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万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章 弟泡子县的谜语人

  长樾县郊外稻田地内,身姿曼妙的绿衣婢女站在稻田地中,手里捧着托盘,托盘分别呈着一枚玉牌和一件火漆封的密信。在她身旁有一形胖硕的中年男人笨拙且认真的俯身插着秧苗。明眼人都看得出男人并不是干这块的料,但本人却是极为认真得学着,终于在最后一棵秧苗落地后,一旁的婢女递过汗巾道,“老爷,苍兰州遣快马送过来的?”

  “翠蝶啊,说了多少次,别人叫我老爷就算了,你别跟着他们叫。咱是自己家人,长宁那小兔崽子躲着这事,我可不躲,你就是我认得儿媳妇,等他回来你俩就成亲。”肥胖身影擦了擦汗水不悦道,翠蝶却不搭话只是微笑点头。

  “你,我是看着长大的,性子我是知道的。长宁这孩子呢,脾气倔心思还重,我教不了他,也只有把他交给你看管我才放心。”李县令语重心长的嘱咐道,唤作翠蝶的婢女依旧不搭话面带笑容。

  李晏擦了手拿起火漆信封拆开看扫了几眼,伸手挥了挥,又向远处另一个劳作的背影喊了一声,“老江!老江!过来歇会!”

  江屃抬头缓步走了过来,“老爷,有事儿?”

  “嘿!你个老王八!这你都猜的到了哈哈哈,碧波甲呢?拿来穿穿这天太热了。”李晏打趣道。

  “哈哈哈,什么都瞒不过老爷呀,和刘万柴那小子换茶喝喽。”江屃笑道。

  “舍得?”李晏也笑道。

  “旧物件了,不妨事。”江屃抿了一口茶水说道。

  “老话常说嘛,旧衣贴身,旧人贴心啊!”李晏感叹道。

  “都该埋入土里的……”江屃抬头怅然道。

  “依你那德性,也该在水里才对。”李晏笑道。

  “哈哈哈!老爷说的极是!极是!”江屃大笑,不禁笑出了眼泪,笑罢。江屃又说道,

  “老爷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你看看。”李晏递过信纸。

  江屃接过信纸,看罢,表情有些许凝重道“我这就动身。”李晏喝着水摆摆手,放下杯道,

  “不不不!你回澜海州,苍兰州那边有杨念。”

  “杨念?杨念不成吧,他戾气太重,局面容易失控。”江屃担忧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苍凉地总该要洒点血气,杨念这些年也快忍不住了,苦了他了。”

  “那我即刻动身。”江屃道。

  “不用这么着急,去找齐慎商量一下,对了把小鹰也带着,和你同去。”李晏说完江屃点头转身离去,直奔县里。

  李晏又回身望着一排排秧苗翠绿的让人欣喜,嘴上却问道,“没和他多说两句话?”

  “回老爷,杨大人要务在身,我不便打扰。”翠蝶依旧微笑答道。

  “唉,你这孩子……”李晏无奈的笑了笑,把信放在托盘上,重新挽了挽裤角,也走向了大路。

  翠蝶是聪明的女子,她不用看也清楚杨念在信的结尾写了什么,可她还是要看,因为这是李晏想让她看的。信通篇皆是公务唯有最后一句,“此去若不归,小女翠蝶望李公今后善待费心,玄感敬上。”

  就在长樾县外,一粗麻布衣打扮的壮硕男人恭恭敬敬跪地向县衙的方向狠狠磕了三个响头。他从苍兰州来,一路上被盘问不下百次,最多的问题就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去做什么?”他都会老实回答“去送信,自己的信。”旁人也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可他不管,年年岁岁皆是如此。

  如今长樾县近在眼前,可他却不能进,不敢进,不愿进更没面目进。磕完头便骑上快马离去,就在长樾县内不远处,李晏摇头叹了口气……

  ————————————————

  “你说你没事惹她干什么?”一个青衫少年趴在一头驴子身上,撅着屁股,姿势怪异且搞笑,嘴里却又不停抱怨。“再说了,都是一起挨揍的凭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

  “神功护体不行嘛?这么看我干什么?你想学啊你?我教你啊?”身后骑马少年憋着笑回呛道。骑驴的自不用多说,乃是长樾县主簿段暮,那骑马少年自然是长樾县县令之子李长宁。

  “玛德,真变态!”段暮心里想着,他是清楚的,那女龙王揍他明显留手了,但是揍李长宁那是拳拳到肉,那两下子都快赶上扔手雷了。看这小子现在明显啥事没有,这就恢复过来了?什么人啊这是!吃金坷拉长大的吧!想着想着又把目光投到了刘万柴身上。

  “喂!我说老刘,你想笑就笑出来,别憋死你!”

  “哈!嗝……哪有的事啊!段主簿可误会小人了!小人这是内伤,瘀血不发所致……”刘万柴坐在马上,看着前面段暮的屁股,随着驴子前后挪蹄而左右晃动强忍憋笑。段暮也很想走在他俩身后,但一想到那个女龙王再次暗算他的屁股他就有点发慌,谁好人的屁股被人惦记着啊?

  “呵?老刘我记下了,回去我就带人抄了你铺子!”段主簿发下狠话。

  “段大人啊!可不许公报私仇啊,您这可就是犯了您常说的的官僚主义了!”刘万柴赶忙回道,这几句话说完,段暮早已经是目瞪口呆!

  “窝日!我才走了两年半啊!也就一坤年,又不是一千年啊!这长樾县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段暮被刘万柴搞得心里翻江倒海。

  想当初他第一次到长樾县的时候,说不上穷山恶水,礼崩乐坏吧,却也称的上民风彪悍,暗无天日,都不能叫被封建主义荼毒,他们就是毒本体。再后来段暮当了主簿,大刀阔斧改革,老李也是个甩手掌柜,就一句“一切全凭段主簿安排。”后县里的事再也没有掺和。

  就这一年时间,全县上下都配合起了段暮的折腾。别说,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长樾县就发生了巨变,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年时间可以搞经济,搞建设,搞卫生,搞民生。而且一年就全部进入正轨。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顺利的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天才。

  “段主簿?段主簿?”刘万柴见段暮发愣迟迟不回话有点不安的试探道。

  “老刘啊,这些话我从未和你讲过,你出了咱们县可别在乱说了。”段暮缓过神来正色道。

  “嗯,这话齐先生和老爷也都和我们交代过。江屃罗啸他们都当乐子听,就我觉得你说的挺好的。”刘万柴接道。

  “嗯?谁?齐慎?齐腰子咋说的?”段暮饶有兴致的看向他。

  “齐先生说是屠龙术,老爷却只说是天意,天意啊。”刘万柴道。

  “唉,齐腰子还挺识货,我这点东西都被他抄底了。”段暮无奈道。

  “天意?”一旁的李长宁自己不停嘀咕道,一旁的刘万柴想说什么,又有些说不出来。

  “老刘,你就别吓使劲儿了,文化人的事儿,他爹老谜语人了!”段暮缓缓说道。刘万柴冲李长宁尴尬一笑,快步催马赶上段暮。

  “段主簿,啥叫谜语人啊?”

  “谜语人?戏里唱的啊!”

  “哪部戏?咱们县里的我都听遍了也没听过这部?”

  “蝙蝠妖记,你不知道?”

  “不知道……”

  “这不行,咱们县经济建设搞上去了,艺术涵养这块怎么还落下了,绝对不行!这次回来都得好好抓一下,德智体美劳得全面发展!我就任命你为文化交流大队长,带领大家提高一下审美!”

  “可不他们艺术什么养太差了!齐先生说的太难懂,我还是最喜欢你整的那个王长贵大战潘金莲。这故事多鲜明,还接地气!段主簿你还没说完谜语人的事呢!”

  “咳咳,老刘,你好学我很支持,但是以后少去府乐馆学啊。”段暮难得老脸一红。

  “下次请你段大人一起去。”刘万柴坏笑道。

  “唉,说什么呢,什么请不请的,我们可都是抱着文化交流和学术探讨的目的去的,思想境界高着呢。重在交流!交流!嘿嘿嘿!”段暮赶忙提高调门说了一半又压低下来,斜眼撇着李长宁,李长宁满脸鄙夷。

  段暮赶紧又打了个眼色,刘万柴心领神会道,“少爷同去!少爷同去!”

  “嘿!这老小子还挺上道!”段暮心里暗骂一句。

  “听说段大人有新活儿还要交流交流,我身为长樾县捕快,自当勉为其难一起同去。”李长宁一改面色道。

  “呸,闷骚!假正经!”段暮在心里也暗暗鄙视了他一下。

  “段主簿,这一路无事,您快说说蝙蝠妖记吧!”刘万柴焦急道。

  “咳咳,话说在距咱们挺遥远的弟泡子县,有一大户人家,韦家!韦家自祖上便有万贯家财,千倾良田当真是富可敌国。韦家二老多年膝下却只有一子,姓韦名恩字不撸。这韦恩从小衣食无忧,却是最怕蝙蝠……却是在七月十五那一天夜黑风高一家三口看完戏要启程回家之时,遇一大盗,将韦家二老残忍杀害,只留下小不撸抱着尸体痛哭……”段暮开始把蝙蝠侠里能想起来的,都瞎编乱造起来。

  李长宁全程望着段暮的眼睛,想读出些什么,他看的出来段暮说的东西是有些编撰成分的。但是段暮又真的有在回忆,有回忆就表示这些东西真的存在过,这肯定又是和段暮身份有关。

  终于主簿大人讲到了蝙蝠妖大战谜语人。

  “呵!这种人就得拿弩射!”刘万柴冷笑道。

  “嗯!还得是连弩!”李长宁接道。

  段暮和刘万柴深以为然!

时间酿酒余味成花 · 作家说

这一章要说的很多,首先啊这书不是穿越种田文,走的武道世界,其次长樾县迅速发展的坑我后面会填,绝对不会过于离谱和牵强。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