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纵横,从赤刀神功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28、突发

  看了一场热闹,李正没什么犹豫的离开弈剑馆。

  同样的,也熄了去其他武馆考察的心思。

  赫赫有名的弈剑馆都是这个德性,剩下的又能好到哪里去?

  对此,他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比起这些闻名不如见面的武馆,李正更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

  别的不说,岳黛滢在他眼里就比弈剑馆里那些只知道练习套路的学徒们,强上了不止一筹。

  而能教出这样的徒弟的师父,显然也是不差的。

  心里想着事情,一路慢走。

  李正进了一家寻常颇为热闹的酒楼,简单的打包了几个菜,准备作为今天的午餐。

  等待的过程中,他凑过去和这些一大早就出来喝小酒的酒闷子们搭话。

  别看这些人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模样。

  但在整个凉城里,就属他们的这些人的小道消息最灵通。

  虽然大事上不能信,但凡城里有个什么新鲜事情,找他们打听准没错。

  叫了一壶酒,搭上几盘小菜。

  没费多少工夫,李正就从他们口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岳黛滢的师父也就是他的父亲岳天傲是前几月才举家来到凉城,在城西开了一家名叫蒹葭馆的武馆,准备开门授徒。

  但是根据凉城内所有武馆共同定下来的规矩,外地人想要来凉城开武馆。

  必须征求到八成以上馆主的同意才行,否则就会遭到抵制。

  这如何征求到众多馆主的同意,也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显而易见的是,蒹葭武馆的岳馆主选择了强硬的手段:踢馆!

  准备将不同意的武馆一一打服。

  李正今天也是赶巧,弈剑阁就是他们选择的第一个踢馆对象。

  不得不说,第一个就选择凉城里名气最大的弈剑阁,岳馆主也是有脾气有性格的。

  现在消息已经被好事的人传了出来,一度在官府剿匪事件后成为凉城里面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热点。

  而作为三天后约定的比武地点:鼎盛酒楼,现在更是一位难求,早就都预定了出去。

  这让鼎盛酒楼的老板,嘴角都笑开了花。

  无由来的天降横财,谁不喜欢呢。

  最重要的是,岳天傲不是一个人,而是拖家带口。

  除了岳黛滢之外,还有三个幼童。

  而且她的妻子似乎身体不太好,很少露面,家里时常还有医生往来。

  根据某些医生透露,岳天傲的妻子似乎伤到了五脏六腑,需要长时间调理,花费的钱财不少。

  此时的他,应该正是为生计烦忧的时候。

  不然的话,也不会直接以踢馆的方式来应对城里抵制他的武馆馆主。

  “有难处就好!”

  听完他们你一嘴我一嘴,煞有其事的讲述后。

  李正心头自语一句,安心了不少。

  他就怕这岳天傲是个迂腐的,搞什么君子约定那一套。

  多数武馆馆主不同意的话,他就不开馆收徒,这傻不傻。

  凉城里大大小小武馆一百多家,这一天打一个,半年都要过去了。

  李正哪来的那么多时间,空耗在这个上面。

  现在好了,岳天傲的妻子是个病秧子,家里三个孩子嗷嗷待哺。

  长女同样也是习武要紧的时候,更需要钱来夯实基础,打通前路。

  他们一家的情况就是两个字:缺钱!

  而李正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半个金饼换成的银子绝对打通这条拜师的道路。

  花钱学武李真是愿意的,前提是你得有真本事。

  弈剑阁这样似的,不提也罢。

  安心下来。

  李正提着打包好的饭菜,脚步轻快的离开酒楼。

  ......

  由于租的房子在城西底角,比较偏僻。

  一路走过去,需要穿过不少的狭窄小巷。

  对此,李正倒没有什么嫌弃的神色。

  反而一路走一路看,多有些新奇。

  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城市里已经很少见这样的巷里人家。

  现在打量着,颇有一种走进历史的感觉。

  不过嘛却也只是看看而已,你让他住在这种逼仄没什么隐私地方的话,显然是不愿意的。

  转过一个急促的过道,再往前走一段就可以回到大路上,距离住处也就不远了。

  正在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比他高过一头的壮汉。

  对方双眼冷冷盯着他,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相予的。

  李正本能的感觉到一点不妙,心里也存在刚住进城里不要生事的慎重念头,转身向后退去。

  身后,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个瘦子。

  靠在一侧的墙壁上,手里甩着一把匕首,笑嘻嘻的看着他。

  这是......被人堵了。

  李正脑海里升起一股荒谬感觉。

  自从小学毕业,身体开始发育之后,他就再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场景。

  谁能想到,都穿越了,还能再体验一回。

  脑海里记忆回闪,没有发现这两人存在过的痕迹,应该不是寻衅报复。

  估计是看他这两天又租房子,又准备报武馆,觉得他是个肥羊,想要敲一笔的小混混。

  “两位兄弟,往日无怨今日无仇。”

  “这些酒菜就当做我冲撞了二位的歉礼如何!”

  想了想,他不准备招惹麻烦,能各退一步的话再好不过。

  “啪!”

  伸出去的手被狠狠打开。

  “就这,打发要饭的呢。”

  李正心头一沉,遇到不知好歹的了。

  眉头皱了皱,想最后尝试一下。

  “这里有五两银子,两位大哥可能放我离开?”

  掏出身上带着的现银,此时他的语气已经变得十分平淡。

  贪得无厌是人的劣根性,如果他们不懂得及时收手这个道理的话,李正准备亲自教他们一下。

  即便此时没有刀在手,但身为入境武夫的存在,收拾两个普通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就是,后续恐怕会招惹来一些麻烦。

  “要不......”

  李正垂下去的眼里闪过一道寒芒。

  而对危险浑然不觉的两个混混,此时还洋洋得意的笑着。

  “这可不够,我知道你刚才租下了一间院子,不如请我们兄弟二人去做个客?”

  “果然是有备而来。”

  闻言,李正的神色越发平淡。

  “我艹,你小子还在给大爷我摆谱是吧!”

  “干他。”

  满脸横肉的混混似乎被李正冷淡的表情激怒,冲着身后矮个子大吼一声就冲了上来。

  拳头握紧,李正心里已经在想着善后的事情。

  先去借一辆平板车,再买些不值钱的菜做掩饰......

  砰!

  身后一阵闷响传来。

  向他冲来的汉子表情尴尬的停在原地,挥舞在半空沙包大的拳头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郭......郭捕头,您怎么在这。”

  李正转头看去,不知何时,一个黑衣劲装,腰跨长刀的身影站立在身后不远处。

  脚下,一个身影抱着肚子哀嚎,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仍是秋月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