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所雾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真相

  你可以称呼我为“上帝”,我在恳恳切切地完成着我的工作。

  在对这个“人类”的文明进行过彻底地解析之后,我发现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好的词汇来描述我和我同伴算是何种存在。

  话虽如此,但我心里清楚我们和人类之间,只不过是相似文明的不同形态罢了,因为微小的纬度差异,才导致了现在这样单方面的观测关系。

  和他们记载中的“上帝”相吻合,这是多么美妙的巧合,但也有并非巧合的可能性。

  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算大,但的确有可能是我们的先人在许多时间以前,也降临过这个文明,之后才有了他们的那些记载。

  “他们是很好的实验材料。”

  来人是和我一同离乡进行此次研究的同伴,不过他更擅长实验操作,我更喜欢理论的研究。

  “是啊,秉性和我们‘人类’非常相似,但感情和灵魂这种抽象的东西却又是具象而且可以被我们操控的。”

  “但我们真的会和那个实验体一样……只是稍微施加了一点影响,就化身恶魔吗?”

  “这也说不定呢,所以才需要我们的研究。”

  “我倒觉得他们这种低劣的生物所能带来的参考价值微乎其微。”

  他经常会直率地表达出对这种低等生物的不屑,但我并不认同这种傲慢的想法。

  “和我们一样,他们的文明里每个个体也都拥有自己名字,我们应该抱有最基本的尊重。

  你不也一样对那个叫‘田芳’的实验体心软了吗,这又是为什么?”

  “这没什么,我的情感和灵魂驱使我这样做,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拥有和我一样被称之为‘人’的要素,明白吗?”

  “这至少意味着他们和我们之间是有相似性的,不是吗?看到田芳的遭遇能让你联想,能触动到你的感情。”

  “好吧,我姑且认同你这个观点。但我还是不会承认赵南括那个个体身上采集到的数据能有更大的参考价值。”

  “嗯,我也承认,他的变化实在不合情理。

  一个老实又卑微的男人,我们只是具象了他心中的‘雾’,他却能如此狠辣、果决地采取报复。”

  到现在我都不是很能理解引起这种变化的真正原因,有的也仅仅是一些猜想。

  “话说,没当上经理这件事对他的冲击有那么大吗?居然能勾起这么大的‘雾’。”

  “你别忘了那天晚上他还收到了刘驰瑞拿田芳手机发的分手短信,后面附的那几张床照可能才是关键。”

  “可他好像不记得这件事了?”

  “这就是‘雾’的效果之一,他只把那份悔与恨记得真切,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了。”

  “但那也不是他找人侮辱田芳的理由!那几个丑陋的东西!而且他居然还要了那份录像的备份……我绝不承认这样的灵魂也配称之为‘人’!”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无法理解同伴的心情,只是我们的研究需要更加严谨。

  “对了,这个地方还有个细节,赵南括他联系的几个人其实都在那个‘老田’手底下做事,即使赵南括对此并不知情。”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还很纳闷赵南括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即便他已经疯了。

  “不过听你说实验好像还是出了点问题?但是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出来?”

  “是的,实验每进行到一定阶段,我们引发的‘雾’总会带来更多‘雾’的共鸣,最后就导致他们集体丧命。”

  “那不就是个巧合吗?那个十字路口的设计本来就有点问题,赵南括故意引刘驰瑞去找田芳,而自己则借了辆渣土车想直接在路上碾死他。

  可没想到车子在半路上居然翻了!就这么引发了连环车祸……真是个可怕的‘巧合’啊……”

  “那真的是‘巧合’吗?早没事晚没事,却偏偏在一个阳光明媚,又没有什么其他问题的大马路上发生了连环车祸?”

  “这个嘛……说不定‘他们’在某个时节‘雾’确实会自然放大呢?我那边还有另一组实验数据,是个小女孩和她的家人。”

  我对这一组实验的印象十分深刻。

  “小女孩家里的教育十分刻薄,她从出生起就一直被迫做着一些心里其实很不愿意做的事……生日长期以来都相安无事,但这些情绪其实一直都留存在她心底。于是所有的怨气也就在这一天母亲开车的时候彻底爆发了——明明她心里清楚这种事是不能做的,却偏偏哭闹着去抢方向盘……”

  “她们也都是这次交通事故的死者?”

  “嗯……”

  “这么说来……我好像在赵南括的记忆里见过这个小姑娘。”

  “啊?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千万不要乱说,这俩人明明不可能见过才对。”

  “我确定赵南括一定见过这个小姑娘。唔,这也可能是我们干涉时造成的误差吧,比如赵南括会驾驶渣土车这件事本来也不合理,话说他有驾驶什么交通工具的经历吗?”

  “除了每天开车上下班,好像没有……对了,我还有个问题,我们对刘驰瑞不也进行了干涉吗?但为什么他的行为好像完全没受到影响呢?”

  “‘雾’被放大了是肯定的,你只是产生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刘驰瑞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

  “怎么说?”

  “‘雾’是遮掩了他们眼前绝大多数的事物,从而放大感情深处的欲念,而刘驰瑞一直压抑在父亲的控制下,想学坏来引起关注但坏都坏得不够彻底,以至于他父亲手下那帮人渣都看不上他……所以他的罪行也就被‘雾’提前激发了。”

  “原来如此……你前面说这次事件不是巧合我就想起来,之前看过一篇论文,好像是关于‘雾’的连接还是什么的……”

  “我也看过,是说怀有相似欲念的‘雾’会相互连通,甚至肉体不用相见也能感受到彼此……我记得还提到了连通起来的雾会彻底让人迷失心智,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不过后面的内容并没有得到科学的论证,就和我刚刚提出的引发灾难的理论一样,没办法找到确切的证据来验证。”

  “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次的实验体最后虽然都有些‘失控’,但也都还在理解的范围之内,行为上也没有非常不符合逻辑的地方。而你那个理论硬要说的话,反而更像他们文明中一个玄幻的词汇——

  ‘因果报应’。”

  “算了,我们再这样讨论也得不出有用的结论了,快去准备下一次实验吧。”

  离开时顺手关掉了实验设施的照明,希望研究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吧。

  啪嗒。

  ……

  ……

  城市里再没有了光明,只有雾气变得越发浓郁,苦命的人儿还在苦等公交,片刻不停地奔波却不知去向何方。

  可笑,可笑。

南鹿居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