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万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西天取经嘛?大佬

  翌日清晨,清心寺内众僧侣做着早课,圆慧小和尚因昨夜哭的厉害,眼睛浮肿的老大,惹得段暮又盘了盘这个小光头。

  “李施主稍等片刻,我与他们交代几句便一同上路。”筑缘对李长宁说道,昨夜入睡前,筑缘来寻李长宁三人,说出想与他们结伴而行同去天穹州的想法。段暮在一旁劝李长宁,毕竟帮了人家,要送佛送到西,再说还住人家的呢,心中却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李长宁经过与刘万柴的商议,同意结伴而行,毕竟这么一个羸弱的僧人独自上路确实很危险,这张脸就是个问题,后面这句是段暮说的。

  “诸位同门,我欲与李施主等三人同行,前往天穹州寻主持和筑心师兄,庙内大小事物皆交于圆通,寻到主持师傅便归。”筑缘僧人交代着,又看向圆通道“圆通你们与我虽以师侄相称,但我从未把你们当做小辈,你还比我年长几岁,只在入门长短,今日我走,寺里一切重担便全托付给你了。”

  “师叔放心,寺里一切有我。”圆通答道,筑缘与各师侄们一一交代着寺内大小事务。

  “李子,他都混到师叔了,找人这种事还得亲自去干?”段暮嘀咕道。

  “人家有难言之隐呗,嗯?”说到这李长宁瞟向段暮。

  “喂!喂!我又不是阴阳你,你别这么看我,你是老李钦点的,属于公干,再说了你就是捕快有个屁的身份,老子还是主簿呢,论官职比你高!”段暮赶紧辩解起来。

  “这就急了?那段主簿可认得天穹州的路啊?”李长宁眯眼道。

  “不认得!那又……”没等段暮说完,刘万柴戳了戳他说道“段主簿人过来了!”

  “三位施主久等了。”筑缘施歉道。

  “阿弥陀佛!大师哪里的话呀!”段暮打了声佛语,接过话来。

  “哦?段施主也与我佛结缘过?”筑缘微笑问道。

  “哦……呵呵是!是呀!实不相瞒在下少林寺第三十二点五代俗家弟子,法号断欲的便是!”段暮侃侃而谈。

  “少林寺?三十二点五代又是?”筑缘不解,一旁的刘万柴已经开始憋笑了,李长宁则是满脸无奈。

  “少林寺啊,是一个在我们家那块很有实力的寺庙,不过里面人有钱,也挺能打的。哦?你说三十二点五啊,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因为我师傅是三十二代,就在我入门庆祝的那天晚上,他酒驾啊,又恰巧在开奔驰上树的时候被狗仔拍到了。嗯?你说我?我当时有开86在后面追,可油门都踩进油箱里了啊,也没追上。或许他是老司机,车速太快,也或许,再快的86也追不上师傅的奔驰。后来的故事就是他还俗踩缝纫机去了,再后来听说在监牢里给人脚镣开光,被人把腿打折了……大师我说这些你能……”没等段暮说完他就被李长宁飞起一脚踹飞出去。

  “筑缘师傅不要听他乱讲,他时常如此,说话不着边际,胡言乱语居多!”李长宁赶忙解释道。

  “是呀,是呀,段主簿这人心性不坏的……”刘万柴也赶忙解释。

  “我!日你%&的李长宁@$*[#]……”段暮骂骂咧咧起身来,臊的刘万柴是满脸通红。

  “贫僧了然,诸位皆是大善之人。段施主更是非凡之人。”筑缘点头笑道。

  “圣僧慧眼如炬,我们都是大大滴良民。”段暮深以为然道。

  “师叔!师叔不好了!”小圆慧匆忙跑了过来。

  “小心些,别摔着了。”筑缘转身道。

  “师叔,不好了!出怪事了,后院……后院……”小圆慧气喘吁吁道。

  “慢慢说,不急,不急。”筑缘耐心劝道,李长宁三人也静等着小和尚的下文。

  “师叔,我本想上后山给你摘朵奇兰花送行,却发现那群匪徒领头人的墓被掘开了……”小和尚说到这便没说下去。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圆慧你可看清了,那人的墓可是我们亲手埋的,怎会如此?”圆通反问道。

  “是真的师哥……我亲眼看见了,我没骗人……”圆慧小和尚低头扣着手指说道,声音却越说越低,段暮与李长宁对视一眼,后者坚定的摇了摇头。

  “是与不是去后山一看便知。三位随我去后山吧。”筑缘说完,圆慧带着众人前往后山。

  行至寺庙后山,隐约见得有十几处新坟,皆是刚刚动土。唯有一座墓葬上破土大开,众人上前观瞧,却发现尸首早已不翼而飞。

  “怎会如此?我与众师弟合力埋葬,绝不可能出此等差错,就连圆真师弟的也在其列啊。”圆通惊愕道。

  “不会没死透吧?又活了过来了?”段暮自言自语道。

  “绝不可能,我用真气穿废了他周身大穴,再加上他最后强行运气,气海崩碎。没有半点生还的可能,就算世上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药,他也决不能有气力从墓里爬出,何况,一个匪寇怎可能有此神药。”李长宁解释道。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匪寇还有余孽并把他的尸身盗走了。”刘万柴说道。

  “不无可能啊,可盗他尸身又有何用?”圆通问道。

  “这就只有天知道了。”刘万柴答道,一旁的李长宁则是凝眉沉思,罕见的在一旁的段暮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空坟出神,整个都呆滞起来。

  “你怎么看……嗯?”李长宁问向段暮,段暮却一言不发依旧走神。

  “段主簿,段主簿?”刘万柴喊了段暮几声,依旧不见他答复。

  “啊……啊?你叫我?什么?”段暮后知后觉道。

  “少爷刚刚问你话呢?问你怎么看。”刘万柴说道。

  “我?我能怎么看,站着看呗,又不是我挖的。”段暮笑道。

  “没人说是你挖的,用不着这么激动?”李长宁讽刺道。

  “就此掩埋了吧。”筑缘轻叹了一声,紧接着又说道“福祸由心不由人,诸位只管修心便好。”

  “谨遵师命。”众僧应道。

  “李施主,我们启程吧。”筑缘回身说道,李长宁点头与众人离去。刘万柴路上见每座坟前都放有一束白花便问道,“大师,都是些贼人,何以立碑?投掷山中让野兽分食岂不应了报应?”

  “刘施主,此间都是些苦命之人,生前许是为生计,虽多有作恶,但身死便是应了报应。今死后化作冢中枯骨也该就此安眠。”筑缘微笑解释道。

  “筑缘师兄当真慈悲心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佛祖割肉喂鹰,菩萨以身饲虎这种事我是万万不会信的。”段暮深以为然,李长宁则一言不发像是在思索某事。

  几人行至一座墓前,圆慧小和尚又在碑前献了一朵白花,众僧低头不语皆是诵起了心经。李长宁与段暮黯然,只因这些僧侣的善良是毫无杂质的。

  李长宁取下背后的断槊,提步走到一巨石处,以“剑”为笔,踏空而起笔走龙蛇,写罢闪身而落。只见段暮“啪”“啪”鼓掌言道,“少侠写的一手好字呀!就是有点坑爹了!”

  刘万柴也有点担心“少爷,这不好吧,不太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们一路这么艰苦,他在家那么舒服就合适了?”李长宁反问道,刘万柴不语。

  “哈哈哈!老铁没毛病昂!”段暮很是赞同。众僧闻讯赶来看见巨石上的字皆是窃窃私语起来。

  “李施主,这实在不妥,这是本寺的因果,你又何必招惹。”筑缘真心劝道。

  “筑缘师傅,你不必如此,昨夜既已决定出手相助,断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人是我杀的,我们走后,若有报复算在各位大师身上,我也亦是心中难安,不免成为我今后武道一途的心魔恶种。此番事与我有关,师傅莫要推托了。”李长宁衷心说道。

  “既如此,那贫僧便不再劝了,再次谢过李施主。阿弥陀佛!”筑缘诚信谢道。众僧皆言道“阿弥陀佛!多谢李施主!”

  众人离开后山时,段暮回头瞅了一眼那座巨石,只见上面赫然篆刻着九个大字

  “取佛宝者,长樾县李晏!”

  ——————————

  “师叔一路小心!”圆慧小和尚站寺门口用力挥舞着双手,希望渐行渐远的身影能望见自己。

  “没想到才行了一天就经历了这么多事,也不知到了三峡川还有多少难关?”段暮躺在驴背上嘴里嚼着一根杂草道。

  “出力的又不是你,你倒是感慨起来了。”李长宁笑道。

  “嘿!你这个毒舌属性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在这个速度行个两天,就到了丰渡城喽!秦家的地盘。一屁股烂事。”段暮先前被李长宁刺激一番,于是要来地图恶补了这些地理常识。

  “难得段主簿有心了!”李长宁继续阴阳道。

  “老刘,你说咱们绕过去怎么样?”段暮猛然坐起,出起了主意。

  “段主簿有所不知,这丰渡城是决绕不过去的。”刘万柴回答道。

  “嗯?怎么说?愿闻其详!”段暮虚心请教。

  “三峡川在天穹州,乃是我们此行终点,想到三峡川必须得有一路上经过的各个州部的陈牒(*和通关文牒差不多)方可,没有陈牒的轻则遣返,重则按逃犯论处。”刘万柴解释道。

  “这么说是躲不过去了?”段暮摊手道。

  “理论上来说是的。”刘万柴点头。

  “龙潭也好,虎穴也罢。闯过了才知道?”李长宁策马。

  “筑缘师傅你这次可是误上贼船了哈哈哈!”段暮笑道。

  “贫僧既然已决定与施主们共同上路,就已做好历劫受难,我于寺中修行二十载,寸步未行,每日修佛诵经,未见我佛,今日机缘已到,实该下山,历难修心而见真佛。”筑缘说道。

  “师傅,我衷心服你了!还有啊,你这匹白马和你真的很搭!”段暮笑道,筑缘莞尔。

  段暮紧拍驴背追上李长宁笑道,

  “西天取经嘛?大佬!”

时间酿酒余味成花 · 作家说

又埋了几个坑……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