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财富之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3章:棉花期货

  当西格蒙德多次打电话给广场酒店,对方告知他西摩尔小姐没有回房间,但也没离开酒店的时候。

  这位不那么负责任的父亲眉头就皱了起来。

  西格蒙德想去酒店看看,他不放心女儿。

  可这天晚上,他同样在华尔街上班的年轻妻子在家里开了个派对,请了一大帮同行和一些优质客户们。

  作为男主人西格蒙德不能离开。

  等派对结束,一切都安静下来时,已经临近深夜十二点。

  西格蒙德最后给酒店那边打了个电话过去,知道女儿还是没有回房间,并且也没出酒店以后。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心里已经明白可能会发生什么了。

  等到第二天,在交易所的办公室里。

  看到春风满面的程哲时,西格蒙德想问点什么。

  可最后他什么都没问,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面带微笑的望着程哲:

  “亲爱的亚伯,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服务的?”

  他看见程哲笑了笑,他觉得程哲这个笑容有些玩味。

  他忍住给这张英俊的东方脸孔上面来一拳的冲动,继续保持自己的微笑。

  “亲爱的西格蒙德,我需要了解一下如果我想在美国买卖期货,有什么样的限制,花旗银行能给我多少的杠杆支持,手续费和点差、利息等等费用大概又是多少?”

  西格蒙德深深的吸了口气,把作为父亲的本能暂时埋藏起来。

  “哦,期货!虽然比起芝加哥那边,纽约这边的期货品种没那么齐全。但作为投资,毫无疑问期货合同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选择。至于您的问题……在我回答您以前,亲爱的亚伯,你需要告诉我你对哪种期货品种感兴趣?要知道这些期货的费用和各项注意事项,都是略有不同的。”

  “我想了解一下棉花、白银和优质黄铜这三个品种。”

  “好的,那我们先说一下棉花。”

  棉花作为期货,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14年。

  当时美国新奥尔良商品交易所开始交易棉花期货。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由于美国棉花出口量大幅下降,棉花价格也变得不稳定,许多交易所一度取消了这种期货。

  二战后美国成为资本世界的龙头,棉花期货也重新回到美国的交易所里面。

  棉花期货是轻工商品,是普通的商品期货,有着价格低,波动稳定的特性。

  一般来说,棉花都在8、9月份采摘。正经期货合同实物交割因此一般都在每年10月份以后。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在金融的魔力下。

  棉花期货和其他诸多商品期货一样,早就被玩出了花。除了纺织工业的期货合同会进行实物交割外。

  市面上大部分的棉花期货合同交易,都已经被当成了和股市一样的投资标。

  投资者们要的根本就不是那白花花的棉花。

  他们想要的是通过棉花期货价格的上涨和下跌,来和其他投资者进行交易对赌,获取其中的利润。

  其他期货品种也一样,除了一些工业、实业个体外,它们更多的时候都被用来作为资本市场里面的“赌具”,失却了期货这种东西刚被发明出来时候的初衷。

  纽约交易所的棉花期货,一個标准手的棉花期货合同是50,000磅的棉花,也就是约22.68吨。

  在进行期货合同交易时,交易单位是XX美分/磅,现今价格是908美分/磅。

  一美分一个点。

  和许多其他期货合同品种一样,一个点的利润是10美金。

  比如从908美分/磅涨到910美分/磅的话,那就是两个点的利润。

  一手棉花期货就可以获利20美金。

  程哲耐心的等西格蒙德介绍完其他几种自己有意的期货品种后。

  他笑着开口:“那么如果我现在想投资这几种期货品种的话。花旗银行能提供多少倍杠杆呢?”

  “看品种。如果是棉花期货的话,最高20倍。如果是白银期货,那可以增加到30倍。每种商品的杠杠倍数都不一样,它们的盘子大小也不一样。”西格蒙德开口道。

  程哲心里开始计算,按照现在908美分/磅的价格,那一个标准手纽约棉花期货应该是908美分X50,000,也就是大约4.5万美元左右。

  不过和其他纽约交易所里面的期货商品一样,棉花期货也是保证金交易。

  按照花旗银行提供的20倍杠杆,那保证金基数就是0.05,也就是说实际上想做棉花期货一手的价格是45000x0.05,大约900美元左右就可以交易一手。

  花旗银行给自己的授信额度是350万美元。

  按照900美元一手计算,自己最多也只能做不到4000手的合同。

  本金还是太少了啊。

  “我了解了。”

  程哲笑着开口:“西格蒙德,那就麻烦帮我买3000手棉花期货头寸吧。”

  他说,“做多。”

  3000手棉花期货,保证金大约270万美元左右。

  以程哲的授信额度可以买更多,但账不是这么算的,他必须给保证金和涨跌留下足够的预备资金,免得到时候出情况直接被平仓。

  剩下80万美金左右的额度,就是这个作用。

  “这么多!”西格蒙德惊讶。

  换成其他客户,本着能多捞就多捞一点的心态,西格蒙德会劝对方不要一下子就下这么重的仓,细水长流他才可以慢慢抽更多的佣嘛。

  但现在这个人是程哲,想到自己的女儿,西格蒙德再次开口:“没问题,不过需要您签字确认。您现在就确认这笔交易的话,马上可以开始准备合同。”

  “当然。”程哲微笑。

  西格蒙德看程哲态度肯定,看旁边的格罗斯还想要劝,他马上开始忙碌起来争取尽早搞定合同。

  格罗斯见西格蒙德这样,算一算程哲这笔交易自己也能抽到一些佣金,干脆也不说话了。

  所以上午开市前,程哲便和花旗银行确定了合同。

  接下来花旗银行会在市场上开始建立头寸,买下和程哲资金相应的棉花期货合同。

  这个工作不难。

  270万美元的期货合同在如今的香江金融市场是笔超级大单,甚至能够直接影响整个香江的期货市场。

  就是在香江股市,270万美元也很夸张——现在的香江股市,一天的交易量也就几千万港元而已。

  但在美国这边,270万美元左右的期货合同实在算不了什么。

  一个上午,花旗银行就帮他建好了所有仓位。

  等程哲中午走出纽约交易所时,他已经亏了差不多十万美元——

  今天的棉花期货行情不好,另外花旗银行的手续费、利息、点差等费用也被他提前算了进去。

  真实的浮亏其实没那么多,大概也就8、9万美元。

  “风险有些大,不过棉花的行情向来很稳定。”

  格罗斯安慰他:“要么是下午要么是明天,应该都能涨回来的。”

  程哲笑着道:“我不担心,亲爱的格罗斯。这是投资,投资就注定有风险,我非常的清楚。”

  格罗斯见此耸耸肩不说话了。

  而亚伯选择做这一次的棉花期货,他调查准备已久。

  他看好棉花期货走多的主要原因,是去年年底全球几个主要棉花产地的干旱,注定会影响到今年棉花的产量。

  这是其一。

  另外棉花期货从今年3月份开始,价格一路下跌,从1100美分左右阴跌到了现在的900美分左右。

  在今年棉花产量影响下跌,全球需求又没有跟着同步下跌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程哲在里面闻到了有大庄家做空的味道。

  这是其二。

  看出来这两个问题的程哲,决心搭一搭大庄家们的顺风车。

  现在都6月份了,今年棉花收成好不好马上就能知道。

  他相信大庄家们很快就会开始行动。

新一思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