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万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8章 谁是负责人?给我站出来

  暮色退却夜色降临,三人行至一处山脚处,山不高,向着山顶望去。只见有一禅院隐约可见,院中几处星星点点的灯火忽明忽暗。

  “要不今晚上投庙吧?”段暮询问二人意见。

  “少爷,经历先前一战是该休憩一番。”刘万柴劝道。

  “上山吧。”李长宁赞同道。

  三人行至庙门却听得里面人声嘈杂。

  刘万柴转头望向李长宁,李长宁点头。“咚咚咚”刘万柴敲门三声大声喊到“师傅!我们是路过此地的商客,天色已晚想在此借住一晚,明日一早便走……”没等刘万柴说完,就见门开了一个小缝,一小和尚透过门缝打断道“施主,寺里已无客房,望施主还是去寻别处落脚吧。”说完匆忙关了寺门。

  “嘿?我来!”段暮跳下驴,啪!啪!啪!又砸起了门,小和尚照例刚刚开个门缝,只见段暮一脚踹开,小和尚被门撞得飞了出去。

  “嘿,你个小秃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是骗你佛祖大大呢。”段暮推门而入,嘴上调笑着小和尚。刘万柴和李长宁对视一眼紧随其后,却见得院里几个土匪打扮的彪形大汉坐在一旁石榻上,领头的却高坐在院中木桌上吃着肥肉喝着酒水,几个僧人分别被绑在一旁的迎客松上,遍体鳞伤。

  “呦呵?吃着呢?还有武僧表演?金刚不坏嘛?胸口碎大石?”段暮看到这一幕笑出声来,跌倒的小和尚被一旁的土匪喽喽拎了起来,小和尚满眼惶恐,嘴上颤声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既然送上门了,那就都留下吧,值钱的自己掏出来,让你们死的痛快点。”领头的土匪头子斜眼笑道。

  “段主簿,你可真好运啊,选了个风水宝地!”李长宁笑道,一旁的刘万柴眯眼看向对方众人。

  “可真倒霉!李子啊,咱们县里私闯民宅,强盗劫掠,致人伤亡怎么判的?对了还有凌虐幼童?”段暮讥笑道。

  “长樾县里我清楚,这长樾县外嘛自当相同如是。”李长宁扯出断槊同样笑道。

  一旁的几个土匪土匪显然被他俩人激怒,没有废话大喝一声就冲杀过来。

  李长宁持断槊翻腾闪身,却也是一个照面便试探出对方实力,最强不过武道透体,有两个连门槛都没摸到,空有一身蛮力。

  一招横斩,接一个漂亮的“剑”花,冲杀近前的人都被封了喉,后跟进的人也只是略微一愣又发起了攻势,都是刀口舔血的人,生死有命。

  几个回合下来后冲上来的土匪也被一一斩杀。

  段暮看着李长宁手起刀落剑过飙血,内心毫无波澜,这个世道本来就是此番模样,再怎么美化也改不了本质上的弱肉强食,李长宁这个年纪提刀杀人再正常不过。段暮要是知道李长宁对白甲兵卒手下留情,定是要嘲笑一番。

  那匪头略微斜眼,冷酷至极道“呵!”言罢自座下抽出一柄寒光宝刀,一声大喝便劈出一刀,刀气划过地面留下一道道裂痕。

  刘万柴不禁眯起了眼睛,只见李长宁将断槊横于胸前,准备硬撼这一击,不是不想躲,得益于他超强的心神五感,武道第二阶“凝神兴气”最看重凝神,李长宁清楚感觉到这一记凛冽的刀气背后才是杀招,他与对方同阶。被动闪躲一定会露出破绽,从而被一直压制,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刀气碰撞间,李长宁退后数步,却是架势不乱,又如他所料刀气以后才是杀招,一柄钢刀自他身前捅出,直插左肋。李长宁侧身闪避反手一刺剑式反击回去,却见得那匪头收刀侧挡,借着力在空中旋转起来,紧接着一记重刀劈了下去。

  李长宁持断槊横档,被砸的跪了下去。“老刘!老刘!帮帮忙啊”段暮赶忙推了推他,刘万柴不为所动依旧眯眼观瞧。

  却见的李长宁气机乍现,一脚踢在那匪头下盘,如同踢在铁上,却是急忙变招,单掌拍地,另一只手反持断槊借力抹颈而去。那匪头收刀侧挡,二人擦身而过,兵器相交火花四溅。

  “横练?”李长宁擦了擦刃尖。

  “呵!”那匪头冷哼一声再次拼杀而来,李长宁闭目凝聚气息,就在刀刃即将落下之时,双目猛整瞬间抬手起剑如同暴风骤雨般连次而去,一息之间整整刺击十二次,那匪头被打的连连后退却也是防守不能,手腕被击钢刀横飞出去,只见最后一招那断槊飞射而出直插那匪头胸口,那匪头仰仗着一身横练硬扛了下来,整个人被数丈撞碎院墙倒在了院外。

  “这就结束了?”段暮张大了嘴巴,刘万柴微笑点头,段暮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你不用挣扎起身了,我这十二剑都注入了气机,封了你运气的大穴,最后一剑更是穿了你的檀中,有几句话问你,问完便给你个痛快……”李长宁负槊而立道。

  “呵”那匪头不屑一声,强行运气,结果不言而喻。周身大穴有崩裂之声,一口鲜血喷出后便没了生息。

  “唉,我说李子,下次出手轻一点嘛,佛门清净之地当少造杀孽。”段暮带着一脸慈悲道。

  “下次你来?”李长宁反问道。

  “开玩笑,开玩笑。我是咱们团队里最后的底牌,哪有最先打出去的道理。”段暮立即辩解道。刘万柴解下被缚在树上的众僧,其中却有一和尚伤势过重早已没了生机。段暮缓解尴尬大喊一声道“那个!这块儿,谁是负责人?给我站出来!”

  众僧面面相觑十分不解

  “靠,就谁是管事儿的!能说上话来的。”段暮无语道,一旁的李长宁刘万柴捂住了头,却见的一位僧人缓缓起身走上近前。李长宁看了刘万柴一眼,刘万柴心领神会迎了过去。

  “这位师傅,敢问贵庙为何遭此一难?”刘万柴问道。

  “阿弥陀佛,感谢三位施主搭救,实不相瞒,贫僧法号圆通,本寺名唤清心寺,依靠着山下村镇善人供奉的香火得以长存,近日来不知哪里的谣言,说我寺中有佛宝……”那带头的和尚越说越悲苦。

  “圆通?你是不是还有两个师弟一个叫中通一个叫申通,哈哈哈……”段暮没憋住笑了出来,李长宁瞪了他一眼,段暮悻悻的低头憋笑。

  “并无,施主这是何意?”圆通和尚问道。

  “大师你继续说,他这人说话不着边际,切莫放在心上。”李长宁无奈解释道。

  “大师兄!大师兄!师叔还困在钟里面,你快救救他吧!”先前被段暮撞到的小和尚慌张的跑了过来。圆通似是想起来什么匆忙向院角跑去,众僧能动的都跟着奔了过去,围着一口大钟发力想要抬起,却是不能挪动半分。

  李长宁三人也赶了过去,见众僧无可奈何,李长宁对刘万柴使了一个眼色,刘万柴上前。

  “小和尚,你叫什么呀?”段暮眯起眼睛努力装出一副好哥哥的样子问着小和尚,手却不停“抚摸”着小和尚的光头,不,不能说是抚摸,是“盘”。

  小和尚一副扭捏,也不理段暮。一旁刘万柴单掌发力将大钟举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扔到一旁。

  只见那钟下盘坐一名白衣僧人,闭目打坐默念心经。那白衣僧人起身,深深施了一礼,开口言道“多谢三位施主,解我清心寺此次劫难,贫僧筑缘感激不尽。”

  李长宁与段暮仔细打量了面前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白衣僧人,却也实在不得不佩服人家的容貌。身姿英伟、相貌轩昂、唇红齿白、目秀眉清。实实在在是俊俏,没错就是俊俏。段暮常用帅哥和靓仔来形容一个人,但今天一见却觉得这两个词还是不够贴切,如果硬要找个词来形容,就只有俊俏,但眉宇间的三分英气又显得十分正气不似妖僧。

  “我靠!这长相没天理啊!这长相当出家当和尚?可惜了!”段暮不觉连盘小和尚脑袋的手都停了下来爆粗一句。这句李长宁与刘万柴是深表赞同。

  “施主,过誉了,皮相不过是浮华表面,内心真善才是为美。”筑缘僧人轻声回道。

  “行行行!你长的帅你说话有理。”段暮悻悻的又盘了盘小光头。

  “圆慧,刚刚施主问你话,你为何不答?”筑缘微笑又问向在段暮手底下备受折磨的小和尚道。

  “不……弟子不是不答,是刚刚他嘲笑圆通师兄……”叫圆慧的小和尚说到后面自己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得细不可闻了,听到这段暮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筑缘和尚也不言语抬起手让小和尚过去,小和尚低头扣着手指缓步走了过去,来到筑缘和尚身前却又不敢看他。筑缘蹲下身子,抬起手,小和尚紧紧闭上了眼睛,段暮欲言又止,李长宁则默不作声。

  筑缘单手轻轻拍掉圆慧小和尚僧衣上附着的泥土道“众师兄弟里你入门最短,大师兄他带你最少,师傅又云游四方不知去向,你虽出家却又始终是个孩子,佛家戒律对你而言却又实在太过严苛,苦了你了。”听到这小和尚再也绷不住情绪趴在筑缘身上哭了起来。

  “圆慧不苦,呜呜,只是……只是……圆真师兄再也……再也……”小圆慧说不下去只剩哭腔,在场众僧无不动容也都低声啜泣。李长宁,段暮刘万柴也都不禁黯然。是啊,让一个孩子这么早经历生死,还是至亲之人,实在太过于残忍,许是累了,哭着哭着圆慧便在筑缘身上睡了过去,一旁的圆通接过小圆慧带入了禅房。

  筑缘与李长宁三人互相寒暄几句,便带领着众僧清理起了院子。

  夜深,李长宁与段暮斜躺在屋顶上,对着满天星辰喝起了酒,一旁的刘万柴在马厩里喂着马。听着院子里众僧的超度之声段暮终是开了口“这狗屁的世道。”

  “你又能如何,不都是这么活的么?”李长宁喝了口酒道。

  “李子,要不你去当皇帝算了,就是竞选压力大点,让老李努努力……”段暮没说完,一个酒瓶就飞了过来,段暮赶忙闪身躲了过去,埋怨道“靠!李奶奶的!你扔的这可是五粮液!!!”

时间酿酒余味成花 · 作家说

五粮液打钱!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