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龙,想做皇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2章 冰窖之中

  赵倜这几天可算是吃苦了,像是回到了小学和初中时候,被家长盯着写作业的情况,写慢了,写错了都要挨打。

  两人一边赶路一边练功,口诀背熟了,童姥还陪着赵倜拆招对练。有这么一个高手陪练,进步简直不要太快,而且又有小无相功的底子在。

  童姥说道:“这天山折梅手是永不止境的,你将来功力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武功招式都能化解在其中。以后能学到什么程度,全靠你自己了。”

  赵倜说道:“多谢师伯教导。”

  童姥说道:“前面不远就到西夏都城了,你休息一会,等天黑了,咱们就进城。”

  赵倜说道:“要进皇宫吗?这更是险地之中的死地。”

  童姥说道:“没错,就是这样。这贱人是以前西夏皇帝的妃子,皇宫可以说是她的老巢。进了皇宫才叫真正的‘置诸死地而后生’。”

  等天黑透了以后,又等了好一会。赵倜才背着童姥越过护城河,翻过城墙。

  西夏这时候也是兵强马壮,巡逻的护卫甚是威武。

  按照童姥的指点,赵倜穿屋过巷,避开了哨卡,来到一座高楼,周围的建筑都是金碧辉煌,不过比起东京的繁华还是要逊色不少。

  童姥说道:“这就是西夏皇宫。”

  赵倜想,你这么轻车熟路的,恐怕是没少偷偷进来。

  童姥说道:“按照我的指示。”

  赵倜背着童姥,一路上走走藏藏,都是恰好避开巡逻的护卫。这要是说没经常来,赵倜都不信了。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来到一片简陋许多的房屋前,已经基本没什么护卫出现了。

  按照童姥指示,拉开一座石屋的大门,两人进了去。然后又是一道门,刚靠近已经觉得有一阵寒气袭体。

  赵倜问道:“这是冰库?”

  童姥说道:“没错了,这是皇室用来藏冰的。现在天气开始转热,但前面还有几座冰库,没三个月也不会用到这座冰库的冰。”

  赵倜说道:“不错。这皇宫里房屋众多,即使李秋水找到了皇宫来,一时间也无法确定我们的位置,我们仍有时间可以逃命。”

  童姥鄙夷道:“没出息。只知道逃命。这三个月你如果能好好练功,到时候即使你单独遇上那贱人,说不定也不用跑了。而且我神功复原,贱人不是我对手。”

  赵倜叹口气:“唉,这个事,弟子可能也不太方便插手。”

  童姥“哼”的一声;“我去找点吃的。”过了不久,抓了两只孔雀回来。

  说好的吃的呢?

  到了第二天,应该是到了午时,童姥咬开孔雀脖子,喝血练功。

  赵倜看了觉得残忍,心里不大舒服。

  童姥见了,说道:“我喝血,你吃肉。”

  赵倜问道:“怎么吃?生吃?生吃我可吃不下。”

  童姥怒道:“难道还要我烤熟了给你吃?”

  赵倜赶紧说道:“不敢不敢,不敢有劳师伯。”只叹自己命苦,要吃生的,只好强忍着反胃,生吃孔雀,感觉和鸡肉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这么过了一个多月,童姥见赵倜吃东西时表情痛苦,偶尔也会心有不忍,带些熟食回来。

  每天逼着赵倜练功,也是童姥的乐趣。而且见赵倜荤腥不忌,觉得这孩子不错,率性而为,很对自己胃口,不愧是逍遥派的传人,于是更加用心。

  赵倜每天被逼着练功,开始一段时间被打得浑身难受,后来慢慢能够接上几招,一个月后,已经可以和童姥打得有来有回,这就是名师一对一辅导的效率。

  也难怪后来那些为了孩子的家长不惜重金给孩子报补习班,要是条件允许,恐怕真的要每科都请个名师来辅导。

  这一晚,赵倜半梦半醒之间,突然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面前,瞬间惊醒,这是个女人。

  那女人道:“我在哪里,怎么这么冷?”

  赵倜听声音,是个少女,不是童姥,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是谁?”

  那少女说道:“你是谁?我好冷。”然后不住往赵倜身上靠,紧紧贴着。

  赵倜有心抗拒,但这时候脑子已经不大清醒了,少女又热情如火,已经身不由己的抱紧了。

  过了很久,总算清醒了一点。

  那少女问道:“好哥哥,你是谁?”

  赵倜这时心里有点觉得对不起身在东京的小怜,支吾道:“我嘛...我是...”

  突然童姥闪过了,抱起少女就走。

  赵倜惊呆了,这童姥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么为老不尊,口味沉重?

  过了不久,童姥回来了,笑道:“小师侄,我对你不错吧?”

  赵倜不好意思抬头,也不好意思应答,只好含糊地“嗯”了一声。

  童姥哈哈笑道:“看不出来你倒是个风流人物。哈哈。亏我还在你晚饭里下了春药,给这女娃娃也下了药。现在看来,即使不下药,这事也能成。哈哈!”

  好你个为老不尊的天山童姥!谢谢了!

  赵倜满脸通红,问道:“师伯,这少女是谁?”

  童姥又是哈哈一笑,说道:“这姑娘今年十七岁,端庄秀雅。”

  赵倜问道:“是西夏的公主?”

  童姥说道:“不错,正是西夏的一位公主,是当今西夏国主的姐姐。”

  赵倜叹口气,摇摇头。

  童姥笑道:“怎么?让你占了个大便宜,你还摇头叹气,不知足吗?”

  赵倜说道:“我是觉得对不起她,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

  童姥说道:“没什么对不起。她是李秋水的孙女,你也算是为师伯报了仇。”

  赵倜叹道:“唉,师伯利用师侄,本是天经地义,只是太对不起那个姑娘。而且这么个报仇法独辟蹊径,那个李师叔还有别的孙女嘛?”

  童姥怒道:“利用?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有一个还不知足?明天对练加一个时辰,仔细你的皮!”

  赵倜这一个多月,每天和童姥拆招对练,可谓是吃尽了苦头,不过吃苦也是有回报,武功的进展可谓神速。不过明天加练一个时辰,简直是痛苦加倍啊。

泠御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