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邪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79.狗是人类的好朋友

  在真理会副会长菲扬阁下短短二十九年的人生当中,有过无数钟意之事。

  他钟情于研究各类甜点,他钟情于同戈坦商会的杂碎对着干。

  但若提及此生最钟意,自然是那位双眸璀璨、如世间最美蓝宝石的蔷薇小姐。

  每晚,少说能梦见三遍的女神。

  当然,除了戈坦商会外,菲扬只有一件厌恶之事。

  比如狗。

  比如还是孤儿、跟着小自己好几岁的蔷薇去上城区打家劫舍时,遇到的那条看家狗。

  如果那夜能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而不是被一个小姑娘挡在身前和恶犬搏斗...

  如果被咬伤的是自己,而非蔷薇小姐...

  “呸...”

  想到这里,菲扬觉得脸有些发红发烫,想要啐自己一口。

  但事实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从口腔里攒出一些唾液了,而且他的脸也早就没了血色。

  因为面门上的窟窿失血过多,脸、脖子,甚至整个身体的温度都在缓慢流逝。

  此时的菲扬阁下被捆住手脚,倒吊在昏暗马厩的最深处。

  血污顺着被剜去鼻子的创口,爬过深陷的眼窝,向额头慢慢滴淌。

  啪嗒、啪嗒。

  一滴滴血浆艰难地在发梢聚集、坠落,于一滩殷红中撞得粉身碎骨。

  作为一名三阶术士,对自身状况的感知自然极为准确清晰,所以菲扬已经没了挣扎的兴致了。

  这种剜掉鼻子、倒吊放血的方式,以往只听那些从西北退伍的骑士们绘声绘色地描述过。

  这是独属于卡妙蛮子们处理猎物的方式,因为那些野蛮人认为鼻腔是吸纳秽物的入口,莱茵人肮脏的血液得从这里排出,才不会污染到其他地方的肉质。

  所以,在昨天被手下一句“有人要威胁蔷薇小姐”骗进小巷,随后遭七、八名黑袍蛮子伏杀后,他已经预料到自己的下场。

  尤其是看见那些蛮子脱下帽兜,露出形如鬣狗的面貌,菲扬阁下更讨厌狗了...

  该死的畜生,菲扬在心里骂道。

  “这家伙怎么还不死?”

  昏暗马厩里窗门紧闭,但穿着黑袍的清道夫们、更准确说,是卡妙的巫兽偷渡者们,视力并不受影响。

  一共四人,正倚在墙角龇咧着嘴,吞食来历不明的食物。

  按照中间人的吩咐,这帮冷血的亡命徒要先把这肉票做掉,并送点信物去某处小楼。

  再之后在这农场等消息,亦或者说是等另外的半笔酬金。

  一切都按部就班、极其顺利,只是菲扬顽强的生命力有点令人意外。

  这些在落基山岭长大的老道猎手们,很清楚一个成年男人的失血量极限。

  而这个血都快放光的家伙,居然还能翻白眼瞪着几人,着实出乎他们的意料。

  “别瞪了,安心归于兽神怀抱吧。”

  离菲扬最近、体型最为健硕的鬣狗族头领咧着嘴,交错的犬牙绘构出一抹残忍笑意:“我们会感谢兽神的恩赐,妥善处理你的尸体的。”

  “咯..咯..”菲扬的气管发出无意义的气泡音,似乎在骂着某句极脏的问候。

  听见猎物的垂死挣扎,这些鬣狗蛮子格外畅快。

  嘲笑声低低响起。

  随后又歇了下去。

  “看来是兽神降下恩赐了...”

  鬣狗首领将最后一块肉吞下,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油污,目光落在与马厩一墙之隔的草料仓方向:“咱们有位猎物上门。哦,不...”

  他顿了顿,道:“是两位。”

  ...

  在巫豹族勇士波普短短二十九年的人生当中,只有一件钟意之事。

  他钟情于热辣母豹的侍奉。

  当然,他也有过无数厌恶之物。

  比如门外那個有“同族”气息的凶残小白脸,比如鬣狗。

  比如还是少年、在落基山岭深处落单,被在鬣狗族人围攻的惊险遭遇。

  再慢一点、哪怕就慢上半秒...

  自己的小波普就会被鬣狗一口掏掉...

  “呸!”

  想到这里,波普只觉身上工装被冷汗浸湿,与黏糊的机油混合,如同被凶残的猎手盯住了后背。

  但事实是,此时的他已经被后门摸上来的鬣狗包围了。

  算上先前躲在暗处冷眼注视的那只,整个草料仓里已经冒出了四只鬣狗族裔的三阶巫兽。

  “......”

  波普的鼻子有些发酸,不知是因为被揍,还是因为欲哭无泪。

  虽然巫豹在巫兽部族的地位崇高,但同样遵循丛林法则,有着或多或少的天敌族裔。

  很不幸,鬣狗族是其中最阴险、难缠的。

  “好歹异乡遇同族,聊两句再...你妈的!”

  话未说完,波普怒骂着从戈坦市学到的脏话,一个弹射蹦离原地,堪堪避开了裆下的阴险一击。

  宽敞的草料仓顿时变得狭小起来,低声压抑的嘶吼、金铁交击的血雨,瞬间塞满了每一处角落。

  巫兽的交手展现了最原始、简单的战斗方式。

  残酷、血腥的肉搏,凶猛且阴险的撕咬。

  胜负的决出往往也很迅速,当以一敌四的筹码摆在桌上,波普已经没有幸存的道理。

  “族长..你说的对,我的确没自己想的那么聪明...”

  看着那挂着豹肉碎屑的利齿再一次向着自己的脖颈啃来,波普认命地闭上眼,

  “把任务交给不聪明的我...哈哈,族长你也不怎么聪明...”

  噗——

  一道轻微的破碎声响起,如利物击穿厚革,波普下意识咬紧所剩不多的牙齿。

  但肉体撕裂的疼痛感并未如预期般的传来。

  波普思维有些停滞,紧接着,耳边又是接连三道同样的砍切声。

  无声、但充满杀机的草料仓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寂静了下来。

  僵硬咽了下口水,波普紧闭的双眼睁开条细缝。

  四具尸体、四颗狗头,齐齐整整地摆在地上。

  视线的那一头,比波普壮上三圈的豹首人身虚影正在将巨斧塞进怀里。

  看见波普的目光投来,虚影收缩回那个爽朗、优雅的年轻人,对着波普温和问道:“你喜欢狗吗?”

  波普愣了愣,望着一地的鬣狗尸体,他僵硬摇头。

  “我倒是挺喜欢狗的,因为狗是人类的好朋友。”

  李维拿手帕擦了擦指尖上沾染的血迹后,随手丢在地上:

  “但乱咬我鱼饵的疯狗除外。”

霜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