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大佬带我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达成共识

  陆丰探查了一下我的体质“她的体质很好,但是禀气太弱”

  “禀气弱?”禀气成天地自然之气,这个是与生俱来的,没办法补救,只能预防走夜路,因为禀气弱的人在夜间走路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来说犹如一盏明灯。

  “咦?”

  “怎么了?”面对陆丰突然的疑问,师帅内心不由的一紧。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我好像从她的灵魂上探出一丝古老的印记,像是跨时空而来”陆丰再次探寻已经找不到了。

  “会不会是那个气本身携带的”

  “不是,这个我还是能分的清楚的,可是这会儿又找不见了”陆丰眉头紧锁仔细探找着。

  师帅本不想把我是重生者的消息告诉任何人,但是陆丰不一样,他的存在可以说跨越了整个师家的历史或者更久,以守护者的姿态留在世间,只有被他认可才能成为家主,而师帅从出生那刻起就被陆丰认可,一直由陆丰教导,如果陆丰不值得信任那这天地间根本就没有可信之人了,思索良久还是决定告诉陆丰我重生的事情。

  师帅把我重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陆丰。

  陆丰听了师帅的描述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来。

  “不对”陆丰再次探查,捕捉那古老秘法。“这个印记是印在灵魂上的与生俱来,至于你说的那个应该是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激发出来的记忆。她不是重生者”

  而我被陆丰找回意识之后就进入了一片无边际的地域,我试着向前走去,发现前方有一团雾蒙蒙的东西,我向着那一团雾气走去。

  “这里是哪里”

  “小姑娘欢迎来到识海,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谁?为什么不出来”

  “如果你把身体给我,我就能出来了”

  “你是那个要占据我身体的东西”

  “可是进来后发现我根本占据不了你,但能与你共存”

  “我不要”

  “如果没有我,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死的,你应该感谢我给你改变命运的机会”

  “什么意思?”

  “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吗?”

  我怎么不记得,太痛了,而一切又来的那么快,又感受不到那么痛,只是这个痛是灵魂深处,又像是心痛。

  “为什么是我,我是个女孩子,听你的声音应该是个男孩子,要不你再找个其他人附身。我还活着你就想夺我的舍,也太过分了”

  “非你不可,我筹划这么多年,不可能就这样浪费”

  “你之前就认识我吗?”

  “你现在是不是记得前世记忆”

  “你怎么知道?”我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闭嘴。

  “呵呵,是你的血液助我幻化成完整的气,本想就此占据你的身体但是肢体完全破碎,不能为我所用,所以我就跟随你的灵魂,在你喝孟婆汤前,我从你的灵魂上抽取一丝气,没想到上面承载着你的记忆,其实如果你要想这段记忆应该早就想起来的”

  “在你上桥前,我也怕跟丢你,本想用我的气补在你所缺的那部分,令我没想到的是它与你的灵魂不融合,只能用术法印在你的灵魂上,最后在桥上还是跟丢你了”

  “后来我虽然能感受到你在附近,但怎么都找不到你,像是有人故意为之,所以我就想在此处等,没想到啊,这一等就是十多年,哈哈哈,终于让我给等到了”

  “等到了又怎么样,我不会把身体让给你的”

  “你的的身体跟我太契合了,我不介意自己变成女孩”

  “你、你,你,不行,我要把你赶出去”说罢我便像那团雾气跑去,想要驱散它。

  “那我们就试试看谁更厉害”

  这团雾气一会儿聚合一会儿消散玩弄我,我跑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越想越委屈掩面而泣“呜呜呜,啊啊啊,上一世因为太善良死了,这一世我想好好的活着又被你这个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要占用我身体啊啊啊,我太难了,怎么那么难啊”

  “哎呀,你不要哭了,你的思想太活跃了,我是个气虽说已经成型但是你思想过于活跃就像让燃烧的火焰,我还害怕被你气化呢”

  “那你怎么还不出去”

  “我想与你达成共存你看咱商量商量”

  “不行”我听着它语气中透露着小心翼翼还是果断的拒绝。

  “如果你不同意,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就是再给我缔造一个身体,意思就是复制一个你,我才能移出去”

  “怎么复制,你这是在危难我”

  “很简单,就是用新鲜血液凝聚成一个人性,再加入你的一滴血就可以了”

  新鲜血液?我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玩味的坏笑,是时候算账了“可以”

  “你同意了?”

  “同意了”

  “你能带我去吃各种好吃的吗”

  “好吃的?”

  “我只能感受饭菜香,就是不知道它们是的滋味,我想都尝尝”

  “但你要什么都听我的”

  “没问题,做什么都可以”‘气’狗里狗气的回答。

  我从识海里出来,发现有位,谦谦公子,才知道什么叫‘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的纤纤玉手离我身体一寸距离扫描“公子在干什么”。

  我一张嘴说话着实吓了自己一跳温柔的语气,怎么让人有点恶心,算了谁让这位公子那样赏心悦目呢,甚得我心意,内心偷偷乐着

  “你醒了?”师帅紧张的推开陆丰,半蹲在我面前。

  突然眼前换了一张脸,面带猥琐笑容的我瞬间拉跨低声喃喃“真绍兴”

  “你说什么”

  我立刻扬起笑脸“没什么,让你担心了,对了那位谦谦公子是”

  “我朋友,喜欢cosplay”

  “哦”!“嗨!帅哥”

  “你身体里的那个气呢,它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碍于有其他陌生人在我不好把与‘气’达成共识的事情说出来,只是把接下来要发生的一些事情一一讲给师帅听,师帅听后一脸凝重,说要回去提前与家族打好招呼,做一些预防措施。

  “也许有写东西会改变,但是世界各项功能的紊乱将改变不了,因为这是我们自食恶果”

小溪凹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