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邪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82. 搜捕与救治

  “你是新来的治安官吗?”

  “你怎么没有穿治安官的制服,拿去干洗了吗?”

  “干洗店都很黑的,他们其实还是用水洗你衣服,你要不要考虑下术士协会出品的便携清洗设备?”

  正值晌午,下城区的长街喧闹嘈杂...但在狄伦斯的眼里,整条街都不及他身边的人吵闹。

  “你叫什么名字?”狄伦斯实在受不了了。

  “哦,叫我塞西尔就行。”

  塞西尔在高频嘴碎与推销的间隙,穿插了一句自我介绍后,继续道:“你放心,有我的特制术器在,邪神插翅难飞。”

  他指了指趴在自己中分上的秘金变色龙,一脸的得意与“速速夸我”,道:“据我研究观察,邪教徒祭祀得来的赏赐纵然再诡谲邪异,但本质上也是精神力的一种,所以我的改良版精神力成分检测仪,处理邪教徒的追捕,简直是教皇吃豆芽...”

  狄伦斯:“......”

  什么奇妙的歇后语...

  不过他倒收起了对这位由莱兹老师所指派搜捕专员的轻视。

  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这个中分术士对邪神与精神力的论述的确切中了关键。

  况且来的路上,塞西尔早已推销过其脑袋上那只术器的奇妙之处。

  只要喂入沾染气息之物,就能鉴别,并且追捕么?

  不知想到了什么,狄伦斯深吸口气,从怀里摸出一只打火机,递在了秘金变色龙的嘴边。

  “你喂它吃的什么?”塞西尔双眼上翻,但没能看清狄伦斯掌心之物。

  “没什么。”

  狄伦斯紧张地看着秘金变色龙宛若活物,张嘴咬住打火机。

  那术器遍身的暗金色鳞甲逐渐褪色,随后被浅淡的黑色涂抹,一种黑、灰交错的颜色似乎很快就要现形。

  够了!

  狄伦斯猛地抽回打火机,手中圣光一闪。

  嘭——

  煤油短促燃烧的爆鸣后,整个打火机化作一捧灰渣。

  已经够了,狄伦斯心道。

  “什么烧着了?”

  塞西尔有些慌张地抱住脑袋,这才发现火光的源头并非视若性命的中分。

  “没什么。”

  狄伦斯望着手里从老师那顺来的打火机...此刻已经是一把渣滓,心中思绪纷乱起来。

  从知道老师自西北归来后摸到六阶门槛时,沉甸甸的疑虑就缀在狄伦斯心中。

  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塞西尔头顶这个不起眼、但很玄妙的术器上得到验证...

  “你在发什么呆?”

  塞西尔见这个面生的治安官愣愣出神,不禁开口提醒道:“邪教徒还找不找了?”

  “找。”

  狄伦斯回过神来,从麻衣长袍中掏出一小块伊西斯投影之树的残炭,将其递给了塞西尔:“找这块炭上同源的邪神气息。”

  “这是源质么?”

  不同于一般术士瞧见源质的眼馋模样,塞西尔习以为常地接过黑炭,职业病复又发作:“与邪教徒有关的异物...怎么变成源质了?难不成邪神之物是源质的主要制作材料?这倒是...”

  “收了领域吧术士先生,正事要紧!”

  狄伦斯忍住抽出棘鞭、化身执鞭人的冲动,捂住塞西尔的嘴巴恳求道。

  “唔..别弄乱我...唔发型..”塞西尔挣扎开锁技,但总算停了废话,将带有精神力波动的炭块喂进秘金变色龙嘴里。

  变色龙腮下的骨刺根根支棱翘起,先前被灰黑异色覆盖的鳞甲肉眼可见的变幻。

  一抹暗绿色泽顺着变色龙脊背向后,直至尾梢,不多时便通体莹绿。

  “似乎是个木系的...邪物?”

  看着眼前扫来扫去的绿色尾巴,塞西尔给出了初步诊断:“走吧,在圣玛丽大教区闲逛就是了...如果变色龙睁眼紧盯某处,那就是有眉目了。”

  话音刚落,塞西尔忽然感觉到头顶术器咔咔作响,似乎是在扭转脖颈。

  “有动静!”

  没想到收获来得如此之快,塞西尔感受着与术器绑联的精神力触感,随后抬头望向浓密厚重的云层:“在...上面?!”

  身旁的狄伦斯已经早一步抬头。

  相比较实力较弱、感知有限的塞西尔,狄伦斯那双群星璀璨的眸子如有神光激射,穿透淅沥而落的雨幕,捕捉到一抹黑色闪电。

  乌鸦?

  狄伦斯看清了,但却鞭长莫及。

  距离地面上千米的高空,那只双眸呈诡异猩红的黑色乌鸦就这样违背常理的穿云而行。

  “他妈的。”

  狄伦斯对无能为力的事向来没有浪费时间的兴趣。

  况且仅一個瞬间,黑色乌鸦早就向着不知何处飞去了..

  咔——

  秋雷撕裂云层,缠绵细雨愈演愈烈,淋湿了仰头呆立的两人。

  “下面怎么办?”塞西尔开口。

  “到下城区转转吧。”

  狄伦斯收回目光,顶着骤雨和湿透的长袍,向前继续走去,“你刚说的那个便携清洁装置,多少钱来着?”

  “只要一枚金币,治安官先生。”

  塞西尔伸手遮着雨,高兴地跟了上去。

  两人前往圣玛丽大教区的必经之路上,塞西尔忽然感觉到头顶变色龙一阵轻微的异动,但绝非是捕获到炭块的目标。

  他若有所感的扭头,目光落在街上疾驰而过的某辆马车。

  那个穿着蓝色工装的马夫...

  怎么有些眼熟?塞西尔隐约记起了某颗牙齿,以及售卖牙齿的商人先生...

  马车不会因为路人的一瞥而停下。

  客串马夫的波普也不会因为某道眼熟的身影而多看一眼。

  此时的他陷入某种震撼与余悸之中,头顶上无形的紫灰光点洋洋洒洒,随后被疾驰的马车向后甩去。

  直至甩进车厢里。

  甩在李维的身前,甩入那道无形深渊之中。

  李维摆正双腿上的礼帽,心想方才自己对待剩余几只鬣狗的手段真的...很难以接受吗?

  看着宽敞的车厢里,摆放整齐的木箱、玻璃长颈瓶。

  箱子里是解剖鬣狗获得的材料,长颈瓶里是某只鬣狗的完整血液。

  而两样素材旁边,躺着仅剩半口气、半个鼻子都不剩的菲扬阁下。

  “副会长大人,情况我已向你说明,手术必须尽快开始。”

  李维平静地给病危的菲扬解释道:“稍后的手术,大概包含了输血、内脏移植、肢体缝合...”

  看着菲扬某种闪动的惧意与拒意,李维不容置疑地摇头。

  “鉴于阁下先前将戈坦商会‘引荐’至诊所的答谢...”

  “我宣布,此次救治手术...免单。”

霜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