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信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与时间的第一次接触

  本次试炼时间已满,请等待下次开启。

  郑幕眼前的书本缓缓浮现一行字,随即合上。

  随着我昏迷之后,那种玄妙的传送感再次袭来,郑幕回到了星陨内部,周围陆续出现各式各样的机械身影,如果郑幕足够细心的话,能发现数量少了一些,可惜他无暇顾及这些小事。

  郑幕发现自己的记忆中出现了空间修炼体系,虽然目前只激活了最底层的技能树,但不妨碍郑幕欣喜若狂,作为空间系修士,最难的不是修炼资源,也不是修炼环境,而是修炼方向,一直以来,郑幕都是按照通用规则进行修炼,通用规则适用一切能量体系,坏处就是不管达到哪个位阶,基本上就只有最基础的能力,有时候甚至还觉醒不了,有了亚瑞安的传承,郑幕终于找到了通往更高层次的道路。

  方尖塔的世界太过于神奇,方尖塔本身也存在着团团迷雾。

  四周的机械单位渐渐散去,各种曲率通道被打开,那场面要多魔幻有多魔幻。

  可惜的是,方尖世界化身的那位侏儒,似乎修炼的等阶也和郑幕差不多,从修炼体系对比,异次元门的传送距离甚至远低于郑幕的空间锚,但是更多的空间系基础技能反而远远超过自己,郑幕思考或许因为自己等级不够,所以无法激活后续剧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提高实力就变成了当务之急,当然,打造天幕与此并不冲突,郑幕静下来心,慢慢体会着亚瑞安的修炼理论。

  亚瑞安认为,时间是一条轮回的线,位于哪个节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不在时间的长河中迷失自我,把时间放入空间,就好比主体委身于客体,在亚瑞安的认知中,空间能只是较为稀少的宇宙能源罢了,与时间相比那就是弟弟,顶多是性能更高级一些的弟弟,怪不得绑架了时间线的太摩拉能够击败对方,能量等阶都不在一个平级,当亚瑞安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晚矣。

  如何修炼时间系能力,亚瑞安也给出了具体的方法,那就是寻找一处错位空间,如果把宇宙比作一个整体,时间线贯穿始终,那么各类黑洞便是时间线最为混乱的区域,就如同一块完整的蛋糕,如果你切掉一角将其取出,那么这一小块的蛋糕离开的本体,也就离开了原来空间的时速回路,它会有短暂的停滞期,冥河网络上那些异想天开的比如困在某天多少年,大抵就是这种思路的表现形式,只不过人们无法用语言去解释为何造成这一现象,如果引入亚瑞安的时空理论,那一切便迎刃而解,当然,最终时间线由于自身的修正性,会重新把正确的流速修正原位,这取决于这块区域的时速高低,郑幕大概理解了亚瑞安的理论,但是如何去测量一块区域的时空比,亚瑞安却没有教。

  郑幕眉头紧皱,这就像拿到了钥匙,却找不到门在哪里一样,已经站在了宝山的面前,但怎么进去成为了难题。

  郑幕从侏儒的经历中仔细思考,每次侏儒修炼的时候都是返回空间神殿,但停留的时间都比较短暂,似乎空间神殿属于额外开辟的亚空间一般,在郑幕的理解里,抛去储物戒指这种人造亚空间不谈,这项技术的原理其实是折叠技术,只不过大家冠以空间系罢了,与真正的储物空间是不同的概念,真正的亚空间是存在着时间流速的,而折叠技术只是把物体扩大缩小到感知无法触碰的领域。

  如果把‘我’投入亚空间,那到底是我自己进入了,还是我的精神进入了呢,郑幕一直没有搞明白这其中的奥秘,从表面上看,自己的精神链接着自己的亚空间,因为时间流速是1:1,所以郑幕一直认为亚空间是精神区域衍生出去,属于存在想象力中的一种能量形态,所以可以做到与现实同步,但如果套用侏儒的经历,亚空间是时间在某个节点分叉出去的枝丫,如一母双胞,出发点即是原点。

  郑幕似乎有些明白了,侏儒的时间停滞技能,其实就是把自己寄身于这条分叉的枝丫上,但最终会因为时间的修正性,回路依旧回到原点,受伤的那一刻就是原点,也就是时间的最初点,郑幕猛然间豁然开朗,总算明白该如何去接触时间系的修炼法则。

  现在不是细想的时候,郑幕看着周围陆续离开的身影,而且不断有新的身影从虚空中显现,郑幕推测这应该是由于实力高低导致能够在塔尖世界逗留时间的长短各不相同导致的,至于为何这处方尖塔可以如此反复开启,郑幕不得而知,偷偷把一枚空间锚锁定在此处,郑幕转身离开。

  雾霭星系的首都星附近自然不可能存在什么不稳定的黑洞空间,想在此处试验时间系能力不异于痴人说梦,当务之急郑幕需要获取雾霭星系的星图,找到一处黑洞空间。

  照例用老办法混入了雾霭的首都星,郑幕无瑕观察雾霭星那奇怪的异域风情,购买了一份详细的星系地图后郑幕发现,最近的黑洞空间居然在贝可沃克附近,头顶冒出一堆问号,郑幕不得不考虑暂时搁置时间系能力的修炼,转而继续执行零号的计划。

  一光年的传送费用高达一千万,从雾霭星系到魔狱星系,花了郑幕两个多亿,怪不得跨星系物资如此暴利,感情成本都在传送上了,这点郑幕就错怪人家航运公司了,哪个老板用传送阵运货的?普通飞船的曲率航行才是最省钱的方式。

  一颗星球的生态系统取决于统治它的种族————生命学家雷泽尔。

  如果说精灵是自然的宠儿,那么魔族就是混乱的化身,它们从来都不拘于单一的形态,魔族可以是任何种族,自然魔狱星系的星球上大多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至少在郑幕的审美中,那些被魔族称作住宅的建筑还不如自然形成的洞穴,在郑幕的印象中,魔族对于魔力亲和有着极高的共鸣,这个种族盛产幻术师和秘术师,走的是魔武双修的体系,个体战力可以排进种族前五十,加上极高的繁衍率,魔族占据了许多星系。

  魔索米亚城常年都弥漫着高浓度的魔力粒子,一般种族对于这类纯能源的抗性不高,如果非修士进入魔族星域,需要穿着防护服,不然狂暴的魔力因子能够瞬间把你撕碎。

  魔族文明强者唯尊,个体实力就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作为掌控境的郑幕,权限也不过是公民罢了,毕竟魔族天生就有觉醒3阶的实力,成年魔族也能轻松进入掌控,不过郑幕也不纠结这些,他只是来获得星系图谱的,如果魔狱星系也没有黑洞漩涡,那就不得不再寻它处。

  黑洞分为好几种,是一片星系还未形成统治能量时的天文现象,如果该星域入主某种核心能源,那么黑洞会慢慢缩小变为可控的空间漩涡,最后消散,天文学对其的解释是一片蛮荒星域最初类似于群雄争霸的场所,各种能量都想争夺地盘,某一种能量胜出,其他能量就只能通过亚空间去往新的蛮荒星域,周而复始,直至找到自己能够入主的星系,所以黑洞空间内能量驳杂且稳定性极差,伴随能量吞噬和融合等法则,没有哪个修士会喜欢这样的地方,所以在黑洞周围,一般都会标注为禁区。

  郑幕对蛮荒星域的野生黑洞没有兴趣,他想要寻找一处逐渐消散的黑洞,正好魔狱星系刚被魔族占领不超过万年,肯定还存在可控的黑洞漩涡,这也方便自己这个初哥去练练手。

  果不其然,距离星球37光年外就有一处逐渐消散的空间漩涡,郑幕标注好坐标,补充了一些必要的物资,即刻起航。

  数月枯燥的曲率航行在修士生涯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郑幕逐渐接近星标处,远方传来熟悉的波动,那是空间能与自身呼吸法的共振。

  如何修炼时间系能力,郑幕有过猜想,现在就是将理论转化为实际的时候。

  郑幕将星陨停在了黑洞外围,寻找了一处较为稳定的空间,以此种下空间锚,防止自己迷失,之后唤醒灵台中的灵能,连接上神经感知,操控着自己的精神领域缓缓朝黑洞飘去,越靠近黑洞,那种吸引和撕扯的力量就越大,郑幕的精神如同进入群狼环伺中的羔羊,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撕碎。

  狂暴的能量似乎朝着中心点涌去,从空间上看,黑洞中心似乎有种力量不断吸引着它们,而在这种吸引的同时,各种能量依旧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战斗,没错,它们给郑幕的感觉就是一种战斗,似乎只有更为强大的能量才可以抵达中心,而那些失败的能量会被同化吸收,这也是郑幕第一次探究到黑洞内部的能量运行方式,很快,郑幕的精神领域进入了黑洞。

  四周无数驳杂的能量瞬间将郑幕淹没,没有一丝水花,精神形态的郑幕葬身黑洞,空间锚立刻被激活,残余的灵能回归本体,郑幕元气大伤。

  最少也是天灾级的能量场!

  黑洞中外围的能量等阶,都能在瞬间将郑幕送入的精神领域吞噬干净,但这一次宝贵的经验,那零点几秒的接触反馈,郑幕依旧清晰的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侏儒体内那种时间的脉动。

  有戏!当务之急是如何能够保证自己的精神领域多停留一会,郑幕需要切割下一小块黑洞空间,以此为原初的能源,激活体内的时间脉搏,这是亚瑞安用一生时间所探索出来对于时间系能力该如何获取的方法!

  郑幕掏出灵石,快速吸收里面的能量,尽管第一次接触就消耗掉自己90%的储能,甚至脑域神经也被反噬,脑子像被无数针扎一般刺痛,但那种亲自接触到时间线的兴奋感盖过了一切,郑幕强忍着反噬开始疗伤,他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时间系能量作为一种特殊能量,分布在宇宙的各个角落,但在星系中的时间线已经成型,它依附宇宙规则,不可妄动,别说郑幕无法从星系中窃取,就算是太摩拉,也只能轻微的影响一下命运走向,只有黑洞空间这种地方,才有机会获得完整的新生时间能量,但相比于其它能量来说,时间能量极为稀少,只有一处宇宙有了主能量之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能量融合,时间线才会形成并贯穿始终,这也是为何只闻空间系修士,却没听说有时间系修士一样,时间无处不在,但你想要抓住它,缺无从下手,茫茫宇宙,能明白时间系能量的大修士屈指可数,知道这种能量后又晓得获取方式更是少之又少,就算你得到了一小段时间线,如何修炼依旧没有头绪,被捕获的时间线如果不及时激活,很快就会融入宇宙法则,成为宇宙时间长河的一滴水珠,再也无法分离。

  时间修士,就算在领域级别的修士中也闻所未闻,亿万年以来,无数修士最终都归为尘埃,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这片宇宙,并未有人能与时间同寿。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优化与重复,空间仓库里的灵石被疯狂消耗着,郑幕一次又一次的冲进黑洞,也一次又一次的湮灭在那片黑色的虚无中,神经渐渐变为麻木,仅靠着一种本能在不断地反复冲杀。

  这种高强度的灵魂共振极其耗费心神,在郑幕的感知中仿佛过了几千年,实际上也不过数日,灵台就濒临崩溃,无论郑幕如何强行唤醒和刺激,都无法再形成完整的精神力场,脑域传来大量的负面情绪和刺痛感知,郑幕昏了过去。

  如果亚瑞安在这里一定会阻止他这么不要命的冲击黑洞,很明显,郑幕的等阶太低,无法同化进黑洞领域,更遑论捕获时间线,但误打误撞之下,能够提前锚定空间坐标,使其不至于迷失,也算歪打正着,如果没有空间锚,第一次接触下郑幕就会被黑洞给吞噬,再无生还可能。

  星陨自动开启了模拟生存空间,黄色的身影静静伫立在陨石阴面,等待着它的主人苏醒。

小麦过敏星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