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等闲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我见齐天揍昆仑

  天边刚刚翻起鱼肚白,那朝霞刚刚抹上胭脂和穿起嵌着金边的长裙,那拂面而过的风吹着正是凉快的时候,就隐约听到窗外传来一阵一阵的打斗声,和一些分不清男女老少四处逃窜的呼喊声。

  我一个翻身从床上挣起身来,就掀开窗帘向窗外望去,只见大街上冷冷清清的空无一人,万籁俱寂,方才听到的那些呼喊声难道是我的幻觉?不,只见不远处的高楼上站着两个长的没我帅的家伙,一个身穿盔甲长发披散似个刚刚逃离战场的士兵。另外一个家伙的穿衣打扮让我大吃一惊,那个家伙头发不是很长,用一条白绢扎了起来,上身穿着一件绣花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短裤,两脚穿着一对黑色的人字拖——这一身妥妥的是来自23世纪的打扮,这让我大惊之余,对他充满了好奇,难不成他也是和我一样,是从23世纪穿越过来的人?

  “你根本不是齐天老儿,你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要和我昆仑过不去?”那身穿盔甲的昆仑说道。

  “我确实不是齐天老儿,但我名齐天,齐天老儿是我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杀父之仇,不可不报。若是不报,我岂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所以,你今天必须要死在我的手里。”那齐天得意洋洋道。

  “我杀那齐天老儿不过是为了报仇雪恨而已,想不到结了你这么个仇人,我实在是不想和你这种难缠的家伙交手,但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全力以赴了。”那昆仑心里根本没有战胜齐天的把握,因为他有伤在身,尚未完全痊愈。

  “啥?报仇雪恨?我的师父与你何仇何怨?”齐天问昆仑道,还是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数年前,我与那齐天老儿素来不曾谋面,无怨无仇,无端端的那老儿要追杀我,当时的我不识武艺,只能任他将我推落万丈悬崖,若非我福大命大,此时已是荒山野鬼了。你说,这齐天老儿是不是该杀?这齐天老儿是不是该死?”昆仑义愤填膺地说道。

  “好你个该死的,死到临头还血口喷人,我师父一生行侠仗义,怎似你说的无端害人。我师父杀你,定是因为你该死,你既逃过一劫大难不死就该苟且偷生,说来你也真是福大命大呢,当年我师父将你推落悬崖你不死,不久前在戈壁滩上让我一枪贯穿胸膛你也不死,今时今日,我定将你碎尸万段——你必死无疑。”那齐天说着就朝昆仑轰去一掌,只见那一掌掌风势如万钧雷霆,直接轰掉了半座楼房。

  “也罢,自古杀人需偿命,苍天不曾饶过谁。仇恨循环无穷尽,我此丹心已死寂。我这命就给你吧。”那昆仑低着头,两眼无光,似乎他早已知到自己死期将近。

  楼房坍塌之时,扬起尘烟滚滚,茫茫的尘烟之中,一个身影倒了下去。我亲眼所见,那昆仑并没有闪,笔直的身躯正中了那一掌势如雷霆的冲击,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你怎能是我的对手。”齐天说着朝着倒在残梁砖瓦之上的那具血肉模糊之躯走了过去,那血肉模糊之躯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了活着的气息。

  齐天心里觉的事情有些过于简单,几分钟前还在四处逃窜的家伙现在却乖乖站着受死,为防再生枝节,齐天举起不远处的一座石狮就朝着那具血糊糊的躯体狠狠砸了上去,鲜红的血花四溅,溅的到处都是,那躯体与房梁砖瓦一起压在石狮下面,血流一地,红乎乎地分不清手与脚了。

  “你命再大,这次你也死透了。”齐天说着,哈哈大笑几声,此时他的心里只有大仇得报的喜悦之情。

  这种场面见的少了,心里多少是有点怕的,但是比起这种莫名的怕,我更迫切的想知道那个人从何而来。

  我远远的就冲那齐天大喊:“嘿,好家伙,你是不是穿越者?你是不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那齐天听到我的话,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到不可思议,我明白的他那种心情,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他那大惊之余无比好奇的神色,和我如出一辙。

  只见那齐天腾空而起,飞檐走壁,眨眼间来到我的面前,唇齿之间惊喜之色洋溢在脸上:“是的,我是穿越过来的,你怎么知道的?你也是吗?”齐天盯着我的一头短发端详了许久,直接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穿越过来的?”

  看到和我一样从未来穿越到这个唐朝的齐天,我的心里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倒是那齐天兴奋的侃侃而谈地做起自我介绍来:“我先说吧,我是三个月前穿越到这里的,然后就回不去了。我足足流浪了两个月,差点没饿死,后来流浪到洛阳被齐天老儿收为徒弟,学了武艺,你刚才看到了吧,我把昆仑那个家伙杀了,就是在为我的师父报仇。你呢,你过的怎么样?你也是来自23世纪的人类吗?”

  还没有等我开口说话,只见青空里劈来一道闪电,那闪电打在齐天的身上,耀眼的一阵光芒之后,那齐天就消失在了半空中。

  “嘿…”我四处张望,但齐天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见鬼了,怎么凭空消失了,好好的,大白天的,哪里来的一道闪电?”那齐天跟着那道闪电一起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难不成他穿越回去了?难道刚才的那道闪电在无意间打开了时间裂缝把他带了回去或者带到别的世界?我心里做着各种测想。

  正在我四处找寻齐天的踪迹之时,忽然晴天里传来一声巨响,“轰”的一声巨响震得我头皮发麻两耳欲聋,原来是那被压在石狮底下的昆仑单手举起石狮,猛地屈肘使劲将石狮抛在半空中,口中振振有词:“飞龙在天。”这一招飞龙在天掌风如万刃,气掌化成龙,气龙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咆哮着将石狮吞没,刹那之间,那石狮被轰的七零八碎,化作万千碎石纷然落下。

  那昆仑遍体鳞伤,浑身是血,走起路来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大步流星,便走到了欣欣酒楼门口,两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挥袖抹了抹脸上的血迹,这才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叶少秋见状连忙迎了上去,就要伸手搀扶,道,“客官,看你伤的挺严重的,要不要先找大夫进行治疗?”

  “大可不必,一点皮外伤而已,并没有伤筋动骨,不足一提。快把你们的好酒都上来,今天我要一醉方休。”昆仑大声嚷嚷道,说着就门口最近的桌子坐下,一边翘起二郎腿,左右摇摆着腿,一边用手敲打着桌子,桌子发出哒哒的声音,口里还自在地哼起小曲来,一双小眼睛倒是十分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战场上,装死乃是求生之道,想不到我昆仑,有朝一日也要装死求生。”昆仑几杯酒下肚,不由小声嘀咕道。

  我远远地就认出了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正是不久前我和欣欣救下的那个垂死在荒林小道上的那个士兵。当时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扛着他,硬生生地赶了三十里路,路上大气不带喘的,一刻也不敢耽搁,所以这个家伙就算化成灰我也能认得他身上那令人讨厌的狐臭。

  我壮着狗胆向他走了上去,坐在他的面前,自顾自地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上酒,不管他向我投来厌恶的眼光,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道:“是我救了你,当时你身负重伤昏死在荒岭小道上,是我扛着你赶了三十里路送去医治的。要是没有我,你现在怕已是一躯朽烂的尸骨了。”

  昆仑一听,知晓我是他的救命恩人,肃然起立,毕恭毕敬地向我鞠躬道:“我听郎中说起过,原来是兄台当时救下了我,我在此谢过兄台,实在是感激不尽。”

  这个家伙倒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感激倒是不必了,不过,你要是能随便给个十两百两当个谢礼啥的,我倒是十分乐意接受。”我话说完,那昆仑仍然毕恭毕敬地站着,90度地鞠躬着。

  只见他的脸上略显尴尬之色,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说来惭愧,救命之恩重于泰山,十两百两算不得什么。我身上本来随身携带着一个价值连城的玉佩,只是这玉佩不知丟失在何处了。我现在身无分文,只能日后再行报答。”

  我去,看来想从他的身上发点横财这个想法是行不通了,真是糟糕。不过,他口中所说的玉佩正是被我顺走了,我把那个玉佩送给柳欣欣了。“哎,兄弟不要这么说,我救你不图回报。我向来是一个助人为乐的靓仔。来,你坐下,咱俩也算有缘,今日不醉不休。”

  刚好今天那柳欣欣和路小飞一大早就去外面做新店推广去了,用现代话说,就是到外面为自己的新店喊口号发广告去了,至少要晚上才回来了,所以这一整天,我都没人管——无拘无束的感觉就是好就是妙。

  “哎,对了,刚才那人是跟你寻仇的?”我问道。

  “是的,”昆仑认真地说道,“我把他的师父杀了,所以我是他的仇人。他的师父是我的仇人,他杀我是为了给师父报仇。齐天老儿江湖上传说是个行侠仗义的好人,但是当年我与他无怨无仇,他却要追杀我,将我推落万丈悬崖。我杀齐天老儿是报坠崖之仇。不曾想,为自己招来了一个新的仇敌。我方才装死,才侥幸逃过一劫。”

  “哦,你打不过他,所以就装死咯,你还挺机智的。但是你为什么不还手,反而选择挨打装死?我觉的,以你的武艺,未必会败给他。”我笑道。

  “如果我不是有伤在身,我确实未必打不过他。大丈夫能屈能伸,报仇十年不晚。他杀我是为报仇,情有可缘,若下次再见,我定会取他狗命。”昆仑说完。

  “不过这也太矛盾了,一个行侠仗义的人,怎么会无端端的追杀一个无辜的人呢?”

  “真真切切,当时齐天老儿这个名号无人不知,江湖中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但是我确实与他无怨无仇,我还把他当作自己心中的英雄呢,但是,就是他对我穷追猛打,最后将我推下万丈悬崖的。齐天老儿武艺高强,我自知打不过他,所以对他采取了偷袭,才报得此仇。”昆仑一本正经地说道,从他认真的表情看得出他并没有说假话。

  “偷袭?我还以为你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呢。”我说道。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兵不厌诈,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昆仑仍旧一副真诚的样子。

  “不过你不觉的有点矛盾吗?一个在武林中有着行侠仗义的的好人这种口碑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追杀一个无辜的人呢?”我心里纳闷道。

  “确实,”昆仑若有所思道,“最近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其实,让我觉的矛盾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有一个姓令的,是长安的富商,也是我的仇人,那姓令的玷污了我的妹妹然后把她杀了。一个月前我杀了这个姓令的,却无辜招来许多长安贫民百姓的咒骂。原来这姓令的在那许多贫民口中是个乐善好施的大好人。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一个那么残忍地杀害我的亲生妹妹的凶手怎么会是寻常百姓口中乐善好施的好人?这世上让人觉的矛盾的事情还真是不胜权举呢?”

  “确实,如果生来就是一个恶人,怎么可能在旁人口中还有这么好的口碑呢?说不定这里面大有文章呢!”我意味深长地说,“不过头脑简单的人总会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真正有头脑的人都会把自己觉的矛盾的地方查个水落石出才会动手!也许你在不经意间已犯下了不可挽回的罪过。”

  “怪呀,怪呀。这其中必有我没调查清楚的地方,看来要想弄清楚只能把那赵龙揪出来了。”那昆仑将一壶酒一饮而尽,这已经是第八壶酒了,看的出他已经有些醉了,而后不语,又一连干了三壶,这时已面色通红,他喃喃道,“兄台的大恩大德,我只能日后再行报答了。敢问兄台大名。”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廖十三,如果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尽管报我的姓名,可助你…”这牛逼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往下吹了。

  “十三兄,这救命之恩,我终生不忘,日后必将倾我所有来报答你。昆仑在此别过,还有,今天这酒钱,劳烦十三兄先替我付了,我日后必千倍万倍奉还。万分感谢。十三兄。,江湖再会。”说完,大步流星迈出门去,腾空一跃,转眼消失在了天际。

  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那昆仑就在我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去,我和你素不相识,你这饭蹭的真有水平,已经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真是后生可畏!”我小声喃喃地骂道。

  “刚才那位客官结账了吗?”那叶少秋走过来问我。

  我冷冷道:“他说先欠着,他着急拉屎去了,身上没带钱。”

  “什么…”叶少秋说完就奔出门外去追,可哪里还有那昆仑的踪迹。

  柳欣欣回来后听叶少秋说了此事,又劈头盖脸地痛骂了我一顿。我有苦无处说,但我相信着,那昆仑确实是身无分文,日后定会千倍奉还的。从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的他是一个憨厚的好汉。

  如果昆仑不是一个憨厚的汉子,那么就凭我刚才贸然打扰的行为可能早就吃下他不少的拳头了。如果昆仑是一个不讲理的人,那他绝对不会对我90度鞠躬而久久不起的,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对人的真诚,从他说话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他为人的实诚,我的内心深处告诉我,这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十三少O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