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邪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84.选择

  “不得不说,您真的很坚强。”

  缝合好最后一针,李维绞断线头,退后两步,满意地打量着手术台上的杰作:“鉴于这是解剖室,想要找到麻醉剂还是挺困难的...所以能硬撑过整场手术而不痛呼,您的意志令人钦佩。”

  手术台上,菲扬双眸的眼白几乎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赤红。

  当然,这些血管里充斥的,甚至都不是他的血。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双血瞳,此刻只是呆呆望着解剖室的房顶,对李维的话充耳不闻。

  “对这具身体的掌控在起初的确会有些陌生,不过您可以尝试起来走走。”

  将用空了的箱子和长颈瓶收拾妥当后,李维目露期待,在一旁鼓励着。

  “......”

  菲扬不为所动,片刻后微微扭转着被移植颈骨接驳的头颅,赤红双眼望向李维。

  目光里有愤怒,但更多的是迷茫。

  菲扬只觉得自己似乎是从一场不敢回忆的恶梦中醒来,躺在没有蔷薇小姐画像的房间里...

  但事实上从被清道夫埋伏、遭虐,全过程的记忆如此之深,他甚至不用刻意回忆。

  再到被李维救出,然后是....

  “你...你这个恶魔!”

  菲扬双眼猛睁,平躺的身体自手术台反常识地弹起,以人类绝不具备的速度向李维扑来。

  嗡——

  神经末梢被撩拨的异动自精神之海深处翻涌。

  菲扬的手指在尚未触及李维的衣角处僵化,随后跪倒在地。

  来自灵魂深处的惧意与不可违抗,像深空坠落的陨石一般压在他的身上。

  “你对我做了什么?!”

  菲扬敢肯定,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精神力波动的痕迹,这种压制力也并非一个三阶术士能具备的。

  “当然是救治您。”

  李维从门口取下那件麻布斗篷,披在菲扬的肩头,随后将其扶起坐回手术台,丝毫不担心对方咧出的、刚移植成功的尖利兽牙。

  整个过程体现了温馨感人的医患关系,催人泪下。

  以至于此时的菲扬双目欲裂,血泪直流。

  望着近在咫尺的、该死的家伙,只要自己扭头前扑,甚至能咬断对方的脖子。

  可那股惧意如烙印在菲扬脑海的钢印,他只能心中发狠,却无论如何无法将行动指令传达至四肢。

  甚至,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为什么会冒出扑咬的野蛮想法...

  “您应该知道,血液放空、内脏破碎,几乎...好吧,一定没有生还可能了。”

  李维将门把手上挂着的那杯已冷咖啡递了过去,见菲扬没有兴趣,他又悻悻挂了回去,接着道:“如果没有这场手术...好吧,坦白说,除了医术外还有些超凡手段,不然的话您必死无疑。

  但先前说过,出于对您将戈坦商会‘引荐’至诊所的回报,我有责任给您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说到这里,李维嘴角的笑意温和、但有丝难以察觉的恶趣味:“无论怎样,您活下来了,现在选择权交回到你的手里。”

  “什么意思?什么选择权?”

  菲扬嗓音嘶哑。

  “生存还是灭亡,报仇还是苟活...大概就是这些无聊的问题?”

  李维耸了耸肩,一个响指后,空气氤氲波动,在菲扬身前凝成一层水汽。

  隐约的光泽反射下,菲扬呆呆望着水层上的倒影。

  通红的双目、突出的鼻尖、伸出嘴唇的犬牙...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菲扬抬头望向李维。

  直至此刻,他才明白李维提出的那两個无聊问题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顶着这幅样子生存苟活,还是向害他沦落至此的幕后黑手施以最猛烈的报复?

  至于身边的李维?

  菲扬有些沮丧,此刻的他已经连对李维心生恶念都做不到了。

  这个该死...伟大的家伙...

  看着菲扬晦暗难明、不敢忤逆的神情,以及其头顶上转换出的黑气,李维心中的猜想得以验证。

  手术与仪式的结合,似乎是一种创造信徒的方式?

  李维挠了挠头,自己似乎在邪神代行的岗位上越做越好了...

  解剖室的沉默氛围并未持续太久,菲扬无言起身,将身上的麻袍斗篷穿戴整齐,用兜帽遮掩住那张面目全非的脸。

  “也许...你说的对,戈坦商会...不,该死的奥菲尔德...”

  菲扬心中叹了口气,随后向着李维深深鞠躬,语气沉闷道:“替我...照顾好蔷薇小姐。”

  李维没有回应,揣手看着麻袍身影推开铁门,消失在狭长甬道中。

  就像是做了件无关轻重的小事,细心的李维大夫转身将解剖室打扫干净,拎着剩下的那杯冷咖啡走出13号。

  路过4号解剖室时,先前那阵动静极大的敲击、哀嚎声仍在继续,看样子里面那位解剖专员今天似乎有件大活。

  思考片刻,李维将手里的咖啡挂在4号门口,且当做顺手给这位勤奋同僚的善意问候吧。

  推开矮小木门,波普先生很听话地将马车停在了巷口,老老实实等着李维。

  “刚才...那个病人,一声不吭走出去了。”

  犹豫片刻,波普开口请示道:“他向着那边走去了。”

  手指指向的,是上城区的贵族聚集地。

  “菲扬先生看样子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李维收回目光,登上马车:“走吧,天色不早了。”

  ...

  日头将浓厚雨云烫出一个窟窿,缀着功勋碑西沉下去。

  解剖所内的4号房声音终于歇停下来,疲惫的紫眸少年即便推开铁门,似乎也耗费了很大的力气。

  又是平静、但艰难的一天,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在心里无奈想到。

  然而当他走出两步后,复又回头,转身走回4号解剖室的门前,神情也不禁一僵。

  望着地面那杯突兀出现的咖啡,他有些疑惑地向着甬道深处望去...

  有人来过?

  为什么在4号门口放了一杯自己最喜欢的冷咖啡...

  讨好?还是告诫?

  联想起先前被动过的手术台,紫眸少年的神色有些不悦,一把拿起门口的咖啡。

  简单的犹豫后,他做出了选择。

  开盖,仰头,吨吨灌下。

  “味道不错。”

霜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