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邪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80.天凉了

  “呵,最近的天突然就冷了下来。”

  远郊,莱兹在术士协会的红砖小楼前跺着脚,皮鞋鞋面、边缘上的泥水四散而去。

  迎在门口的干事很有眼力地接过雨伞。

  每年深秋的今天,会长大人都要去墓园扫墓,所以干事很识趣地没有开口。

  莱兹抹了抹冻得通红的酒糟鼻,将雨珠拭去,继而满脸惆怅道:“我早晚得搬去南边儿的港口城市,那里的冬季就像咱们的夏天一样。”

  “协会里有人研究过精神力驱动的便携控温术器,您要不试试?”干事提醒道。

  “算了,我讨厌精神力的味道,以及它驱动的一切术器的味道。”

  莱兹摆了摆手,掏出钢质小酒壶灌了一口:“相比而言,酒的味道和带来的热量,远超过那帮癫子自以为是的‘杰作’了。”

  干事尴尬一笑,作为类似会长助手的他,倒是颇为了解会长的脾性。

  对于一名摸着六阶门槛的、具备超强控物能力的术士而言,无论是雨中漫步,还是驱动术器取暖,远称不上什么“耗费精力”之举。

  但莱兹大人显然对这些事情很不感冒,甚至某些时候称得上反感。

  事实上,自从术士协会脱离于荆棘后不久,有关精神力探究、以及各类术器研制的风气就已经有了苗头。

  发展至今,术器一系已然成为术士序列不可或缺的分支。

  但即便是今天,在术士协会内部仍有不少秉持传统观念的术士,称呼术器研究为“歧途”。

  “精神力是术神的恩赐,是人作为生灵之主的权杖。让那些死物拥有、并运转精神力?邪物!邪祟!”

  这是某位七阶术师怒斥术器一系的原话,只不过当他获得某件珍稀的、溢满精神力波动的源质仿制品之后,便对术器之争缄口不言了。

  而剩下那些没有源质和仿制品的家伙,只能继续在各个角落酸溜溜的痛斥。

  不过干事心里清楚,莱兹大人并非只对术器有意见。

  某些不经意的瞬间和细节中,干事细心地发现,莱兹大人他...

  似乎对精神力有意见。

  他不愿用精神力避雨、取暖,甚至不愿施展一个小小的火系术式来点烟。

  讨厌精神力的准大术师?

  术神可真是老眼昏花了...

  干事尊崇莱兹大人,但并不妨碍他腹诽术神。

  莱兹没有什么读心术的精神力特性,自然不知道身后干事的内心吐槽。

  步行走上楼顶的办公室,莱兹忽然随口问道:“塞西尔呢?”

  干事回道:“按照您的指示,他配合登门的治安官先生,去追捕伊西斯邪教的残党了。”

  莱兹点了点头,让学生狄伦斯冒充治安官本就是他的主意。

  毕竟说好了的邪教和源质搜捕,而掌握奇怪刁钻术式、对邪祟气息有独到追溯能力的塞西尔,显然是再适合不过的助手了。

  待干事转身离去,莱兹收回目光,推开了他那间办公室的木门。

  目光落在角落沙发上,那道几乎要塞不下去的魁梧身影。

  “你不是龟缩在老窝装重伤吗,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莱兹表情没语气里那么诧异,在推门之前,他就感知到了这位不请自来的老朋友。

  桑吉夫微微昂头,细雨浸湿的黑色发梢服帖在额头上,配着他那古典雕像般的面容,显得格外落魄、潦草。

  “猜到你去看望伯父了,所以我就在这儿等你。”

  桑吉夫瓮声瓮气,并没有直接回答莱兹的问题。

  莱兹知道这位老朋友的脾性,外粗内细,很少在自己为家人扫墓的当天贸然打扰。

  但看着堂堂六阶大剑师居然也被秋雨淋成这样,莱兹琢磨出些不同的意味。

  他有些关心道:“怎么,出事了吗?”

  桑吉夫点头:“嗯,菲扬。”

  “你那位同袍的孩子?”

  莱兹听桑吉夫提起过那个年轻的副会长。

  “是的,布兰科救了我的命,他把孩子托付给我。”

  桑吉夫面色依旧,但隐隐压抑的情绪遍布周身,搅动着恐怖翻涌的劲气。

  他抬起右手,将沙发旁的东西拎了起来。

  是一条垂死的野狗,极其普通,就像下城区每个街头巷尾常见的那样。

  但莱兹仅仅一眼就看出不同。

  这条黑黄杂毛的垂死野狗,准确地说是已经没了呼吸的死狗,此刻依然睁眼、蹬腿,浑浊地气息在其双眸里流转。

  “这是被卡妙巫术操纵的兽尸兵。”

  博学的莱兹认出了野狗身上的异样。

  前半辈子都在跟卡妙打交道的桑吉夫自然也认了出来,“没错,应该是被卡妙蛮子控制着,跑来真理会送信。”

  随手丢在地上、并用劲气禁锢住想要蹬腿逃离的野狗后,桑吉夫沉声道:“我需要你帮忙,尽快定位施术者的位置,那样...或许能救下菲扬。”

  “巫术本身是诡异气息的一种,定位搜捕自然有法子,只不过是时间...”

  “好,那就拜托你了。”

  桑吉夫得到不确切、但也算一丝希望的答案后,起身推门:“找到后,麻烦派人去真理会总部告知一声。”

  “那你现在是要去哪?”

  莱兹看着老友浑身淋透、一身含怒嗜杀的模样,开口问道。

  “我去一趟特拉福德工业园。他们既然想惹怒我...”

  桑吉夫感受着剑士短衬湿漉漉的凉意,冷声道:“那就让戈坦商会成为怒火的第一个祭品。”

  房门轻合,办公室内仅剩莱兹,以及地上犹自蹬腿的死狗。

  莱兹抓起桌上的香烟,打火机点燃。

  通红的酒糟鼻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就这样沉默了大概三分钟,他叩了叩桌上的铜铃。

  噔噔——

  敲门声响起,干事得到应允后推门而入。

  “这条被巫术控制的狗,让搜捕队去查查施术者的位置。”

  干事沉默着拎起野狗,点头而去。

  听着门外干事远离的脚步声,莱兹将叼在嘴角的香烟滤嘴咽进腹中。

  随后起身,关上了一扇扇飘雨的百叶窗。

  做完这一切后,他靠回椅上,从怀中摸出了一枚镂空、镌刻繁妙纹路的铜瓶。

  沉默注视半晌,莱兹轻轻摩挲着瓶子外壁。

  奇异的声响自瓶腔内激荡而出,隐隐构成一段发音诡异的低语:

  “桑吉夫已去戈坦商会。”

  随后铜瓶在无形的巨力碾压下紧缩、坍塌,变成一颗铜制小球,再也看不出原本样貌来。

  将小球揣回内衬兜里,莱兹紧了紧风衣领口,喃喃自语:

  “天真的变冷了...”

霜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