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反派妻主为何这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2章,女帝(22)

  “母皇,母皇!!大事不好了!!”

  陆悠悠提着繁重的宫装,一路跑到政殿,额头上早已经沁出一层细密的汗!

  她一头扎进政殿,气都还没有喘匀!

  便瞧见了政殿之上,瑶华女皇正在教导着陆长歌学习如何处理奏疏!

  一封又一封的奏疏,被瑶华女皇摊开在几案上!

  瑶华女皇在旁指点着,陆长歌则是大大咧咧地坐在瑶华女皇的位置上,盯着几案上的奏疏,皱眉沉思!

  只看了一眼!

  陆悠悠的眼睛,便一下没有忍住,感觉酸涩难忍!

  她的声音,也控制不住地变得尖利刺耳:

  “母皇!!您怎么能让陆长歌看奏疏!!”

  “陆长歌你算什么东西!!”

  “你这没有规矩、目无尊长的贱人!还不快从母皇的位置上……”

  陆悠悠冲进瑶华女皇的政殿,便是一顿声音尖利的叫嚣!

  瑶华女皇与陆长歌二人之间,原本温馨的氛围,顿时荡然无存!

  瑶华女皇微微皱起眉头!

  没有等陆悠悠说完话,她便冷声打断:“住嘴!”

  “行止无状、言辞尖锐!阳华,你如今哪里还有一国皇储的体面!!”

  瑶华女皇威严的声音响起!

  看向陆悠悠的眼神之中,俱是不赞同!

  前世陆悠悠瞧见过太多回瑶华女皇这样的眼神!

  每每见到瑶华女皇拿这样的眼神看她!

  陆悠悠便忍不住想要发疯!

  如今她心里同样不好受!

  感觉心里面有一股气,在到处乱撞!

  她想要狠狠地砸一些东西、或者是打一些人,心里面才会稍微好受些许!

  不过,她没有忘记此行来找瑶华女皇的目的!

  瞧见陆长歌仍旧坐在瑶华女皇的位置上,屁股都没带挪一下!

  陆悠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随后才用力压下有些忍不住发酸的声音,对瑶华女皇道:

  “母皇,陆阮阮酒后乱性,毁……毁了琦玉皇兄的清白!!”

  “她还把琦玉皇兄扔进孩儿的书房!妄图嫁祸给孩儿!”

  ……

  陆悠悠的话音才刚刚落下!

  瑶华女皇充满着怒意的威严声音,便在大殿之中响起:

  “混账!!”

  “陆阮阮那畜生当真对琦玉做下了这样的事情?”

  陆悠悠张嘴便诬陷陆阮阮!

  然而,瑶华女皇听到这匪夷所思的事情!

  却并没有丝毫的怀疑!

  她的第一反应,也是愤怒陆阮阮竟然做下了这样的事情!

  而不是怀疑陆悠悠在撒谎!

  无他,相较于陆悠悠,二皇女陆阮阮与三皇女陆安安二人,她们被瑶华女皇忽视得更为彻底!!

  陆悠悠身为皇长女,生来便是皇太女!

  瑶华女皇身为女帝,她有着关心未来继承人的责任!

  故而,从小到大,虽然瑶华女皇对陆悠悠算不得上心,可该做的,诸如请太傅、订婚约等,她一样都没有缺席!

  然而,相较于陆悠悠,不是继承人的陆阮阮与陆安安二人!

  陆阮阮的生父早逝!

  这些年在宫里面,便宛如透明人一般!

  极为低调与不起眼!

  而陆安安与陆悠悠,为同父同母的姐妹!

  皆被记在了宸贵君的名下!

  然,陆安安虽然有宸贵君这一名父君!

  可有了还不如没有!

  因为瑶华女皇向来偏爱陆长歌!

  陆长歌在朝中的势头,比身为皇太女的陆悠悠还要盛!

  她文韬武略,样样出彩!

  偏偏陆悠悠却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

  宸贵君担心陆悠悠的风头,彻底地被陆长歌压制住!

  故而,便抢了陆安安的许多功劳,强行安到陆悠悠的头上!

  并且,让陆安安替陆悠悠背下了许多的锅!

  陆安安是武学奇才!

  十岁便能够挽弓搭箭,射下高空中飞行的大雁!

  这些年,为了能够让陆悠悠拥有更多的荣誉!

  宸贵君为陆安安请了许多的武学夫子!

  故而,陆安安的武力值,极为的高强!

  是十分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然而,她对外的名声,却只有一个:

  残暴易怒!

  动辄便会将人活活打死!!

  ……

  瑶华女皇对待除陆悠悠之外的另外两名皇女,并不上心!

  平日里,也不曾问候过这两名皇女的生活!

  对这两名皇女的印象,更是谈不上深刻!

  如今,听得陆悠悠对她说:

  她向来没得多少印象的二皇女,竟然酒后乱性,对大儿子琦玉,做下了畜生的行径!

  瑶华女皇可不就气得直拍几案,愤然出声询问了么??

  毕竟,她对陆阮阮的为人,不了解!

  而陆悠悠,却是经常出现在瑶华女皇的面前!

  一亲一疏、一近一远!

  瑶华女皇当然下意识地相信陆悠悠所说的话!

  陆长歌却没有瑶华女皇那样好糊弄!

  她平日里经常在宫中走动!

  不似瑶华女皇那般,需要处理许多的政务!

  瑶华女皇把大部分的精力,都倾注在陆长歌的身上!

  把小部分的精力,放到陆悠悠的身上!

  便根本不再剩余多少的时间与精力,去关注宫里的其他孩子!

  左右宫里的孩子,还有其他的侍君照顾,瑶华女皇便也根本不需要费太多的心思!

  ……

  然,陆长歌没有政务需要处理!

  相反的,她平日里还挺清闲!

  经常在宫里四处走动!

  哪怕是对宫里如同透明人一般,存在感不高的陆阮阮!

  陆长歌也有一些的了解!

  她听见陆悠悠对陆阮阮的控诉!

  心下第一个生出来的反应,便是不相信!

  她怀疑是二皇女陆阮阮、亦或者是琦玉长公子,他们二人其中的一个,得罪了陆悠悠!

  故而,小气记仇、报复心极重的陆悠悠,便想出了这样一条毒计,来陷害她们!

  陆长歌皱了皱眉!

  陆悠悠惯来手段下作!

  令陆长歌感到深深的不喜!

  她皱眉看向陆悠悠,也不担心瑶华女皇在场,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会受到瑶华女皇的责罚!

  语气质疑地问道:

  “真的假的?陆悠悠,我怎么感觉,这件事情,是你故意设计陷害陆阮阮和琦玉的?”

  “陆阮阮平日里,可不是会像你一样乱来的人!”

  一句话,令盛怒的瑶华女皇正欲抬起的脚步顿住!

  她回头看向陆长歌!

  瞧见陆长歌面上一派笃定!

  于是,她又眼神略微带着审视意味地,看向陆悠悠!

  若是前世的陆悠悠,她被瑶华女皇这么一看!

  肯定是要立马心下慌乱,脸上也露出心虚的表情!

  如此,瑶华女皇自然是知晓,陆悠悠说的话里头有鬼,不可信!

  然而,重生回来的陆悠悠,前世自己便当了七年的女帝!

  那时候,没有了瑶华女皇在上头压着!

  陆悠悠什么样荒唐的事情,没有做过?

  连冒天下的大不韪,同自己一母同胞的兄长厮混!

  她也不曾遮掩!!

  如今,不过只是撒几个无伤大雅的小谎!

  陆悠悠嫁祸起来!

  脸不红,心不跳!

  气息均匀!

  情绪到位!

  听到陆长歌质疑她的话,陆悠悠当即又屈辱,又愤怒,没有忍住,委屈地惊叫出声:

  “陆长歌,虽然本宫同你不对付!但是残害手足的事情,本宫断然不会做!!”

  “你怎么能这样想本宫??”

  “收起你的小人之心,不要用它来度本宫的君子之腹!!”

  陆悠悠脸上的神情不似作假!

  一时之间,瑶华女皇原本被陆长歌一句话,说得微微有些动摇的心!

  瞬间又重新回归到愤怒!

  不过,她到底注意维护陆长歌的面子!

  故而,原本由于愤怒,而急匆匆准备赶过去查看情况的脚步,在听到陆长歌的话,微微顿住片刻以后!

  瑶华女皇的脚步减缓了半分!

  恢复了往日雍容华贵、处变不惊的神态!

  她对陆悠悠说道:“本宫随你前去看一看情况!”

  她没有叫上陆长歌,也没有安慰被陆长歌“冤枉”的陆悠悠!

  实际,便是相信了陆悠悠先前说的话!

  猜测到无论陆阮阮与琦玉二人之间的事情如何,这其中,都不会有陆悠悠的手笔!

  因为,但凡陆悠悠在其中做了什么!

  哪怕仅仅只是参与了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环!

  她在瑶华女皇问起的时候,也肯定会露出慌乱的表情,露出马脚!

  然而,方才,瑶华女皇却是在陆悠悠的脸上!

  不曾看到一丝她由于心虚而露出的猥琐表情!

  可见,陆悠悠她在这件事情当中,是完完全全的没有参与其中!

  那么,瑶华女皇便必须要前往事情发生的地方!

  严厉地惩戒一番,陆阮阮这个孽女了!!

  陆长歌虽然被陆悠悠情绪饱满的表演,给暂时唬住!

  不过,她看向陆悠悠的眼神当中,却仍旧是充满着狐疑:

  她根本不相信,陆阮阮会欺负琦玉!

  陆阮阮她为人低调!

  待男子向来态度温和!

  从来不曾对男子流露出任何的轻视之色!

  若说这样的人,会酒后乱性,欺侮自己的兄长!

  陆长歌才不会相信!

  偏偏,陆悠悠这厮,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仿佛是当真的无辜!

  陆长歌心里面怀疑着,她也决定同瑶华女皇一道,去看一看情况!!

  “陛下,阳平也同您一道去!”

  “琦玉皇兄受了委屈,阳平想去安慰琦玉皇兄!”

  陆长歌一边说着,一边走至瑶华女皇的身边,拉住瑶华女皇宽大的衣袖,晃了晃!

  端的是一副小女儿家撒娇的做派!

  瑶华女皇的三位女儿,都不曾同瑶华女皇有过任何亲近的行为!

  然而,陆长歌一个侄儿,同瑶华女皇亲近撒娇起来,动作却是行云流水般地流畅至极!

  瑶华女皇也向来纵着她!

  基本上只要是陆长歌一撒娇,无论陆长歌提出来的要求,有多么的离谱!

  瑶华女皇都会哈哈大笑着答应!

  如今,瑶华女皇自然不会拒绝!

  她原本相信了陆悠悠的话!

  却并没有喊上陆长歌一道!

  一则是,瑶华女皇觉得这样的腌臜事情,会污了陆长歌的眼!

  她最好还是不要过去瞧更好!

  二则是,陆长歌与陆悠悠不对付!

  瑶华女皇自始至终,都是知晓的!

  陆长歌方才刚刚质疑完陆阮阮与琦玉的事情,有陆悠悠参与其中!

  实际却并不是这样!

  陆悠悠性子莽撞、言辞粗鲁刻薄、简直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

  瑶华女皇担心一朝得势的陆悠悠,会冷言嘲讽陆长歌,说些难听的话!

  故而,便没有叫上陆长歌!

  免得她等会儿在陆悠悠那里,平白受气!

  不过,如今,陆长歌既然有心想要去安慰琦玉!

  那么,瑶华女皇自然是准了!!

  谅有她在阳平的身边!

  阳华也不敢做的太过!

  ……

  陆悠悠瞧见眼前的一幕,再一次觉得眼睛被狠狠地刺痛!

  险些又要条件反射性地说些刻薄的话,去狠狠攻击陆长歌!

  不过,这样冲动的念头,却是被陆悠悠生生忍住!

  她如今重生回来!

  心智是十年之后,已经当了七年女帝的陆悠悠所拥有的心智!

  虽然她瞧见陆长歌这贱人,霸占了母皇的宠爱!

  心里面仍旧是十分不服气!

  也异常的妒忌!

  可她却不会再像前世那般,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陆长歌,以此向陆长歌宣告自己皇太女的身份与地位!!

  前世,陆悠悠登基之后,瑶华女皇才刚刚入陵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陆悠悠便剥夺了陆长歌的封号与一切赏赐!

  令陆长歌在宫宴上,着末等宫女的衣裳,侍候在陆悠悠的身边,为她端茶递水,低眉顺眼地伺候着她用膳!

  ……

  如今,拉住瑶华女皇衣袖轻声撒着娇的陆长歌,得到瑶华女皇语气无奈,充满着宠溺的应允之后!

  便高兴地向瑶华女皇道谢!

  两人又是亲昵了一阵!

  陆悠悠站在二人的身后,一言不发!

  久久没有等来陆悠悠发作的陆长歌!

  不免有些讶异地看了陆悠悠一眼!

  她瞧见陆悠悠面上的表情,一派平静!

  没有忍住,故意语气骄矜地同陆悠悠说话道:“陆悠悠,咱们快些走吧!”

  前世的陆悠悠最是讨厌陆长歌一副如同骄阳般,高高在上的模样!

  原本陆悠悠为皇太女!

  陆长歌不过只是瑶华女皇的侄儿!

  她就算是再得瑶华女皇宠爱,见了陆悠悠,她也得毕恭毕敬!

  可偏偏,陆长歌却半点儿也不知道收敛!

  陆长歌身后事事有瑶华女皇为其兜底!

  故而,陆长歌向来骄傲得仿若天上高高悬挂的太阳一般!

  心思恶毒阴暗的陆悠悠,每一次同陆长歌来往!

  都会被陆悠悠这颗刺眼睛的太阳照耀得十分难受!

  故而,陆悠悠有好几回,见到陆长歌那颗高高在上仰起来睥视着她的脑袋,都恨不得拿把刀子直接将其割掉!!

程南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