身子也不疼了,甚至就差点没当场蹦起来。

  只是在男子一个严厉眼神的示意下,陶青的脸色有迅速沉了下去,变得比方才还要愁眉苦脸。

  他秒懂!

  陶青板着脸斥责道:“之前跟你强调了多少次,进来之后甭管见没见到我,你都得老老实实的,免得让别人抓去了把柄!”

  “是,姐夫。”

  陶青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陶青以前犯事可太多了,只不过也不过是聚众闹事之类的小事,这次属于是倒霉遇上了方正平这个硬茬子。

  之前他刚进来时要死要活的痛苦样可不是装的,真是被江悦给打懵逼了,怕得要命。

  刘云见他不说话,坐在了他对面面色沉着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

  正如其他警察审讯的态度那般。

  陶青还是有点怂的,畏畏缩缩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描述了一遍。

  刘云听完后都忍不住眉头紧锁,不是两批人的群架,而是十几个四肢健全的小青年被一个人追着揍?

  还是因为陶青寻衅滋事在先。

  这咋搞?

  刘云思索了一番后,一脸严肃看着陶青:“你应该没有动手吧?”

  “我哪敢,我愣是动都没动一下,单纯挨揍啊。”

  刘云暗中骂了一句窝囊废,又庆幸陶青没有动手。

  “啤酒瓶也不是你扔的吧?”

  “不是。”

  “那就好。”

  刘云安心不少,通常追究起来,陶青这个“头目”肯定是有不小责任的,如果他没有明确性驱使同伴,经自己手操作,保他安然无恙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把锅全部甩给扔瓶子的那人就行了,你表现机灵一些,就没你什么事了。”

  陶青点点头,深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又一脸狰狞道:“姐夫,一定要狠狠惩罚打我那小子啊,我要他跪下来向我道歉,还有那个女的,看我出去不整死她!”

  “那个女的你就别想了。”刘云语气高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看着陶青,“你现在一身骚,就不要给我乱添麻烦了。”

  陶青顿时有些失望,却又听刘云补充道:“不过那小子。”

  外面是可以看到审讯室里面的情况的,审完陶青之后,刘云又接着抓住几个刺头来审,最后出了审讯室,把所有笔录放在一起查看。

  审讯室外座位就这么多,陶青是没得位置坐的,他蹲在地上捂着肚子表现出满脸的痛苦,突然发出了一声微弱的闷哼声。

  “你鬼叫什么?”方正平瞥了陶青一眼。

  陶青费劲将整张脸挤到一块,眼睛都快要睁不开:“我……我肚子好疼……受不了了。”

  “啪!”

  这时,刘云冷哼了一声,站起身把一大把笔录甩到桌上,冷眼盯着方正平:“一个行凶的家伙在那安稳坐着谈情说爱,受害者蹲在地上,方正平你执法队长怎么干的!”

  “啊?”方正平都有些懵了,经过刚才的笔录,他都大概了解清楚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先不说江悦是不是行凶者,陶青怎么就变成受害者了?

  “刘副,这件事是那小子寻衅滋事在先啊。”

  “哼!”刘云冷哼一声,他拿起几份笔录,在上面猛地指点:“什么叫做寻衅滋事?伙同人结伙斗殴、追逐、拦截他人,外面一伙年轻人围在一起,你全都要抓起来吗?”

  “还有你看你上面写的什么,涉嫌猥亵、侮辱妇女?人家没有暴力威胁,没有肢体接触,简单搭个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违法了。”

  “倒是好啊,那小子把人牙都打掉了,你跟我说这是正当防卫?”

  “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就几个社会青年打架斗殴的案子都办不明白!写的一堆狗屎!”再一次将手上的笔录甩飞出去,散落满地。

  方正平四十多快五十岁的老警察,当着这么下属和社会青年的面,被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副局长劈头盖脸的骂,内心憋屈急了,奈何段位差距在那,大气都不敢出。

  妈的,名牌大学出来的就是了不起。

  方正平也懒得管了,你牛逼,你自己审吧,就是那小情侣倒了大霉。

  刘云随手唤来两个年轻警察:“你们俩把那小子单独关起来,不许吃,不许喝,不许睡,在我没有审好结果之前轮班盯紧了。”

  “其他人通知家属过来。”

  明眼人都听的出来刘云是在故意整江悦,江悦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想就算自己犯了事也不至于单独针对吧,还是说自己跟这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一想到这,江悦突然就记起了之前一个青年调戏楚云舒时说的话,说是陶青他家有人在警察局?

  再看看陶青跟死了吗的脸色假的要死,江悦内心直骂娘,真是倒霉到家了。

  那两名小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有行动,刘云大怒:“都他妈愣着干嘛!耳朵聋吗?”

  楚云舒把金属椅子拍得咣咣响猛地站了起来,瞪着刘云:“你凭什么把我朋友单独关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啊!”

  “凭什么,就凭我是这里的副所长,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祸害社会的蛀虫!”

  楚云舒的身高比刘云还高,但气势完全比不过后者,刘云指着楚云舒的鼻子骂道:“在警察局还敢大喊大叫,你以为你是谁!”

  楚云舒也不怵他,接着喊道:“你以为你又是谁!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不过是油头粉面的死肥猪一只,我就大喊大叫了怎么地?”

  被楚云舒这般羞辱,刘云顿时怒火涌上心头,整张脸涨红一片:“简直就是个不三不四的八婆!你家人没教你什么叫做敬畏吗!还敢侮辱人民警察,我看你是想陪这小子一起好看!”

  “我看你才是侮辱人民警察那个吧!脑子没有,吃着空饷,养得一肚子肥水!”

  “你找死!”刘云恼羞成怒,这女人简直就是泼妇,根本就说不过她,伸出手来就要给楚云舒两巴掌。

  江悦连忙起身挡在楚云舒身前,楚云舒也慌了,连忙道:“你敢动我……”

  “嘈嘈嚷嚷的,成何体统!”

  不等楚云舒说完,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声音不大,却夹带着十足的威严。

  随后便是一名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整个人气质与其他人完全不同,高大的身材和冰冷的脸庞,朝那一站,就给人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楚云舒都害怕地往江悦身后多靠了一下。

  刘云更是,上一秒还凶煞无比的面庞,此刻变得安分无比无比。

  “江局,您怎么来了?”姿态放得极低,迅速来到中年男子面前请示道。

  中年男子淡淡看了刘云一眼,轻描淡写吐出一句:“我要不来,那我这辈子就干到头了。”

  听上去不夹带半点个人情绪,却让在座所有警员如坐针毡,刘云背后一身冷汗都溢了出来。

  中年男子不管刘云,扫视四周一圈,然而当他目光落在江悦和楚云舒两人的身上时,无人察觉的,他的眼神恍惚了一瞬。

浅尾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