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信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来自黑榜的邀请

  黑暗中,郑幕的意识漂浮在虚空,时间线的接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间接开启了郑幕的时间脉搏,没有人知道,在魔狱星系的某处,命运的齿轮开始缓慢转动,一条奇怪的时间线正在生成,它游离于时间长河的主流之外,似乎要冲破这条命运的枷锁,流向远方。

  宇宙是有意志的,尽管它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可时间的分叉还是刺激了它从睡梦中醒来,仅仅一个意念,这道支流就被切断,仿佛无事发生。

  可命运的叛逆从来也不会屈服任何意志,在看不见的交锋中,宇宙意志与命运开始了较量,它们以郑幕的躯体为战场,反复争夺着控制权,这种高层次的维度之争,却并没有对郑幕的身躯造成影响,语言已经无法形容这场对抗,郑幕就像那扇动翅膀的蝴蝶,而新的风暴,不知会在何时袭来。

  最终,宇宙意志摇了摇头,仿佛面对叛逆的儿子那般无奈,一切又归于平静。

  一枚种子悄悄的埋入郑幕的精神世界,以此为土壤,积蓄力量,等待新生。

  昏迷的时间过去一年,郑幕才从睡梦中醒来,灵台那种晦涩迟缓的感觉告诉他这次的受创比想象中来得严重,灵核的裂缝肉眼可见,能量还没聚拢就散逸开来,几近废人一般,郑幕甩了甩昏胀的脑袋,尽力回忆之前的一切,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为什么会狂热的想要冲入黑洞,那种冲动比本能还更甚几分,仿佛命中注定的召唤,黑洞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疯狂的靠近。

  尽管表面上自己还属于掌控境,可真实的实力已经跌落至觉醒6~7阶的样子,这么重的伤势短时间内要恢复不易于痴人说梦,一股悲凉的情绪涌上心头。

  望着远处那不断吞噬周围的黑洞漩涡,郑幕怔怔出神。

  罢了,再重头来过!

  收拾好心情,郑幕驾驶着星陨返回魔索米亚城,他现在开始头疼该如何跟零号交代,这完全是计划外的状况,现今的情况比之葵司也差不到哪去,说不定对方恢复还更快一些呢。

  打开信箱,果然看到了零号的留言,葵司已经把实力恢复到了八九成,可以开始接取黑榜任务,零号计划在两年内离开鸢尾星,开始收集天幕的材料。

  郑幕组织了一下语言,隐隐觉得关于时间系能力的事情不该让零号知道,但长年陪伴下的信任感又无法说服自己欺骗零号,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许久,郑幕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

  郑幕不知道,位于精神领域的时间种子在郑幕下完决定之后,闪过一丝光亮,种子的外壳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

  ……

  陈瑶慢悠悠得在街道上飘着,她很享受现在的日子,作为一名魅魔,天生就是个劳碌命,能够休息的时间少之又少。在魔族序列当中,魅魔被归为中等偏下,也就比一些小爪怪,摄魂魔好上一点,每一只魅魔出生之后就会继承上一辈的部分记忆和传承,魅魔的优势在于它们对情绪的掌控力,似乎天生就为了操纵情感而生,大部分的魅魔终其一生都活在各式各样的情绪海洋当中,最后迷失本心,成为养料。

  当然,也有一些高阶魅魔冲破了情感的牢笼,成为主宰,这也是陈瑶的追求。

  再过几天陈瑶就将进行掌控试炼,成为一名中级魅魔,这也是她从绯云星返回魔索米亚城的原因,毕竟家乡的魔力环境有助于突破后领悟更多的种族天赋和能力,在绯云星,魅魔一族算得上是人气种族,那纸醉金迷的世界只有放纵和堕落,天然环境无比契合魅魔的修炼法则,唯一能跟魅魔分庭抗礼的也只有女妖一族了。

  身为魔物,魅魔的本体大致和人类相仿,只是没有具体的五官身材这些特征,魅魔会根据宿主的喜好变成宿主喜欢的样子,配合幻境的加持,能把对方迷得欲仙欲死。

  陈瑶漫不经心的逛着,魔索米亚城比自己小时候繁华了许多,已经有些许游客来观光,这说明魔狱星系的知名度正在提升,她玩味的打量着那些东张西望的背包客们,从种族特点分析这些人的情绪喜好,显然这是职业病作祟。

  兽人族喜欢强壮的雌性,最好还能有暴力互动,这会激发它们体内的征服欲;机械族喜欢标准化的义体,线条越符合机械学越吃香,所以陈瑶不得不进修机械课程,只为了满足这群冰冷的客人;人类希望欢好的对象又纯又欲,那种冲突的气质能让人族客人双眼放光;海族对于气味特别敏感,陈瑶的化妆间里90%的香水都是用来应付海族客人的。

  陈瑶每看到一个种族,脑海中就会自动生成对方的种族基因拼图和情绪价值,在魅魔一族的观念中,繁衍行为是催化情绪最好的帮手,它们从来都不认为交配是恶俗的事情,反而有一些崇拜,特别是当对一些强者进行服务时,陈瑶更是春情萌动,因为那样可以吸收更多比例的能量。

  魅魔从情绪中汲取养分,转换为自身的魔力,从而壮大个体,突破超凡。

  情欲的范围很广,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只不过性和快乐的获得最为简单,所以绝大部分的魅魔都以此为生。

  陈瑶的目光转向它处,视线中出现一名人族男子,陈瑶照例发散着自己的情绪波,想要分析对方的成分,似乎这样的行为在她看来,更多属于玩乐。

  郑幕补充完必要的生存物资后徒步返回居所,他已经决定在魔索米亚城恢复伤势,至少达到觉醒9阶再前往源晶星系,零号提供的情报上清楚的说明,源晶星系因为是矿能宇宙,对进入者的等阶有一定限制,所谓矿能,就是各种天然陨石转换成为各式各样矿石的能量集合地,在冥河系,纯粹的矿能星系只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源晶星系,基本上市面上能够买到的矿石在这两处星系中都能寻觅到身影,只要你有实力,都可以去源晶星系碰碰运气,当然,除了各类矿物种族外,一些虚空巨兽也栖息在源晶星系当中,它们以矿石为食,最著名的就是虚空灵蛇,这种蟒类幼年都有天灾级的实力,成年后只要度过天劫,妥妥的领域巨兽,想要在源晶星系淘金,掌控境只是门槛,觉醒阶的修士也只能在有限的几颗中转星打杂。

  郑幕转过拐角,脚步微不可查的一顿,感知领域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入侵了,虽然实力下降到了觉醒阶,但作为曾经的掌控修士,加上对空间的敏感度,郑幕依旧在很短时间内察觉到了窥视。

  有什么东西盯上了自己!

  郑幕不想节外生枝,轻轻的一用力,这股窥视的欲念就被踢出精神池,郑幕快步没入人群当中。

  咦?陈瑶第一次遇到能够阻碍自己情绪波的生物,对方竟然还是个人类,这极大的激起了陈瑶的好奇心,要明白,魅魔族作为情绪掌控者可不是浪得虚名,种族天赋就是可以随意入侵各类情绪个体,这是法则的力量,尽管非常微弱,但它依旧是法则,连领域级修士都无法免疫,眼前这个人类男性的精神领域居然可以把情绪波排斥在外,丝毫不得寸进,陈瑶猜想,大概此人身上携带了某些宝物,她根本不会认为一个觉醒阶的修士能够抵挡魅魔天赋,杀人越货的想法从心中升起,盘旋在陈瑶的意识中,她觉得自己可能要发达了,能够抵抗情绪波的宝物,那得是什么样的等阶?

  法则力量是冥河系公认的本源规则,凌驾于各种能量之上。

  郑幕察觉到身后有东西正在接近自己,迅速提高速度,来到一处地下停车场,他不需要回头确认到底是何方神圣,空间标记会精准的报告对方的位置。

  感知清晰的锁定对方,郑幕若无其事的走着,从表面上看似乎在寻找自己的车停在哪里。

  陈瑶悄无声息的靠了上来,魅魔的另一个种族天赋是弱化环境,作为幻术师,最擅长的就是改变地形,毕竟要取悦那些千奇百怪的客人,没点儿实力怎么能在绯云星生存下来,从人族男子进入停车场的时候开始,陈瑶就将这里伪装成了临时施工现场,以防被人打扰。

  郑幕发觉自己的感知似乎陷入了某种能量沼泽,精神触角很难再及时进行反馈,他明白对方已经出手,可为什么要对付自己不得而知,近来的行动轨迹根本没有和外界有过交互,所以这是临时起意?

  一道香风掠过,郑幕矮身侧滑,右手弹出一柄短剑,朝着来袭的方向刺去,敌我实力未明,加上这是公共区域,要防备电子警察,所以郑幕没有立刻使用杀招。

  陈瑶双手缠上剑刃,一个借力,迅速拉近双方的距离,魅魔属于半能量生物,可以转换为各种各样的形态,在郑幕看来,眼前的魔族类似史莱姆一样的软体生物。

  果断弃剑拉开身位,郑幕左手搓出一个火球,对方只不过是迟滞了空间构造,能量粒子依旧分布很均匀,不妨碍郑幕使用魔法手段。

  咯咯咯,轻灵的笑声传来,陈瑶丝毫不惧迎上了火球术,这种低阶的魔法连自己的防御都无法破开,看来是个新手,陈瑶的警惕又放松了一丝。

  一击不中,郑幕并没有气馁,魔族的能力千奇百怪,魔抗高一些并不稀奇,躲避追击的同时掏出两把激光手枪,瞄着对方行进的路线就是一阵点射,一发子弹击中敌人的身躯,射线穿透软体,留下些许灼烧痕迹,但这个伤口正肉眼可见的愈合。

  该死!连速击弹都无法解决对方吗?郑幕有些头大。

  陈瑶活动了下左躯,子弹的威力并不好受,虽然在自己的领域里有增幅,但如果再挨上那么几枪,她也不得不放弃追击。

  郑幕一边跑一边反击,左肩由于躲避不及被刺穿了两道洞口,血液沿着伤口渗出,很快就染红了衣裳,眼前的敌人对低阶魔法免疫,物理伤害的抗性也很高,激光子弹虽然能够造成伤害,但对方学乖了,一直保持着飘忽不定的走位,很难再像一开始那样打个出其不意,这样下去自己说不定会被耗死,通过几分钟的交锋,郑幕可以感受到敌人的实力绝对没有突破掌控,属于觉醒巅峰。

  真是虎落平阳,要是换成刚来魔狱星系的时候,这种小虾米分分钟就能把它捏死。

  陈瑶已经彻底放下心,这个人类男性实力也就觉醒中段,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陈瑶好奇的是他为什么可以免疫法则的力量,不过自己有的是时间,俘虏之后直接魅惑,什么秘密就都知道了。

  郑幕且战且退,双方逐渐进入监控死角,这是一处杂物间,为了演得更逼真一些,郑幕还装作力有不逮吃了两下攻击,好在都避开了要害。

  陈瑶看着猎物逃入死胡同,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嘲笑,想同归于尽?这小伎俩根本骗不过自己,陈瑶将一部分精神领域附着在触手之上,入侵了杂物间,很快,郑幕的反击更为猛烈,仿佛是在倾泻恐惧一般,大量的激光子弹从手中射出,几秒就打完了能量储备,站在门外的陈瑶继续生成新的触手,她不需要进入,隔着房门慢慢耗死对方就可以,小心无大错,按这个节奏打下去,最多再过三分钟,对方就只能任人宰割。

  仿佛验证了陈瑶的判断一般,很快,里面传来的响动渐渐弱了下去,通过触手反馈,陈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体内生命力的流逝,猎物已命不久矣。

  此时的郑幕已经完全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幻术师这个职业他接触得不多,毕竟佣兵工会大部分还是一些亡命之徒,修炼的都是基础能量体系,幻术师除非走投无路才会当佣兵,大部分的幻术师,都选择了服务行业,毕竟能够躺着把钱挣了,谁愿意去拼命呢?

  退一万步说,幻术师上战场能干嘛,双方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在一旁更改一下背景环境吗?

  幻术师最强的战场依旧是单对单,这个职业的强势点就在于对各种情绪和环境的掌控力。

  就好比当下这个场景。

  当然,成也天赋,败也天赋,如果对手的精神领域形成碾压,幻术师非死即疯。

  郑幕看着飘忽进来了4对触手,与前几次不同,一直都是两对两对来消耗自己,这一次进来了4对,明显对方已经准备决胜了。

  就是现在!

  空间技,移形换影!

  陈瑶的视线突然变得朦胧了起来,这是空间转换带来的失衡感!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外,郑幕调动精神力,对着储物间笼罩过去。

  空间禁锢!空间修士的招牌天赋之一!

  如果说魅魔的场景变幻只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增减,那空间禁锢就是完全掌控这片领域的一切能量。

  郑幕的手掌轻轻一握,储物间内的空间如同被提线的木偶一般,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陈瑶的精神领域遭到了反噬,强烈的痛楚从神经传来,幻术空间轰然坍塌,双眼逐渐失去了色彩,陈瑶现出原型跌落在地上,眼看就要不行了。

  “为什么跟踪我?”郑幕觉得需要搞清楚原因,他不认为自己得罪了什么势力,而且身上也没有贵重的物品,这让郑幕对受袭百思不得其解。

  陈瑶第一次遇到这种等阶上的能量压制,那是法则与法则的碰撞,眼前这个觉醒境界的男子居然在初阶就觉醒了法则力量,实在闻所未闻。

  一股恐惧感迅速爬上心头。

  竹筒倒豆子般将前因后果讲了出来,郑幕又气又好笑,就因为一时好奇?这个宇宙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果然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是真理。

  “主人!别杀我!我可以认你为主!签订主仆契约!”陈瑶颤抖着趴在地上,她不想死,她才刚接触这花花世界,还没有玩够,怎会愿意葬身在这无名的角落。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郑幕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他在谈话的间隙已经通过电子仪了解到了魅魔这个种族的信息。

  “我可以为您付出一切!”陈瑶明白对方这样的实力,早晚都会一飞冲天,根本看不上自己这种小喽啰,只要愿意,绝对有大把的魅魔排着队等着宠幸,但是求生的本能让她不愿放弃一丝希望。

  郑幕想起曾经和零号交流过如何重返银河系,那时候零号总结的结论是,宇宙中存在随机的次元坐标,必须通过这些坐标才有可能穿越到另一片宇宙,而如何寻找次元坐标,光靠它和郑幕两个人不亚于天方夜谭,需要更多的助力帮忙寻找,当然,灰域当中偶尔会有人出售次元坐标,但大部分都是以物易物,加上次元坐标的不稳定性,很可能穿过去的是一片混沌空间,这就需要有人在坐标的另一头守护,防止迷失,于是零号当时想成立自己的势力,这个势力最好能够绝对忠诚,零号最初的想法是使用魔偶,一些高阶的魔偶完全拥有不亚于优势种族的智力,只要能源足够,就可以无限续航,但最终零号还是放弃了,因为魔偶这类机械,有着最致命的缺点,不能随机应变,次元空间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时间流速不同,返回时冥河系已经过去无数年,郑幕还能找到回来的路吗?

  至于用种族奴隶这个方案,零号也考虑过,但还是那个问题,如果无法解决时间流速,忠诚这种东西,在漫长的时光中不值一提,说不定郑幕才刚过去,这边的奴隶就寿终正寝了呢。

  魅魔的能力似乎可以应对,魅魔自然死亡之后,会有一部分记忆和传承保留下来,可以无限转生,这当然不包括暴毙,意外,人道毁灭,只限于自然死亡,魅魔的生命大抵在一千年左右,每转生一次,会减少一部分,直到最后一次转生,回归虚无。

  魔族信奉强者为尊,基因中对于高阶的力量有着强烈的崇拜情绪,记载中魔族的神祇可以对它的信徒为所欲为,而信徒们却甘之若饴,在魔族的世界里,服侍强者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反而值得夸耀。

  正常情况下,一只魅魔可以活七八千年,郑幕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次元空间的流速能够超过这个数字,魅魔作为奴仆来打探情报也是一把好手,绯云星那种地方,鱼龙混杂,特别适合发展下线,看来以后自己要多收几个魅魔。

  “我族有句话,蝼蚁尚且偷生,念在你修为不易,就暂且放过你罢,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座下弟子,不可再有二心!”郑幕学着小说中那些真仙说话的语气,对着眼前的魅魔说到。

  “不敢!不敢!”陈瑶匍匐在地上,哪还有心思反驳,命总算是保下来了。

  郑幕从魅魔的体内吸收了一股本源能量,原来这就是魔族口中主仆契约的精源,通过这丝能量,郑幕可以完全操控魅魔做任何事情。

  在了解到陈瑶即将突破掌控境,郑幕在心里点了点头,他抬手打入一道精纯的空间能量,帮助陈瑶修复了由于幻术反噬带来的精神裂痕,解铃还须系铃人,在精神领域的修行道路上,郑幕已经可以称为大师了。

  “多谢主人!”陈瑶最终还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自己的主人居然是个空间修士,这种只存在人们口中的神奇职业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陈瑶虽然低着头,但仍不住的利用感知乱瞟,原来空间系的能力天生就克制幻术系,幸运的是,空间修士亿中无一,不幸的是,这样的几率都被自己撞上,可塞翁失马,最后成了主仆,又何尝不是一种造化呢?

  “这是空间种子,有事我会通过它联络你,今后的日子一切照旧。”郑幕收了一个仆从也没有太多感觉,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太多,权当万事开头吧。

  “是!”作为仆从,陈瑶虽然还有许多好奇的点想问询,比如空间修士怎么修炼,空间修士的弱点是什么,万一再遇到别的空间修士怎么办,但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仿佛能看穿陈瑶的内心,郑幕微微一笑:“不用担心,像我这样的人别说你了,连我自己都没遇到过同类。”正所谓物以类聚,空间修士一样有着同类的感应,这是郑幕从亚瑞安的笔记当中得知的信息,只要遇到,就一定能够分辨出来。

  “你回去吧,如果遇到生死危机,就捏碎空间种子。”郑幕的话语萦绕在陈瑶耳边,后者抬起头,面前早已空无一人。

  陈瑶摇了摇脑袋,哂然一笑,这个主人还真是有个性,不过话说回来,主人的容貌放在人族,也是少见的帅气呢!

  郑幕回到住所,把与魅魔的事件记录下来发送给零号,他觉得可以考虑发展类似的种族契约,来形成自己的势力,一切不好出面的事情可以通过手下进行。

  看了眼银行卡余额,终归还是回到现实,里面躺着十几亿星币,为何郑幕还是觉得穷,怪不得哲人说过,穷是一种心态,它挥之不去。

  打开佣兵工会的任务面板,看看有什么能够赚钱的路子,郑幕又回到了疗伤-积蓄-战斗-疗伤这种死循环,对于生活,郑幕觉得自己活得还不如路上送快递的小哥,至少人家每年还有那么几天年假。

  迅速浏览任务面板,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件,都是一些常规任务,除了枯燥还是枯燥。

  “滴~哒~哒~滴!”一声短促的提示音响起,郑幕脑海中的记忆被激活,这是黑榜的信息!

小麦过敏星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