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邪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81.对手戏

  “阿嚏...该死的戈坦,居然比落基山还冷..”

  临近特拉福德工业园的空旷长街上,匆匆出门、甚至衣物都来不及更换的斯曼大夫不禁打了个喷嚏。

  这一抽下引动全身的发力,连累腋下挟着的黑乌鸦被狠狠挤压,疼得哇哇直叫。

  “抱歉,抱歉。”

  抚了抚受惊的乌鸦,斯曼大夫这才腾出手揉了揉鼻子,又狠狠搓着那张老脸。

  再放下手,脸上那纵横的深壑、灰白胡茬仿佛被锉刀抹去般不见踪迹,略宽的额头也被莫名捏合,向中拢去。

  再一看,哪还有糟老头的衰朽模样。

  取而代之的是个额庭高耸、眉毛耷拉的中年男人形象。

  佝偻着的脊背微微挺直,斯曼大夫整个人竟然高出了两头,昂胸阔步向着工业园的大门走去。

  “这里不招秋季短工了。”

  园区门口的守卫支棱着腿靠坐在栅栏的另一边,倨傲地望着靠近的斯曼。

  斯曼看了看身上破烂的衣衫,的确符合一名走投无路、企图在工业园用苦力换点面包的流浪汉,尤其是在被这稀碎秋雨淋湿之后。

  这些其实没什么,但守卫的话令他不开心。

  倒不是受到歧视后感到愤怒,而是有些失望。

  “商会的使命是提高戈坦市的就业率,让所有穷困之人都有换取报酬的保底途径。”

  一脸严肃的斯曼熟稔念完戈坦商会的宗旨,继而对栅栏那边的守卫指责道:“违背商会初衷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本人的蔑视,甚至忤逆。”

  说完弯下腰去。

  “蔑视?”

  大门守卫将远厚过普通工人的秋季工装裹了裹,惬意地换了个坐姿:“你是什么东西...”

  噗——

  守卫的口腔传出一声轻响,像是吞下了什么烫嘴的异物。

  他的头随着声音后仰了过去,红黄掺杂之物顺着嘴角、后颈横流而出。

  竟是颗高速丢射而来的小石块,击碎守卫的门牙、咽喉,接着贯穿后脑。

  斯曼收回右手,还是有些生气:“利尔科的管理简直糟糕极了,瞧瞧,他把我的商会弄成什么鬼样子了?”

  夹着乌鸦,斯曼熟练地翻过栅栏,就像前些天在艾伯特家取柴时那样。

  对于靠在椅上“睡去”的守卫,斯曼甚至不再多看一眼,借着雨幕向工业园深处走去。

  路过被施工牌挡住的锅炉房时,失望再次侵扰了斯曼。

  “这么冷的天,在波多奥的锅炉房蹭蹭暖气,多是一件美事啊,可惜...”

  口中念念叨叨,斯曼轻车熟路地穿过仓库、跃过货堆,来到一座偏僻的厂房内。

  厂房角落堆着被蒸汽设备取代的废弃人工纺纱机,给中间腾出一块空旷的场地。

  孤零零的牌桌,孤悬的煤气灯,独自坐在桌边的人影。

  直到斯曼的脚步临近跟前,那人影才惊觉转头。

  “你是谁?”

  越过工业园层层守卫,避开自己堪比四阶的精神力感知...

  利尔科背上汗毛乍立,阴戾的目光扫视着相距极近的不速之客。

  “利尔科,才半年不见...好吧,半年的确很长了。”

  斯曼扶额,有些无奈道:“这一次去西北那边,的确耽搁的有些久了。”

  “...会长?”

  利尔科望着对方陌生的面容,当即起身微微躬身,语气复杂道:“除了时间以外,也有您喜欢易容的原因...”

  事实上,过去的十几年里,这位仅存在于地下传言中的戈坦商会老大,每一次露面时,都会换上新的面容。

  至少利尔科记下的就有二十多张不同样貌。

  利尔科并不知晓自己这位癫狂、每次见面人设大相径庭的会长真容为何样。

  甚至,连名字也不知道,十多年的称呼只有明面的“会长”,以及背地里的“老大”。

  “哦,也是...”

  斯曼将被纱布蔽眼的黑色乌鸦放在牌桌上,笑道:“波多奥呢?我来的路上,发现他的锅炉房在修缮,怎么,锅炉炸了吗?”

  “波多奥...”利尔科面色一黯,嘶哑道:“死了,死于...”

  “哦,真遗憾。”

  斯曼捡起散落的扑克,漫不经心地洗着:“我托运回来的货物呢?”

  利尔科一怔,没想到会长对自己的重要下属之死,竟是如此淡漠语气..

  他咽下唾液和未出口的话,企图冲散发闷、发堵的胸口,“因为小奥菲尔德导致的意外,货物丢了。”

  “奥菲尔德这个蠢货,养的儿子也是蠢货。”

  斯曼抽出一张黑桃3,随手捏成纸团,口中对商会的保护伞倒是毫不客气:“货物找回来了吗?”

  “没有...事情涉及奥菲尔德大人不必去找了,他似乎有其他讨好贵人的法子。”

  “蠢货!这個傻x的脑子早被虚荣心给腌坏了!”

  斯曼再无先前的淡定,将手里的扑克丢出去老远。

  那件货物,可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一环,那个蠢货懂个屁!

  “找,必须找回来。”

  斯曼敲了敲桌子,很罕见的措辞严厉道:“桑吉夫确实不太好搞,我想办法吧,总之你派人...不,你亲自去找,在下个月的赐新仪式之前,务必找回来。”

  “我去找过,但货物是在下城区那间诊...”

  利尔科还未说完,斯曼忽然抬手拦住对方的话,神情凝重地从怀中摸出一枚小巧的铜瓶。

  贴在耳廓细细聆听,里面的音节缥缈回荡,斯曼的表情却一变再变。

  沉默片刻,他抬头望向利尔科:“你和那个蠢货,是不是去招惹桑吉夫了?”

  “呃...”

  利尔科又是一怔,虽然不清楚会长大人从那个奇怪的小瓶子里听到了什么,但很明显是极可靠的消息来源。

  他点头应是:“奥菲尔德大人似乎接到贵人的旨意,命我对真理会的周边成员动手。”

  顿了顿,利尔科补充道:“都是些从黑市招募的清道夫。”

  “你们..”

  斯曼叹了口气,这一次反倒没有破口大骂。

  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瓶紫色药水:“你在这里守着,必要时喝下它。我有要事得办,先出去一趟。”

  随后留下一头雾水的利尔科,斯曼捡起桌上的乌鸦离开厂房。

  “靠你了,小哈斯。”

  走出园区,斯曼将手中黑乌鸦扔向天空。

  黑色乌鸦在半空中振翅,眼上纱布松散飘落,露出那双血红色的双眸,哇哇叫着冲上浓密雨云之中。

  斯曼目送黑色虚影远去,轻叹口气。

  “去把,为我们的桑吉夫先生,寻个合适的对手戏配角来。”

霜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