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邪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83. 职业素养

  “真的是...免费的吗?”

  上城区胜利广场,毗邻术士协会解刨所的那间咖啡店内,李维指着柜台上的新品告示牌。

  “呃...也不全是,先生。”

  柜台后面的女店员礼貌回道,目光落在对方那张熟悉、惊艳的面容上,就连自己的职业微笑也多了一丝真诚:“这是老板从帝都那边搜集到的特制黑咖啡配方,为了新品促销,所以第二杯免费。”

  “两杯就两杯吧。”

  李维挑眉,若非待会还有场大手术要做,他甚至连一杯咖啡都不会喝,那样很影响午休质量。

  但出于职业素养,李维还是需要适当的精神振作手段。

  “感谢惠顾,先生。”

  女店员接过李维递来的三枚帝国银币,将两杯咖啡呈上柜台,犹豫片刻道:“冒昧请问,您还记得几周前那场大雨么?您就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

  其实女店员是想说“你还记得那天和你闲聊的我么”。

  然后以此为话题契机,向后展开,逐渐深入。

  但心念菲扬阁下改造手术的李维,显然没有会意店员小姐所言。

  分出一丝精神后,他记起那个雨天,在窗边看波多奥与变成异节虫彼得的起舞...

  “哦?你认识雨中的那两人?”

  李维觉得有必要问清楚,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失误,呃...主要是指对店员小姐的失误。

  “哪两人?”

  女店员一愣,随后悲怆地明白对方似乎对雨中两个神经病的记忆都比对自己深...

  “没什么...”她有些沮丧。

  李维眨了眨眼,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这个姑娘应该不是想谋害自己的坏人...

  “对了...小姐,我记起来了。”李维开口。

  女店员期待地抬头。

  李维不好意思道:“刚忘了说,我这两杯是要打包带走的。”

  女店员:“......”

  总之,咖啡打包出现了些小插曲,某位店员小姐因出离的愤怒,“不小心”将纸杯捏破、洒漏。

  接过装有新换咖啡的两个纸盒后,李维在某束幽怨目光中推门离开咖啡店。

  上城区的雨势稍小,李维沿着房檐左拐,来到通往解剖所的小道。

  波普等在巷道口,左手搀扶着菲扬,右手抬着木箱与长颈瓶,可怜巴巴地望着走来的李维。

  他不是没有想过开溜。

  但每当这個念头从心底冒出,一股混迹丛林、救他无数次的警兆感应就会疯狂作响。

  不是不能溜,而是不敢溜...

  认命的他就这样傻傻等在路边,任由失而复得的黑色斗篷被细雨浸湿。

  “久等了,这边。”

  李维举了举手中纸盒,带路向小道深处走去。

  “大...大人,您太客气了,不用买我的那杯...”

  波普敏锐的嗅觉...好吧,被李维捶过后也没那么敏锐的嗅觉,还是清楚闻到了李维手里的咖啡香味。

  “...呃,好吧。”

  本来似乎也没你的,李维心道。

  行至木门之前,李维腾手摸出那柄青铜钥匙。

  吱哑——

  矮小木门打开,积攒不知多久的阴暗、诡异气息一涌而出,像是泄洪的闸门。

  笑意刚浮上脸庞的波普顿时石化,骨子里的颤栗一瞬间传遍全身,连带着手里的木箱咯咯作响。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在波普有限的感知里,这道木门之后的甬道深处,似乎埋葬着无数同族。

  那由同族之血浸染、腌制的腥风...

  那由同族颅骨磨制、堆砌的墙面...

  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波普以为自己来到族中的墓山,来到那片令人心神畏惧的禁忌之地。

  他...他到底是什么魔鬼?他该不会让我进去,对我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在如同巫兽屠宰场的门口,年轻的波普望着门口那年轻男人,已经开始默默准备今天的第二封遗书了...

  “进来啊。”

  李维看着发呆、发抖的波普,出声催促道。

  “可...可不可以...不进去?”波普想做最后的挣扎。

  “哦,那就不进吧。”

  李维这才想起来波普好像是巫兽来着,确实有点强人..强兽所难了。

  “真...真的吗!”

  若非手上有东西,波普差点当场喜极而泣、抱头大哭:“感谢您...大人,赞美您...”

  “那就请你在门口稍等片刻。”

  随后不再理会感激涕零的波普,李维接过手术对象和材料,推门而入。

  狭长的甬道光线昏暗,一如既往的空荡,甚至一度让李维怀疑这座解剖所是他的专属。

  直到走至4号解剖室,出乎李维意料的是,里面似乎有人。

  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隐隐绰绰的念叨、低沉压抑的哀嚎...

  奇怪的声音自房内传出,隔着厚重铁门依然能听得真切。

  李维挑了挑眉,有些遗憾今天没能抢占到这间配置最齐全的4号解剖室。

  扛着只剩最后一口气的菲扬阁下,李维一路往里走去,随手挑选了13号解剖室。

  好在幸运女神眷顾,这间解剖室虽然比4号小了一半有余。

  起码手术台是完整的,基本的手术刀、手锯虽然数量、种类不多,但也勉强够用。

  “所以,菲扬阁下,手术就要开始了。”

  将虚弱无力的菲扬放置在手术台上,李维埋头做好前置的工作准备。

  并非是必要的消毒,事实上接下来与其说是手术,倒不如说是仪式,消毒并非必要。

  吨吨两口将一杯咖啡饮尽,李维目光落在手术台上。

  “出于职业素养,即便这个手术是不收取您的费用..”

  李维将袖口弯起,观察着菲扬已经有些扩散的瞳孔之中,那抹绝望、疯狂、甚至带有哀求的意味,“但还是有必要和您沟通下治疗方案,您觉得呢?”

  “咯...咯...”

  菲扬的喉管像是进气的热水管道,再难发出其他声音。

  他的意识也在随着身体一步步下沉,难以回应李维的提问。

  “哦,您的...舌头好像受到了损伤。”

  李维这才发现,除去鼻子、血液外,菲扬同时也失去了舌头。

  “这帮野蛮人的行径,一点也不优雅。”

  李维摇了摇头,转身在装满鬣狗身体材料的箱子里翻找起来,随后拎起一条血肉模糊的长条状不明物体,庆幸道:“还好多储备了一条...那这个舌苔缝合手术,就先不征求您的意见啦。”

  菲扬绝望地想要摇头,但粉碎性骨折的颈骨让他失去了不仅头部、而是全身的控制权。

  短短十分钟,潦草的缝合、一点邪异气息的润色,菲扬的嘴里多出了半截舌头来。

  “现在应该可以开口。”

  李维由衷的为菲扬高兴。

  “你...这个魔鬼...”

  虽然从医学上很难以解释,但肺部被鬣狗族人震碎、放血的菲扬确实能开口了:“杀了我...杀..”

  “您可以误会我的人品,但您不能误会我的职业素养。”

  李维又在箱子里翻了起来,口中念叨道:“作为医生,我的职责是保证每一名病人能自己从手术台走下去,而不是被人抬下去。”

  “相信我,您一定可以自己走下来的。”

  李维从素材箱里翻出一块切割整齐、保存完备的鬣狗鼻子道:“等您康复以后,咱们再接着聊我是不是魔鬼这事儿。”

霜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