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万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我太想进步了!

  清心寺后山,李长宁刻字巨石下,站着一悍匪打扮的人,其遮面不见相貌。忽于一旁山石间跳出一人,同样装束却跪于蒙面人身前。

  “交给你办的事怎么样了?”那蒙面人问道。

  “回宗主,根据线报,昨日距离此地正东方向山林之中,曾发生一场小规模战斗痕迹,交手双方为皇城白甲军与长樾县在职捕快,交手原因还在查明,根据现场交手情况,白甲军极有可能是隋昂带队。”那随从回道。

  “何以见得?”蒙面人斜眼问道。

  “现场有几处箭创,皆是出自精通弓射之人,皇城白甲军之中唯有隋昂有此箭法,恰巧他也离京一月有余。”那人恭敬解释道。

  “继续说。”那蒙面人又端详起了巨石。

  “没……没了……”跪地之人说到这已经是满头大汗。

  “没了?呵呵?”那宗主冷笑,跪地随从却是连求饶都不敢。

  “竹叶青这几年是不是过得太舒服了?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这万安州内,有几个能和隋昂白甲交战并且全身而退的人?竹叶青里居然没有记录?告诉万安州的负责人的人自断一臂,何时查明了,何时再接上。”那宗主冷笑道。

  “属下领命,属下还有一事。”跪地随从应道。

  “讲。”那宗主不耐烦道。

  “是属下在金蟾那得到的长樾县情报,这长樾县从不与外县人经商来往,也从没有给丰渡城缴纳过税赋,而且采买选购皆是本县人与丰渡城辖下金相县进行的。最离谱的是从没有外人前去过长樾县!”那随从说到这自己都有些不自信。

  “什么?什么叫没有外人前去过,堂堂一县之地,不与外界经商贸易,可以理解。但是不通人烟这种事,你最好讲清楚!”那宗主已经暴怒。

  “回宗主,是从没有外人去过长樾县,更具体来说,此前没人想去过长樾县!县内无亲无友,且旅途崎岖。就连竹叶青的探子在行至那片林道前也是心生退意,没再走下去,观察了地形地貌就归建了,只留下十二字结语,山野小县,无兵无险,不足为论。”说到此处,说的自己都开始后怕起来,心里却也是准备好迎接好宗主震怒。

  “哦?心生退意?那这就说得通了,说的通了……竹叶青的探子是我一手选拔出来的,本事和心性我再了解不过,这长樾县内定是有猫腻,再派人去探探虚实。”那宗主露出个瘆人的微笑。

  “领命!”那随从起身要走。

  “等下,把这消息散出去,把势造出来自然有人替我们去。”那宗主抬手一镖入石三分笑道。

  “宗主高明!”那随从恭维道。

  “另外让猿猴与金蟾都出人,把长樾县翻过来也好,这次我要最全最准的消息。因为这个影响到‘雁归’就让他们全部自裁吧。”那宗主说到最后已经面如寒冰。

  “属下领命!”随即翻身而走。那宗主在巨石前还不离去,叹了口气,一扯身上的衣服瞬间换了身装扮,一袭黑衣拔地而起消失于天际。

  ——————————————

  “孙先生,听说您平了局棋?”齐慎站在孙老头身后恭敬道。

  “有这码子事儿,啊呀呀,啧啧啧!真是带劲。”老孙头咂咂嘴摇了摇手中二锅头的空瓶。

  “孙先生,操之过急了吧。”齐慎微微低身道。

  “不急不急啊,你们这一群驴马蛋子,算盘珠子打的都快崩到人家脸上了,老子看不过去!至于好不好,行不行,对不对的事儿让他自己选!”孙老头蹭得起身不耐烦道。

  “孙先生教训的是。只是当下,他可受的?”齐慎依旧躬身。

  “呵!你不都已安排妥当,何必来问我?”孙老头讥笑道。

  “哈哈哈!孙先生!谨之并不是这个意思。还望莫怪,莫怪!”一旁山路上走出来个憨笑的中年胖子。“残阳小子实在是个妙人,有他在,和谨之的布局,也定不会出半分差错。”

  “你们这群驴马蛋子,分明就是不想让他好过一点。”孙老头怒道。

  “呵呵呵,哪里的话呀。给你带了好酒,”

  “喝不惯。”孙老头侧过身子。

  “大阵破了?”李晏看向齐慎道。

  “长宁他们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撑不住了。”齐慎摇头叹气。

  “你那点道行能撑这么久已经不错了。和你师傅当年比差远了。”孙老头喝口酒道。

  “自是不敢与家师相提并论。”齐慎谦虚道。

  “有探子摸过来么?”李晏给孙老头酒倒满。

  “不足为虑,已经被罗啸他们处理了。”齐慎答道。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明日就开市吧,堵不如疏。告诉罗啸他们,治安看好,游弋和暗哨不用那么紧张。”李晏吩咐着。

  “领命!”齐慎拱手,转身离去。

  “嘿嘿嘿,孙先生!你我手谈一局如何?!”李晏谄笑道。孙老头吃着鸡腿没抬头,用另一只手点了点棋盘。李晏也不推脱,抄起白子“啪”的一声落下。

  无理手,起手天元!

  “呵,与你下了这么多年棋,此次总算有点意思了!”孙老头看着棋盘正中央那枚白子正色道,随即也抄起一白子落于一角。

  李晏此次手执黑子,“啪”的一声拍落于那白子对角。

  “孙先生,且看!”

  ——————————————————

  丰渡城辖内,金相县门口站着一个身材佝偻的中年男子不断对着空气练习着微笑和说辞,不多时,远处便有四个身影渐渐行了过来。

  “怎么这金相县的官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段暮骑在他的小毛驴上疑惑道。

  “我常派寺中弟子下山化缘,却未听闻此段官道如此清疏过。”筑缘接过话道,李长宁不言语,转过头看向刘万柴,后者挠挠头不好意思,逐渐行至那佝偻男子身前,那男子俯身便拜,“金相县县令金源,欢迎各位领导莅临指导。”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似是练习了千遍的结果。

  听到这段暮“蹭”的一下坐直了,大骂道“TMD,谁教你这套的?”说罢马上转头狐疑的看向李长宁和刘万柴,“县里的核心特色都被偷了,你们俩还在那笑?”

  “段主簿息怒,实在是小的太想进步了,不得已东施效颦,见笑了!见笑了!”那金县令赶忙道歉起来。

  “你特么的!学的还挺全!”段暮气笑了。

  李长宁望向刘万柴,刘万柴则单手捂住脸,他是真不敢看面前的金县令。

  “县令大人可不知,这官道上不见一个百姓,是为何?”筑缘心善问道。

  寻声,金源望向白衣僧人,心思却通透的明白,能和李长宁等人同行自然关系非同一般。

  “这位师傅如何称呼?”金县令问道。

  “贫僧清心寺筑缘。”筑缘低首道。

  “哈哈哈原来是筑缘师傅,久仰久仰,您有所不知,得知李公子要来,未妨不测这几日便封了,特地为几位敞开。”金源似是邀功的说道。

  “次奥!6昂!第一次有点当官的优越感还是在你这。”段暮打趣李长宁道,一旁的刘万柴早已是怒不可遏,上去就是一脚。“赶快把管道打开,你这昏官!”金源被刘万柴踢的在地上转了几圈,加上他佝偻驼背,场面甚是滑稽。

  金源起身拍了拍衣服马上谄媚道,“踢的好!谢刘大人赐脚!”

  “我敲里哇!你小子可真是……”段暮彻底无语了。

  金源看到李长宁脸色有变,立即拍了拍手,刹那间从身侧草丛中窜出来两名官差。“吩咐下去,恢复金相县所有官道,再出个告示,让县里闲着的人都去官道上走走!”

  “领命!”两位官差抱拳。

  “对了,有不配合工作的告诉他,人不去,可以!就是脑袋得在官道上滚几圈。”金源笑眯眯的说完,两位官差闪身就走,完全没有给李长宁众人反应的机会。

  “开玩笑的吧?”段暮懵逼道。

  “唉~段主簿哪里的话,句句为真。”金源笑道。

  “县令大人,贫僧并非……”筑缘说道一半。

  “大师,切莫放在心上。快快进县来吧。到了县衙我们细谈。”金源说罢上前,牵起了李长宁的马,李长宁向筑缘微笑摇了摇头,筑缘意会随之跟了上去。

  一行人刚进入金相县的主街,却见得街道两旁站满了人,随着领头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一挥手,四周的锣鼓队打敲了起来。大声吆喝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忽而又飞出几个烟花炸裂在天空之上。

  “白日焰火?6昂!老刘你们到底教了多少?”段暮斜眼道,刘万柴无奈摇头。又见那师爷模样的人再挥手,大喊一声“上才艺!”

  几名身姿绰约脸遮飞纱的妙龄少女甩着水袖舞了过来。只看身影便能瞧得出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

  “呸!俗啊!”段暮啐了一口。

  “太俗了!”李长宁也点头。

  “不过,我喜欢~”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个懂得都懂的贱笑!

  “少爷,段大人可否满意?”金源谄笑道。

  “满意!满意……”没等李长宁和段暮说完,就只听得那舞娘中一人大喝一声,

  “狗官!受死!”言罢那群舞娘齐齐从腰间掏出软剑杀将过来。那金源眼睛一眯嘴角却依旧挂笑说出的话却冷的不能再冷,

  “TMD!一群刁民!”

时间酿酒余味成花 · 作家说

最近在搞晋级的事,有点小忙。忙完会恢复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