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未央:竹声新月似当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无间(02)

  这一年冬天,人们在寒冷的空气里自我禁锢着,一个个躲在房间里不敢走出门,街道与商场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门可罗雀,显得冷清而空旷,没有生机。有一天下午,下着小雨,空气越发显得冰凉,长安陪我去步行街买了一件加厚的牛仔裤,深黑色,在靠近大腿膝盖的部位,有几道细细的浅浅的白,是那个年代很流行的元素,惹眼,像一道道透明的蚕丝。牛仔裤的价格对那时的我,很是不便宜,差不多相当于我好多天的生活费。最开始试穿的时候,我有过一点点的犹豫,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能接受,毕竟超出了自己的预算,低头对长安小声说:太贵的,要不换一家便宜的吧,我知道这附近便宜的店铺!长安说:有得就必有失嘛,你呀,也别太心疼钱,裤子的质量还是好的,不信你摸摸,布料厚得很,估计可以穿得时间久一些,明年冬天不就省得买了,要不这样,我们一人买一条吧。长安的声音在空气中,显得翠冷,却带着一种家常的亲热,他微微俯身,看了看我的腿,熟练地把一条牛仔裤从货架上拿出来,送到我的面前,像是检验自己刚才说的话。长安相信我一定会接受他的建议,我只好笑着,接过来拿在手中,也不说话,算是接受的,尽管我有四五分的不情愿,当然这种不情愿是隐藏着的,外人看不出来。最终,在长安强烈的建议下,我们各买了一条,我的是深黑色中号的,长安的是蓝色,号码比我的要大一些。果不其然,这条牛仔裤在质量上很是争气,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依然能自信地穿着它招摇过市,从不怕坍台的。再后来的日子,实在旧了,穿得机会少了,洗干净,就放在衣服箱的最底部,保存了很长时间都舍不得丢,大概因为价钱贵,有些不忍心。至于长安的那一条,我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不过十有八九在毕业时被他丢掉了,谁知道呢!我是最了解长安的,学生时代,他所崇尚的消费观念是:旧的不丢去,新的不会来。一条裤子而已,对于他,还不至于值钱成宝贝似的,哪里像我一样,被自己硬生生惦记了好几年。

  长安的消费观念不是我能比的,说到底,他有这样的条件,不过作为朋友在一起时,他倒是没有给过我压力,至少经济或消费上的从没有过。记得有一次,他买了一根皮带,应该算是个名牌的,价格很是不菲。他第一时间拿出来给我看,说是原装进口的,不久前才生产上市的,乌亮亮的,摸上去质感极不错。我笑着说,肯定不便宜吧,在这方面,真舍得呀你!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算是一种默认。我当然知道,长安在我的面前有那么一点炫耀的意思,可说到底,我不仅没有羡慕他的优越,反而觉得空气中有一些冷冷的悲凉,因为除了我,估计他也找不到可炫耀的对象,因为外人才不会买他的帐。物质的炫耀往往是浅薄的,因为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也是最容易失去的,这大概是我那时才明白的道理。长安突然转折说:钱嘛,总是要用来花的,一直存放着,又不会生出新的钱来。他的声音虽不很高,却字字清晰,语速也慢,甚至声调都是平升起合的准确,似乎已经历过人生的浮沉起落,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口气。我依然笑着说,花钱的前提是要有钱的,等你以后工作了,再来说这种话。长安就反驳我,说我就是小气,还说我自己有钱却不舍得花。其实,咬咬牙节约点,我也能买一根那样的皮带,可就算真的买了又能怎样呢?又不是去参加时装发布会。想来,不过是满足了自己一时的虚荣心,估计过后怕又要饿肚子,就算了,反正长安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才不需要证明给他看。

付伟未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