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大佬带我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戚迹

  “你不应该给我交代一下那一位吗”师帅指着在落地窗上不停摩擦的戚迹。

  看到戚迹整个人贴在落地窗玻璃上好奇的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啊,快点,快点,快点,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吃东西”俨然一个三岁小孩要糖吃的场面。

  “能给他找点吃的吗,先让他安静一会儿”看到戚迹这个样子我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实在是有些丢人。

  师帅起来转身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柜子从里拿出一大包零食递给我“你给他吧”

  我冲他感谢的点点头。

  “戚迹,有零食,很好吃的”我提着零食摇了摇袋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吸引戚迹,而我没注意的是当我以哄小孩子的声音红戚迹时师帅则瞬间脸色阴沉下来。

  戚迹听到我说有零食立刻停止擦玻璃跑到我的面前抢走零食。

  “今天我们有事情要谈,不能出去逛了,你要吃什么,我可以叫外卖,你先看会儿电视”然后打开电视机放映视频,并告诉戚迹遥控器如何使用换台。

  这时奶奶也出来了,她走到戚迹身边坐下。

  “奶奶你怎么出来了”我连忙上前去。

  奶奶无声的摆了摆手“没事,年龄大了,习惯坐着睡觉,真躺下就睡不着了。”

  我把遥控器递给奶奶,让她找喜欢看的电视后我与师帅走进书房。

  师帅坐在书桌前,脸色平淡似是等我开口。

  “你等一下,我组织一下语言”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戚迹,说实话我也一头雾水。

  “那我问你答”

  “好”

  “他是那天的灵体是吗?”

  “是的”

  “你们达成了什么共识”

  “这个有点难讲”

  “那你就告诉我,你们怎么达成共识的”

  “他说,是我的血液成就了他,他我不是重生,而是脑海中本就有的记忆,只是在特定的时间被打开了,他还说他等了我很久,他说我们没有下一世只有不断反复现在”。

  “什么意思?”

  “就是现在世界已经不堪重负,所有的生命只有出没有进,地府想到的对策就是让人不断的重生,重复人生,不断的轮回,直到有新的生命诞生再开始继续向前走”。

  “轮回,原来就是车轮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这个比喻谁说很对但也不一样,因为车轮走的每一段路都不一样,而我们在从复的过所以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来过或者做过某些事、某些动作”。

  “他为什么会选中你”。

  “因为他游历了几千万年都不能化形,结果上一世我死的时候血液正好滴落在他身上,成就了现在的他”。

  “然后呢?”

  “然后他就跟随我到地府,标记我的灵魂,建造村庄,在那里等我,这一等就是十几年,他本想占领我的身体,由于我不愿意,然后他就让我给他找新的寄体他就从我身体里出去,这个过程他教我如何使用血祭绳,我想要爷爷的金子打造安全屋与奶奶一起,我也知道叔叔会过来闹,所以我就将计就计。上一世我为了维护他们都没换来他们一丝善良,这一世我自然不客气更不会手软。”

  “你堂哥…?”

  “那就只是一张皮,你不觉得不像我堂哥吗,戚迹本就是一团气,在我用血祭绳拴住时戚迹趁机从我身体里抽离,用堂哥和堂姐们的血汇集成了一个血人,这是为了以后能自由活动,戚迹就把堂哥的皮带走了”说这些的时候我很平静,内心没有一丝波澜。

  “你就不怕他把你的思想完全占领了”。

  “不怕,我本就一无所有,再说如果他能主导我的身体,我就退出,至少他会比我活的好,再说了,我的求生欲很强的”。

  “明天跟我一起去你说的那个会爆炸的化工厂看看”。

  “好”我很自然的回答,对于师帅的决定我毋庸置疑,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现在末世了不应该大量囤积物资和打造安全屋吗,为什么我们开启的形式不对?

  “呃,我想问一下”我像幼儿园小朋友那样举起手,这个动作反而逗笑了师帅。

  “问什么?”

  “我们不应该囤积物资打造安全屋吗”。

  “我已经差人去做了,物资也正在大量采购中,这些先备用如果真的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这些就是我们的后路”师帅顿了顿,继续说“如果末世真的开始了,可以先把老人去那里”。

  “末世是真的会开始,它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突然病毒肆虐横行,感染的人有的觉醒有的成为丧尸见人就咬,而是以另外一种可怕的形式存在,它会慢慢的消亡而我们又无能为力,我不确定我们能活多久。”我肯定的回答,知道师帅还是不能相信会有末世,但磁场变化仅仅只是一个预兆。

  “我不是不相信,只是心理接受不了,就像你说的,我会成为国家修复小组的一员,而且再我找你撤离时国家已经找到了安全的地方,说明拯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真的到了那一步苟活着还不如拼一把”。

  突然书房的门被打开,戚迹探出头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你不是说要订外卖吗?怎么还没有,零食都吃完了”。

  “好,我现在就定,你先出…去…”。

  刚要哄他出去戚迹则径直朝书房里面走,围着师帅转了几圈看,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像是要从师帅身上找到些什么“咦,好熟悉,好熟悉”。

  对于戚迹的上下打量刚开始还能应对自如,忍了一会儿之后再也受不了了“你TM想要干什么”。

  戚迹看到师帅生气立刻跑到我身边,想要趴到我耳朵边小声说但是被师帅阴沉着脸拉开了“有话直接说别这么近”而后又面色阴郁的控诉“你也不阻止他的行为”。

  “你看他”戚迹也不甘示弱的控诉。

  我眼角抽了抽,示意戚迹直接说“说吧”。

  “我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像是很久之前一掌把刚成型的我拍散了的那小子”。

  师帅听了戚迹的话脑海里冒出一句‘冤家路窄啊!这是他祖先的错跟他没关系’。

小溪凹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