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谁说我会自在极意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请自来

  虽然唐三不知道逍遥门主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但看看在江南水城身份尊崇的毕西,在白凝面前也是唯唯诺诺,不敢违逆她的话,连平日对江湖人不假辞色的城守大人也亲自来拜访,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白凝的身份不言而喻。

  其实唐三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白凝如此地位尊贵,为何会同意一个小小跑堂跟随左右?

  这个问题堵在心里许久,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趁白凝来看望徐四他们时问了出来!

  白凝的反应极为奇特,平日淡漠的眼中竟然浮现出复杂的情绪,隐约泄露出一丝伤感,默然了片刻,才淡淡地说:“我也不知为何,或许是想起当年自己的遭遇吧。”

  望着白凝眼中同时透出怀念和温柔,唐三心中一头雾水,尽管如此,他终究还是没有再问下去。

  当然,他也知道,即使再追问下去也无益,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而且白凝也绝不会吐露更多,只是让他心中的疑问越发深了。

  实在想不通,这世上还会有什么人,能让他心目中如仙子般的她受过伤害?

  在唐三内心深处,自那一日在朦胧中见识到她起,白凝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代名词。

  这样一个人,在尘世间,还会有什么人配得上她,能得到她的感情?

  ……

  天色已暗,冬日白天时间短,但在江南水城,即使寒冷的冬日,也见不到一点雪花,温暖的气候明显要比中原其他地方好得多。

  白凝呆呆地望着师兄的棺材,忍不住心中的悲伤与绝望,美目中涌出的清泪如断线珠子般直流而下。

  本来王楚岚等人主张将师兄死讯传播武林,在水城为他举办追悼大会,但因白凝坚持,一切还是按她的意思办。

  这个房间是毕家招待白凝的客房,她坚持要将灵柩安置在自己的房间,毕西虽不乐意,还是默认了。

  当然,以白凝的地位,即使王楚岚他们也不会反对,毕西自然也不会强行阻挠,相信以白凝的身份,绝不会做出有失身份的事。

  白凝缓缓推开棺盖,师兄栩栩如生的面容呈现在她眼前,得益于神秘能量的保护,林玉的面色虽苍白却与生前一般无二。

  白凝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眼神渐渐变得温柔起来。

  一直以来,白凝都没有和师兄如此亲近过,恍惚间,林玉淡淡的微笑似乎展现在她眼前。

  温和的眼神,平静的神色,清澈没有杂质的洒脱气质,这一切都是那么地让人心安。

  在他身边,白凝会感到无比舒服和祥和,就像春风拂面一样的感觉,清新中带着一丝沉醉,那种感觉是那么地令人向往,那么地让人心动。

  在白凝心中,师兄就像一座巍峨的大山,静静地守护在她身旁,为她挡去所有狂泻而来的风雨,那种近乎父亲般的慈爱,恋人般的细微呵护,以及丈夫心底深处的关怀,早已让白凝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直到白凝以为临死的那一刻,她才在心中真正明白,自己对师兄的感情到底属于什么。

  甚至当她被师兄拥在怀中时,除了满足,她再无一丝对死亡的恐惧,即使知道要离开师兄,但他有六公主照顾,白凝已心满意足。

  但是今天,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当她从昏迷中睁开眼,确认自己还活着,当她见到师兄倒在床上的那一刻起,白凝的心就已经死了。

  在这个世上,没有听说过有人脏腑破裂后还能恢复如初,就算是医圣门的医术也绝对办不到。

  能创造这样的奇迹,除了她师兄,这世上还会有谁?

  无论是世间无人能解的奇毒之一的噬心毒,还是白帝城外的惊天大雨,只要她师兄在,奇迹就会接二连三出现,但这一次,奇迹虽再次降临,师兄却终于为了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寒风从窗外轻轻拂过,几不可闻的异响传来,只见白凝忽然抬起头,温柔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森寒,冷冷道:“既来作客,何不进来说话!”

  声音不大,但在她真气传递下远远传出!

  房门吱嘎一声,无风自动缓缓打开,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控制,气氛显得沉闷异常。

  “白门主耳力真敏锐!”

  一个清脆淡静的声音赞叹道。

  门口身影一闪,一个白衣女子已出现在门内,秀美的面容清丽如画,一对秋水般的美目灵动有神,这个人,竟是昆仑山的继承人柳清玄。

  “原来是柳仙子深夜驾到,请恕白凝招待不周!”

  白凝似乎对柳清玄深夜造访毫不惊讶,语气中没有丝毫意外。

  “白门主过谦了!”柳清玄说道。

  白凝轻轻合上棺盖,缓缓站起身来,刹那间,刚才还温婉柔弱的她顿时变了个人,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素色袖摆轻轻一拂,玉指点点,桌上的茶杯仿佛被遥控一般缓缓飞到她手中。

  “外边寒风料峭,不知柳仙子是否赏脸喝杯热茶?”

  柳清玄心中一震,看白凝刚才所展露的手法,不仅毫无勉强,还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她的武功什么时候已经达到如此高深的境界了?

  柳清玄忍住心中的讶异,也不推辞,踱步走进,微笑道:“多谢白门主!”

  接过白凝亲手递来的茶杯,柳清玄轻抿一口,这才优雅放下杯子,开口问道:“白门主特意传信请我前来,想必不会只是为了请我喝杯茶这么简单吧?”

  “柳仙子难道真的不知情吗?”

  白凝目中迅速闪过一丝讶意,目光直直盯着柳清玄,只见她脸上虽无变化,眼中却透出明显的惊愕和困惑。

  过了半晌,白凝这才转开目光,轻轻叹了口气道:“柳仙子上次赠与药物之恩,白凝无以为报,在此先代表我师兄谢过了!”

  柳清玄愣了一下,不明白白凝一开口就提起这件事,微笑道:“举手之劳,白门主不必放在心上。”

  两人寒暄一阵,随着话题渐渐深入,白凝的神色也越发严肃,目光中透出冷意。

  “此次请柳仙子前来,是因为白凝有一事不明,想向仙子讨教一二。”

小礼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