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深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少爷就是少爷

  古瑾辞听了她的话:“东西回去给个地址派人去拿,自己打电话回去交待。”

  古瑾淑:“知道了。”

  古瑾辞:“你聊聊自己在外学习的感受,回来想干什么。”

  古瑾淑描述了自己在国外的生活,谈到回来做什么的时候:“本来我是一开始想去当老师教数学的,但是后面我的老师前几年过来看了之后说女生上学的很少。后面我去看了公费留学生的处境,看了好多关于国外革命的记载,我想回来做生意,把我赚的钱捐给那些读书困难的人。”

  古瑾辞点头:“下个月我要回北方上课,你如果想扩展商线可以一起。”

  古瑾淑看了眼陈烁烁宇:“你们两个还没毕业啊?”

  陈烁宇:“新想的方法,一批军官去学校待一个月去感受学生的热血,我感受下来是能让我更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体验他们想做事的无力感给我新想法,还在试。”

  古瑾淑:“你们年轻的军官都同意了?”

  古瑾辞摇头:“我们团里有职务都是这几年各新兵营的尖子,这第一批学习下个月才去,而且我们手下带的很多都是新兵要练他们,问题出在有的大学毕业,有的没上过学就是因为发粮食补贴来的,我们两个手上人多,真正能出来打的少,那边训练着体能,选编译、排爆这些。”

  古瑾淑心里想:互相锻炼,让别人服自己是个过程,训新兵又是个成长过程。路铺的够好啊!

  陈烁宇盯了他一眼摇了头没开口说什么。车使进大院停下,陈烁宇开门下去站立看着守门的兵,古家兄妹跟看下了车,古瑾辞招手把守门的兵叫过来,古瑾淑看了四周一栋别墅外面一个花园四五个兵守着:“这地方不是自己的产业吧!”

  陈烁宇被她的话逗笑:“这里的布防官安排的,不过人是自己带的,有事儿尽管吩咐。”

  古瑾辞让古瑾淑把放东西的饭店告诉叫来的人又让她把自己的证件拿出来,让人去取东西。

  几人走进别墅,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灰布衣的人,古瑾淑认出了她从小照顾陈烁宇的佣人吴妈,吴妈也打商着古瑾淑看着有些面熟心里想着:跟淑小姐有些像。

  陈烁宇让吴妈上楼去把房间收拾出来,古瑾淑走在后面吐槽:“少爷还是少爷,人带那么齐全。”

  古瑾辞转身伸手敲了古瑾淑的头:“给你带的少了?”

  古瑾淑撇嘴,陈烁宇指了茶几上的纸笔:“想吃什么?需要什么写下来,今天不要出去了。”

  古瑾淑看了眼茶几:“没事做,找几个人搓一圈呗!”

  古瑾辞看了她一眼:“自己找人,凑的齐你就玩。”

  说完往楼上走去,陈烁宇跟在他后面,二楼走廊两人交谈了几句一起进了书房

  古瑾淑拿起桌上的笔写下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上到二楼碰巧看见从房间收拾好出来的吴妈,吴妈看见妣拿了张纸:“小姐把东西给我吧,东西我让他们去买。少爷他们平时一谈就是几个小时。”

  古瑾淑听了将纸给吴妈:“那吴妈你带我去拿点茶,水果或者茶点什么的,我给他们送上去。”

  吴妈对她怎么叫自己不奇怪因为刚才少爷也这么叫,将她带到厨房拿了东西,古瑾淑端着茶点跟茶上去她敲了门直接开门看见木副官脸上划了条口子,衣服上沾了许多灰低着头,古瑾辞站在窗边手捏紧了拳头,陈烁宇眉头紧锁翻文件。

hunger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