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tha:战火合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SN0-2-Ω间章旧事:第十三门

  ——————————

  6/3/1050C.E.(UTC+8),远东主陆,炎国龙港

  小巷里是下班工人聚集的地方,大量造船厂工人在这里就餐,这里的小贩们以廉价和量大实惠为存在的基础。

  老朱的云吞面摊子在这里比较冷清,有几个老顾客会光顾。现在摊子前就有一位老工人在嗦面,汤水和工人衣服上的油污铁锈混杂在一起,但他毫不在乎。

  “唔……咱们厂子里那艘停工两年的老皮子重新开工了,今儿个咱去架子上刮铁锈——嘶溜——那老皮子上刮下好几吨来,从厂子里堆了一地。今儿个晚上准有人去捡,厂子里也明说了,那东西就当送人的——老朱你要不要去捡几块?”老工人一边吃面,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

  “哼,我捡那玩意干啥?”老朱一边搅着桶里的汤,不忘往桶底下的隔层里面添点柴火。“我有空拿那个去卖,还不如从这再多卖几碗面。”

  “呜——”的汽笛声响起,大概是有什么超出吃水深的大船要入港了,正在召唤纤工和驳船。

  “那船不是江北订来运货的吗?人家商行都倒了,怎么今儿个又开工了?”老朱把桶盖盖上,长舒一口气坐回板凳。

  “人家商行倒了,没付清钱款,但按说那大铁皮子还是归俺们厂的。说着是孙家人要再造一艘远洋舰,直接拿这艘船的皮子改掉。”

  “货船怎么改远洋?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底儿的吧?”

  “说是那么回事,但上头有上头的意思,我们照着图样来就行了……哎,咱们从那老皮子里拆出不少架子件,现在都还堆在废锈旁边嘞。”老工人终于吃完了面,不忘把汤喝干净,现在正靠在推车边上跟老朱闲谈。

  “哼,别的厂子我不清楚,你们厂子我倒是知道,没门!”

  “你今儿个不用回厂子里瞅一眼?”老朱给下一位客人切着香菜,头也不抬的问道。

  “嗨嗨,今晚可是有东坊的大戏,的事就交给那帮年轻人吧……”

  是啊,年轻人们。

  老朱恍惚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位客人都已经吃完走人了。小巷里仍然人挤人,但他总感觉有一丝异样。

  他猛的一回头,看见人流之中静静站着一个与周围的工人格格不入的家伙。一身棕色的大衣,戴了一顶尖顶帽子,不同于其他人脸上的疲惫和平淡,他的眼神之中隐藏着一种锐利的感觉。周围的人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仿佛他并不存在一样。

  那人走来了,径直坐到摊前的马扎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扁酒壶喝了一口。咖啡的苦涩气息在这条小巷的油盐酱醋味中格外突出。

  “这位客人要什么面?”老朱平静的问了一句,仿佛料想到这一天总归会到来。

  “孙,你老了。”他没有正脸看着老朱,而是放下了咖啡壶平视着前方的街道。

  “客人认错人了,我不姓孙。这位客人要什么面?如果不要面的话我可要收摊打烊了”老孙此时已经把摊车的凳子收了回来,拿下了车子的隔板,做好了收摊离开的准备。

  “找到你可不容易,你的那几个老朋友在其中做了不少阻挠。呵,他们还寻思我是来找你寻仇的。”来者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淡淡的说道。

  “我再说一遍,我已经不姓孙了。当年的事你去找那些埋在坟里的家伙去问,去找现在的大掌门去问,找我这个又老又没用的老头没有任何意义。”

  老朱撤掉了摊位上的桌子和马扎,走到了来人的背后。“你到底吃不吃面?不吃面我收摊走人了!别碍着我去看大戏!”

  “看来你真的在这里窝了二十年。孙,你老了,老糊涂了,糊涂到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来人起身回过头来。那也是个老人,宽檐帽子没法遮盖住他灰白的头发,棕色眼眸既剔透又尖锐。

  “我他*大炎粗口*的就是个卖云吞面的小贩,外面就算全变成拌面酱也*大炎粗口*跟我没半文钱关系!”老朱气呼呼的收起马扎挂到摊车上,拉上帘子就要骑车离开,看到堵塞了道路的人流时才想起来现在仍然是饭点高峰。

  “好吧好吧好吧,怀特你真他*的是个不可救药的老*,这个点都掐好了……跟当年,一模一样……”老朱的声音小下去,头却抬了起来,与怀特对视。此时的他仿佛已经不再是一个贩面师傅,而是带着一种威严和气势,犹如一个叱诧风云的政客或者一个指点江山的将军。

  “有什么事快说,先说好了,我已经不再是孙家掌门了,别指望着我现在去北冥重工指挥那帮小伙子帮你办事,十二门知道我还活着的人掰着手指头能数的出来。”

  “我现在也没时间跟你们较劲,我来找你只为了问一件事。”

  “告诉我,第十三门到底是什么?”

讣告灰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