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龙,想做皇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3章 梦姑

  第二天,赵倜被童姥又是多揍了一个时辰。好在童姥这时有点喜欢这个小师侄,虽然功力比之前强了太多,但下手反而轻了许多。

  到了晚上,童姥笑眯眯问道:“小师侄,你想不想那个小姑娘啊?”

  赵倜咽了口口水:“不想。”

  童姥笑道:“我看你口是心非。行吧,你再等一个时辰。”

  赵倜扭过身去,没有说话,也没有反对。

  过了一个时辰,童姥还真的去把那少女又带了过来,然后自己去了冰窖的上一层,回避了。

  那少女又有叹气:“我又做这怪梦了。又是害怕...又是欢喜。”

  赵倜抱着她“嗯”了一声,说道:“我也是欢喜。”

  那少女又说道:“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如果不是,为什么我好好地睡在床上,突然间却到了这里?如果是做梦,为什么又感觉你这么真切?平日里我听陌生男子的声音都会害羞,为什么一到了这里却心神不由自主?昨晚做了这个梦,今晚又是这个梦。难道是前世姻缘?”

  赵倜想,童姥八成又给她下了药,这么老了还做出这种事。自己又不好向这公主明说,一旦说了,恐怕自己和童姥就要和皇宫护卫干架了。

  少女又说道:“你是我在梦中的情郎,我就叫你梦郎好不好?”

  赵倜一阵尴尬,有点不想接受这个称号。但也只能顺着这个少女的话。

  少女已经开始动手摸赵倜的脸,想要摸出个样子来。

  赵倜也说道:“那我就叫你梦姑,你看好吗?”

  少女答应了。连续几天,真的过得像是在梦中一样。

  这一天,童姥搬来了不少吃的。然后坐着运功。

  赵倜问道:“师伯,准备这么多吃的,这几天不打算出冰窖了?”

  童姥说道:“我的神功即将恢复,这几天是关键时刻,不能松懈。这几天你就忍一忍吧。等我神功恢复,再带你去找你的梦姑。”

  赵倜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再说话,心想你老不正经,偷听墙角。

  童姥又说道:“我之前虽然功力比那贱人强,但我现在断了一条腿,这就难说,除非你愿意帮我的忙。”说着斜着眼看了一眼赵倜。

  赵倜叹口气:“师伯,李秋水怎么说也是我师叔,我怎么好向她下手。而且我武功现在还差得远,只怕帮不上什么忙。”

  童姥说道:“你就忍心看着你师伯被她打?她砍我一条腿的时候,你可是就在旁边看着的。我要是打不过她,她必定会杀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赵倜说道:“那我到时候再带着师伯逃便是。”

  童姥怒道:“你就知道逃!以前你是个小和尚也就罢了!你现在也算是个男人了,难道还没有对敌的勇气?”

  赵倜心里说,其实我在这之前就已经是了,嘴上却说道:“我到时候可以帮师伯掠阵,若是落了下风,我可以帮忙打上几招。”

  童姥哼一声,说道:“掠阵?以你的见识,等我落了下风,只怕你出手就晚了。”

  赵倜道:“我会打起十二分精神!”

  童姥鄙视的表情很明显,摇摇头,说道:“罢了,我先教你天山六阳掌吧,这几天你好好练练。”然后一挥手。

  赵倜一愣,只觉得腿上一疼。

  童姥说道:“为了帮助你练功进展能快一点,我给你中了生死符。”

  赵倜大惊失色:“什么?师伯,这又何必呢!大可不必啊!”

  童姥说道:“你用心练,你练得快一刻,就少受一刻的苦。”

  赵倜这时候想哭,真的不想这么被折磨了!系统啊,为什么没有系统啊,我只想速成啊,不想受这个罪啊!

  这时候生死符发作了,被打中的地方先开始痒,然后蔓延到全身,过了不久连骨头里都感觉在痒。

  赵倜求饶道:“师伯,我知道厉害了,我保证这几天肯定能学好,赶紧给我解了这毒吧!”

  童姥丢了颗药丸过来,赵倜赶紧吃了,身上的痒很快止住了。

  童姥笑道:“小师侄,记住这个感受,好好练功,等你天山六阳掌练好了,你自己就能拔除生死符。”

  赵倜叹道:“何必呢,我这两个月练功不是很勤奋嘛。”

  童姥说道:“你还差得远,不逼你一逼,你还是进步缓慢。”

  然后童姥教了赵倜生死符的手法,解法,如何发力,如何运功,一种一种的教,待赵倜练熟以后,又教拆招应对。

  这几天,生死符一种又一种地给赵倜种上,然后又一种一种地教解法。

  赵倜这几天过的真的是遭老罪了,简直身不如死啊。自己是不怕疼,但真的怕痒。

  这天,童姥说道:“小师侄,这几天你辛苦了。学的还挺快。天山六阳掌你也算是学会了。”

  赵倜叹气道:“不快不行啊,慢一点就多受一点罪。也辛苦师伯教导,传给师侄这么高深的功夫。”

  童姥说道:“明天午时,我的神功便练成了。师伯要先去找那贱人报仇,然后再带你上天山。你这段时间这么孝顺,到时候把你的梦姑也带上。”

  赵倜笑道:“谢谢师伯。”

  童姥说道:“等会我练功的时候,你不要和我说话,以免我分心。”

  赵倜点头答应:“我去上一层去。”

  童姥说道:“这样最好。”

  这时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师姐,你躲在哪里?到了妹妹家里,却不来相见,是不是太见外了?”

  赵倜听这声音,正是李秋水,抬头看向童姥:“师伯,李秋水终于还是找到这里来了。”

  童姥说道:“不怕,皇宫之中房屋几百上千间,等她一间一间搜过来,找到这里也要几天。”

  赵倜松口气道:“只要挨过明天午时,就不用怕了。”

  过了一会,李秋水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师姐,你记不记得无崖子师哥啊。他现在正在小妹宫中,等你出来呢。”

  赵倜说道:“师伯别上当啊,我师父已经仙去了,李秋水这么说是激将法。”

  童姥说道:“没事。她现在是用的‘传音搜魂大法’,想逼我出去,提无崖子就是想扰乱我心神,我不会上当的。”

  过了一个多时辰,声音又响起,骂一会童姥,又说一会和无崖子如何相爱。

  赵倜怕童姥承受不住刺激,看向童姥:“师伯,别上当啊!”

  童姥说道:“师伯我九十多岁,岂是容易上当的。”然后咬了一只白鹤,吸了血后,盘坐在地,开始练功。

泠御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