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龙,想做皇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4章 老年人尬武

  李秋水是算准了,午时是童姥的练功时间,这时候传过来的声音越来越是露骨,越来越不堪入耳。简直就是现场直播啊。

  赵倜在一旁听了,也是极其尴尬。虽然说有点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但想到李秋水差不多也九十了,心里又像一起吞了苍蝇、老鼠、蟑螂一样难受。

  童姥终于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贱人!”

  赵倜一惊,这关键时候,为什么不能忍一忍,这个小不忍则乱大谋,万一走火入魔?

  赵倜赶紧说道:“师伯,他是故意激怒你的。她说的都是假的!”

  童姥被气得喘粗气,骂道:“无耻贱人!他临死之前还不忘赶上缥缈峰,把掌门指环传给我。还拿了一幅我十八岁那年的画像,说是没一日不在思念我!”

  赵倜一愣,隔空吵架?应该是童姥也在传音?

  猛地听到几声冰库大门开、关的声音。李秋水喊叫的声音传来:“你说谎!他怎么会喜欢你这个小矮子!”

  然后砰砰连续十几声巨响传来,童姥哈哈大笑:“贱人!你到处勾引美貌少年,连丁春秋你都勾引,他怎么还会爱你?师弟说我到老仍是处女,对他始终不变。他说后悔跟你在一起。”

  两人的喊叫声夹杂着砰砰打斗的声音,赵倜赶紧往第一层跑去,刚到第二层,就听到李秋水大喝一声:“什么人!”

  童姥叫道:“那是中原武林第一风流浪子,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人送外号‘梦郎’。”

  李秋水道:“放屁,多半就是那个小秃子!”

  童姥笑道:“梦郎,你不用心急,很快你就可以和你的梦姑相见了。你想不想她?”

  赵倜心想,师伯果然一直在听墙角,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道:“想。”

  李秋水说道:“梦郎,原来你果然是个风流多情的少年,你上来让我瞧瞧。”

  赵倜起一身鸡皮疙瘩,李秋水这老太婆太不正经,停经了几十年还想着这些事。童姥好歹现在喜欢的是同龄人无崖子,李秋水却还想着找小鲜肉。

  突然,一点火光一闪,应该是李秋水想要用火折子观察一下。她新进到冰窖,不如童姥在冰窖待了两个多月那么适应黑暗。

  赵倜在旁边只见两个人影飘来飘去,快到几乎看不清,贸然上前恐怕只能帮倒忙。

  突然一阵凉风掠过,童姥说道:“第二种法门,出掌!”

  赵倜这几天和童姥对练,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忽然觉得一阵掌风袭面而来,立刻出掌相迎,掌力撞在一起,只觉得身子猛地一晃,随即不敢迟疑,又是一掌击出。

  李秋水喝道:“你为什么会天山六阳掌!”

  童姥这时候已经躲在赵倜身后,冷笑道:“这位梦郎,是中原第一风流美少年,自然琴棋书画、医卜星象、走鸡斗狗无所不会,无所不精。因此师弟才收了他做关门弟子,命他去除了你的老情人丁春秋,清理门户!”

  李秋水问道:“梦郎,此言当真?”

  赵倜答道:“师父确实命我去除了丁春秋。”对于前面几样,自己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承认。

  李秋水喝道:“好!”然后在黑暗中辨明了赵倜位置,又发掌打来。

  赵倜只能使出天山六阳掌,一一应对。好在这两个多月来,每天在冰窖中也是昏暗中和童姥拆招对练,这时和李秋水打起来,一时间也没落下风。

  李秋水问道:“既然你是我师兄弟子,你怎么不叫我师叔?”

  赵倜说道:“师叔,你和师伯也算是一家人,何必这么苦苦相逼呢?师父他老人家也不愿意你们手足相残,命我前来劝解。”

  李秋水说道:“你不知这老妖婆...啊!”

  童姥趁着两人说话,在赵倜背后偷偷向李秋水偷袭,李秋水一时分神,童姥一击即中。

  童姥又跳到前面去,和李秋水斗在一起,李秋水招架几招,已然落了下风。

  赵倜叫道:“师伯,师叔,你们别打了,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化解了这段仇怨。”

  童姥叫道:“你放屁!”

  几招过后,李秋水已经缓了过来,也叫道:“梦郎,你让开!”

  两人又你来我往的打了好一会。赵倜在一旁,见谁落了下风,就上去帮上一招半式,但又完全没办法制止两人的打斗。

  突然童姥胸前中了一掌,吐出一口鲜血,倒飞着撞到冰块,然后倒在地上。

  赵倜赶紧过去扶住,一探童姥鼻息,已然没气。“师伯!你别死啊!”

  这时候赵倜虽然明知道童姥是在装死,但也要顺着演下去,不然李秋水上来补刀,只怕童姥就真的要嗝屁。童姥一死,恐怕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李秋水又掏出个火折子,点着了,见童姥嘴边、胸前都是鲜血,两人斗了几十年,深知童姥功夫的特点,吐这么多血,应该是真的死了,一时间又是欢喜,又是感到若有所失。

  过了一会,李秋水走上前来,说道:“师姐,我不信你真的死了。”然后一掌拍出,打在童姥胸前,打断了几根肋骨。

  赵倜叫道:“师伯已经被你害死,你还要侮辱她的尸...遗体!”

  李秋水这时见到了赵倜样貌:“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像是那个小和尚,却又英俊许多。”

  赵倜一愣,什么?这才两个月就认不出了?

  李秋水这时又要打向童姥遗体,赵倜连忙出掌招架。赵倜愤怒之下,竟然能把李秋水逼退。

  斗了几招,李秋水突然叫道:“你背后是谁?”

  赵倜一听,惯性回头,只觉得胸前一痛,已经给李秋水点了穴道。赵倜骂道:“你是师叔,却对师侄使诈,丢人!”

  李秋水笑道:“兵不厌诈,师叔这是教你做人!凭你的样貌虽然还算不错,但还算不上‘中原第一风流少年’”

  赵倜心生疑惑,难道是因为发型的原因?换个发型换个人?说道:“师叔取笑了,小侄相貌普通,师父也曾说过。”

  一边说话,一边暗中运气冲击穴道,就像便秘时候憋气一样。

  奈何李秋水武功远在自己之上,童姥又没教过自己如何用真气冲开穴道,一时间毫无效果。

  李秋水这时笑容满面,见赵倜在地上运功,一副便秘的表情,更是觉得得意。

泠御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