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龙,想做皇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1章 童姥传功

  李秋水存了猫戏老鼠的心思,在后面一面追,一面出言讥讽。

  如果是在平时,赵倜少不得回怼几句,但这时逃命要紧,一开口说话,只怕泄了真气。

  现在再被追上,童姥肯定活不了了,自己已经惹恼了李秋水,少不得要陪葬。

  山顶上有不少积雪,赵倜这时候飞奔起来,虽不说是踏雪无痕,但脚印也是很浅。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思去欣赏自己的轻功了。

  终究是赵倜功力尚浅,学的轻功也不过是童姥几天前教的,才练几天也不熟练,全是仗着内力深厚。再加上抱着童姥,几十斤重的一个人,速度还是打了个折扣。

  李秋水或许觉得戏耍够了,足下发力,瞬时接近了许多,然后发掌向赵倜背后袭来。

  赵倜突然间觉得背心一凉,身上已经中了一掌。本来奔跑的速度已经极快,这时又有掌力一送,脚下突然趔趄,向几步外的山涧掉了下去。

  李秋水声音传过来,声音越来越小:“师姐别怪我!我出手太重了一点!便宜你了...”

  山壁陡峭,完全没有着力的地方。这看着有两三百米的高度,掉下去肯定要粉身碎骨。赵倜心道:“吾命休矣!”

  眼看就要落地突然间一声断喝:“什么人?”一股力量横着打过来,将赵倜下冲之势居然转横了。

  赵倜认得是慕容复,这斗转星移使出来,真的是匪夷所思。绝不是“接化发”可以比拟。

  赵倜心想,慕容复算起来救了我两回了,以后有机会可以帮帮他,给他指条明路。

  身子又向前飞出几丈,双脚踩到了一个矮胖子肚子上,好像就是先前在山上砍树的那个胖子,这次他没能跑得掉。

  赵倜向前飞的速度依然很快,这时段誉施展开凌波微步,叫道:“我来顶住你!”

  段誉用背顶着赵倜,又跑了一百多米,才消了这个力道。

  童姥远远看见李秋水正从山上追下来,叫道:“快走,那贱人追下山来了。”

  赵倜喊一声:“多谢段兄弟!”

  又跑了一会,童姥说道:“先放我下来。”

  待赵倜小心翼翼放下她后,童姥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服下,把腿包扎好,说道:“我还有七十九天才能神功还原,这段时间躲到哪里去才好?你带我去少林怎么样?”

  赵倜说道:“这点李秋水也能轻易想到,只怕躲不了几天。”

  童姥说道:“这里再往西两三百百里就是西夏地界,这贱人是西夏势力很大。”

  又沉吟一会,童姥突然问道:“你之前说你解开那个珍珑棋局,第一步下在哪里?”

  赵倜笑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不错,就去西夏,李秋水一时间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躲去她的老巢!”然后背起童姥,发足便奔。

  童姥自然自语道:“刚才那年轻人四两拨千斤的功夫着实不错。另外一个居然会凌波微步,不知道是谁的弟子?”

  赵倜回道:“一位是姑苏慕容复,有‘北乔峰、南慕容’之称,一手家传斗转星移真是接化发...额借力打力的绝技。另一位是大理段氏子弟。”

  童姥奇道:“大理段氏,怎么会我逍遥派的功夫?”

  赵倜一时间懒得解释,于是说道:“这个我也不得而知。”

  一路上童姥指点方向,赵倜只顾跑。不由得觉得命苦:干苦力的命啊,给人当牲口使唤。而且钱也没了,要是有钱去买匹马也好啊!

  这么跑了三四天,赵倜问道:“应该快到西夏了吧?”

  童姥笑道:“早就是西夏地界了。”

  赵倜问道:“听说西夏一品堂里高手众多,咱们不会被发现吧?被发现了怎么办?我现在也没学会什么功夫。”

  童姥说道:“我教你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六路功夫合在一起叫‘天山折梅手’。你是无崖子的亲传弟子,学这功夫也是名正言顺。而且你护送我这段时间,也算对我有功。况且还有七十多天要你为我护法。”

  赵倜这时候也不跟童姥客气:“多谢师伯!”

  童姥骂道:“无崖子这小贼让你去找李秋水传你武功,这时候只怕是没半点指望了。现在由我来传你,也算是你的造化。”

  赵倜笑道:“多谢师伯!师父本来是让我去无量山,不过现在有师伯,那是再好不过了!”

  童姥说道:“呸!你这油嘴滑舌的本事不是在少林学的吧?”

  赵倜嘿嘿笑笑,不答话。

  童姥将天山折梅手第一路传给了赵倜,一百多字非常拗口,读起来非大喘气不可。而且童姥逼着赵倜边跑边念,稍有停顿或者背错就在赵倜头上拍:“笨死算了!”

  赵倜一时难受,想不到穿越了还要背书,平时看小说都是什么签到,什么做任务就自动会了武功,不用背书也不用练的,自己咋就这么命苦?

  不过还不算太苦,至少口诀是都背下了,然后休息的时候又被童姥逼着练习。

  看着童姥这么督促,像极了高考冲刺前那些老师的样子。没办法,练不好的话,等李秋水再找上来,只怕两个人一个老命玩完,一个小命玩完。

  童姥突然大叫:“不对!你这么笨,怎么可能练得这么快!一定是小无相功!”

  赵倜疑惑道:“我怎么可能会小无相功?”

  童姥怒道:“一定是小贼和那贱人在一起了,贱人教了小贼。小贼传功给你的时候一并传给了你!”

  赵倜心中一喜,但面上显露的只是疑惑:“还有这事?师伯,师父临终前其实也还是想着师伯的,师父要我去找李秋水,只是为了学武功。让我来找师伯,可是在担心师伯的安危啊!”

  童姥面上微露喜色:“真的?”

  赵倜诚恳地说道:“真的!弟子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可以证明。”

  童姥嘿嘿笑道:“好!那师伯再用心些教你武功,你不好好学,我打得你皮开肉绽!”

  赵倜“啊”地一声,叹口气,但还是说道:“多谢师伯!”

泠御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